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零九章 她是被列入黑名单里的!
  贺臣风瞄了一眼慕天翊这德性,“你够厚颜无耻的。”

  “爱一个人有什么错?至于要被说成厚颜无耻么!我等了贺明汐多久,你又不是不知道,和你等曲染一样,等了那么长时间,甚至更长时间却没有结果,你说心痛不心痛,所以叫你帮我啊。”

  慕天翊和贺臣风,和贺明汐从小是一起长大的,贺明汐对慕天翊从来只是朋友关系,尤其大家都知道贺明汐爱那个叫做林以然的男人,爱个死去活来的,仿佛谁也不能占据她的心底,别说是占据她的心底,哪怕是在她的心底走一圈都难,哪怕只是当一次匆匆过客,也成了奢望。

  “你觉得贺明汐那样的倔强女人,是我说几句,她就会听的,我告诉你,你没希望了,听说有一个男人和林以然长得很像,就是曲染的朋友,邓允。”

  “慕天翊,你没戏唱了。”

  贺臣风掠了掠唇,看起来带点儿调侃的意味。

  这把慕天翊给气得,“喂,你什么意思啊,我现在需要你安慰我,给我打气的时候,你这是什么态度呢!非但不鼓励我,还给我致命一击,我管他什么邓允的,我一定要和贺明汐在一起。”

  说完,慕天翊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俨然就是下定了决心,虽然听起来好像他真是没什么戏唱了,但是不甘心,万般的不甘心。

  贺臣风则是对他的“信誓旦旦”没兴趣,“我曾经也是很坚定的,一定要和曲染在一起,可是现在……真他妈的让人绝望,慕天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绝望,我觉得没希望了,彻底没希望了。”

  果然,贺臣风是喝得有点多,喝多了才会说胡话,所以这个时候,他是没信心的,而他的没信心也刺激到了慕天翊,“我靠,这是我认识的贺臣风吗,是天不怕地不怕,无所不能的贺臣风?”

  贺臣风的人生里一向是顺风顺水的,可是自从在遇见了曲染之后,他的生活跌宕起伏的惊起了波涛骇浪,从此再也没有平静,但是就算不平静,只要曲染在身边就好,他依然还是觉得自己可以挺过去,可以和她厮守一辈子,可是现在……却没了希望,也没了信心。

  慕天翊其实知道曲染为什么拒绝他,毕竟当年贺瑾航的事情摆在那儿,曲染肯定是懊恼不已的。

  “其实曲染她……放过她吧。”慕天翊忽然间很低沉的给予意见了。

  或许是对曲染有一定的成见,但是,慕天翊却也能设身处地的为曲染着想,或许就是因为不能爱,才会让贺臣风现在如此的痛苦。

  “我说你和贺明汐不合适,你就要唱衰我和曲染了是吧,我和曲染若是想在一起的话,已经够艰难的,你就不要加入反对我们的行列里了。”

  贺臣风也是沉沉的声音,那样令人窒息的沉重感,让慕天翊几乎不敢继续开口说话了,仿佛只要稍不留心的伤害他,贺臣风就可能在这个时候被摧毁得一分不剩。

  “好,不说了,喝酒。”慕天翊闷头喝酒。

  “你和贺明汐从来没有开始过,可是我和曲染却是刻骨铭心的爱过,甚至到目前为止还是很刻骨铭心的爱着彼此,有着这样强烈感觉的我们分开的话,有多难……”

  真的挺艰难的。

  “……”慕天翊索性不说话了。

  这一晚,他们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尤其慕天翊毕竟是酒力不敌贺臣风,最后被他们慕家的司机给载回去了,醉个不省人事的。

  至于贺臣风,虽然是喝了不少,甚至整个人已经是飘荡着,脚下是软绵绵的一片,犹如踩踏在云端上,头晕目眩是狂肆来袭的。

  可是,他的心下依然还是有念想的,想着曲染,想着和她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

  ……

  只是,这个时候的曲染还和钟健“你侬我侬”的。

  钟健住在她的对面,仅隔着三米不到的距离,两人都趴在各自高窗户上,看着天空飘然而下的雪花,虽然寒冷,冷风也很无情的灌入曲染衣底,本来心就够凉的了,这会儿功夫是更加的透心凉。

  而和她心境不一样的钟健,这个时候心下反而是暖绵绵的,也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白痴过。

  他和曲染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眸光盯着这间隔里洋洋洒洒落下的雪花,竟然是足足一个小时了。

  可好像是谁也不想打断这一片美好,曲染不说话,钟健也是舍命相陪,尽管很冷,可是只要看着这个女人也会觉得很美好,很温暖。

  “喂……你怎样啊,还要看多久啊,冷死了,你想和我睡一块,你就直说啊,干嘛要像现在这样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白痴一样!”

