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丐帮创业史 > 第五百六十章 刑问天
  “现在现场一片混乱……不过,双方这么多人对砍了这么久,好像还没看见溅出一滴血……这个嘛,反倒是上官城主的好几个随从,都鼻青脸肿,受了不轻的伤。”

  玄门的言官无所事事,被派去狮子楼各个入口,为围观的百姓们解说现场情况,分摊了司仪大人的工作。

  “格老子的刑天门,你们做的……太过分了!”

  上官泽忍无可忍,终于粗话出口,然后涨红着脸,对身边的师爷道,“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请华帮主!华帮主人呢?”

  那师爷心里暗骂上官泽一声“白痴”,嘴上说道:“本来在城主您出门的时候,华帮主带了好多人在身后护航……可是当刑天门的人一出来,他们便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上官泽顿时明白过来,华帮主只是楚周城一个一流帮派的大当家,凭他之力,怎么敢对抗楚周城的一霸——刑天门?自然是一出状况,便有多远,跑多远。

  上官泽现在很是后悔,找错了人。

  再怎么样,也应该找个有血性、有胆色的合伙人。

  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只要出来劝架,护着自己走,刑天门再怎么霸道,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做出太过分的事。

  同时又埋怨自己运气不好,不仅身为楚周城出身的玄门官员,还“劳烦”刑天门动手,来阻止他登上狮子楼,让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哈哈哈……”

  瞧着镜像里上官泽灰溜溜撤退回悦来客栈的那副狼狈样子,洪琪不由大笑起来。

  江半仙在听了言官的解说后,也笑出声来,道:“这道开味菜,也挺不错的。”

  “是啊,不过最精彩的,还是应该算陆啸坤跟沈忠明的对决,这才是今儿个的主食。”

  洪琪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官员选举还挺有趣,甚至某种程度上,比21世纪的人代选举制,还更加民主。

  他现在的兴致,比江半仙还要高出几分。

  “有出身阡梓城的候选人么?”洪琪很想看看魏狐狸会用什么招儿,一边移动着望远镜的角度,一边问道。

  江半仙马上摇了摇头,答道:“没有。因为刑天门很霸道,沈忠明也霸道,他们绝对不容许有敌人就在自己身边。”

  “哦……我差点又忘了问一个小问题了。”

  听到这句话,洪琪又想起了先前准备问的第二个问题,也是楚周城之战,领教了魏狐狸厉害手段后,一直盘旋在他心中的疑问,他道:

  “虽说在江湖上混,义气为先,但是能者为尊,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魏狐狸便是如今这江湖上最厉害的人物,他完全可以取刑问天而代之。”

  “刑问天也应该有自知之明,刑天门在魏狐狸的手中,只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我就是不明白其中原因,魏狐狸他怎么会甘心坐了这么多年老二,而刑问天也厚着脸皮,坐了这么年大当家?”

  “难道刑天门下面的人,当真就没什么意见么?”

  “就算他魏狐狸很讲情义,他不愿意这样做,也可以另辟新路,自立为王啊?”

  “呵呵,说了这么多,你就是不明白,魏狐狸这种胸有江山的人,为什么不做老大,要做老二吧?”江半仙能理解洪琪的心情,便帮他概括了一下。

  洪琪点点头,笑道:

  “本来有个解释,就是魏狐狸是承受不了压力的人。”

  “可是从他的手段和行事风格来看,我感觉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那我就想不通了,究竟什么原因,让他不能以最完美的形式,尽展脑中的才华?”

  江半仙想了想,道: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不赞同你说什么魏狐狸是如今江湖上最厉害的人物。”

  “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哪怕是现在你,论头脑也不会在他之下,你欠缺的只是,没他身后的那种实力,而已。”

  “你不要笑,我说的是事实。”

  江半仙就算看不见,也会晓得,他每次夸完洪琪,对方都会笑,所以这次就说得很是严肃,然后又道,“而你另外一句却说的对,魏狐狸不是承受不了压力的人。”

  “而让他甘心辅佐的原因,表面看只有一个……”江半仙敲着木桌,说道,“刑问天救过他的命,又给了他机会,让他成为了如今江湖上的风云人物。他这么做,是感恩图报!”

  “表面原因?”洪琪迫不及待,问道:“老爷子你的意思是说,另外还有原因?”

