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丐帮创业史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冥王的手段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冥王的手段

  “这肯定是陈数和魏狐狸联手干的好事,而且早有预谋!”

  “这一招儿擒贼先擒王,用得真是厉害。”

  “不然,鹰盟那个联盟,只有败退一路。”

  洪琪叹道。

  “是啊,你说的不错。”

  “就在讨伐联盟分享胜利果实的当天,鹰盟公布了事情的经过。”

  “那擎苍和冥王是被鹰盟的‘无名组’,和刑天门的“飞花满天”成员,一起动手搞的暗杀。”

  “这一刻,众人心里也都明白了,刑天门和崔家堡在阡梓城,擎天教也在阡梓城,有这么强大的帮派存在,刑天门和崔家堡肯定没出头一天,而若是擎天教真有一统之心,那阡梓城里的帮派,肯定首先遭殃。”

  “所以,战争开始后,他们早就跟鹰盟订下了协议,那便是假意为了阡梓城的利益,与擎天教同盟,然后在关键时候,拖其后腿儿。”

  “据陈数当时说,在黄良十天之期公布后,讨伐联盟人心惶惶。”

  “擎天教喜庆一片之际,魏狐狸和陈数暗中有了商量,刑天门先用一天时间,把‘无名组’最精于暗杀的几个人,偷偷移到阡梓城,在这个期限之内,找机会干掉擎苍和冥王。”

  “而魏狐狸想到了冥王的厉害,晓得越近期限,他们防范肯定越严,所以第二天就假冒黄良笔迹,给擎苍写了封信,说要秘密过来为他们庆功。”

  “当擎苍和冥王全无戒心地在约定地点迎接时,出现的自然是‘无名组’和‘飞花满天’的精锐。”

  “一锤定音后,自然刑天门和崔家堡得到的利益最大。”

  “因为另一个大功臣——鹰盟是楚周城的帮派,根本无心跟他们在阡梓城争地盘儿,只是携带了大批战利品离开了。”

  “从此,刑天门和崔家堡一发不可收拾,在阡梓城势力越来越大,成了五个乾、坤字位的两个。”

  “刑天门更是凭着陆魏狐狸的手段,和沈忠明勾结,一年之内,跟鹰盟实力平起平坐起来。”

  “而灭擎天教一战,是他们以前能一山能容二虎,没有太大争执的原因。”

  江半仙现在闲聊的话题,让洪琪想起了楚周城一战种,感慨魏狐狸那神鬼莫测手段时,想问他的疑问。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把另一个感兴趣的问题问了:

  “老爷子,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败在擎天教手里的?”

  “你这孩子,对我当年的糗事,就这么有兴趣?”

  “自然不是了,我只是想吸取前辈经验而已。老爷子,你就告诉我吧!”洪琪当真像个小孩子似的,撒娇道。

  江半仙仰起了头,空洞的眼睛看着苍茫云天,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这个世间真是人上有人啊……”

  “虽说‘赛孔明’冥王已经死了,但我现在想起他所做的一切,都有点敬畏的心态,他的手段真的是……”

  “当时我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心中已经有了七成的把握,让骆一风击败所有的竞争对手,坐上四方城主的位置。”

  “没想到啊,就在四年前的今天,当我跟骆一风踌躇满志地在赶往狮子楼,意外就在途中发生了……”

  “哦,不是意外,这是冥王早就安排好的,首先干掉竞争力最强的对手。”

  “冥王就此一招儿,在第一回合,就把我跟骆一风击败了,更让骆一风输得自杀,这都怪我没想到……”

  “当时我们的马车突然被一大群老太婆拦住了,叫着要申什么冤。”

  “这是常情,有些时候是真的,有些时候却是候选人安排的。”

  “在我跟骆一风的简短对话中,已经明白这不是我们两个安排的,所以还以为是真的有普通百姓,认为骆一风是最有资格的候选人,才做出这些事。”

  “我们高兴之余勿忙下了车,没想到……”

