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一十章 全身上下都很正!
  -听着钟健的甜言蜜语,曲染反而心底是更加惭愧了。

  听似是蜜语甜言,但是,曲染很清楚这家伙是认真的,可是这个时候的曲染倒宁愿钟健是玩玩而已,不动真心的话,将来就不会伤心难过。

  “我要睡了,明天要早起去拜访客户。”曲染还是对这个职业是充满着斗志力的,毕竟,她需要钱的地方太多,妍妍那边也来消息了,沈弘伟那边开始在上钩了,包括颜雅真的父亲也开始渐渐地关注妍妍了。

  这毫无疑问是好消息,但是好消息背后是曲染必须尽快凑一大笔钱给妍妍离开这儿,否则,连带妍妍和她一起都会遭殃。

  想到这里,曲染是一个冷颤,仿佛冷意直接贯穿在她全身上下。

  “睡啦,晚安。”她径自的关好窗户。

  “晚上最好睡惊醒一点啊,说不定,我就爬窗进去你那,天知道我有多想要你。”钟健这个家伙从来是不会掩饰自己对曲染的渴望,仿佛就是分分钟的在渴望着要她。

  “正经点吧你。”

  “说清楚点,我哪儿不正了?老子全身上下正得很,不信你验货啊……”

  而他也只给曲染验货的特殊待遇,其他女人想都别想,可惜这个女人果然是最有个性的,她就是那样的不理人,从来不讨好,甚至想要从她嘴里听到一句半句好话的机会都没有。

  钟健也阖上了窗户,曲染一个人的时候,心情更加落入了低潮,有意无意的看着抽屉里的药,这些药暂且能帮她得到一定控制疾病的功效吧,她其实是很害怕的。

  刚才在和钟健面对面的时候,曲染几度会以为自己可能就那样脱口而出了。

  给她一点时间吧,她想着要报复之后,还想找到女儿,找到失散多年的妹妹曲静……

  不然就算死了,也没脸去见已去世的母亲。

  ……

  正当曲染陷入沉思当中的时候,耳畔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而这样的敲门声也由刚才的沉重到最后转变成大力的敲击声。

  “曲染,开门。”是贺臣风。

  “曲染,给我开门。”

  “……”好半响,曲染是出于万般震惊状态的。

  贺臣风这是干什么,这么晚了还来找麻烦,要死了啊。

  以至于曲染打开门的时候,她也是没好气的说,“喂,干什么啊你,都什么时候了,还来敲门,有事明天说,我要睡了……”

  她态度一开门就是恶劣的,万般的恶劣,可是,迎面而来的是刺鼻的酒味,浓浓的刺鼻味令曲染蹙眉,“故意喝那么多酒是吧……真是……你故意来找茬啊,肯定是的,没安好心。”

  “曲染。”他低唤着曲染的名字,声音很低沉很沙哑,看上去也是很失落痛苦的模样。

  曲染在这个时候还真是有那么一瞬间被他这副模样给吓到,毕竟很少会看到贺臣风如此失落的样子,他一向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

  可是现在的贺臣风当真是犹如低落尘埃般的可怜,至少脸上凄凄迷迷的模样,看起来就让曲染的心底犹如掀起了万丈浪潮那般,他看起来就是很可怜需要被人同情的。

  就在曲染晃神的时候,贺臣风已经不知不觉中的阖上了房门,落锁,一系列的举动那样的干脆直接,尤其还趁着曲染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来自于贺臣风的一袭热吻便是火势撩人的传给她,落向曲染唇瓣的刹那,火辣辣的触感就是遍体的撩了起来。

  “唔……”曲染是很本能抗拒,也有无数的害怕在心底掀起,毕竟现在的贺臣风显然是喝醉的,他看起来是很糟糕的,意识也是不够清醒的,跟这种较真较劲儿绝对是吃大亏的。

  在反抗之后,曲染略微放弃了抗拒,“贺臣风,你怎么了,你要是发酒疯的话,你就回去发,这儿不是你可以发泄的地方。”

  就算是他给她租的,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进来。

  曲染蹙紧了眉梢,可是贺臣风却是一脸的阴翳,尤其此时不发一言的时候,他看起来是更加的火大了。

  “曲染,不要抗拒我,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在强势狂猛的热吻之后,曲染的唇齿之间是火辣辣的刺痛感,却又无法挣扎,她很清楚现在一定是贺臣风最不清醒的时候。

