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丐帮创业史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既惊且喜
  “怎么了大姐?”苏三被芙兰的脸色吓倒举着酒杯忘了放下。

  芙兰合起电话站起身来道:“已经证实席应诺召集了三百多人由狂乱会最后几个能打的头目带领趁我们在这里开庆功宴开始反扑了!”

  “妈的连顿饭也不让我们好好吃不就三百多人吗?我们马上去支援!对了绿树、阳光那五条今天刚打下来的街还有多少人留在那里?”野狼把杯子甩到了地上轰的一下站起来说道。

  芙兰铁青着脸沉声道:“支援已经来不及了等我们的人觉时他们已经行动了十分钟了。最不妙的是因为那五条街我们刚接手局面暂时有点混乱再加上今天反正要宴请众兄弟所以只留了很少的人在那边值班本来想等到明天才开始正式开始整顿工作的。没想到那个混蛋手上已经没多少筹码了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报复!”

  “那没办法了先叫那边属于我们的兄弟不要抵抗能撤就撤撤不及的就找地方躲起来。我们马上过去大不了再打一次!”苏三说道。

  赵信仁阻止正要往门外窜的野狼脸色严竣道:“现在天色已晚行动十分不方便。对于我们进攻方来说更是如此。而且这次反扑可以视作狂乱会的临死一击我们千万不可大意说不定席老鬼还有什么阴谋我提议还是等到明天再说。”

  施芳华率先支持道:“小妹光头哥哥说的不错现在先还是通知那五条街留守的兄弟撤退然后把在下面庆功的头目都请上来反正他们迟早也会知道就把情况向他们说明让他们把其他兄弟的情绪安抚下去。”现在她嘴中的“光头哥哥”可没有在机场那种调侃的意思反而有点情意款款的味道。

  这里面的意思大家都听了出来本来马天宇还想讽刺这个女煞星几句的可是因为牵扯到自己的兄弟只好闭嘴了。

  半醉半醒的叶飞云也听出来了不过他根本就不会有意见他早就为这个一直贴在自己身边的妹妹的终生大事担心了生怕自己有一天去见阎罗王后留下这个性格乖张、眼界过高的妹妹孤苦佇仃的那可是会死不瞑目的。现在好了她眼中终于有看上的人了不过唯一不足的是赵信仁好象弱了点没有保护施芳华的条件。

  赵信仁这个时候只有拼命地低着头来个掩耳盗铃装作不知道众人都用好有深意的眼神看着他。

  “猫王你有什么提议吗?”在芙兰心中已经坚定地认为:只要我还没开口所有人的话都不足以影响她付诸行动。

  “什么……提议?”如果非要说在这间房子里还有什么人对这突事件没什么太大反应的话那一定就是我了。刚认为那通电话来得刚刚好让我逃过了马天宇的使坏可没隔几秒钟白酒狂猛的后劲一下涌了上来我马上就有了八分醉意现在脑袋里一片混沌对外界基本麻木了。

  所有人狂晕看到我红通通的小脸遍布血丝的眼睛没有人能相信我还能做出什么决议。

  “那就按照芳华姐的话去做吧!”芙兰无奈只得实行这平稳的办法。

  “呵呵猫王醉了吧?”叶飞云也是绯红的一张脸调皮地用手指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去……醉个屁。再来!”妈的反正都醉了一定要把叶飞云也拖下来。我边说边拼命地用手去抓在眼前晃动的无数手指可每次都捞不住气得我用双手去捧还是不成功逗得叶飞云哈哈大笑。

  现在的小丁和叶飞云已经是两个醉鬼了。

  “如果老大还清醒搞不好又来一招剑走偏锋让狂乱会无功而返。”周远志看着现在无比可爱的我摇头说道。没有人能想象现在这个老是做些无意义动作的小孩就是名声在外的山猫之王。

  “我觉得你都把他当成神了吧在这种时候除非再次动强攻不然绝对不会有什么方法让狂乱会退走的。”对于其他人施芳华的口气就不那么友好了。

  “你懂个屁!你问你的小妹我们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没扯到赵信仁马天宇就有了针对对象。

  “出奇不意吧也许这四个字最能代表他了。”面对施芳华询问的眼神芙兰说道。

  “天马行空般的雷霆一击!”赵信仁来了精神抬头评价了一句。反正我已经醉了他不怕我会不好意思。

  听到赵信仁都这么说施芳华也没再表示什么反正心里就是有点不服。马天宇看了出来哼道:“小姑娘以后等着看吧。或许不用看只要你再在这里呆几天听也会听到我们山猫、我们老大与众不同的地方。”

  十六岁的他理直气壮地喊施芳华小姑娘让这个女煞星气得马上就要反唇相驳的时候芙兰的手机又响了。除开我和叶飞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了过来包括刚在旁边通知完五条街的兄弟撤退正要通知楼下八层楼的几十个头目上来开会的苏三和野狼。

  “啊?真的?”芙兰一脸惊喜边听电话边把眼神放在了正在和叶飞云在地上爬着赛跑的我身上。

  “怎么了?”施芳华问道。所有人都看得出这次芙兰得到的是一个好消息。

  芙兰紧紧捏着电话眼睛还是盯着我笑着答道:“狂乱会退了……”

  还没等她说完苏三就不可置信地叫道:“怎么可能?”

