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定国公府嫡女日常事件薄 > 第51章 阴私计谋
  

  秋风萧瑟起,一袭樱桃色织锦镶毛斗篷的檀玉郡主一脸狠厉之色,与那粉白色宫服的宫女言道:“方才本郡主吩咐你办的事情,可明白?此事你若搞砸了,小心你一家老小,总之有本郡主在的那一天,必保你荣华富贵。那清梓韵只不过是一个国公之女而已,死不足惜。”

  攥紧有些籁籁发抖的双手,在皇宫中这个没有秘密的地方,身在宫中的桂枝即使明知厉世子的凶残却抗拒不了那荣华富贵的诱惑,一念之间天堂与地狱总要试过才知道啊。

  想明白其中利弊的桂枝淡淡垂眸,坚毅决绝声音扬起,“郡主放心,就算事发奴婢也会一力承担,到时奴婢家中老小请郡主关照一二即是。”

  “想来,你也是一个明白人,这要求本郡应下便是。”檀玉郡主嘴角含笑地眼睑掩上了阴毒寒光乍现的眼眸,用清冷的语调说道。

  听见细碎的脚踩枯草的声音越来越远,愁眉苦脸的慎言决定先立即赶回小姐身边再禀告此事,直到墙外的脚步声音消失在那茅房门口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才走出去,径直往观景台而去。

  正当慎言心急如火赶回来远远瞥见马场已经没有小姐的身边,害怕地东张西望最终看见小姐站在厉世子与路一的身边,顿时放下心头大石急忙地往小姐身处的地方走去。

  “路一,你晓得慎言去哪了么?”

  梓韵话音刚落,慎言刚好气喘吁吁地回来,“小姐,奴婢在这。”说完,气色微红的慎言警惕地瞟了一眼厉衍,暗道:此事还是直接私下禀报小姐的好。

  眼神有些闪烁其词的慎言,迈步至梓韵身边,瞅见梓韵因策马而凌乱的发髻,低眉垂眸地建议道:“小姐,是否需要奴婢为你梳妆?”

  素来擅长察言观色的厉衍从慎言出现便觉得有些不对,而且适才看他的眼神有着掩饰好像发生了何事不能让他知道的一样,一回来便有意与梓韵单独相处。

  纵然这是慎言的习惯使然,时刻留意梓韵的一举一动而有此提议,可厉衍平素都是有丁点的不对也能敏锐地察觉。

  无论是甚么事情都要把它在还未成为威胁之时扼杀在摇篮里,这个便是厉衍的办事原则,遂决定默不出声,他倒要看看是何事。

  等着梓韵回话的慎言低垂着头也能感觉到一股冷意的眸光在她身上扫视,不由得心下一虚,该不会是厉世子发现甚么端倪吧?不过她也没做对不起小姐的事,遂镇定起来。

  “慎言,你真是知我的心思,方才我找你也是为此事。”一脸欣慰的梓韵微笑地说道,尔后偏首嫣然一笑,对着厉衍言道:“我们去去就来。”

  “嗯。”不露神色的厉衍淡然颔首应下。

  梓韵与慎言一前一后地往平日里做休息用的行宫走去,穿过守卫森严的门口,主仆二人被一名太监总管领到一间雅致小厢房,梓韵让那门外的内侍准备清水用来净面。

  看见那走远的内侍,梓韵平淡无波地瞥了一眼慎言,“发生甚么事,说吧。”

  闻言的慎言震惊地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瞧着与平日不同的小姐,她都还没说,怎么小姐就知道她有事要说?

  “你再不说那内侍就要回来了。”梓韵施施然地坐在那方形的铜镜前,微笑地看着镜中的人儿,柳眉一挑地说道。

  自知失态的慎言不由得懊恼起来,在小姐身边那么久还是学不来小姐的淡定啊。遂平静地阐述刚才她在茅房之时的所闻,“方才奴婢上茅房之时在墙边听到一名郡主与宫女的对话,她们想算计小姐……”

  听罢,梓韵不由得挑了挑眉,轻笑道:“午时在行宫用膳后,我休息的时候檀玉郡主会用法子在茶水里和屋里点燃催情香,再找个侍卫来好成全我啰?”

  “小姐怎么你一脸轻松的样子,事关重大怎的都不紧张呢?”慎言一脸不可思议地凝视梓韵,气急败坏地说着。

  第一次遇到这种阴私之事,梓韵并不感到害怕反而有些跃跃欲试,从小与三位哥哥一起长大,如今想来她比之于二哥也不惶多让嘛。

  狡黠一笑的梓韵示意慎言上前来,一只白晳胜雪的玉手推开在慎言的眼前,兴奋微笑道:“今早我交给你的两个瓶子呢?拿出来。”

  不解其意的慎言从怀里摸索出那两瓶子,端详了下也没看出甚么来,麻利地放在梓韵的纤手里,“小姐,这两瓶不是伤药止血散之类的东西吗?每回你出门都带的啊?那能对付那檀玉郡主的阴谋诡计?”

