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与前男友要避嫌!
  正当曲染和贺臣风在聊着有关于宫耀事情的时候,谁知酒店房门的门铃是热火朝天而来,曲染和贺臣风都很诧异这个人会是谁,毕竟若是知道这里住的人是贺臣风的话,没有几个人会有这么大的胆量如此嚣张的摁门铃,俨然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发生了。

  只是当打开房门发现这个人是钟健的时候,曲染是既意外又不意外,他像足了是这样鲁莽又躁动的人,会有这样的行为是意料之中,但意外的是,他怎么会来。

  尤其钟健在瞥见曲染的时候,眼底既是有燥意,又很烦闷,“曲染,你出来。”

  他的口气不悦又不善。

  “钟健……你……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听到我的留言了……”曲染显得有些慌乱,也有些尴尬,倍感自己就好像是捉奸在床似的,虽然她和贺臣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曲染见钟健没有回复,继续道,“我给了你很多个电话……你都没接……”

  “我也给了你很多个电话,你也没接。”钟健是那样的生气,只是显然这怒气是在极力的收敛。

  可是,在贺臣风面前想把曲染带走的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等等,凭什么跟你走。”贺臣风喝止,语声威逼而去,尤其神色也起了很大的变化,分明是狠狞的,随即也牵起了曲染的手,不容许她离开。

  再一次的,曲染夹在贺臣风与钟健中间。

  钟健这回是理直气壮的,“凭我是她男人,你呢,你是什么,充其量不过是个前任,前字的意义,你懂吧,是过去式,不管你和曲染有多少过去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她选择了我,我是她的未来,我必须把她带走。”

  哪怕这一刻,钟健努力强迫自己不要往一些不好的方面做出遐想,毕竟,他们只是来出差的,可是,他妈的出差竟然住同一间房,想要让人不遐想都难。

  钟健这个时候本来就是已经恼火了,再加上贺臣风的死缠烂打,仿佛就是逼着他动手。

  “如果我偏不让呢。”贺臣风也是气势傲人的,无比的傲人,“要知道曲染和我在一起,我们的过去,那是你永远也无法介入的,我知道,她喜欢的人始终是我,而不是你,哪怕是现在在你身边,你也……”永远得不到她。

  “够了,贺臣风,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凭什么这样说,不要装得好像很了解我,你根本不了解我。”

  曲染适时地制止,她不要贺臣风给钟健难堪。

  可是,钟健却在此时已经忍无可忍,“王八蛋,假若你真的很喜欢曲染的话,当初你就不应该对她不理不睬,在她最需要帮助,在她坐牢的时候,你他妈的在哪里啊。”

  即刻,钟健已经有拳头狠狠地落向贺臣风了,只要想到曲染所经历的,她经历了最糟糕的事情,“坐牢”两个字,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沉重又沉痛的字眼,而曲染却是一坐就是四年,一千多个日子,只要想想都觉得非常的难熬……

  贺臣风是硬生生的受下了钟健的拳头,即便是万般凌厉,即便是很生疼,但是贺臣风深知钟健这会儿的话语是对的,的确是他的袖手旁观造成了曲染一个人生的污点,尤其当初所有的证据被颜达明和罗美联合起来销毁的一干二净,就算现在贺臣风要给曲染翻案都难,可唯一能做就的就是替曲染报复这两个人。

  只是,贺臣风也想过的,就算报复了又能怎样,曲染的那四年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

  “说话啊,刚才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吗,反驳啊,说你当初的袖手旁观是对的,敢不敢这样说!”

  钟健仿佛也是一眼看穿了贺臣风的心思,以至于贺臣风的确是心虚的,他不还手,任由着钟健这个时候占上风。

  可是曲染却不希望他们再继续这么闹腾,“不要打了,你们都住手,我并不重要不是么,我这么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值得你们这样大打出手么!钟健,停下来,不要打了。”

  钟健听到曲染的呵斥,也是很生气的,“如果今天被打的是我,你会不会这样凌厉严肃的让贺臣风停下来!”

  “我……”她当然会,毕竟,她不想要钟健受伤。

  而钟健却打断了她的,“我知道答案的,你不要说了。”

  他的言辞里很低落,即刻也住手了,“美其名是出来出差的,出差有必要住在一个房间么!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和前男友最基本的避嫌要有吧。”

  “在我来之前,我想过很多问题,也安抚自己的情绪,我觉得你不是那样随随便便的人,可是,为什么只要遇到贺臣风的事情,你就会把持不住!”