  芙兰这才收回目光因为她要白苏三一眼怪这小子打扰她说完:“狂乱会退了而且是狼狈地逃的。来的三百多人可能损失了二百多人。你可不要小看这些人全部是狂乱会在和我们开战后从外面请来的精锐部队包括退伍的职业军人政府官员保镖、大企业保全人员等。”

  “原来他们的目的是杀入这五条我们作为进攻狂乱会总部基地的街道在适当的时候又象绿树街那样给我们腹背重重一击。”赵信仁分析道这也是狂乱会绝境奋起的唯一途径。

  “可这是怎么回事呢?”马天宇皱着眉头问道。

  “还不是你们老大搞得怪他早就预料到席应诺会趁我们今晚松懈的时候出击他也算准狂乱会一定还隐藏了实力所以早就叫郑宣、余涛带了三百多卡特的人和一百多山猫的核心成员在最近的绿树街边口上上候着了。本来席应诺是想让夜色作他的掩护让我们不能轻而易举的反扑他也有时间布署一切没想到这反而成了他的致命因素三百多个精锐完全可以在明斗中也能给我们措手不及打击的部队陷入包围圈后甫一接触便损伤了一大半。”芙兰欣喜地说道。

  “本来要打我们一个便宜没想到一进入目的地便被人围个正着而且茫茫夜色之下这些人根本分不清我们有多少人心神早就慌了没全军覆灭也算他们运气好了。”周远志笑道。

  “这个死老大这么过瘾的战斗都不算上我!”马天宇气愤地站了起来不过看见我完全没感觉的在和叶飞云划“剪刀、石头、布”他只得长叹一声不甘心地又坐了回去。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我和叶飞云这里忘了庆祝这刚生的更大胜利。每个人都在想着很多事情只有施芳华嘴里还在念叨着:“猫王厉害……”

  “丝丝你好香……”醉薰薰的我被一个柔软的身体拥抱着情不自禁下意识的反手把这个人搂紧头垫在这个人的胸部上。眼睛已经睁不开的我从香气上也能分辨出已经和我相拥很久的人是个女人不过怎么胸部有点不对和曼狄丝的“大”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不过这个时候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个女人嘴里还象在说着什么然后就是开门关门的声音。当我若然有失的被她放在沙上后还没来得及抗议我就已经睡着了。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当我睁开眼睛马上就被吓了一跳因为这里完全是个陌生的环境不不是陌生应该来过这里好几次了这是她的房间。只是从床这个角度看这个房间暂时有点不习惯而已难道……对外的触觉瞬间回到了我的身上我知道我是**着躺在床上的而且身边还睡了一个人。

  我慢慢地不可置信的转着头当一个剪着平式头的脑袋印入眼帘后我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马上脑海里就蹦出一个人的影子一个我和曼狄丝作爱也会偶尔想起的人――芙兰不也是剪的这种男式头吗?她很多时候都是女扮男装所以……

  当这个人翻个身面对我时我再也无法自己安慰自己不由地呻吟了一声分不清是痛苦是愧疚还是梦想成真的意思不过这倒是把芙兰惊醒了。

  “小丁你醒了?呵呵昨晚你喝得这么醉我还以为你要睡到下午呢。”芙兰极其妩媚地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了如玉藕般的双臂和半边酥胸。

  我虽然看呆了眼但还是强迫自己吞口口水压抑一下心神问道:“芙…芙大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芙兰完全不顾整个半身都暴露在我眼前撑起身子和我面对面坐着笑道:“昨晚你们这些男人都喝醉了稍微清醒的就只有马天宇了。他嚷着要送周远志回家就把你推给了我。我不知道该把你送到哪里只有把你带回了我的家没想到你就这样……这样……”

