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异常的信赖他
  曲染不想逼妍妍尽快,可事实却是,她没多少时间了。

  甚至,曲染可以想象到,她的身体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了。

  “你快去忙吧,我一会也要回去了。”曲染吩咐着妍妍,妍妍显然是有急事,急匆匆的离开。

  曲染顿在原地,心情沉重,仿佛只要想到自己的情况很危险,致命的窒息感就来袭了。

  然而,曲染没料到的是,让她更加窒息的事情来了,“不是在加班开会吗?怎么,你们公司倒是挺洋气的呀,把开会的地点搬来了酒吧!贺明汐果然是领导有方啊。”

  他又开始讽刺贺明汐了。

  曲染听着他嘲讽的话语,也有些尴尬的,“干嘛这样阴阳怪气的。”

  虽然很理亏,但曲染却是故作镇定,尤其面对钟健此刻万般灼烫的视线,她也是愈发的不自在了,“怎么了……钟健……”

  她小声的询问。

  第一次,在面对钟健无比炙热又狐疑的眼神时,她是很紧张又担心的,仿佛就怕有什么端倪暴露出来。

  “我还有事,先走了。”既然他不说话,曲染只能趁此机会溜之大吉。

  “就这么走了?”钟健可不会放过她的,下一秒牢牢地扣紧了她的胳膊,分明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她走。

  曲染则是有些心虚的挣扎,“做什么呢,我说我还有事。”

  “难道我们之间的事就不算是事?说吧,鬼鬼祟祟的,到底在做什么,我先不管你对我说谎的事,我只想知道你和那个女人什么关系,为什么给钱她?”

  钟健很认真,每次只要他认真起来就会给曲染带去不少恐惧,至少这一刻浑身就毛骨悚然起来。

  尤其,原来他都看到了,只是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这是我的私事,请你不要过问。”她这会儿步伐后退了一步,分明就是和钟健疏远,生疏的态度里明摆着就是不想告诉钟健有关于她与妍妍之间约定的事情。

  钟健越是听她这么说,这火气便是直勾勾的上升了,“你的私事,我不能知道?你的事情不就是我的事情,说吧,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说谎?”

  其实,这个时候的钟健,既是生气的,又是非常失望的,万万没料到曲染越来越对他不诚实了,明明是在酒吧里,却偏偏说是在开会,这一点令钟健心底是很不爽的。

  “能不能不要问,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知道的。”

  曲染蹙眉,一是不想让钟健知道,二是也不想让钟健卷入其中,毕竟,她一个人做就好了,何必要让钟健也蹚浑水。

  “我不要将来知道,我就要现在知道,你到底什么事情瞒着我,难道,你是蕾丝边?”

  他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逼着曲染说实话,曲染要是不说实话,他就只好继续胡乱猜测了。

  “天哪,亏你脑袋想得出来,你脑子里装得是石头吗,我曲染的性取向毋庸置疑,我喜欢花美男,很喜欢花美男。”曲染口中所谓的“花美男”也很快被其他人听到,或许是她的嗓门太大,以至于这个时候几乎在周围的人听到她的话语,一个个将目光都投递而来了。

  曲染接受着陌生人的眼光,她倍感不自在,也觉得自己刚才像疯了一样干嘛非要向钟健这个家伙澄清,这一刻,她急着离开。

  可钟健始终是阻拦的态度,“喜欢花美男,不就是喜欢我这种人么?说吧,我该怎么惩罚对我说谎的你。”

  钟健一把搂她入怀中,其实和曲染的相处,钟健似乎也摸清楚了她的底细,不能硬来,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若是他极力追问的话,肯定会换来两个人的矛盾,甚至再次起争执。

  “我……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钟健,相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她所要做的就是报复。

  “回头跟你算账,敢瞒着我有心事,我饶不了你。”钟健很顺势的揽紧她的腰,抱得牢牢,隔着一定的距离看向苏伦,“我先走了。”

  苏伦也是优雅的挥手道别,他就知道一旦曲染出现,钟健一定会跟着她一块离开。

  “你和朋友一起来的,要是先走的话,会不会不妥啊。”曲染疑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就想我和朋友一起玩,你好溜之大吉是吧。”

  “我干嘛要开溜,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虽然话语是底气很足的,可心里还是很心虚,总觉得会被钟健看穿的。