  “诶呀,我说老爷子,你就别吞吞吐吐了,什么招儿这么厉害?让你们第一回合就输了?不会是那些老太婆里有假扮的,有擎天教的杀手吧?”洪琪这个喜欢吊人胃口的毛病,估计就是被江半仙潜移默化影响的。

  “什么呀!当时我就算再没什么政坛经验,眼睛也瞎了一年了,但我的手下总分辨的出老太婆是真是假,她们确实是一群八、九十岁的老人。”

  “我很小心地,叫他们一个个识别了的。”

  江半仙哼道,对于洪琪蔑视他四年前的能力,感到不满。

  “我这是着急之下胡说而已,您老就赶快揭晓答案吧。”

  洪琪明知江半仙瞧不见,但还是用最迫切地眼光看着他。

  “欲知答案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江半仙不慌不忙,吐出这句话。

  期待了半天,却等到这个回答?洪琪差点因为好奇心,跟他翻脸……

  “对了,你可晓得,我为什么还给你提当年这种无聊事?”江半仙真的想吊他的胃口,突然转了个话题。

  洪琪着急地摸了摸头,想了想,道:“不就是闲聊么?提起擎天教这些,都是我好奇你和江字世家怎么不支持一个玄门官员,然后,就这样聊开了嘛。”

  “我才没那么无聊。”

  “你想一想,再告诉我答案,然后我再告诉你想知道的!”

  江半仙站起身来,又道,“这年纪大了,去茅厕的时间也多了。”

  这个未来霸主真的难当,无论什么时候,江半仙都要作怪,给他各式各样的难题。

  不过,洪琪自认也名副其实。

  在江半仙回来坐下后,他已经想到了原因。

  “听老爷子你方才那么说,擎天教的厉害,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这么强大的他们,仍然会被消灭,就晓得一个人、一个帮派再有实力,都要照着江湖规矩来办事,不能犯了众怒……”

  “……”江半仙一脸难看,说不出话来,很明显不满意洪琪这次的表现。

  洪琪心里偷笑,继续道:“你又想告诉我,一旦和别的帮派开战,一定要先保住自己的命,因为蛇无头不行,小弟可以死,我这个做大佬的,绝不能死,不然,这一战便败了。”

  “你就想到这些?”江半仙终于忍不可忍,板着脸问道。

  “当然……”

  看到江半仙要发火,洪琪感觉自己报了点儿仇,这才笑着说道,“还有点小领悟,本来打算不说的,不过看老爷子你觉得我想得太少了,只有说出来了。”

  “擎天教其实是不可能输的,而且,还可以说是胜利在望了,谁知最后还是输了,还输的那么彻底。”

  “全是因为他们的敌人中,有魏狐狸和陈数这两个对手。”

  “今儿个的热闹肯定好看,因为这两个头脑跟老爷子你相比,不相伯仲的两个人,就要正式对决了。”

  “上次魏狐狸在楚周城的行动,虽说偷鸡失败,但也没蚀把米,反而占了点便宜,这一次陈数一定要大举反攻,给刑天门好看。”

  “你这孩子,太客气了。什么和我不相伯仲,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应该和你有得一拼才是!呵呵,还有呢?”江半仙露出了笑容。

  “还有就是,这两个人都是我的对手,若非因为陆啸坤和沈忠明的事儿,也许他们还会联起手来,消灭我这个不把他们这样的权威放在眼里的对手。”

  “但我的运气实在不错,反而现在,是我在坐山观虎斗。”

  “但不管怎么说,与鹰盟和陈数不同,我跟魏狐狸、跟刑天门肯定没有转换的余地。”

  “虽常说黑道利字当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我相信,我跟魏狐狸、拾柴帮跟刑天门,会是永远的敌人。”

  “因为一来我们没有共同的利益,二来我们已经严重伤害了他们的面子和尊严。”

  “虽说这么久以来,他们拿我们没办法,但是在他们的心里,肯定还不把我们当成能与他们旗鼓相当、平起平坐的敌人,根本不屑跟我们坐在一起,认为我们连跟他们谈判的资格,都没有。”

  “不错,我就是想要告诉你,魏狐狸和陈数都是很难对付的人。”江半仙插话了,“但你有一点还是说错了、想错了!你千万不要以为,魏狐狸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我偏偏认为,这是因为他现在要全身心放在与鹰盟的对决上,无暇顾你,又因为明摆着同我江家开战了,我绝对有理由阻杀来无双城的任何他们的人,他这才没有向你和拾柴帮动手。但等这段时间过了,他一定会策划行动来对付你,甚至是我们!”

