亿万先生官网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499章 被耍了
  “色鬼……”陈若溪一声惊呼,满脸通红,自己的弟弟还在这里呢,他还是小孩子呢,这个混蛋怎么一点也不注意影响?

  “呃……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陈煜连忙把头转过去。

  “德性,走了,我开车。”陈若溪好没气的瞪了一眼陈煜,然后走上了车。

  “姐夫,你三番两次把我姐诱骗出来约会,我大伯现在估计正在气头上呢,你可当心一点。”陈煜哈哈一笑,然后钻入了车里。

  目送姐弟两人离开,叶皓轩径自打车回到了悬壶居。

  只见悬壶居前面停了一溜商务别克,已经有至少三十名的黑衣人把悬壶居围个水泄不通。

  陈渊在华自特殊部门任要职,职务保密,这些黑衣人都是特殊勤务人员,他们住这里一站,身上就发出一阵肃杀之气,让过路的人寒噤若蝉,就算是想来看病的患者,一看到这种情况,也扭头就走。

  叶皓轩心里的火气腾的起来了,他陈渊,也太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吧,如果不是念在他是自己未来老丈人的份上,叶皓轩早就跟他翻脸了。

  “这里戒严,任何人不得进入。”

  正当叶皓轩打算进去的时候,两名黑衣人一拦,把他档在了门外。

  “我是这家医馆医生,你们封我的店,总得有个理由吧。”叶皓轩冷冷的扫了一眼黑衣人。

  “你的店里涉嫌重大违纪,你最好不要反抗,把事情交待清楚。”一名黑衣人手一挥“控制起来。”

  有两名黑衣人马上冲了过来,手一伸,就要向叶皓轩手臂上扭去。

  叶皓轩双臂一振,体内的浩然真气轰然涌出,一层肉眼不可见的内息向四处波动而去,把跟前的几名黑衣人震退。

  “好强的真气,你是古武者?”

  为首的黑衣人震动的看着叶皓轩,他也算是一名古武者,但是他只是普通的古武者,属于不入流的那种,跟叶皓轩堪比黄阶的内息比起来,他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带我去见陈渊。”叶皓轩冷冷的喝道,他的双眼以及话语中不自由主的用上了慑魂术。

  冰冷的声音让几个黑衣人心中微微的一颤,然后老老实实的带着叶皓轩向悬壶居里面走去。

  他们按照陈渊的意思,叶皓轩只要一出现,就给他一下下马威,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这么厉害,这样真的起了冲突,不要看他们人多,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

  “处长,人来了。”

  “你们下去吧。”

  坐在悬壶居正中央的陈渊对着几个人挥挥手,然后扫了叶皓轩一眼。

  叶皓轩毫不客气的坐到了他的对面,抓过陈渊跟前的紫砂壶,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然后就这样直视着陈渊,一言不发。

  “你很有耐性。”

  良久,陈渊这才打破了沉寂,其实叶皓轩这份不急不躁的气度让他很看好,只是草根就是草根,自己的女儿是金枝玉叶,怎么可能便宜这小子?

  “没耐性又能怎么样?我的悬壶居,似乎跟你没有多大仇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离开若溪,一切好谈,否则的话,不要说你的悬壶居,就算是你清源的产业,也会因为你的任性而灰飞烟灭。”陈渊冷笑道。

  “你在威胁我?”叶皓轩双眼中精光一闪,他死死的盯着陈渊。

  “我这不是威胁,这是警告,这是最后一次警告,我对你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想起叶皓轩之前的种种,陈渊都恨得牙痒氧的,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比较好,早就被他气出毛病来了。

  “你应该尊重若溪的选择,陈家固然重要,但她是你的女儿,是你唯一的女儿。”叶皓轩一字一板的说。

  “她幸不幸福不需要你来操心,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她远一点,越远越好。”陈渊喝道。

  “如果我做不到呢?”叶皓轩冷冷的说。

  “如果你做不到,你会死的很难看,今天我封了你的悬壶居,就当是给你一个警告。”陈渊冷冷的说。

  “我这里手续俱全,你有什么理由封我的医馆,陈渊,你这是在滥用职权。”叶皓轩站起身道。

  “你区区一个草根,我要整你是分分钟的,我的部门你想必知道是属于什么性质的,我随时随地可以给你扣一个叛国的理由,让你万劫不复。”陈渊冷笑道。

  “岳父。”

  一听到叶皓轩这句话,陈渊的身体僵了一僵,他的双眼迸发出仇恨的怒火,这个混蛋,他竟然还敢这样称呼自己,他就这么不怕死?他真的就这么不怕死?

