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367章 恶耗
  “不错,就是中毒,根据现场以及目击者的回应,死者应该系自杀。(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法医点点头。

  “中了什么毒?是他自己饮毒自杀?”陈若溪皱眉问。

  “这个毒素还没有查出来,但是肯定是他自己喝下去的,至于是不是另有隐情,那就是军方和警察要查的事情了。”法医无奈的摇摇头。

  叶皓轩把银针凑在鼻端稍稍的一闻,只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青香,他这才恍然道:“尸香魔兰花,竟然是这个东西。”

  “你在开玩笑,这个花有奇毒,不过早就在几千年前就绝迹了,在说,你一闻就能闻出来他中的是这个毒,这也太神了点。”法医笑了笑。

  “这种花能给人造成幻象,同时也是剧毒之物,毒不是从口入的,”叶皓轩皱了皱眉,这下麻烦了。

  “他身上没有一点伤口,而且口中有污秽,咽喉肿大,这不是从口里入的是从哪里入的。”法医惊问。

  叶皓轩不语,他在许国伟的身上翻了几下,然后把他的衣服掀起来,按在他小腹的地方。

  按了几按,似是找准了位置,他内息一发,许国伟小腹处一个伤口突然出现,噗一声轻响,一个薄薄的五角形的飞刀从他小腹里面飞了出来。

  这把飞刀上一点血也不沾,而且薄的几近透明,是以纯钢打造。

  用飞刀的人一定是个高手,他把内息贯通刀片上,用尽力气扎入许国伟的小腹。

  因为这刀片极薄极利,加上使暗器的又是位高手,所以在许国伟的身上,就算是有经验的法医也找不出来一点伤口来。

  “这……这刚才检查的时候明明没有伤口。”法医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切。

  陈若溪心中一动,马上对军医挥挥手道:“这里没有什么事了,报告上就写自杀,明白吗?”

  “明……明白,可是这个东西。”

  “事关机密,你不要多问了,这件事情不能向任何人吐露半个字,如果吐露了,按叛国罪论处。”陈若溪严肃的说。

  “是是,我明白,我明白。”

  法医吓了一跳,他来自军队特殊部门,是知道陈若溪的身份的,陈若溪说到做的到,他相信如果今天的事情他敢吐出去半个字,估计明天就有荷枪实弹的军人冲过来把他带走。

  “你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了?”叶皓轩问。

  “忍者!”陈若溪肯定的说。

  叶皓轩眼皮一跳,许国伟果真跟那件事情有关系,那件事情就是倭国的某些势力在国内找一些流浪或者乞讨的人做基因试验,事情败露后有了古家的人叛逃出国,但是那基因研究资料却下落不明。

  看来许国伟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这才遭到倭国忍者格杀。

  “你怎么看?”叶皓轩问。

  “许国伟一定知道资料在哪里,你施展一下搜魂术,看看能不能问出来什么?”陈若溪问。

  “不,这样会影响他去往生,况且现在魂已经离体,不容易找到。”叶皓轩摇摇头道。

  “那怎么办?”陈若溪问。

  “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我有直觉,这东西一定在许国伟手里,现在我先去看看彤彤。”叶皓轩微微叹息了一声。

  他跟许国伟谈不上什么交情,但是他敬佩许国伟的为人,这是一个有良心的企业家,没想到竟然卷入到这场争斗中。

  “尸体我带回警局了。”陈若溪淡淡的说。

  “不用了,事情已经查出来了,你带走他也没用,准备安葬,那就是他的管家。”叶皓轩向人群外一个一脸悲伤的老头一指。

  这老头是福伯,是许国伟的管家,对许国伟忠心耿耿,两人多多少少沾些亲。

  找到许彤彤的时候,她正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家里,她的父母离婚比较早,母亲早已经远走美国,现在父亲突然去世几乎让她整个人崩溃。

  她把家里的保姆和保镖全部赶了出去,双手抱腿,坐在别墅的门前怔怔的出神。

  别墅的院子是反锁的,叶皓轩不得不翻墙进去,许彤彤只是一个劲的在那里出神,就连叶皓轩进来也不知道。

  “彤彤,我来看你来了。”

  叶皓轩走到她跟前,她丝毫没有知觉,直到拍了拍她的肩膀,许彤彤才猛然警觉。

  “你,你来做什么?”许彤彤对着叶皓轩勉强笑了笑,但是她双眼中的失神却代表出她的内心很慌张,很无助。

  “想哭就哭出声来,这样憋在心里难受。”叶皓轩微微叹息道。

  他现在不难理解许彤彤的心情,可能许国伟是她在这个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了,现在父亲突然撒手而去,换了谁,都承受不了的。

