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更加努力避开她!
  

  或许就是因为贺明汐不要挟,不强迫,对人对事都有她的原则,这样的老板有她自己本身的人格魅力,所以也让曲染更加的欣赏她,感谢她不断的给机会自己。

  因此这一笔生意,曲染似乎是要替明月集团拿下这个订单的,尤其酒吧里的妍妍也给她打来了电话,沈弘伟开始上钩了,紧接着连颜雅真父亲也开始对她感兴趣了,显然她和妍妍的计划都要达成了吧。

  只是,达成之前,她需要凑集一笔钱。

  最终,曲染也是不得不答应去跟进这一客户,去之前没有见到钟健,打他电话也没人接,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此时此刻,贺臣风已经在楼下等她了,曲染也只能匆匆的下楼,和贺臣风一起去南方的海滨城市去见这个大客户。

  见曲染下楼了,贺臣风倒是很贴心的给她接过行李箱,曲染则是很别扭,“我自己来吧……”

  “坐上去,我来给你处理。”一箱行李被贺臣风接过,放入了后背车厢里。

  曲染和贺臣风碰面的时候总是很尴尬的,这才也意识到自己和贺臣风是单独的两个人去,贺臣风并没有带助理和司机,他显然是准备自己开去机场,到时候等司机再把他的车开回去。

  可是,曲染顿时间如坐针毡般,“就我们两个人去吗?”

  “今晚大概十点左右到那边,明天下午约了焦先生两点见面,具体的工作流程等到了酒店,我再跟你说明,现在我们去机场。”

  贺臣风看了看时间,他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很从容的驾驶着他的车离开去机场了。

  曲染一颗心“怦怦”乱跳,莫名地和贺臣风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是那样的焦躁不安,这一次比任何时候都要不安烦乱,贺臣风也意识到了她的心情,至少她看上去就是很慌乱的。

  “心不甘,情不愿的跟我去谈生意,和我在一起,你就这么不安么?”

  他的问题是很轻言软语的说出口,但每次贺臣风很平静的开口说话的时候,都是让人有些害怕的。

  “不是……我只是……有点紧张……”

  其实明明就是,但为什么要否认,连曲染自己都没弄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大概还是不想伤及贺臣风吧。

  “如果是害怕见这个客户,不用担心,有我,我会替你拿下这个大单,他们公司在东南亚,欧美都有很宽阔的市场,随便给你下个五万套一点问题都没有。”

  贺臣风势必是要帮她拿下这个订单的,实际上不想曲染这么辛苦,但是她既然非要用工作来证明她自己的实力和能力,贺臣风也只能由着她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听了,曲染是惊讶了,比了比手指,不敢确定的问,“是五万套吗,不是五千套?”

  天哪,如果是五万套,曲染合计着她得拿多少提成,可这五万套就算订单落实了,曲染当然清楚这就是贺臣风的功劳……

  “五万套应该只能算是试订单吧,如果在他的市场畅销的话,五十万套都是小问题,你发达了,贺明汐更是大发了。”

  贺臣风在说订单额的时候,是很平静的态度,丝毫没有惊讶之色,毕竟贺臣风什么样的大订单都领教过,五十万套高奢护肤品市场,这也不算是多大的数目。

  可是,曲染却是惊呆了,也是心跳很自然而然的蹦跶凌乱了。

  甚至一路从家里到机场,从机场飞到南方的海滨城市,曲染一直是处于这个巨额订单数目当中,算着这笔钱要是到手了,她肯定是要多给一笔钱给妍妍的。

  虽然知道妍妍干得是这一行,但是一定很辛苦,否则的话,妍妍不会想着要立马回头是岸的离开这一行业。

  ……

  到了南方的海滨城市,这儿不像北方的银雪绵绵,但是潮湿有阴冷的天气让曲染有些冻得受不了,到达机场的时候正是大雨来袭,瞬间好像把整个机场淹没在大雨里。

  原本前来接贺臣风和曲染的车在半路因为这大雨来得太突然抛锚了,贺臣风也表示自己会想办法去酒店。

  这边的气候是曲染所不能适应的,大风大雨沁凉的飘洒在身上冷得有点无所适从。

  贺臣风虽然也有点不适应,但却在曲染面前表现得镇定冷静,“我去买把伞,你在这儿等我,等会去那边打车。”

