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丐帮创业史 > 第五百零四章 不道德的计划

第五百零四章 不道德的计划

  “唉,没办法,现在想正大光明也不可能了。”

  “放开刑天门、崔家堡、引剑门不说,就一个金乌帮这个地头蛇,就可以一口吞掉咱们了。”

  苏巴幸灾乐祸道。

  “其实原因就不用多说了,现在应该讨论的是咱们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财政危机!”李劣云切入到主题。

  李劣云的话一说完,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因为没有一个人有好办法。

  其实大伙儿已经很努力地想了,可是几天的时间,都没有想出好的解决手段,以前很多看似行的通的提议,都被阿鬼否决了。

  比如什么暂时增加保护费、增加铺子里的商品物价、赌坊提成升高等等措施,这些阿鬼都不同意,她的理由是“易升难降”,意思便是这些拾柴帮唯一的收入来源一旦出现物价高波动,很容易失去客源。

  哪怕以后物价降下来,客人也会因为心中对这些地方有了不好的印象,而拒绝上门,这样弄巧成拙,有点拔苗助长的味道了。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拾柴帮,也就是丐帮现在没有那个实力,根本不可能像刑天门那些乾、坤字位上的帮派,甚至一些一流帮派,能垄断一条街,或者附近几条街的经营,让那些客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同样的价格,要想便宜,只能走远点,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了,这是很多小老百姓都不愿意的,人嘛,对陌生的地方,内心总有天生的恐惧感。

  “唉,看来真的没有好办法了。”

  “只怪咱们流动资金太少,干不出什么一本万利,或者回报迅速的事了。”

  段少平叹道。

  “可惜呀,早在二十年前玄门就已经布下禁令,严禁从西域贩卖致幻药、蛊毒等等了,不然,这可真是一个赚钱的好法子,只要铤而走险,成功一次,银子就大把大把地往怀里钻了。”

  自认是老江湖的苏巴说起了废话。

  不过这却引起了洪琪跟段少平这两个“嫩小子”的兴趣,段少平好奇地问道:“先前听你说过这事儿跟江南霹雳堂的衰败有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苏巴得意地清清嗓子,说道:

  “话说那江南霹雳堂的衰败,就在西域禁令之前五年……”

  “你们应该都晓得吧,玄门那场长达十年之久的文字狱,其实,西域禁令的产生,跟现今江湖帮派的合法化,和当时的原因差不多。”

  “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很久以前一个道门宗师说的,耕杰和劣云他们应该也听过。”

  “十年文字狱的原因不用我细说了吧。”

  “自那以后,九州百姓的日子好过二十几年,受文字狱牵连,又加上几方战争,少说也死了数万了,人口一少,土地一多,粮食够吃,这日子便又好过起来了。”

  “但是,这日子一好过,便又开始有新问题了。”

  “现实有云‘饱暖**’,那是指精神上的空虚,穷的时候巨大,富了就精神空虚,眼看这股不安的因素燥动的暗流势头越来越猛,玄门为了大局安定,一旨令下,取消了‘宵禁令’,先前那些每晚巡逻的巡捕也全部撤消,但为了不让治下百姓因此更猖狂,又同时颁布了‘西域禁令’。”

  “开始这效果并不明显,江南霹雳堂制造出来的弹药、枪火,依旧在杀人事件中占重大比例,且破坏力极大。”

  “这个问题,自然也难不到玄门的那些大佬们,他们很快想到了一个法子。”

  “当然,这只是江湖上流传的,不具备证据。”

  “但是这个不体面的法子落实下去,在双管齐下中,江南霹雳堂日渐衰落下去,直到不复存在。”

  听到苏巴说到一半便不说了,叫洪琪跟段少平心里痒痒的,嚷道:“有屁快放,别吊胃口!”

  “嘿嘿嘿,这是跟七哥您学的啊,平时老是吊我们的胃口!”