  许彤彤的眼圈一红,但是她艰难的摇摇头,紧紧的抱着腿,把头深深的埋在腿上,她的身体不住的抽搐着,显然是在极力忍着心中的悲痛。

  “没事,你父亲不在了,还有我,你父亲本来说要出国一段时间,他还托我好好的照顾你呢。”

  叶皓轩不得不扯了个谎,眼下也只有先骗骗这个可怜的姑娘了。

  “你说的是真的?”许彤彤猛的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叶皓轩。

  “是真的,这样,你把我当做大哥好不好,我已经答应他照顾你一段时间了,既然他不在了,以后,我照顾你。”叶皓轩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许彤彤在也控制不住心头的悲伤,她猛的扑到叶皓轩的怀里放声痛哭“叶大哥,我爸不在了,以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没事,不还有我吗,你不是还有了闺蜜月然嘛,会过去的,放心。”叶皓轩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许彤彤趴在叶皓轩的身边哭了整整一个小时,得到这个恶耗后她先是不相信,但在确实了事情的真实性后她整个人几乎崩溃了。

  她不敢相信那个自己一向视为顶梁柱的男人竟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去了,走的那么匆忙,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遗体,生怕自己承受不了这个恶耗。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许国伟的葬礼,这一切都是福伯在忙,告别的仪式上,许彤彤哭得抬不起头来。

  叶皓轩这几天一直在陪着许彤彤,生怕她承受不了,许国伟在世的时候早就立好了遗嘱,长济制药他生前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分,他遗嘱上写的清清楚楚,如果自己有意外,这些股分全部是许彤彤的。

  许国伟的葬礼已经结束了好几天了,许彤彤现在是长济制药的老总,已经办了休学手续。

  对于生意上,她是一外门外汉,还好有福伯在一旁手把手的教她,这才没让她走太多弯路。

  “福伯,这些小事,怎么不交给下人来做。”

  叶皓轩来到许彤彤家,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来看看许彤彤,恰好今天看到福伯在修剪着花圃里的花。

  “叶医生啊,呵呵,我自己做就行了,这些花是许总生前最喜欢的,平时浇水都亲力亲为,他不在了,我就该替他好好照看这些东西。”福伯笑道。

  “彤彤呢?”

  “在客厅里学习呢,彤彤早点就应该去学工商管理,她的商业天赋不错。”福伯笑道。

  “她情绪稳定了。”叶皓轩问。

  “稳定了,叶医生这还得多谢谢你,小姐可怜那,从小她母亲就远走他乡,缺乏母爱,现在许总又这么早走了,哎。”福伯边说边摇摇头。

  “不用客气,我跟她本来就是朋友。”叶皓轩笑了笑,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恩,叶医生要是做了姑爷就好了。”福伯看着叶皓轩背影一笑,然后继续修剪手中的花。

  推开了客厅的门许彤彤正在看有关于工商管理的书,她穿着一件休闲衣,洁白的光脚上穿着一双拖鞋,那认真的样子跟她平时微微刁蛮的形象大不一样,看起来另有一番味道。

  她看的很投入,就连叶皓轩走进来她也没有发觉,直到他轻咳了两声,许彤彤这才发觉。

  “叶大哥,你来了。”许彤彤惊喜的站了起来,她走上前去,自然的挽住叶皓轩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感觉自己离不开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她相信叶皓轩说的话,她也相信父亲就算是走,也会找人照顾自己,那个人就是叶皓轩,叶皓轩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鼓励和帮助,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离不开这个之前她非常讨厌的男人了。

  “也要注意休息,昨晚看书又看了很久。”叶皓轩笑着坐下,许彤彤跑去为他泡了一杯茶。

  叶皓轩喜欢喝茶,但是他不喜欢喝市面上的茶叶,他只喜欢喝野地里一种叫做‘半枝莲’的野茶,这种茶在春天漫天野地里都是,清源周围的野地里也有。

  只是自从开了诊所后,他成天一个人都不够用,根本没有时间去采这些茶。

  叶皓轩微微的呷了一口,眼前一亮,这茶入口芬芳,舌尖生津,采的时间极为恰当,他忍不住赞道“好茶。”

  “呵呵,这是前天我亲自去清源野外采的,你喜欢就好。”许彤彤笑了笑,脸上露出一抹娇羞。

  “这段时间外面不安全,你还是不要乱跑的好。”叶皓轩皱了皱眉。

看过《都市奇门医圣》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