  “呵呵,这只是我个人的估计,不作准的,我也没什么把握。”江半仙又开始卖关子了。

  洪琪头都大了,但还是只有跟着江半仙的脚步走,道:“那您也说说,让我琢磨琢磨,看有没有机会离间他们。”

  “嗯,你这个想法很好,确实也是对付刑天门的好法子。”

  “不过,这一年来,很多人都试过,但没有一个人成功,所以,我还坚持着我心中这个想法。”

  江半仙越说越贼。

  不过,这次他没再成功吊起洪琪的胃口。

  因为洪琪在这转瞬间,就想到了。

  倒也不是他多么聪明,而是留给他的范围,已经很小了,他再想不到,就不配做未来的“江湖一哥”了,他笑道:“哈哈,老爷子,我猜到了!”

  “哦?”这下换江半仙惊奇了,“不会吧?我不相信,你说说看!”

  “这次倒不是我太厉害,而是看似可能的答案,已经否定了太多了,所以答案就像水里的石头一样,水少了,它自然便浮现在了眼前。”

  “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甘心退到第二的位置,再没有前面那些原因的情况下,最有可能便是,站在他前面的,是一个更厉害的人。”

  “以刑天门这种情况来说,就算刑问天脑子比不上魏狐狸,他也一定有自己的手段。”

  江半仙向他竖了一下大拇指,道:

  “不管怎么说,你能在几句话之间想到,便是厉害。”

  “我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晓得了刑问天以前的一件小事,推断出他可能很厉害。”

  “当然,这只是胡乱猜测的。”

  “咱们也没必要把他想得太过厉害了,一个魏狐狸也够咱们费心了,再高估他们,咱们也不用打了,心里压力那么大,干脆认输得了。”

  “放心吧,老爷子,我不会高估他,也不会低估了他。你还是说说那件什么小事吧!”

  洪琪这个人,原也不是个多么胆大刚烈的人,但是事情真要无可避免地发生,他也有对应之策。

  “这件事晓得的人不多,不是因为发生的时间太久,而是因为是一件很小很小的小事。”

  “究竟是十几年前,还是二十几年前?我也记不清了。”

  “当时的刑问天,还是一个二流帮派的小头目。”

  “那一天,他跟几个小弟去另一个地方办事,在陆上遇到伏击。”

  “一番突袭,跟随刑问天的而来的人全死了,他命不该绝。”

  “在这个时候,来了一路镖车,镖师们停了下来,见他可怜,要载他一程,他却只要了一匹马,说是不想连累好心人。”

  “那镖师便赠了他一匹好马,随后,他拖着方才在他身边,杀起来后也退的不太远的一个女子,上了马,朝着与镖车相反的方向,一起走了……”

  “没想到这刑问天还是个性情中人,这个时候了,还不舍弃他的情人。”趁江半仙喝茶的时候,洪琪笑着说道。

  江半仙听了他这句话,差点笑得把茶也喷了出来,努力咳嗽了几声,道:

  “你且听下去,再说吧。”

  “刑问天拖着那名女子,驾马飞奔,那女子却在大呼小叫,随后,那些伏击的人又出现了,越逼越近的时候,那女子却看似不小心跌了来,而刑天门停下脚步,犹豫了片刻,又驾马前奔。”

  “那些人扯起那个女子,叫刑问天停下来,说不回来,便杀了这女子。”

  “刑问天真的停了下来,而本来要追他的几个人,也奸笑着停了下来。”

  “没想到,他们一停,刑天门突然策马快奔,窜出了老远。”

  “那些人恼羞成怒,狠狠割了那女子几刀,谁知那女子叫痛的越厉害,刑问天跑得越快,最终跑得没影儿了。”

  “后来,这些人才搞清楚,那女子根本就不是刑问天的什么人,他是见情况不妙,施了一招儿声东击西,让所有敌人都误会,那女子是他深爱之人,才会在那女子被逮住后,所有伏击的人都以为能逼他就范,实际他却趁着这个机会,安全脱逃。”

  其实从方才江半仙叙述中的用词,洪琪便晓得了其中有玄机。

  待江半仙把答案完全揭晓后,他笑道:“其实能坐上大当家这个位置的,谁不是有点儿本领。从这件事中,虽能看出刑问天很有手段,但比起魏狐狸,实在不算什么。”

  “不管他有手段也好,无手段也罢,反正到现在为止,没人能离间他们两个。”

  “我又老是觉得不那么简单。”

  江半仙见洪琪也对刑问天是否厉害,抱有怀疑态度,反而把语气变得很肯定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丐帮创业史》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