  深知曲染若是随随便便的人的话,早就和他上床了,毕竟,他也是有魅力的男人。

  可是,她没有,便说明是个自制力很强,自律性极高的女人,谁知一旦和贺臣风在一起,她就变成了这样……

  “钟健,我现在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会想相信我是吧,我和贺臣风在一间房,也是不得已的,是因为没房间可订了……”她想解释的,可是解释出口之后,才发现这个借口是很勉强的,甚至是万般的可笑。

  “曲染,不要骗自己了,你始终是爱着贺臣风的……”钟健说到这里,不想说了,但是投递在曲染身上的眼神是失望的……

  下一秒,钟健也不想自取其辱了,毕竟,每一次不管他和贺臣风谁的皮外伤比较重,到最后,他都是贺臣风的手下败将,毕竟,不被爱的那一个才是最可怜的,他就是那个最可怜的。

  “不要走,钟健,我跟你一起回去……”曲染紧随其后,可是这次钟健是很伤心的,当得知这两天一晚的时间曲染都是和贺臣风住一起的,他的心就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

  曲染也不想他难过,深知这一次是错了,就算和贺臣风没有发生什么,但就是那样暧昧的在一间房里,难怪钟健会发火。

  “对不起,钟健,原谅我,下次不会了,下次再也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你别生气好吗?”曲染阻挠在他面前,一定要跟钟健道歉的,也知道自己错得是很离谱的。

  钟健虽然很生气,但是只要曲染这样道歉,他的心下就软了。

  “跟我回去,马上跟我走。”

  “好,你等我,我去收拾行李。”曲染也明白钟健的要求并不过分。

  曲染在回头收拾行李的时候,贺臣风似乎没有想要阻挠她,但是倚靠在她的卧房门口,他也不好受,“回去就跟他分手吧,就算不和我在一起,这种男人也配不上你,找一个脾气好的,对你好的,我才能放心,但钟健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你能驾驭的。”

  他的言辞里没有阻挠,毕竟也不想让曲染为难,甚至从曲染的眼底还能见到他对自己的抗拒,既然如此,他再多的挽留也是徒劳的。

  曲染这个时候已经收拾了行李准备和钟健一起回去,贺臣风再次严肃的提醒,“不要跟他在一起,他们家不会接受你的,既然你害怕面对我的家人,同样,你也会害怕面对钟健的家庭,所以,为了自己将来能过得好一点,别和他纠缠不清惹一身麻烦了。”

  贺臣风很清楚钟曼颖的厉害,也知道钟健的父亲也是个狠角色。

  “不劳你操心,谢谢你这次帮我接单,无以为报,下回等我拿到提成了,请你吃饭吧。”毕竟,一顿饭还是要请他的,焦烨这十万的订单,她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都是贺臣风的功劳。

  语毕,曲染也火速的离开了,留下贺臣风在原地哭笑不得,难道他这么卖力的从焦烨那儿给她拿下高额订单,就是为了想吃顿饭?

  贺臣风唇角也敛出了悲伤的弧度,一想到曲染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是心下烦闷燥乱的,可却又无可奈何,这辈子做了对不起曲染的事情,他贺臣风这一辈子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在曲染坐牢的那几年里,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钟健见曲染真的愿意跟他一起回去,这原本揣在心底的火气一时间也消散了。

  “我还要给婷婷带个礼物回去。”曲染记起来之前因为眼睛忽然间看不见,把带给婷婷的礼物给砸碎了。

  “走,我陪你去买。”钟健态度很好,但还是有话要跟她说的,“染染,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我不想你和贺臣风走得太近,我嫉妒,也很吃醋,所以,能不能以后别这样了。”

  他或多或少能够体会曲染的无奈,毕竟,为了工作也没办法。

  但钟健明白贺臣风就是在钻空子,甚至是想方设法的找机会要和曲染在一起……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可是,你也不许打人,不能因为我的事情和贺臣风再起冲突了,我不想你受伤。”

  钟健刚才那番话,让曲染觉得自己为什么有那么一点点喜欢钟健了,这种喜欢是朋友间的喜欢,跟爱情无关,但是,这个家伙的确是够直白,够可爱的,至少并不是阴险狡诈的男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