  “你记得此药是何人所赠?你可曾见过小姐我用过它,而且我还吩咐过你们不能用这药,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听得此话,慎言想起这药是小姐十一岁之时第一次单独去丞相府参加黎小姐的生日宴会,夫人特地在小姐出府前交给小姐的。

  不知夫人那日在荷院里与小姐说过甚么话,慎言只知道从那日起每回出府小姐必然带上这两瓶药,的确跟随小姐出过府的她、慎行、早春、晚秋都知道此药她们是不能用的,慎言一直以为是此药过于珍贵是救命灵药,是以不可浪费乱用而已。

  可适才小姐此话分明是另有所指的意思,难道此药刚好与她们想的相反,不是灵丹妙药而是夺人性命的□□不成?

  瞥见慎言恍然大悟的神色,梓韵便知她是想明白了,单刀直入地言道:“黑色这瓶是□□,用了它的人瞬时即死;而红色这瓶却是媚药,中药者必要□□方解,不然也是一死。”

  八岁那年,梓韵与娘亲一起参加黎容十一岁生辰宴时,梓韵便知她们家与其他人的家不是一样的。在她十一岁开始可以独自出府的时候,上官氏便交给梓韵两瓶药,想来这事当时还是定国公的爹爹一定也是知晓的。

  即使那时的梓韵才十一岁,可那日上官氏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她仍旧记忆犹新:

  那日上官氏特地关上门,语重心长地对梓韵说:“女儿,你出府交际,是好事。可没娘亲在你身旁指点迷津,又怕你一个不小心被人所算计。”

  闻言的梓韵疑惑地用手指指向自己,问道:“算计?我有甚么值得人算计的?”

  神色凝重的上官氏解释道:“在后宅这种地方,因为其他女子生活的环境使然,她们总是习惯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去得到想要的东西,其实那是可悲的。”

  瞥见梓韵有些了然的眼神,欣慰一笑,接着道:“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定国公府里没有阴谋诡计存在,所以娘亲很害怕有一日你成婚后的日子过得不好,因为你不懂这些手段。”

  梓韵提起小手摩挲着上官氏的脸颊,软糯的稚嫩声起,“小韵才不怕呢。不会就学啊!”

  听着女儿的直言不讳,让上官氏不由失笑,遂拍了拍女儿放在她脸颊上的小手,“你爹爹和娘亲都不希望你有一日从不屑这种阴私而变成习惯成自然,你可明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要是有人敢算计你,你就狠狠地报复回去,生死不论,出事有你父亲和哥哥们。”

  想了想的梓韵也知上官氏说的都是对的,整日里攻于心计这种生活,想想都令人头皮发麻,是以并未反驳,凝重地点头应下

  言罢,上官氏从妆台盒子里拿出两瓶子递给梓韵并且细细地解说这两瓶药的功效。

  她不惹事可也不怕事,如果郑檀玉你想算计我清梓韵,可要准备好承受她的报复才行,要是命不够硬可就怨不得她了。

  想罢,梓韵让慎言附耳过来,主仆二人一番窸窸窣窣细语。不多时,内侍盛了一盆温水回来,而梓韵正在慎言的巧手梳发髻下端坐在椅子上,望见信步入内的内侍,梓韵颔首浅笑,“有劳公公。”

  “能为小姐做事,是奴才的福气。这盆子先搁在这方桌上,奴才先行后退。”身穿宫服的内侍谄媚的回道。

  从铜镜里望见那内侍步出厢房,梓韵左右晃了下脑袋,满意一笑,“与晚秋梳的一模一样,想不到慎言除了武功好,连手艺也是不凡。”

  能得到梓韵的肯定,慎言自然开心,笑得含蓄地说道:“晚秋会各种各样的发髻,可奴婢也就会些简单点的。”

  言毕,慎言拿出梓韵专用的绢帕沾染温水,拧干后才递给梓韵,“小姐,可要补补妆容?”

  梓韵直截了当接过那绢帕,擦拭着脸上看不见的尘埃,“不用,反正我出来的时候也只不过画眉、染了口脂而已。”

  “那也是,小姐天生丽质,那叫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慎言一脸与有荣焉地笑道。

  “嘴贫。”拎起覆在脸上的绢帕,梓韵浅笑嗔道。

  拾掇完毕的梓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拂拭了下裙子,“走吧,别让世子等久了。”闻言的慎言跟着梓韵的身后也离开了厢房。

看过《定国公府嫡女日常事件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