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暴君和我在八零 > Chapter 20
  卿卿摇头,正色道:“不是说教。你上次救了我,我很感激,一直密切关注这件事,盼望你能全身而退,可我听说你将你们主任气了个半死。你该知道,上次你能安然无事,是因为你父亲的关系。可如果今天你再打人呢?你父亲还能不能再次保你?”

  “我不知道!”男人立刻反驳,脸色越来越沉。

  “曾嘉于,刚才这种情况,打人解决不了问题。这里是法制世界,不是你想打想杀,就能随心所欲的。这是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你既然来到这里,就要遵守它,而不是试图挑战它、践踏它。”卿卿眸底微微湿润,声音慢慢低了。

  曾嘉于缓缓负手,剜她一眼,“你终于暴露本质了。萧秦,朕看在你我一起来的份上,给你几分颜面,偶尔忍让你,倒是给了你错觉,能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卿卿注视着他的目光,一点点凝固,变得空洞而死寂。

  两人之间,那层淡淡的温情面纱彻底揭开,露出其下鲜血淋漓的真实面。

  这一刻,卿卿无比清醒,这个男人骨子里的自负恣睢,无论身置何处,都无法磨灭,那顽固已深入他的心肺,即使他偶尔显得温和无害,也只是迷惑人的假象。

  他就是他,历史上那个雷殛而亡的暴君。

  她退开半步,抬起下巴,脸色平静下来,“好,既然你认为我在大放厥词,那我不说了。但有件事,今天我必须告诉你。”

  曾嘉于眉峰收拢,似笑非笑,“你又想说什么?”

  “我不是萧秦,你一开始就认错了人,你的挥之则来呼之则去,在我这里无效。她是你的臣下,可我不是。我也不指望你能尊重我相信我,但求以后不要再纠缠我。我和你过去没关系,现在、将来也不会有。”

  她唇角含笑,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曾嘉于目光瞬间冷了,“萧秦,你不会以为,这个拙劣借口朕会信吧!你就这么急于摆脱朕?”

  卿卿自嘲地笑了笑,“你难道没想过,为何我和建伟感情这般要好,为何我懂得人工呼吸,为何我的水平能教你英语?咱们相处也好几个月了,你不会半点都没察觉,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那个萧秦吧。”

  曾嘉于没有说话,只脸色变幻莫定。

  “宿主,萧晴晴说得是真的,这个女人真不是萧秦。”系统出言提醒。

  曾嘉于的手越攥越紧,手背青筋暴突,微微抽搐,他喉间哑涩,仿佛堵住了。

  她竟然不是萧秦!她怎么可能不是萧秦?那张脸明明和萧秦一模一样,而且那天在楼顶平台上,她显然也是认识自己的。他不信,半点不信,自己一直弄错了人。

  “宿主,你在历史上留名,被后人被拍成电视剧,就像前不久你看的《霍元甲》那样的,萧晴晴在里头扮演萧秦,但她并非历史上那个真正的萧秦。”系统声线有点沉重。

  “你为何不早些提醒朕?”曾嘉于只觉一口老血梗在胸口,无声斥问。

  “你救萧晴晴三次,就能解锁她的大秘密,开学那天我有问你啊,可你偏偏不让我提...”系统带着撒娇委屈语气。

  曾嘉于有些愣怔,很无力的感觉,甚至没有一丝力气,再去责怪系统。

  该怪谁呢?能怪谁呢?

  “言尽于此,我该走了。”卿卿把包带往肩颈挪了下,不再看仿佛僵住的男人,转身就要走。

  “你叫什么名字?”曾嘉于盯着她的后脑勺,声音隐隐透出虚弱。

  “萧卿卿。”她轻描淡写丢下三个字,一次都没再回头。

  那天之后,两人再没见过。

  鹭大里,关于曾嘉于的风言风语愈传愈盛,简直到了妖魔化的地步,不到半个月,惊动了校长。

  校长亲自同两个学院的领导、当晚图书馆在场的学生,分别谈过话,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后,语重心长地作出指示,恰逢那被打的学生,因在宿舍屡次偷舍友的钱,终于被人逮住,因此周五例行的政治学习结束后,学院开诚布公了那次图书馆冲突的真相。

  流言渐渐散了,曾嘉于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他不再是仗势欺人的官僚子弟,而是挺身而出的勇者。当然,还有极少数学生,愤世嫉俗,怀疑这是一个阴谋,怀疑学院在为曾嘉于推脱。

  生活中,总有那么些人,时时刻刻怀着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想法,自以为高情逸兴,其实不过孤芳自赏。

  而曾嘉于,他并不在乎这样的人。

  ...