  “若魏岳是那么骄傲自大的人,也就不是魏狐狸了,也绝不会有现在的地位和声望!”

  江半仙最后下了评语。

  “呵呵,那你该告诉我,那个什么冥王用了什么招数,让你大败了吧?”

  就像江半仙说的,洪琪也以为魏狐狸根本不会分心来对付他,所以就没再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重提他很好奇的事。

  孰不知常胜者,往往就是攻敌之不备。

  魏狐狸就是打算趁着看似无法分身之际,把拾柴帮这个心腹大患,一举解决掉。

  “其实这个招数也简单!”

  江半仙苦笑道,“简单的招数,往往也是最有用、杀伤力最强的招数…….”

  洪琪以为他又要之乎者矣一番,但这次他很干脆,一下便说了:“等我跟骆一风一前一后,走向那群老人时,这些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就突然动手了……”

  “你的那些手下呢?”

  洪琪没意识到是什么简单的办法,下意识地想起了江半仙的那些手下。

  “他们和我们两个一样,无一幸免。”

  “因为这些东西,是无论多少人都挡不住的。”

  江半仙脸上的笑,越来越苦,“这些老太婆的腰间,全都预先拴着一袋袋的腌臜物,等我们靠近后,就全都扯了下来,劈头盖脸地向我们用力丢来。就算散在我们四周,预防突发事故的手下反应快,一下子拦在我们面前,但我们身上还是溅了不少,特别是骆一风……运气实在不好,一个口袋从天而降,扣在了他的头上。这一幕,自然落在了在场的每一双眼睛里,后又被迅速散播。他和我,怎么还有面子去演说?”

  “哇,这个冥王真的是厉害,又简单又直接的一招儿,就把你们解决掉了。”

  洪琪叹道,“这么厉害的人,也被魏狐狸和陈数摆平了?”

  江半仙说出来,就又轻松了,笑道:

  “不错,不过应该说这么厉害的人,也被魏狐狸用计摆平了。”

  “同样也是很简单的一招儿,就是冒称黄良,给擎天教写信。”

  “任冥王聪明一世,怎么会料到在擎天教同盟中,立功最多、最大的帮派,会从背后捅自己一刀,而自己又会在自家核心地盘儿上,被人阻截?”

  江半仙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钻进了洪琪的心里。

  他头脑一下子乱了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但是偏偏又不是很清楚。

  在这要命的当儿,多利·绿突然捎来消息,说已经有候选人出发了,他的思绪便被拉了回来。

  “阿七啊,你说四年后的今天,他们这些人,又要玩儿什么花样?”

  江半仙眼睛毕竟是盲的,根本看不到,洪琪在那一刹那的不正常。

  而洪琪也暂时把方才那种反常,定为对魏狐狸的惧怕,对以后他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对付他的未知,感到恐惧的一种反应,定了定心神,道:“谁知道呢,我对这方面根本没有经验。老爷子,你说呢?”

  “呵呵,我才不会想这方面的事。看下去不就晓得了?反正再怎么样,不会用强硬的武力吧?”江半仙说道。

  洪琪看着巨型望远镜中的镜像,道:

  “其实用武力,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现在不同于四年前了,这世道越来越乱,人心也越来越恶,走这种极端,也是正常的。”

  “这也是一种办法嘛。”

  “以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更可能攻其不备。”

  “其实,对咱们这样的旁观者来说,明处杀人流血,可比暗中的勾心斗角,好看多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丐帮创业史》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