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零八章 不到死的那天不会放弃!
  贺臣风虽然和曲染告别了,可是回到贺家之后,他还是很担心曲染的情况,一想到曲染头痛欲裂的模样便是忍不住给她买点药来看看她。

  终究是放不下她的,贺臣风更是很清楚曲染的个性,总觉曲染这样的人不会一个人去医院的,最后,他只能买药给她先止疼。

  可是,令贺臣风没想到的是,她在他面前的时候从来不会如此的感性,也不会有任何的主动,然而和钟健在一起的时候便是风情万种。

  贺臣风手中的药跌落在地,下一秒转身离开,他似乎也不想去打扰曲染了,尤其就好像曲染所说的,如今他是孩子的爸爸,就这个身份,他似乎也失去了追求曲染的资格,毕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接受得别人的孩子,至少曲染就接受不了。

  刚才曲染和钟健接吻的一幕,他看到了,一目了然的看得清清楚楚,其实心却好像是撕裂的疼,但是,却没有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曲染和钟健也始终没有觉察到贺臣风的到来,曲染此刻是很认真的凝视着钟健,“我有话要跟你说。”

  “嗯。”他也很严肃,但其实除却严肃之外还有紧张,其实一点儿也不知道曲染这个女人到底要跟他说什么。

  “钟健,我们试试吧,不过,也只是试试,我不能保证你所谓的终身契约,甚至稍微时间长一点的契约,我也不能做到。所以,你要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猝不及防的离开你,你要好好的,不许伤心,也不许难过,更是要忘记我,彻底把我忘记,可以做到吗?”

  “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就试试看,否则,我们还是别试了。”

  曲染其实这个时候是很犹豫的,万般的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如果只是试试的话,大概有一天也会让钟健伤心的吧。

  如果不试的话,曲染也会自私的想到,她将来孤零零一个人,一个人去面对死亡,实际上想想也是挺可怕的,此时此刻滔天的畏惧和骇然令曲染心神不宁的。

  钟健一听,怪别扭的,仿佛也敏锐的嗅到了曲染话语里的意思,“怎样啊你,要死了啊,跟我说这些诀别的话,你要是说这些,我宁愿不试,曲染,你最好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的你心事重重的,看起来好像很悲伤,我不要你这样的悲伤,你给我开心快乐起来。”

  钟健是万般激动,心下也是极度的慌乱,总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所以这会儿的曲染还算是好说话的,还算是能勉强答应他交往的要求。

  虽然和曲染交往一直是他所梦寐以求的,但是这一刻的曲染明显是藏心事,“你告诉我,你想要做什么,是不是要走什么极端去报复曲灵和林月琴?这种小事你让我去做啊,小菜一碟……”

  钟健这个时候想到的是她的报复。

  可是,对曲染而言比报复更吓人的是,随时都可能离开的,甚至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情,或许明天就是她的灾难日。

  “不是的,不是这些,钟健,你什么都不要替我做,如果你是喜欢我的,暂且什么都别做,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将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解释的,但不是现在,如果我要请求你做事的话,一定会不客气跟你开口的。”

  说完之后,曲染才是真正的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自私自利,而钟健能够接受这样自私自利的她,其实曲染很清楚自己是何其的幸运。

  钟健蹙眉,一瞬不瞬的看向她,格外认真的神情。

  “傻瓜,不要这样看我,我没什么事的。”

  对,她坚定自己一定不会有事,起码在没有完成报复之前,曲染绝不让自己出事。

  “……”钟健始终不说话,难得的沉默。

  平时,他都是很聒噪,吵闹的。

  “钟健……”

  曲染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觉得气氛是异常的不对劲。

  “真是的,我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天寒地冻的快冻成冰人了,走,喝点酒去吧。”这种时候的心情,仿佛只有酒精才能个麻醉她混乱无比的思想。

  可如果是以前的钟健,在他眼里,女人喝醉了就好下手,偏生这个时候他就是不想看到曲染喝醉的模样,分明有这样的心思就是很爱很爱曲染的。

  “喝什么酒啊,走,请你喝热饮,等你心情好的时候再去喝酒,倒时候我就把握机会把你给一举歼灭了,你别把我的话不当真啊,你知道的,我觊觎你已经很久了……”

  早就想把她吃干抹净,从第一天认识她开始,钟健就没有想过要放了她。

  “喝热饮去,走。”

