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丐帮创业史 > 第五百零五章 丑闻
  阿鬼最后面对的,是她最信任的一个人。

  那自然就是一直把她救命之恩牢牢记在心里的苏巴,她问道:“苏巴啊,你们七哥最近是不是跟某些女人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一时间,苏巴冷汗四溅,幸好,衣服穿得厚。

  不然,人家一眼就会看出他的背心一下便湿透了。

  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语不对题地说道:“谁把炉火烧这么旺,我热得汗得流出来,再是冬天,也不用这么夸张吧,明知我火大!”

  他在说这番话时,内心正一分为二,进行杂乱不堪的斗争。

  当然是在决定帮洪琪,还是为阿鬼。

  啰嗦废话一说完,他便有了定论,马上就想到了折中的办法,两不得罪。

  只听他道:“七嫂啊,因为这两次行动,我都呆在总舵里主持大局,我对最近发生在七哥身上的事儿,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七哥绝绝对对是深爱你的,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洪琪跟阿鬼都处在满意和不满意之间,这个小滑头,一句话就脱出了是非圈。

  这下阿鬼没辙了,她晓得问了段少平也白搭。

  段少平不仅是蜡烛,不点不亮,还是块石头,认定的事绝对不会改变,而且喜欢在心中分等级。

  她自认自己在段少平心中的地位比不上洪琪,所以干脆不去碰灰了。

  在一片沉默中,无颜帮里那只颜盈专属的橙毛鸽子飞了来,洪琪急忙接了下来,拆开了腿上的信卷。

  他不能有任何暧昧表情,当着众人的面,面不改色地打开来看,上写:

  “阿七,你明儿个来么?我想你。”

  他低下头去,不敢看阿鬼的脸色,一本正经回到:

  “颜大姐,是有什么事么?”

  他这般称呼,便是在告诉颜盈,他此刻不是很方便。

  颜盈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能明白,他旁边还有个阿鬼,才会如此顾忌,不敢与她随意调笑。

  没想到的是,她的回信中依旧执着写道:

  “哦,那你明儿个来么?”

  洪琪前世也是女儿身,因而女子的特殊心理,他多多少少还能体会的。

  颜盈这么回信,不过是因为女子天性,不甘心输给另一个同类,特别是情人的心理下。

  洪琪稍一寻思,理直气壮回信,写下:

  “刚好,颜大姐,我也有事情找你,我明儿个会来找你的,咱们到时再说吧。”

  此地无银三百两是最拙劣的手段,要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才是偷情的最高境界。

  他这样在阿鬼面前、而且还是在刚讨论了他是否跟颜盈有染的情况下,正大光明地说出要去见颜盈,相信这一招儿非常有用。

  果然偷偷一看,阿鬼紧绷的脸色有点缓和的迹象了。

  然而,苏巴大概是不甘心洪琪就这样得逞,反令阿鬼继续受到伤害,故意说道:“七哥啊,你方才不是不同意用那个法子么?现在怎么又要干了?”

  洪琪在心里痛骂了苏巴一顿,嘴上却说道:

  “没办法啊,不同意就引起了某个醋坛子的怀疑,只有硬着头皮去为难颜盈一次了。”

  “我相信让她难做的话,某个人心里会好受一点的。”

  话一说完,洪琪的脸色出奇的难看。

  因为,坐在旁边的阿鬼在桌子底下狠狠地掐了他一下,痛得他差点眼泪都流了出来。

  说真的,以前的爱哭鬼有了拾柴帮后,已经很久没有尝到眼泪那咸咸的滋味了。

  众人都强忍着笑意,他们的眼睛可尖着呢。

  还好有个段少平,他又连忙为洪琪解围,说道:“七哥啊,你还是先写封信,问一下江半仙吧,看能否在他那里周转点儿资金,先把最大的财政问题解决了,再谈其它。”

  洪琪连忙应了一声,借着拿笔跟纸张,大幅度地扭着身子,把阿鬼放在他腿上的手移了开去,然后招来了多利绿。

  他现不在当铺,没办法通过暗道,直接找上门去,只能还是用原始的方法——飞鸽传书了。

  没想到,江半仙的回信很快就到,他信中写道:

  “宴会散后,我就一直在书房等着你的来信呢!”