  “我……”我指着自己惊奇地问道。不会吧烂醉如泥的我怎么可能把你“强*奸”了。

  “哈哈哈逗你玩的。当然是我主动了。谁叫你是唯一一个我身体不会排斥的男人。我已经好久没有……我…”开始很高兴的芙兰逐渐害羞起来。

  看着她现在这副模样我的心又是一荡宿醉未消化完的酒意化成**上涌小弟又开始昂头举旗我不由把手放在了芙兰那嫩滑的双肩上。

  芙兰脸更红了低着头轻声说道:“别别昨晚我们……玩得太猛了我还没适应……过来。”

  这种事情一来哪管你是什么状态何况你们女人经常都是嘴里说不要实际上心里早就渴望了。反正事情已经生了我怎么可以没有感觉就和芙兰这个梦中情人干过了呢?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要马上补偿自己。

  我把芙兰摁倒在床上重重压在她身上就象当初在姚秋面前演戏一样只不过这次让小弟死命地抵住了她喘着粗气说道:“芙兰我既然**给你了你就要负责所以我还要的时候你不能拒绝。”

  在这临近初冬的日子我们两个赤身**的从床上干到地上从地上干到客厅干到厨房干到厕所……在芙兰这一百平方米的房间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热情似火的痕迹。当我们紧紧相拥地躺在浴缸里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没想到你这么矮小的身体里竟然好象有无穷的力量般真是累死我了。”芙兰在我面前已经不害羞了因为她完全被我征服了。自被强*奸后她就活在男人的阴影中今天我终于让她尝到了男人和女人间真正的快乐。

  我让她转了一下身子让我从后抱着她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在她耳边厮语道:“这对我来说好象就是一场梦怕梦醒后你就不在了。”

  芙兰“咯咯”直笑道:“好啊原来你以前在梦里也常欺负我。”

  “谁说的我还经常在和丝丝做*爱时也想起你。”漏*点过后的男人一向都比较老实。

  “讨厌了。你们男人坏死了!三心二意那我问你那个丝丝和我你究竟喜欢谁?又选择谁?”芙兰扭身轻轻在我胸间拧了一把有点正经地问道。

  靠想用这种问题来难倒我?也不看看我是谁我笑道:“当然是两个都要呀?这就是黑社会的好处可以有无数个老婆。”

  “坏蛋!”芙兰有点生气了离开我的怀抱与我隔了段距离问道“那谁大谁小?你还想要几个?”

  这个问题困难以感情上来说当然是曼狄丝最大以事业上来说当然是芙兰最大我苦笑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完马上就从浴缸里爬了起来准备先逃离这里再说。

  没想到芙兰从背后一下抱住了我娇笑道:“看你怕得象耗子见到猫一样吓你的了。我只希望你永远不要离开我就好了!”

  我倒就这么简单?我低下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芙兰。芙兰马上就用行动来表示她的态度她正用嘴……

  ohmygod!

  再次漏*点后我很奇怪为什么曼狄丝这么“乖”已经差不多一天都没打电话来找我了。等我从衣服堆里找出手机后才知道它已经被芙兰预先关机了。刚一打开电话铃就响了不用说母老虎找来了。

  “你在搞什么?死矮子一天都不开机急死我了!”一接通曼狄丝就一炮炮向我轰来。

  “没……昨天喝醉了睡到南区了。”对女人撒谎是男人的本能随口就能找到一大堆的借口。

  “怪不得呢?找不到你急得我打电话找你那些兄弟除了郑宣和余涛一个个都没开机偏偏他们又不知道你们的情况。”曼狄丝本来焦急至气愤的语气终于平和下来了。

  我内心十分感动虽然我的右手还在抚摸着芙兰的小腹柔声道:“丝丝对不起了。回来我会补偿你的。”

  “死矮子谁要你补偿了。快滚回来也不知道人家多担心你!”可以想象曼狄丝是红着脸在说这句话的。

  “是马上就回来!告诉妈妈多做点菜昨天到现在我还没一粒饭入肚呢。”因为妈妈已经知道了我在混黑社会所以我也光明正大的和曼狄丝在家里同居了。对于这一点妈妈根本就没有反对的意思不仅常常夸我能找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和曼狄丝相处地很好宛如已经是一对关系和洽的婆媳一样。

  “怎么要回去陪你的丝丝呀?”芙兰有点醋意的紧抱住我。

  我轻轻吻了她一下轻声道:“乖未来在一起的日子还长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我的要任务就是想出能让你和丝丝和平相处的方法。你这里倒不是问题了丝丝那里比较麻烦。”

  “没关系慢慢来。我不是说了吗你只要能来陪我我就会很高兴了。”芙兰温柔地替我穿着袜子看着她背脊优美的曲线、光滑的肌肤我又有了反应。

  “你这人……讨厌!回去找你丝丝去!”芙兰一脚把我踹出了大门。

看过《丐帮创业史》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