  苏巴奸笑道,罗攀他们纷纷点头称是,一个个都闭上了嘴不说了。

  还好阿鬼在,她可是青叶真人的徒弟、六朝楼的前总保镖,又是深爱洪琪的情人,所以在苏巴他们不说后,她在一旁接道:

  “其实凭你的脑袋,一定能想出的。”

  “那当然是请个‘托儿’啊。”

  “不过就像苏巴说的,这究竟是不是上面所为,没个定论,反正在同一天晚上,有两个人都杀了人,一个是用刀、一个是用枪,据玄门捕房流出的口供来看,都是故意报复性质的,但开堂审讯后,用刀的那位只被判了三年收监,那火枪的那个,却是三天以后,午门斩首。”

  “这件事当时在江湖上引起巨大的反响,又在当时很多说书人的渲染下,众人都隐隐约约有了一点共识,那就是用枪死罪,用刀万岁。”

  “然后没隔多久,四方城内有两个帮派公然火拼,在大庭广众、青天白日之下,开了战。”

  “这在当时来说,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江湖上的帮派根本还不像现在一样猖獗,就算结下深仇大恨,也是大伙儿暗地里解决。”

  “但事情确实发生了,双方都死伤惨重。”

  “一个帮派用上了从江南霹雳堂新购来的一批火枪,占了点上风,但是还没过半个时辰,长驻那个地方的玄门长林军,就把这个帮派里的人,击毙的击毙,抓捕的抓捕,而用刀的那一方,反而没一点事,顺顺利利取得了胜利,没有一个人被抓,更不要说有人死在长林军的土枪下了。”

  “后面的事显而易见,没出三天,这件事便传遍了四方城,很多人更坚定了先前的想法。”

  “有些胆大妄为的人,干脆马上用刀去报复自己的仇人,结果只要是针对仇人本身,没有伤害到其他人的,都没被抓捕。”

  洪琪听罢,算是有点明白了,原来,他穿越到的这个时代,技术还挺先进,能造火枪,就是吧,这火枪制造技术垄断在玄门一脉,唯一能在这方面能与玄门相抗的民间作坊——江南霹雳堂,已经不存在了。

  同时,他也觉的自己先前有点小瞧苏巴这个人了。

  苏巴方才说的有关战争、土地与人口的问题,其实就是“马尔萨斯陷阱”啊。

  在大航海时代、工业时代尚未到来前,在封闭的古代社会,总会不可避免出现这个问题。

  人口膨胀的压力会刺激物质生产的增长;反过来,物质生产的增长,又成为人口膨胀的动力。但是,人口膨胀的压力最终会压倒有限的物质资料,然后,生存竞争不断加剧,达到一定的临界状态,就必然爆发毁灭性的战争。

  中国封建时代的历史进程,完美的证明了马尔萨斯的观点。

  每次新王朝开启,人口不多,各方面矛盾不突出,一旦到了后期,人口爆炸,土地少,矛盾激烈,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农民起义,然后社会大乱,最后死一大半,重新建立新王朝。

  农民起义的最大原因,还是马尔萨斯陷阱,而不是什么官府的腐败。

  直到新大陆发现了,大量人口移民,才摆脱了马尔萨斯陷阱。

  而他穿越到的这个时代,江湖动乱,帮派林立,有极大的可能,正处在马尔克斯的爆发初期。

  洪琪脑中灵光一闪,像是忽然抓住了什么。

  “怎么越扯越远了,咱们现在开的是什么会啊?”常耕杰醒悟过来。

  洪琪装着恍然大悟地叫道:“对啊!怎么老是说些废话!”

  然后又看了看时辰,正经地说道:“不知不觉已经将近亥时了,咱们还是早些睡吧。明儿个……继续”

  “不用继续了,都这么多天了,也找不出好法子,只有用坏法子了。”

  李劣云苦笑不得中下了结论。

  “是重新绑卓云舟一次,还是乌原冲?”洪琪故意卷着袖子,表示有干劲大干一番。

  “呵呵,是找七帮主出面借钱、借力!”

  李劣云、常耕杰还有苏巴坏坏地看着洪琪,原来,他们仨留在总舵没事儿干,就算计着他呢。

  洪琪一愣,说道:“借钱我知道,不就是找江字世家嘛,借力又是什么?”

