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祭灵法师 > 第九十章罂粟女人碰不得!

第九十章罂粟女人碰不得!

  然而就在山本信二刚刚起身,此刻原本还在吃这寿司的女人此刻缓缓起身,可以说那是个极其妩媚的女人,浑身上下透露着那种成熟的女人味,巧丽的面庞总是似有似无的挂着一抹浅笑,极为美艳动人,就宛如一朵傲然开放在男人心头的罂粟花,释放那种勾人心魄的魅力。

  女人扭动腰身,白色的貂裘大衣中,若隐若现的涌动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俏皮的前胸,宛如随时要蹦出的白兔似得,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着实的吸引人的眼球。楚逸北也是看的一怔,并不是因为他没有见过漂亮女人,而是相反的这个女人的妩媚,让楚逸北觉得极为危险。

  女人走到楚逸北面前,突然停下了脚步,而是双眼凝水,很柔和的打量在楚逸北脸上,只是脚下轻轻一一滑,楚逸北手疾眼快,一把将女人拦腰抱起。

  只是当触碰到那女人不堪一握的纤纤细腰时,女人作势勾住楚逸北的脖子,两人之间的一幕,在外人眼中显得相当暧昧。

  楚逸北抿了抿唇,继而才慢慢开口“小姐,你要是不战起来,我可就松手了!”

  女人微微一愣,十分有趣的打量着楚逸北,看他的模样不像开玩笑,女人第一次感觉有一个男人居然对自己有这种抵抗力,她第一次看不透一个男人。女人有时候还真是个复杂的动物,如果男子对自己卑躬屈膝,女人反倒会觉得厌烦。而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男人,确实越能激女人心底的征服欲望。

  “你真的舍得放手?”女人声音柔美,带着酥麻入骨的强调,挑衅一般的开口。

  楚逸北也是暗暗吞了一口口水,悠悠一笑,将女人扶起来“不舍得,怎么能行。”楚逸北看了一眼,此刻眼中喷火的山本信二“如果我要不舍得,山本先生肯定会活劈了我!下次,我肯定会一亲芳泽,而且不当着山本先生的面!怎么样?”

  女人笑容更盛,她看得出来,楚逸北的话虽然说得极为暧昧,只是漆黑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波澜。

  “好啊!楚君,我是吉川樱子,很希望和你共度良宵,告辞!”

  随后就挽着山本信二的胳膊,两人就已经离去。

  楚逸北轻轻嗅了嗅衣服上残留的香味,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弧度,十分的飘逸。

  看着楚逸北这幅沉迷其中的模样,落雨可是一个头两个大,虽然刚才那吉川樱子美艳绝伦,妩媚动人,可是终究是毒死人不偿命的罂粟花。

  “楚哥!那女人真的碰不得啊!山本信二这个人虽然是个草包,可是他身后的吉川樱子很厉害!你可别被她刚才那样子给蛊惑了啊!据说那她虽然是山本的妻子,不过她的手段和心智却不是山本信二能比的!楚哥你千万得小心了!被她盯上的男人全部没有好下场。”

  “跟她睡过的男人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我楚逸北再不济也不会看上她啊,落雨,我是看你和吉川樱子倒是挺配!不然我把她弄到手,来给你做老婆,怎么样啊?”

  见楚逸北此刻打趣自己,落雨暗暗苦笑“看来我还真是瞎操心了,楚哥可不是我这样的木疙瘩,在女人中混的,也是如鱼得水。落雨多操心了!”

  楚逸北此刻也是爽朗一笑“其实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儿,你说对自己的老婆带的这么多绿帽子,那山本信二怎么没被气死,居然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葩了,哈哈!”

  “对了,你好像貌似对你一个吉川樱子很了解啊!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落雨苦笑“其实我今天来,一件是为了嫂子。另外一件事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我是特意来通知楚哥!千万要小心吉川樱子。原本我以为只要幽冥社没有胜出少门,楚逸北不用跟将门较量。你也就碰不到这个女人了!所以开始我才没有说。可是现在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

  楚逸北淡淡一笑,玩味说到“怎么了?难不成这个女人也是阴阳师!你是怕我打不过她!”

  “她确实是个阴阳师,而且还是那种修为极深的阴阳师!在东瀛界内也是很有威名,再加上她长了那样一副魅惑人心的容颜,可谓跟她杠上的男人基本上全部死光,只是我听说,她会处心积虑的跟她的对手生关系,继而杀死,就是这种阴毒的术法,不知道多走了多少条生命。其实那什么山本信二虽说是她明面上的丈夫,如果两人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楚逸北淡淡一笑“那么说这女人还真是挺有趣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女人还真是应景啊!不过我觉得那群男人死了也不亏啊!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大美女啊!那什么山本信二,其实我说他是个怂包蛋还真是便宜了他。身边陪着,这么个大美人,只能看着,却动也不敢动。也亏得难为他了。”

  落雨听了楚逸北这长篇大论的分析,简直是哭笑不得,一口一个大美女,就差被人家俘获那颗心了。

  楚逸北跟落雨吃的这顿饭虽然中间出了些少插曲,不过到也是痛快,总比待在幽冥社里有趣的多,就是那今天他一天的经历,楚逸北居然觉得人命居然如此轻薄,不堪摧残,就已经随风而去了!

  而那些人之中没有惋惜,没有震惊和不安,只有木纳的平常,似乎死了只猫狗一般,让楚逸北极为不舒服。

  而看到吴琼对自己的怒骂和怨恨,楚逸北简直就是白口莫辩,他没有杀人,却因为他被杀,楚逸北怎么能拖得了关系。

  所以他十分的郁闷,只是将所有的东西强压在心底,让它慢慢的糜烂,心里才会舒服些。

  那一晚楚逸北一直在往被子里倒着酒,慢慢的楚逸北喝的越来越多,一杯接着一杯,直到后来,那一整箱子都见了底,楚逸北喝的也是晕头转向。而落雨则是在一旁边吃的菜,边喝着果汁,他虽然知道楚逸北看着吊儿郎当,嬉皮笑脸,有时候说话还是那种轻挑。不过他也明白,往往这种人心思就会越重,而且都会埋在心里自己一人承担。

  直到楚逸北喝的人事不省,落雨才送他回家。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祭灵法师》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