  这个女人难道不知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钟健是冷言冷语的说着。

  他的口吻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大咧,“曲染啊……”

  “想进去就进去睡吧,我还在这儿待一会吧,我在坐牢的这几年里,我的牢房里阴暗得不见天日,好不容易这个时候能看一看满世界的雪白世界,我想多看一会。”

  曲染不疾不徐的说着,但是简简单单的言辞里不乏恐惧,仿佛有万般的恐惧来袭,可也没有隐瞒钟健,“钟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竟然会觉得自己会再次的进去牢房里,所以很怕,很怕……钟健,你告诉我吧,是我想多了,一定是我想多了,或者害怕太久了,才会胡思乱想的想着自己有可能再进去……”

  曲染说这话的时候,是蹙紧了眉梢,眉宇之间仿佛是有太多的难受,异常的难受。

  听闻,钟健也是严肃了表情,“有我在,你怕什么,就算犯了事,老子也能把你捞出来的,只是可惜,之前那几年里,我们不相识。”

  顿时间,钟健是相见恨晚了,若是早点认识曲染的话,那时候的他就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曲染给从监牢里捞出来,所以想到这里的时候,钟健就为曲染愤愤不平,那时候的贺臣风到底干什么去了!

  曲染也意识到自己今天好像太悲观了,周遭的情绪全然的被她搅得很低沉,阴霾滚滚似的。

  “现在相识也不晚啊!”她顺口的回答。

  只是在说完之后,曲染也是很惭愧的,其实钟健要是不认识他的话,是最好不过的。

  她实际上很害怕,害怕有一天这个男人会因为她忽然间的离开,猝不及防的悲痛欲绝……

  只是,钟健这样的人,看起来就是没心没肺的家伙,应该不会伤心欲绝到那个地步吧。

  “不够,远远不够,曲染,我们约下一辈子吧,不光只是这一辈子要在一起,下辈子你也是我的媳妇儿,我还要收你做我的童养媳,从出生我们就腻在一起,才能填补今生我们错过的时间。”

  现在回首看看,钟健才意识到自己和曲染之间当真是相见恨晚了。

  “得了吧,这辈子都不知道能走多远呢,还下一辈子呢……我不相信下辈子,这一生已经过得够累的,下辈子就别选择当人了吧。”

  曲染很疲惫。

  “染,我爱你,所以,希望生生世世在一起,可是……今天的你真的很悲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吧,我们的关系,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你的心事吗?”

  但愿这个心事不是有关于贺臣风的,钟健在心底补充着。

  可是,他却有强烈的感觉,这一定是跟贺臣风有关的。

  她的身体状况,曲染是不能告诉他的,仿佛一旦是钟健知道了实情,就等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哪怕是到了这一刻,曲染还在想着贺臣风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怎样剧烈的反应。

  随即,曲染笑了笑,“年底有业绩压力啊,挺烦的,除了你和贺臣风给我下单之外,凭我自己的能力竟然接不到一个订单,我真的不甘心,钟健,你说我是那种没能力,不能接到单的人吗?我明明很努力学的。”

  曲染说得很认真。

  听闻,原来是这件事情,钟健立马回答,“我给你下……”

  “打住,钟健,你不可以给我下单了,知道么,更不可以拜托朋友给我下单,我自己会搞定,相信我,我可以的,只不过时间的问题。”

  曲染做事还是有毅力的。

  “别逞强了行不行,干业务这一行不是人人都行的,给我当钟太太吧,以后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发达了,至于要为了这订单的事情发愁吗?”

  这女人真是很别扭。

  曲染却不以为然,“如果我好吃懒做,伸手问男人要钱,那就不是曲染了,那也不是你钟健喜欢的曲染……”

  “男人有时候并不喜欢好强的女人,尤其是你这种好强又倔强的女人,很多情况下是被男人列入黑名单里面的,但是我钟健慧眼识人,我和别的男人是不同的,所以,我才会那么喜欢你,不管你是勤劳能干也好,还是你好吃懒做也好,有关你的每一面我都喜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