  “咱们为无颜帮做了这么多,趁楚周城现在残局一片,咱们也该去占点儿便宜啊。”

  “但是,由咱们的人出面不妥当,毕竟不是一个城的人。”

  “所以,要让七帮主你出面跟颜盈说,她借咱们些外围的弟子,由杜云和骆华成立一个帮派,也就是咱们拾柴帮的分舵,在楚周城分点儿吃的。”

  “这样咱们纯赚,连月钱都省了。”

  常耕杰笑道。

  “呃,这么阴险的事儿都被你们想到了,你们却怎么没想到无颜帮一分为二来收拾残局,纵然颜盈不介意,其它帮派也会反对的。”

  “不明究理的他们会质问颜盈,为什么要做这么不道德的事?多化身一个帮派,来刮分每条街的固定了的利益。”

  “你们要她怎么回答,说是因为无双城的拾柴帮或者丐帮也在这次战斗中帮了忙,他们也要来分一瓢羹,但他们想着自己来人不方便,就借无双城的壳儿,来借尸还魂?”

  洪琪激动地说道。

  “用的着这么激动么?不行就算了嘛。”

  “你看看,计划中让颜盈为难一下,你就变得这么‘凶残’!”

  罗攀哼道。

  “对哦,这一点七哥你就要学学劣云了,尝了甜头也要若即若离。”

  “你看,现在骆华对他百依百顺的,恐怕在床榻之上,劣云哥要开她的后庭花,她也要欢快迎合的。”

  常耕杰笑得有点儿淫荡了。

  李劣云还没来得及向常耕杰实施打击,洪琪就大叫一声:“停!”

  “你们胡说什么呢?没见七嫂在这里儿坐着么?说的这么龌龊,还把我扯了进去!”

  我心虚地瞄了阿鬼一眼,瞧见她神色奇怪,心跳不已地说道。

  众损友这才发觉说错话了,罗攀晓得这种事很可能把他家呆子逼火了,急忙道:“就是等七嫂在,才要陷害陷害你嘛,不然,平时没人治得了你!”

  “对哦,七哥,依你这副尊荣,要尝颜盈那种大美人的甜头,可能难如上青天呐!”

  “开玩笑中把你跟大美人扯在一起,你都应该荣幸了。”

  “哪像咱们劣云大哥,一个大头,足可叫所有少女的芳心迷失!”

  常耕杰号称诡王,反应当然不慢,一下就醒悟过来了。

  李劣云也适当做做戏,摸着自个儿的大头,装着很傻地笑道:“帮主,想要艳遇么?糊个大头吧!”

  可惜,阿鬼对他们太了解了,她疑心根本没消减,反而更浓了。

  她板着脸,狠狠地瞪了洪琪一眼,然后先对罗攀道:“你们七哥胆子大的很,没人治得了他的,我也不行,不知道他背后干了多少伤害我的坏事呢!”

  看着罗攀尴尬地吐吐舌头后,又转头对常耕杰道:“呵呵,我不是什么大美人,所以让你们七哥尝够了甜头。”

  “哪里、哪里……”

  常耕杰比罗攀更加尴尬,狠狠骂着自己怎么忘了,女人最忌讳男人在她们面前说另一个女人更美之类的话,这比抛弃她们更来得痛苦。

  看着阿鬼又看向自己,李劣云连忙主动认罪道:“一个男人有个大头,实在是没有内涵的表现。大脑袋的男人,是最粗俗的男人,七嫂是最讨厌大头的了。”

  阿鬼一下子就被逗笑了,说道:

  “我又不会针对你,你可比他们两个厉害的多,我可不敢得罪你。”

  “我只是想说,你和那个骆华搞上了,眉儿怎么办?”

  “你是想永远的脚踩两只船,还是抛弃其中一个?”

  “若是后者,还是早一点做决定的好!”

  她说着这句话,还不时地瞟向洪琪。

  洪琪见状,连忙挺起腰杆,做出一切无愧于心的样子,并在阿鬼说完后,指责李劣云道:

  “对哦、对哦,七嫂说的对,这种事儿是拖不得的,还是早做决定的好!”

  洪琪希望这一出快点结束,然而,阿鬼还没完,又盯上了下一个。

看过《丐帮创业史》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