  “是么。”他显然不信,“回去收拾你,今晚在一起吧。”他可不是一次两次的暗示曲染想要她的渴望了。

  曲染似乎知道钟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他不会真正的伤害她,索性呛声,“好啊,谁怕谁呢,我一个结过婚,离过婚的女人,会怕谁呢,尤其还是坐过牢的更加不怕事。”

  “成,今晚把你办了。”随之,钟健大力的将她塞入了他的车内,利落的举止间尽是霸道意味十足。

  曲染也觉得有些可笑,这小子越来越把男女之间的情事说得稀疏平常,一点儿也不害臊了。

  钟健的车紧踩了一把油门,犹如火箭似的窜出,在黑暗的角落里的宫耀看着曲染和钟健一同离开,虽然不知道钟健是谁,但能开得起那样高档奢华跑车的人,一定是有钱的小开。

  没想到曲染这么好的狗屎运气,居然身边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贵,大有来头的,看来他想要下手也得找准时机才行。

  ……

  而这次钟健说办了她,可不是说说而已,苏伦说得对,有时候男人太纯洁了,女人会很容易认定对方是那方面不行。

  他可是精神抖擞,可以大战几百回合的男人,不能被小瞧了。

  “喝果汁,还是咖啡?”到了曲染家里,曲染客气的问他。

  钟健的回答却是邪魅十足,“开瓶红酒吧,喝酒壮胆,给你先壮壮胆吧,免得待会你害怕。”

  “……什么?”曲染愣是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来真的啊。

  “别给我装,我说了今晚办了你,我会负责的,你放心,我很确定自己在做什么,将来我们是要结婚的,我还要你给我生两个孩子。”

  忽然间说到“孩子”的时候,钟健脑海中也不由自主的想到儿女绕膝的美好憧憬,可是这样的说法却让曲染震惊不已,“你跟我开玩笑啊,无缘无故提到结婚生孩子,我这种人,就适合一个人待着,当时我真是头脑发热,怎么会答应和你交往……”

  当时在得知自己可能会双目失明,身子会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竟然会那样“自私自利”的想要把钟健留在身边,至少在死亡离开的时候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可是现在或许是渐渐地接受了自己的病情,以至于也没什么害怕的。

  曾经曲染以为自己一定会死在监狱里的,可然而并没有,甚至还多活了这么些日子,她也应该感到庆幸的。

  她的走神换来了钟健的戏谑,油腔滑调的开口,“你现在是不是在想等会摆好什么姿势和我恩爱缠绵?你在下,我在上?还是我在下,你在上,给你主动权。”

  “胡说八道,别跟我玩笑了好吗,我现在很累,钟健,我真的很累,快要扛不下去了。”

  曲染低沉的话语缓缓而来,随即紧抱着钟健,揽紧钟健颈项的瞬间,是缠黏,也是信任,就算这个家伙从来都是没个正经的,但却是异常的信赖他。

  “喂喂喂,干什么呢,撒娇啊,我警告啊,曲染染,别以为撒娇我今天就不会干了,我今天可是做好准备摆姿势的……”

  “我越说你越带劲是吧,放开手,快点放开,我们一起去洗澡。”

  钟健扯着她的臂弯,试图推开她,其实这个时候也是想要知道曲染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此刻她看起来好像很低沉失落的样子。

  曲染充耳不闻,仿佛在钟健面前早就习惯了他大胆的言论,露骨的话语,所以不管他说什么,都能接受了。

  曲染自顾自的说着她想要说的,“钟健,你以后……会好好的吧。”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离开了,钟健这样“心很大”的人应该不至于会多么的伤心欲绝吧。

  “什么意思,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钟健隐约嗅到了不同寻常,总觉这话中有话,明摆着就像是告别类似的话语,这让钟健无比的紧张。

  曲染说着这悲观的话语时,身上不由自主的泛冷了。

  “不要说话,你吵死了。”曲染呢喃的抱怨。

  “我可不只是吵你几句就算了,今晚我要爱你,快点放开我,我们一起泡个澡吧。”

  钟健惯有的嚷嚷着。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有一天,我们必须分开的话,你也要好好的,其实,我这样的女人满大街都是,你不要太痴情啊,不过,我也不觉得你是多么一个痴情的男人,好啦,抒情完了,你快点滚回去吧,今晚我要加班,公司文件我都带回来了。”

  随即,曲染推开了他,意识到今天的自己真的很不正常,干吗无缘无故的说这些事情,引发钟健的疑惑……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