  “钟健,我发现自从认识你之后,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不开心的,因为我觉得你的人生里阳光盛世,好像一点阴霾都没有的。”

  “所以,我也想试试你的人生,任何事情都不能让我沮丧。”

  曲染忽然间就好像是在跟自己打气那般,鼓舞着自己,她的确是必须奋起的。

  她就是要奋起直追,跟死亡做斗争吧,至少曲染也不想让自己颓废。

  钟健一听这话,撇撇嘴,满不在乎的,“切,你是没有见过我沮丧的时候,比如这几天我见到你,我想见你,拼命又不想让自己这么窝囊……这几天是我有史以来最丧的日子,简直痛得要命。”

  “喂,曲染,我警告你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你可不许抛弃我啊,把我给弃了的话,老子就跟你同归于尽。”

  说这话的时候,分明就是开玩笑口吻的凶巴巴,像足了他的性子。

  活像是曲染第一次见到他那会儿一样,嚣张跋扈,张狂肆虐,好像把全天下的人都给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卧槽,你这么变态啊,我还是尽早远离比较好。”曲染即刻防备的眼神。

  “太迟了,知道么,现在后悔太迟了……”

  妈蛋的。

  谁能敢掏出他钟健的魔掌,除非是活腻了。

  不过,钟健这个时候真的难掩他的欣喜,仿佛有这个女人在身边,的确生活是充满了阳光盛世的,一点阴暗都没有,就算有也很快能挥散。

  “曲染,我爱你。”钟健表白,此时此刻揽着她的脖颈,不是深情的口吻,是非常自信满足的得意洋洋,要知道能让他钟健真正动心动情的女人,曲染是第一个,也很肯定势必是最后一个。

  “再说一遍。”她想听。

  毕竟,曲染不确定自己还能听到多少次这样有爱的话语。纯粹只是想要听一听,所以,还要求着钟健再说一遍。

  可是钟健在被要求的时候,是求之不得的,“我爱你,曲染,我说我爱你,我爱你千千万万年,至死不渝。”

  “曲染,我爱你……”

  是真的很爱她。

  甚至,钟健会忍不住去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上辈子欠这个女人,所以今生第一眼就是那么的对眼,那么的顺眼。

  曲染心头也是甜滋滋的,“你真可爱,我发现钟健你有时候挺不错的,明明是挺不错的人,可偏偏看起来就像个混混,拜托你改改你那性子吧。”

  “是我的女人叫我做的事情,我一定做,我的性子早就被你给磨平了。”

  钟健还真是觉得自己自从和曲染相处以来,很多脾气都没了,毕竟只要和她在一起,似乎就是那样的无法生气,只有满心的喜悦和甜腻缭绕心间。

  相较于钟健和曲染此时的甜蜜,贺臣风则显得苦涩。

  这个时候不想回贺家,仿佛回去那个冰凉的别墅,他的心底会越发的难受。

  慕天翊被叫出来喝酒的时候,慕天翊忍不住看了看贺臣风的身边,“你不是说叫了明汐姐出来喝酒的吗,我是听你说明汐姐会来,我才愿意跟你出来喝酒的。”

  “有完没完,说了贺明汐不是你的菜,你还惦记着呢!”贺臣风白了他一眼,慕天翊喜欢贺明汐早就已经不是藏着的秘密了,包括贺明汐自己都很清楚慕天翊喜欢她,只是贺明汐是很强烈的反对姐弟恋的,让慕天翊完全没有机会。

  “当然惦记着,不到死的那一天,这颗心就不会放弃她。”慕天翊感慨。

  “可人家不鸟你,能有什么办法!你还是出国留学去吧,待在这儿只不过是徒增伤心罢了。”贺臣风摇晃着杯中明黄,色的酒精,脑子异常的清醒,每次喝酒的时候就是没办法把自己喝醉,好像他真的是千杯不倒的人。

  听闻,慕天翊也是有些颓丧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这次又怎么了,为了曲染那个女人啊,曲染那个女人我跟你说,真不怎么样的,快点打消这个念头吧,就算不喜欢颜雅真,也快点找一个其他的。”

  慕天翊似乎也故意在呛声贺臣风,谁叫他让他放弃贺明汐的。

  贺臣风脸色不好了,慕天翊继续叨叨,“你让我放弃贺明汐,就等于是让你去放弃曲染,同样的心态,同样的心痛难割舍,所以拜托你帮帮我吧,给我牵牵线,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挚友加亲戚,亲上加亲。”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