  随即,她想了一个借口,“你喝醉了,我给你泡茶,你要是有心事,我们再聊聊,但是,现在必须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不仅仅是贺臣风手臂间的力道是生猛的,他整个人的颓丧样儿就是那般的令她心疼,仿佛这一切又回到了几年前,那段时间里贺臣风出车祸之后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那样奄奄一息,毫无生气的模样,也是令曲染到现在为止依然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可是现在的贺臣风,模样甚为吓人,但也可怜,起码曲染心底是难受的。

  “贺臣风,你先放开我。”

  他始终没有配合,不说话,也不放手,只是很认真严肃的眼神看向曲染,眼神里的深意是非常复杂的,至少让曲染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贺臣风……这是你的地盘,你难道还怕我怎样啊,你先放手……”曲染心惊胆战的,迎向他锐利的双眸时,既是害怕的,又是期待的,期待着贺臣风能够放手,毕竟胳膊间传来的疼痛是很剧烈的。

  而曲染似乎也隐约能够觉察到来自于贺臣风掌心下的力道有多生猛,他就有多么的不痛快,不开心,明明神色里全是哀戚的因子,那般的苦不堪言。

  良久,他才终于开口了,“曲染……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这一次话语不再是强势的。

  贺臣风是破天荒的询问的口吻,类似于自言自语的低低出声,这也着实吓坏了曲染。

  他口中的“机会”是再明显不过指得是什么意思,可是曲染却不能答应,正当曲染打算摇头的时候,贺臣风却是适时地搂紧了她,即刻打断,“不要急于回答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我们……是要在一起的,曲染,我不想放弃你,更不想错过你,哪怕明知我现在的身份跟钟健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我比他爱你。”

  他是刻骨铭心的深深爱着这个女人的。

  “不需要,三秒钟的时间都不需要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个答案,我们永远不可能,你听好贺臣风,我和你永远不会在一起,我已经答应当钟健的女朋友了,以后我就是他的人……”

  曲染说话是斩钉截铁的态度,可是话语还没说完,胳膊间便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是贺臣风在给她警告的。

  “我不允许你和任何男人在一起,曲染,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无耻也好,我要你,我只要你,也不会允许其他男人越雷池一步。”

  或许是在喝醉酒之后,贺臣风对曲染的占有欲是愈发的强烈,愈发的生猛……

  他,就是要占有曲染。

  “曲染,我爱你,我也要你……”贺臣风的唇齿之间仿佛是在闪烁着肆虐成灾的渴望,撩人的火焰也是喷薄而出的占领着曲染的全身上下。

  她是有被吓坏的。

  毕竟,现在的贺臣风是那样的不冷静,前所未有的不冷静,他看起来很恐怖,也很狰狞,但是更多的是痛苦不堪,越是这样的情绪在他身上交织,曲染就越发的心神不宁,试图说好话求饶,“贺臣风,你喝多了,你肯定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更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可是,贺臣风却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反而是在喝醉之后更加对自己心意明朗了,决定也是异常的坚定,“哪怕是用强的,我也要把你强留在身边,曲染染,我舍不得放了你……”

  “虽然我知道这样你一定会恨我,但是……我不想放开你……不要反抗我,染染,我们之间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

  最后一个问题,今天在贺臣风的心里已经被问了不下数百次,但是始终贺臣风没能找到答案。

  或许曲染是有错,但当初对她袖手旁观的他,更是大错特错,究其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之间还不够了解信赖彼此。

  “贺臣风……你发什么神经……你知道我会恨你,你还这样……今天你要是动了我,我会和你拼命的,不信你就试试看……”

  曲染受够了。

  仿佛就是那样的受够了贺臣风每次的蛮横无理,就算彼此都很相爱,但是不可以在一起就是不可以,无论多么努力都是徒劳,毕竟,错的东西再怎么坚持下去也是错的。

  贺臣风才不管她在说什么,唇齿之间在啃噬着她的肌肤,那一股强烈而来的力道悍然有力的在撩拨着她全身上下。

  曲染也是不甘示弱,紧紧地咬住了他的颈项,顿时间嘴里全是充斥着血腥味道,可是曲染却似乎没想放过他,这一刻的她同样是带着决绝的心态,仿佛要和贺臣风抗争到底似的,谁也不会率先饶过对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