  “黄昏时候,你说了你们拾柴帮的财政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还要开什么大会,我心里便惦记上了这个事儿。”

  “有什么要问的、要帮的,就直接点儿吧。”

  “天儿冷了,我这个老人家可没你们年轻人那么好的精神,要歇息了。”

  洪琪一见,心里着实有点感动。

  他那句话不过是随口说的,当时为了不叫半仙他老人家啰嗦下去,没想到啊,他反而记在了心上。

  若非顺着段少平的话,给他去那封信,不晓得他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洪琪也就不再客套嘘寒了,直接提笔写道:

  “我确实是想向你借点儿银子来周转。”

  “这都怪我太激进,搞得拾柴帮现在财政正在崩溃的边缘。”

  “若是这个月生意不景气的话,连大伙儿的月钱都凑不齐。”

  洪琪写完,一阵哀叹,剩下的伙儿,都交给多利绿了。

  与众人调笑中,江半仙的回信到了,不晓得是否天冷的缘故,他今夜里回信,比平常都要快。

  信中写道:

  “也许是你小子要借钱吧,所以老天把你的运气也分了点儿给我。”

  “今儿个二次谈判,也就是你回到当铺后,过程进行的非常顺利,他们已经做了让步,加上以前的,一共凑到八笔,让我加快发展速度。”

  这是个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然而,洪琪觉的还是要谦虚一点,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于是回信:

  “关我什么事呢?是老爷子您口才了得,这件事才行的。”

  “嘿嘿,小七我只是沾点儿光,借点儿甜头尝尝。”

  没想到,江半仙的回信中坚定认为这说法没夸张,并给出理由,信上道:

  “我觉得,就是你的运气好!”

  “本来嘛,第一次谈判很不顺利,那些商家都是唯利是图的,一口坚持,在这种情况下不再给钱,并说从道义上来讲,已经对我们江字世家很照顾了,不能再让步了。”

  “我们双方当然就谈得很僵,所以不得不休息一下,缓和气氛。”

  “当你来到当铺后,咱俩聊了会儿,你走后,我跟他们又坐在了谈判桌前,这一次却是出奇的顺利,结果你已知道了。”

  “后来会议结束后我才知道原因,原来他们那个联盟副盟主的儿子,刚刚在楚周城被人玩了仙人跳,那些混子晓得他的身份后,不但不放人,还勒索这个副盟主八十万两白银。”

  “那个盟主不是不舍得这些钱,毕竟儿子虽然好色败家,但始终是自己的儿子,他怕就怕这些混子收了银子后,不但不放人,还要杀人灭口,因为玄门对此类事件管得很严,所以在不可能报案的情况下,只有找我们帮忙了,并考虑到我们无双城的帮派在楚周城行动起来有点困难,承诺那八十万白银的赎金可以当成我们的赏金。”

  “你想想,你一来就发生了这种事儿,不是你带来的运气,又是什么?”

  洪琪看罢,没有一皱,又一舒,马上想起什么,信上反问:

  “老爷子,不会是你……”

  估计是被气笑了,江半仙的这封回信很快就到,比先前还快,信上写:

  “去你的,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那个少爷在楚周城确实被人玩儿了,也正好有人看见他搂着一个女子去了一处花坊,然后就被几个人围着,进了一个黑暗的街角。”

  “因为现在楚周城很乱,这个人也不敢凑近去看,匆匆瞄了一眼,不晓得是些什么人。”

  “若不是楚周城刚发生混乱,势力更换有点儿乱,我的人大概当时就能把那少爷救出来。”

  “所以,现在就便宜你小子了。”

  “楚周城是你的地盘儿,这八十万两银子……就交给你负责了!”

  “记住,那些混子要求的明儿个就要收到银子,你若是在这个时间内搞不定,我江字世家可是大大丢脸了。”

  江半仙信中措辞,半是提醒,半是威胁。

  然而,洪琪才没那么笨呢,立马回信:

  “我说老爷子啊,别把我当小孩子了。”

  “那个什么副盟主肯定晓得形势和帮派的分布,现在在江湖上打滚的,谁不接触一点呀。”

  “他晓得无双城办楚周城的事儿,肯定有难度,所以也肯定只是要求你负责交了赎金,人一定能回来。”

  “他利用你江字世家的名气对吧?”