  “你,你……”陈渊伸出发抖的手指向叶皓轩。

  叶皓轩缓缓的走到气得双手发抖的陈渊身边,微微笑道:“你应该庆幸你是若溪的父亲,我未来的岳父,不然的话,我真的会忍不住掰断你的手指的。”

  “你身居要职,象我这种草根出身的小老百姓,你的确可以一把拍死一大堆,但是岳父大人你不要忘了,人在做,天在看。”

  “调集装甲车过来,把这家医馆铲平。”陈渊怒气站冲的向外面的人下达了命令。

  事情被逼到这个份上,叶皓轩也只有苦笑,陈渊今天是动了真怒了,连装甲车都要调过来了,看来自己的这个老丈人真的是气的不轻,只是可惜自己刚开业的悬壶居,是保不住了。

  他不怀疑陈渊的话,因为他有这个能力调集装甲车,他冷笑道:“岳父大人应该去做拆迁队,啧啧,谁敢当钉子户,装甲车直接轰了,多牛啊。”

  “死到临头,你还这么嘴硬,我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对若溪死心。”陈渊冷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盛气凌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悬壶居今天不做生意吗?”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另外一队黑衣人鱼贯而入,这里面有几个叶皓轩非常熟悉的面孔,其中杨安宜和贺慧慧赫然在列。

  两队保镖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一名老人,一名柱着拐杖的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虽然他上了年纪,而且拄着双拐杖,但是他整个人身上爆发出一种能让人折服的气势,好象这个男人一站起来,山川河岳,都尽在他胸中一般。

  “你,你是战神岳傲天。”

  陈渊吃了一惊,他的脸变了变,终于认出了这个人是谁来,战神岳傲天,不管是在军中,还是在特勤部门中,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虽然他瘫痪了许久,但是他的威名依在。

  尤其是……这个男人今天竟然站了起来,虽然他柱着双拐,但是那种让人不寒而粟的气势依然能震慑当场。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叶皓轩又惊又喜,他知道岳傲天是为自己撑场子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小子,这个礼拜还没帮我去治病呢,若溪呢,你们小两口子不在一起吗?”

  岳傲天在悬壶居中站定,马上有人拿了一张椅子过来,他拄着拐杖从容的坐下。

  陈渊直气得七窍生烟,陈若溪是他女儿好不好,他什么时候同意这小子跟自己女儿的事情了?什么两口子,什么形影不离?这让他情何以堪。

  “师父,若溪回去了,对不起啊,我本来想和若溪一起找你的,谁知道我跟我未来的岳父闹了点误会。”叶皓轩陪笑道,得意的扫了陈渊一眼。

  “你是陈渊?”岳傲天扫了陈渊一眼。

  “是我,恭喜战神在次站起来了。”陈渊不冷不热的和岳傲天打了声招呼。

  “哟,好久不见了啊,我记得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在穿开档裤呢,一晃就几十年过去了,竟然都长这么高了。”岳傲天笑呵呵的说。

  “开裆裤?”叶皓轩差点笑出声来,难以想象,几十岁的陈渊穿着开档裤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岳傲天这话是没有夸张,他跟陈渊的父亲算是一辈人,说起来是陈渊的长辈,说他一句乳臭未干一点都不夸张。

  “小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岳傲天扫了一眼陈渊道。

  “师父,您在来晚一会儿,我的医馆都要被人拆了。”叶皓轩苦笑道。

  “拆医馆?我看谁敢。”岳傲天冷哼了一声道“我的命等于说是你救的,拆你的医馆等于说是拆我的命,我倒要向上面问问,是不是嫌我这老头子浪费国家粮食了,让我快点去死?”

  陈渊一个震动,他连忙摇头道:“不敢,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私人恩怨。”

  岳傲天是现在中央警卫队里面资格最老的一批人,等于说警卫团发展到今天,这里面都有他莫大的功劳,更重要是,在他年轻的时候,数次护卫陈家老太爷,就算陈渊现在权势倾天,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私人恩怨,也犯得开装甲车?陈渊,我看你是太平日子过久了,想找刺激对吧,我们的武器,是对着敌人的,不是让你用来强拆我们老百姓的医馆的,是不是你在这个位子上坐的累了,想早点回家歇着?”岳傲天喝道。

看过《都市奇门医圣》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