  贺臣风叮嘱着,还不等曲染回应,便匆匆冒着雨离开了,曲染看着在阴雨连绵气候里贺臣风狂奔的背影,心下是有说不出的暖意,其实,她和贺臣风一直以来是很相爱的,他们之间不能在一起不是因为彼此不爱对方了,也不是因为谁先有了另外的人分手的,只是他们就是那样的没有缘分。

  “贺臣风,其实不应该对我这么好的……”曲染心事重重的,直到贺臣风已经拿来了雨伞,伫立在她的跟前,曲染这才反应慢半拍的回神了。

  “我们先过去吧,这边车进不来,只能先去马路对面。”

  他的声音响彻的时候,曲染的眸光落向他淋雨的发丝上,糯湿的发,似乎更加为其增添了一抹性感的意味,曲染注意到他手中的伞,“只买了一把吗?”

  难道他们要共用一把伞?

  “嗯,刻意只买了一把,这样我才可以给你挡雨,这种天气我怕你挡不住,把行李箱都给我……”贺臣风的确是足够绅士的,接了她手中的行李箱,一个人拎了两箱,还给曲染撑着伞,曲染被揽入他怀中,被他身上的大衣包裹着,这一刻即便是冷风狂猛的灌入衣底,却依然还是觉得很温暖很温暖……

  贺臣风及一侧的行李箱已经在这个时候淋湿了一大片,他看起来就是有些许狼狈不堪的,可依然还是在为曲染遮风挡雨。

  但就是因为这一路的狼狈,让曲染心底更加不是滋味了,明知道贺臣风这么狼狈都是为了她,她却对贺臣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抗拒。

  好不容易乘车到了酒店,不管是不是贺臣风故意的,还是酒店真的只剩下一个房间,曲染被安排和他住一块。

  曲染这会儿的抗议不小,“是故意的吧你,不是说提前预定好了酒店吗,可既然订好了,却居然只有一间房,贺臣风,你到底想怎样啊。”

  她的心情显得很烦乱,异常的烦乱。

  上一秒还在感谢贺臣风对她的报复,可这一刻心乱如麻的,一想到他们独处一个空间,这对她来说是危险重重的,而贺臣风更是一定有备而来的。

  “是,的确是故意的,因为我们来这么远的地方,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住酒店房间,只有把你放在我的身边,我才会安心。”

  贺臣风神色严肃,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目的,的确就是担心曲染会有不必要的伤害发生,所以才会只订一间房。

  “你……”

  “贺臣风,你以为你能保我的安全保多久?我这样的人连牢都坐过,我还怕什么呀!我可是什么都不怕的。”曲染是那样的生气,生气于他的自作主张。

  可是,贺臣风就算是被埋怨了,也依然没有生气,“快点进去梳洗一下,换掉身上的湿衣服吧。”

  就算刚才贺臣风已经是足够的当她保护伞了,可依然还是被淋到了,毕竟雨水太大,空气里太过潮湿阴冷,但曲染却因为生气火大,觉察不到一丝丝的冰冷。

  她伫立在那儿,就是无声的抗议着贺臣风。

  良久,曲染都没有行动力,恍如是要和贺臣风抗争到底的。

  “曲染……我不会碰你,你快去洗澡。”他向她保证着。

  “不,你找个房间吧,我们两个人共处一间房不合适。”她依然在较真,毕竟现在她不同了,她和钟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贺臣风原本还不生气,见到她如此的执拗,便忍不住驳斥,“曲染染,你是怎样啊,非要这么别扭不可么,我都说了我不会碰你,至少在这出差期间我不会碰你,你还想怎样啊。”

  他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也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在讨好她,一心一意的只希望曲染能够心下舒畅快乐,可偏偏,她就是那样的排斥他,抗拒他……

  “贺臣风,我不想怎样,其实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的话,我们之间能不见面就不要见面……”

  “曲染,你非要把我逼到死角吗?你把我逼到死角你是不甘心的!我已经够努力避开了,但是我避不开,我不想错过你,因为我已经错过一次了,曲染,求你了……我求你不要推开我,就算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但是也不要跟陌生人一样生疏冷漠,我不要这样,曲染……”

  此时此刻的贺臣风很低沉,言辞里是充满了悲伤和难过的……

  尤其,他看向曲染的眼神就是承载着深深的难受,“我知道你和钟健在一起,其实就算你不爱我了,对我没感觉了,我也依然是爱你的,曲染,我希望你好,如果真的那么讨厌我,这一次之后,我会更加努力避开你。”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