  “让那些混子相信江字世家的承诺,这一家子不会去报案。”

  江半仙却也不甘示弱,见信回信,信上写着:

  “你小子……忒贼了!”

  “不过,若是这样的话,可没有八十万两银子的赏金哦。”

  “你可是勒索专家了,那些小子竟然在鲁班面前弄斧,你不去教导一下他们怎么行呢?”

  “反正拾柴帮又缺钱,赚点而小钱花花也是不错的。”

  “这样让那个盟主钱也给的畅快,毕竟落在咱们手上,比落在欺负他儿子那些人要舒服的多。”

  “我也露了脸儿,借给你钱的时候,也能大方着点儿。”

  洪琪看完,笑了。

  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江半仙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一定是虚伪到了极点。

  可惜没办法,有求于人呗。

  他正好明儿个要去颜盈那里,凭无颜帮不输于江家军机阁的情报能力,和本身就是楚周城的地头蛇地位,这件事应该不成问题。

  八十万两银子?呵呵,加上现在的钱,够渡过下个月的难关了。

  只要,不再有什么大的行动。

  于是,洪琪也就这么默认了……

  “七哥啊,你方才在跟半仙他来人家交流些什么呢?见你快笔疾书,也不好打扰你,这会儿完事儿了吧?他同意接济咱们了吗?”

  常耕杰这个财政大臣,最关心的便是钱的问题。

  洪琪笑道:“瞧你那样儿……凭我的绝世魅力,怎么可能借不到银子?而且,明儿个去楚周城,顺便还可以赚点儿外快回来。”

  虽说吧,大伙儿都被他第一句话影响的起了鸡皮疙瘩,不过最后,都被他引起了好奇心,逼着他把方才与江半仙通信内容,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呵呵,这件事就不必帮主出手了,不就是几个混子吗?帮主,你给三三传个话儿,叫他查一查,明儿个我们去办就行了,你专心对着颜大姐,把楚周城地盘儿这么重要的事搞定!”李劣云说道。

  洪琪听了有点儿惆怅,这人是真不懂呢,还是装糊涂?

  难道不明白,他方才那么说,纯粹是为了哄阿鬼,和明儿个有借口与跟颜盈见面。

  瞧着李劣云贼贼的样子,应该是后者。

  不过,洪琪也相信,他那是出于好心,希望他跟颜盈多一点时间相处。

  幸好,颜盈没有再起疑心,她不见异样的点点头,道:“对,两件事都要进行着走,说起来还是见颜盈事大,那关系到拾柴帮以后的发展问题,必要的时候,我允许你使用美男计!”

  “诶呀!”

  常耕杰被阿鬼这句话分散了全部注意力,一不小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正在喝水的苏巴,当然是一口把水喷了出来,刚好喷在坐在他对面,正张嘴大笑的李劣云嘴里,而罗攀和段少平指着洪琪跟李劣云,笑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七嫂,说话要不要这么幽默?会吓死人的!”

  常耕杰苦着脸爬了起来,一说完又开始疯狂的大笑起来,再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美男计……七嫂嫂,你错了……咱们七哥有三十七计,那就是性格男计,长的不够英俊,就叫有性格……哈哈哈……”

  苏巴大笑道。

  阿鬼憋着笑意,望着一脸哭笑不得的洪琪,说道:“那你们还选他做你们拾柴帮第一美男,与他竞争的罗攀为什么完败,那次选举连一票都没得到呢。”

  李劣云漱完口,带着笑容,说道:

  “七嫂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外面那些弟子,对七帮主可是崇拜到了骨子里,叫他们不支持他们的理想实现者,可比登天还困难。”

  “而我们几个本来是支持阿攀做拾柴帮第一美男的。可是选举前一天晚上,我们都分别受到一个在拾柴帮地位最高的不明人士的警告,让我们只得乖乖就范,只得第二天违背良心,把票投给了七帮主。”

  “这是拾柴帮的丑闻,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特别是不要说给阿攀听,他要骂我们不讲义气的。”

  说完大笑起来,不见得比常耕杰差。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丐帮创业史》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