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是嚣张就能俘获芳心
  从贺臣风的眼神里,曲染看到他的为难和挣扎。

  原本曲染心底对他还有点儿埋怨的,可是每每贺臣风无比冷静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很无奈又艰难的。

  曲染也不再提这个事情了,“你衣服都湿成这样了,你先去梳洗换件衣服吧。”

  “你先去,我在等你,放松点,我不会像饿狼一样扑向你,虽然我很想,但是不会的。”

  贺臣风是正儿八经的神色,有了这个保证,曲染也放松不少,仿佛领到特赦令似的,进了洗手间。

  贺臣风在曲染转身去洗手间的瞬间,脸上显露出苦涩,浓浓的苦涩,他和曲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竟然变成了这样……

  这一晚,就算有了贺臣风的保证,曲染依然还是很防备,异常的防备着贺臣风,好像就是怕他肆无忌惮的扑过来。

  一间宽敞的总统套房里,曲染选择了客房睡下,身心难以言喻的慌乱,明知贺臣风不会那样做,却就是那般凌乱不堪。

  “你要是怕我对你怎样,就把门反锁,真是,我们没有做过吗?非要闹得这么别扭!有了钟健之后,你是对我格外敌意吧!”

  听闻,曲染反驳,“当然不是,这跟钟健有什么关系!男女共处一室本来就不方便啊!”

  “呵呵。”他笑得有点勉强,也很嘲讽。

  “你笑什么啊,难道不是?”曲染有些心慌,步至他跟前俨然是要跟他理论到底。

  此时此刻,贺臣风是异常专注的神情凝望着她,“现在跟我男女共处一室不方便,我看你给钟健提供得挺方便的!让他就住在你的隔壁,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么开放,只不过认识一个多月的陌生男人,就让他住在你家对面,你这是方便谁呢!”

  贺臣风原本没想过要和她有任何的争论,可是他们说着说着就很容易延伸到吵架的地步!

  而且贺臣风连自己都很清楚,他刚才言语里是要多酸就有多酸。

  “我想方便谁也不关你的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曲染口气也犯冲,两个人说着说着就闹矛盾了,其实不想和他起争执的,可是,两人总是说不到一块去。

  贺臣风脸色也不太好了,“我是不想管,但你和谁在一起都好,钟健那样的男人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你别不自量力!他花花肠子惯了,到时你就等着被甩哭吧!”

  贺臣风的话让曲染愈发火大,“钟健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就算有一天我哭,那也是我的事情我活该!真不劳你操心!”

  随即曲染头部传来剧烈的疼痛,万般痛楚传来,她的脸色也不好看,看起来很难看以至于贺臣风一看就能看出问题的端倪,“你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

  他完全是一眼就能看穿曲染脸上的痛苦神情,“你一直没有去看医生吧,走,我带你去,这次我不会依你。”

  如果钟健是个好男友的话,不会连曲染生病了都不管,可是这个傻女人居然还帮着钟健说话,真是要气死他了。

  尤其曲染更是不听话,“我又没事,干吗要去医院,你不要和我对着干我就不会头痛了。”

  也因为头痛的事情,曲染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太计较了。

  想到这里曲染也有了想法,“贺臣风,我们不要争执了好吗,以后你也不必避开我,我也不躲避你,但是,我们是朋友,只是朋友。”

  随即曲染还迫不及待的补充,“能跟你做朋友,不计较你,已经是我容忍的最大极限了,我还真觉得自己是多宽容大度的人,什么都不跟你计较了,所以你也别得寸进尺吧。”

  贺臣风听着曲染这话不禁好笑,“我看你是搞错了,到底是谁得寸进尺呢。”

  不过看在她现在身体不舒服的情况,贺臣风也是不跟她计较,“不去医院,你带药了吗,止痛片有吧,如果没有我给你去买……”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只要你不和我斗嘴,我就很好了。”

  曲染也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贺臣风这个家伙真的喜欢斗嘴,只是虽然有时候会很生气,但回想起来也是甜蜜的。

  贺臣风也抱歉,“对不起,不该给你压力的,但我总是不知不觉中会想到和你在一起。”

  “曲染,我们就顺其自然好不好,答应我,至少不要躲我,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一起了,至少不要抗拒……”

  贺臣风情绪是显得有些低落的,握紧她的手,牢牢地,紧紧地,不想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分开。