  秋尽冬来,期末考试完的那天,鹭城下起了雪,最初是小颗晶莹的雪绒,到了夜间雪势渐大,次日早上起来时,整个校园里一片银装素裹。

  大家都很兴奋,鹭城纬度偏低,已经十来年没下过雪,忽然降下这场初雪,怎能不让人出奇惊讶?

  陆陆续续的,有人拽着行李,下楼准备回家,到楼下时,忍不住在雪里奔走,甚至打起雪仗来,欢呼声、嬉笑声,回荡在银茫茫的校园中。

  曾嘉于今天也要回家,他背着包走出宿舍,站在走廊上骋目远望,雪已经歇了,可天际黄云低垂,近处的天空也泛着青灰,屋顶枝梢覆满洁白的雪,雪光映照着天地,清冷又明亮。

  看来一时半会儿不会放晴了。

  曾嘉于蓦然想起大梁的冬,比这里要冷许多,若落雪,必是鹅毛般纷纷扬扬的大雪,不过小半日,便能将整座皇城淹没。

  他已经不太记得,下雪时他在宫里做了些什么,反而是眼前的这一幕幕,无比清晰。

  他出宿舍楼,沿着雪地朝校门口慢慢走去。

  不到十分钟,一阵熟悉的笑声飘入他耳中,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卿卿和另一个女生正并肩往前,卿卿戴着条红围巾,火焰般的颜色,衬得她长发漆黑,俏脸雪白,清新又热烈。她眉眼弯成月牙状,唇角高高翘起,笑嘻嘻地俯身拾起一团雪,往魏秋华脸上抹了下。

  魏秋华被猛然冰到,惊叫出声,顺手拾起另一团雪,直往卿卿领子里塞去。

  卿卿冻得双肩战栗,牙齿都在打颤,一边尖叫,一边朝后跌了几步,正好撞到侧后方一人身上。

  其实曾嘉于可以躲开,但不知为何,看两人在闹,他只站在原地,任由那具柔软撞过来。

  卿卿回头,满脸尴尬,正要说对不起,忽然呆住了。

  曾嘉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眸光漆黑深邃,似染了揶揄,似带了嫌弃。

  天气很冷,但他只穿了件黑色厚外套,将他勾勒得挺拔又清隽,就像粼粼池边的一丛青竹。

  卿卿收回打量的视线,小声说了句“抱歉”,就跑开了,拉着魏秋华走得飞快。

  魏秋华扯着脖子,回头看了他几眼,悄悄对卿卿说:“嘿,这男生长得可真不赖。”

  卿卿冷漠脸,”不都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嘴巴么?瞧你这样儿。”

  魏秋华撇嘴,“我在鹭大,可没见过长得比他好的男生。”

  卿卿细密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滤了一遍,“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魏秋华吃惊地张大嘴,“就他?我可对比我小的没兴趣。”

  卿卿眨眼,似嗔似笑,“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魏秋华神色滞了下,扭过腰,“不知道,我谁都不喜欢。”

  卿卿漫不经心,“那是你现在没遇到。”

  魏秋华坚定摇头,“不会遇到,以后我不结婚。”

  卿卿这才敛了嬉皮笑脸,不婚族在二十一世纪不算少见,可在八十年代,听着总觉得怪怪的。

  她知道魏秋华有秘密,但谁没有秘密呢?对方不说,她也不问。

  正沉思着,两人到了校门口,魏秋华朝她挥挥手,沿着另一头远去,那是火车站的方向,魏秋华要坐二十多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才能到家。

  卿卿莫名有些紧张,因为曾嘉于就在她身后,刚才她还撞到他身上,这个人想象力一直很丰富,他也许会觉得自己是故意的。

  火红的围巾在雪中跃动,好似也在曾嘉于心尖轻跃。他头一回觉得,原来红色也能这么好看。

  那围巾似带了魔力,引着他不远不近地跟随她,在雪地中留下两排脚印,一大一小,走着走着,他甚至刻意踩在她踩过的地方,将她的脚印完全重叠。

  “宿主,你可真无聊。”系统懒洋洋地出声。

  曾嘉于脸色发黑,冷声道:“你给朕闭嘴。”

  系统冷哼一声,世界瞬间清净了。

  上公交车时,卿卿鞋底打滑,趔趄了下,曾嘉于不动声色倾身,扶了她一把,她才顺顺当当上了车。

  两人是邻座,后面坐着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公交车启动,她半低头,盯着自己湿漉漉的鞋尖。

  几分钟的沉默后,身旁那熟悉的男人忽然凑近脸,“鞋子有那么好看?”

看过《暴君和我在八零》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