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二十章 希望明年的冬天她还在
  

  这一次范方伶的态度不比上回,这一刻就是那样的火爆十足,“我告诉你,林以然,你还真是不知廉耻啊,天天缠着我们明汐,你要不要脸啊,就是看中我们明汐有钱,有本事,想让我们明汐包养你是吧。”

  “妈……你不要太过分了啊,说的什么话呢,说了他不是林以然,他不是啦。”

  贺明汐是着急了,急忙打断她。

  可是,如果范方伶容易对付的话,贺明汐就不会这么拿她没办法了。

  “我管他是不是林以然,但我要明确的告诉你,你想泡我女儿,门儿都没有,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啊,她一个人挣多少钱,你知道差距不!”范方伶丝毫不给邓允颜面,从头至脚的就是把他给贬低一番,毫不留情面的。

  贺明汐虽然和邓允今晚是有不少矛盾,但也不能让她妈这么欺负人,刻意压低声音的,“妈,你真是够了啊,说了他不是林以然,你非要给人家难堪。”

  “贺明汐,你别给我说话,我给他难堪怎么了啊。”范方伶是故意的扯大了嗓门,分明就是给邓允下马威,尤其,她看向邓允时,唇角牵扯出来的弧度是更加带有强烈的蔑视意味……

  “你也知道我女儿优秀,不但长得好看,身材很棒,还很有钱,工作能力那可是别提有多本事,一个人可以把明月集团经营的有声有色,你这么一个打工仔,还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拜托你,要点脸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玩意儿啊……”

  显然范方伶是越说越带劲了,越带劲就越让气氛变得很尴尬,邓允始终不发一言,显然也是很清楚范方伶所说的都是对的。

  他这样出身不好的人,怎么可以去喜欢贺明汐。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以后会离贺总远远地,贺夫人请放心。”

  邓允是很毕恭毕敬的说着抱歉,随即也转身离开,只是在转身的刹那,脸角泛滥出来的苦涩是那样的浓郁,他到底是怎么了,从来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甚至是自尊心很强的人,可唯独在这个时候竟然那样厚颜无耻,仿佛只要面对贺明汐,他很多种情愫就会爆发而来……

  “对不起就可以了啊,你别走,我还没说完呢,怎么,我说你几句,你就受不了了啊,既然自尊心这么强烈,就不要勾搭我的女儿啊,以后要是再让我见到你的话,我见一次,抽你一次,不要脸的东西。”

  范方伶虽然是豪门太太,可是在贺明汐的婚姻问题上,很同意歇斯底里的发疯。

  之前贺明汐和林以然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同样想方设法的把他们分开。

  贺明汐这回是彻底火了,扬高了分贝,“妈,你真是够了,如果说人家是不要脸的东西,那你的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开始是我纠缠他的,是我以为他就是林以然,不断的对他纠缠不清,是我先喜欢上他的,人家还有未婚妻,人家对我没一点意思,你这样说着,让我很丢脸你知不知道。”

  贺明汐是恼火十足的,那般愤然的开口厉吼。

  这大嗓门顿时间让范方伶是哑口无言的,惊愕的看向贺明汐,许久,她的思维才恢复了,“臭丫头,你胡说什么啊,你说是你去追求他的,你脑子有病啊,你有病去看医生啊,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啊!不就是一个长得和林以然稍微相像一点的男人么,你就这么按耐不住了啊。”

  “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贺明汐,我真的会被你给活生生的气死,你个混账东西,林以然把你害得还不够惨啊,这么多年来你的青春都搭进去了,你还想怎样啊。”

  说到林以然,哪怕是和林以然只是长得相像的邓允,这一刻,范方伶也是格外充满敌意的。

  “以前是我对你管教不严,我相信你会从林以然身边离开,可是我没想到你会那样的执迷不悟,这一回,我绝对不会让你胡来了,赶紧给我断掉和刚才那个男人的关系,要是让我发现你还继续和他交往的话,我会跟你爸商量,立马给你安排结婚,由不得你。”