  ……

  接下来的事情,也似乎是很顺其自然,贺臣风并没有碰她,但是在贺臣风的怀里,她总能很安然的入睡,睡得踏实。

  或许,她始终是属于贺臣风的吧,但是,属于不代表可以在一起。

  ——

  这边的钟健在听到曲染的留言说是周末临时被派去出差了,他们的约会只能往后挪的时候,这会儿钟健是不服气的找上贺明汐。

  “喂,死女人,你什么意思啊,你是故意刁难曲染的吧,公司这么多人你不派他们去出差,你非要派曲染去,什么意思呢你,欠抽啊。”

  钟健在贺明汐的办公室里叫嚣,秘书是拦阻不了钟健,对贺明汐是充满了歉意和担心,“抱歉,贺总,这个人我们拦不住他,他非要进来……”

  贺明汐还没开口说话,钟健便已经是凶巴巴的将秘书给推出门外,大力的摔门,嚣张劲儿十足!

  “贺明汐,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今天我不会饶了你的。”钟健可是个混混儿,万般的凶神恶煞对着贺明汐。

  贺明汐可不是被吓大的,不会因为钟健这么一番话就吓得不轻,“出去,敲了门再进来,否则,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卧槽,你跟我玩?我就是不敲门怎么地!”钟健一向就是这样的混混儿,只有在曲染面前才会收敛,在贺明汐跟前更是肆无忌惮的彰显,“你最好快点打电话让曲染回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我就在这儿闹了,你能拿我怎样?”

  他听说了,这次曲染是和贺臣风出去出差的,美其名是去谈生意,大概就是贺明汐想要撮合他们两个吧……

  听闻,贺明汐唇角掀起一抹邪肆的笑,“你倒是挺会找茬的,我要是你,与其在这儿找我的麻烦,不如立马去见曲染,曲染和臣风本来是一对的,你就算是再怎么努力,恐怕也敌不过贺臣风在曲染的心里,和你在一起,不代表曲染就喜欢你吧,这一点,你比我清楚的。”

  贺明汐把问题看得很透彻,但越是她这样透彻的分析,钟健脸上的神情是更加生气,“臭娘们,你跟我绕口令啊,把地址给我,我马上去把曲染带回来,还有,我现在替她跟你提出辞职,我们不干了,贺明汐,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以为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曲染,这笔账,我会给你先记上。”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所说的对还是错,你应该心知肚明,你和曲染认识多久,贺臣风和曲染认识多久,他们之间有着刻骨铭心的感情,那是外人介入不了的,即便是你,即便是颜雅真,无论如何都无法介入的。”

  贺明汐的确是很了解贺臣风和曲染之间的事情,这会儿那么直截了当的说出口不就是要给钟健一个下马威,“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给曲染下了订单,也算是我明月集团的客户,你最好别逼我叫保安上来,否则的话就难看了。”

  贺明汐也是给出最后的警告,就是要让钟健脑子清醒一点。

  可是,钟健脑子却一点儿也不清醒,尤其在曲染的问题上是执迷不悟的,绝对不允许曲染和贺臣风在一起。

  “别给我文绉绉的威胁我,你不告诉我地址,我钟健难道还弄不到地址么,老子现在就去破坏他们,你拦我啊。”

  钟健气坏了。

  不仅仅是因为贺明汐和贺臣风串通好了要撮合曲染和贺臣风,更多的这是曲染这死丫头竟然脑子是做什么用的,这种时候明明就是羊入虎口,她还偏偏一点儿也不畏惧的跟去了。

  “小子,别这么嚣张,对待女人,不是嚣张就能俘获芳心的,尤其是你这种烂人,想要得到曲染更加不可能。”

  贺明汐也不阻挠他,既然贺臣风和曲染在一起,贺臣风肯定有能力处理这种事情的,至于曲染,不管是贺臣风,还是钟健,都是不会伤害她的。

  “砰”的关门声,彰显着钟健的脾气。

  贺明汐脸色也有不少难看,这臭小子的脾气和贺臣风是有的一拼的,就是如此的让人讨厌。

  贺明汐在钟健这家伙离开之后不久便传来了短信,是一条银行打款信息,原来是邓允这个家伙竟然打来了每月的“车贷”款,看着这条信息,贺明汐心下也不是滋味,没想到邓允就是如此的讲信用。

  但其实这笔钱,她是不需要的,根本不急着用,但对于每月拿月薪的邓允而言,他是不宽裕的……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