  范方伶是下最后的通牒了。

  她的凌厉和严肃,让贺明汐很疲惫,疲惫不堪的让人混乱。

  贺明汐是懒得辩解了,就让她这么去闹腾吧,反正她和邓允也是不会有结果的。

  出身豪门的人,生活或许是锦衣玉食的,可是在豪门生活的人,也有很多无奈,像贺明汐,像贺臣风这些人的婚姻都由不得他们自己作安排,自由恋爱永远成了他们的奢侈。

  而钟健也是出身豪门,他现在和曲染恋爱着,是在钟父还不知情的情况下,要是钟健父亲回国知道他招惹了这么一个女人,他也同样是要把钟健给“弄死”的。

  可是,在钟健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害怕,也不会向父亲的强权低头,在他的生活里,永远只有他爱不爱的问题,只要他爱曲染,就一定要在一起,拼尽全力的在一起。

  这个时候的曲染在下班后与钟健悠哉走在人群稀少的林荫小道上,道路上开始倾覆着雪,今晚的雪下得很大,洋洋洒洒的在半空中飞舞着……

  曲染伸出手,掌心里飘落着点滴雪花,凉凉沁沁的触感传来,她的脸上泛出一丝笑容,是久违的舒心笑容,“明年的冬天,我要是还能见到下雪天该多好……”

  最怕的就是她熬不过明年的冬天,甚至今年的冬天也有可能她需要打一场硬仗。

  钟健不明白她为什么说这么一番话,“喂,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点……”

  “什么明年的冬天见不到下雪天,你要死了啊,说这些话。”钟健嚷嚷的口吻,一点儿也不含糊。

  “是啊,我怕我见到明年的冬天。”她不经意的说着,好像完全是毫无意识的,可是在说完之后,曲染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钟健也是个很敏感的人,她的话总会让他有空子可钻。

  随即,曲染立马清醒了不少,和钟健四目相视的时候,正巧对上钟健凶巴巴,恶狠狠的模样。

  曲染故作鄙夷状的掀了掀唇角,“咦……瞧你那样子,真的好讨厌……我不过就是随随便便说说而已,抒发一下感情,你就这么正儿八经的,你最近有没有毛病啊!”

  “不对,曲染,我最近总有不好预感的出现,还有,我的眼皮拼命跳,我有点慌了,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是我心情很糟糕,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很不安,你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钟健盯着她,非要逼着她说出一些让他安心的话不可。

  曲染一听,微微有些发愣,从来不知道钟健是这么一个敏感的人,她一直以为他的神经很大条,即便是天大的事掉下来,也只不过是馅饼那么大。

  可是他现在就是那么的敏锐,尤其一双厉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活像是快要把她给看穿了……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也没什么事情瞒着你的,只是想着明年的时候,如果我们还能在一起的话,那该多好。”曲染话锋一转,转移了这个悲伤的话题。

  钟健虽然不相信她现在所说的,但是,他倒是自信满满,“我钟健是谁呢,既然是决定要和你在一起,你就等着和我一起白发苍苍到老吧,我是不会放了你的。”

  随即,钟健牢牢地扣紧了她冰冷的掌心,更是甜蜜的揉搓着她泛冷的双手,给她取暖。

  “别说是明年的冬天,后年的冬天,往后几十年的冬天,我们都会在一起……只是,会多了一个人。”

  他故意卖关子。

  曲染却是疑惑,“多了一个什么人?”

  “钟健,你不会现在就想着找小三了吧,真是贱人啊你。”

  “你吃醋啦,好喜欢曲染染吃醋的模样,爱死你了。”钟健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和曲染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心底是充实充盈很快乐的。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钟健补充着。

  可曲染在这个时候倒是很坚持,“你爱我,但是也很爱未来的小三对吧,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希望家里的红旗不倒,外面的彩旗飘飘,下半身思索的动物啊。”

  “我什么时候说要找小三了,有你一个就够让我受的,我可没精力找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到时候我们生一个儿子或女儿,男女都可以,性别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三口很开心很快乐的在雪天可以堆雪人,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

  钟健说着这话的时候,明显眼底是充满了期待和盼望的,多么渴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到那时候,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又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和曲染在一起的他就已经很幸福了。

  即刻,钟健抱牢了曲染。

  曲染却是因为他这番憧憬的话,顿时间愣住了,背脊也传来僵硬冰冷的意味,任由着钟健抱紧她,如果她真的有那么长的命就好了,可惜,她没那个福气。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