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三百零五章 揩油成瘾
  贺臣风的第一反应便是,“曲染?”

  “贺总,我不知道她的具体名字,但应该是吧……”秘书小姐毕竟是新来不久的,之前没见过曲染,她不太确定的说。

  贺臣风这是还不等她把话说完,立马匆匆的摁下电梯,再次急促下楼。

  “贺总?”

  秘书惊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贺臣风这样惊慌失措的,仿佛这个女人对他而言是很重要的。

  “贺总这是怎么了,好奇怪……”秘书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贺臣风与曲染之间所经历的,贺臣风的感情世界也是成谜的,虽然听说有个孩子,但是孩子的母亲颜雅真,这个女人在贺臣风的心里到底重不重要,这是外界完全未知的。

  有人说是贺臣风把自己的美娇妻藏得太好,也有人说是贺臣风只要孩子不要孩儿妈,因此贺臣风的感情世界到底是爱谁,不爱谁,是别人所不知晓的。

  可是所有人更加不知道贺臣风爱的人就是这个曲染,这个被外界唾弃,瞧不起,甚至是嫌弃的女囚犯。

  曲染虽然是白来了一趟,但是没有见到贺臣风也好,他们之间其实不适合碰面的,可是,下次她还得重新过来把文件拿给他签字。

  “曲染……等等……”

  “曲染……”

  贺臣风莫名地心下就有一阵急切,步伐匆匆的紧追而来,他为什么每次见到曲染,只要有关于曲染的任何事情,他都会很紧张,很急切,甚至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每次只要错过,仿佛便是永远错过。

  就好像几年前,他的袖手旁观,造成了曲染被关在监狱里四年的时间……

  这个时候的贺臣风是格外的慌乱不安,不知该怎么办才能弥补曲染。

  “曲染。”到了办公楼下,贺臣风才意识到其实曲染已经离开了,他步伐后退了几步,说不上的失落感,他心底的空空荡荡已经升腾至无限大。

  他的心中有深深的亏欠和难受,目前的情况何其艰难,他和曲染明明可以时常见面,却永远不能相守。

  曲染这个时候似乎也是有所感应那般,好像刚刚从她身边经过的那辆车,有点像贺臣风的,可是又不敢确定,却还是想着试试看,或许就是他。

  然而,曲染折返回贺臣风公司的时候,果然他就在那儿,仿佛是在焦急的在寻找着什么,甚至曲染还能听到他的喊声,好像是在叫她的名字。

  “你……在叫我吗?”曲染问。

  听到曲染声音的时候,贺臣风的心狠狠地一疼,心下歇斯底里热烫来袭,步伐也是坚定的,沉稳的一步步靠近曲染。

  曲染也说不出此时的感受,但是能让她少跑一趟的话,她也是很感激的,“我是来拿合约给你签字的,谢谢你给我下订单,也让我赚了不少,不过贺总说还是要走走流程,这个合约你帮我签个字吧。”

  原来是有事情而来的。

  如果没有事的话,她应该是不会来找他的。

  贺臣风靠近的刹那,什么也没说,下一秒,牢牢地把她揽入怀中,心跳在这个时候疯狂跳跃,这样紊乱的情绪连贺臣风自己都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无从去解读。

  曲染也是惊愕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好半响都是怔愣的,本来是要推开他的,可是隔着那样近的距离,他能近距离的能感受到来自于贺臣风的如擂鼓般的心跳。

  “因为我是业务员,你给我下了订单,所以,要揩油是吧。”否则,她不能很好的解读这个拥抱。

  但是,此刻曲染的口吻也是带点儿戏谑的口吻,随即也顺势的推开了他,“贺总,你帮我签个字吧。”

  曲染不忘自己的目的,把合约交给贺总。

  “既然你都说我揩油了,今晚,我要捞更多油水……”

  “走,吃饭去,陪我一起吃饭。”

  说着,贺臣风似乎心底踏实不少,只要曲染在身边,仿佛,心就够平静的,够心安的。

  曲染的手骤然间被他给牵着,牢牢地,紧紧地,曲染刚想拒绝的时候,他徐徐的开口,“从中午到现在,我还没吃饭,陪我一起填填肚子吧,填饱肚子就给你签字。”

  “你今天……不是去参加亲子节了吗,学校没有提供你们家长饭菜啊。”

  照理说应该不会啊。

  她之前听曲英杰和李婷婷都说起过,这是贵族幼儿园,里面的条件服务都是最棒的,甚至这一刻曲染是带着审读的眼神看向她。

  “你怎么会知道我去参加了亲子节?”

  “秘书说的。”

  “……”贺臣风顿了顿,“去了一下,就回来了,我大概不是称职的爸爸吧,或许我唯一能替贺欣所做的就是给她多存点钱,以后生活不缺钱,让她的物质生活有保证。”

  但其他的似乎真的无能为力。

  至少每次在面对贺欣的时候,贺臣风也是相当自责懊恼的,只是能做的又少。

  “那就争取做个好爸爸,不要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与其在外勾三搭四,不如多花点时间陪她,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永远不会有机会了。”

  曲染的话是很真诚的,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就算她和颜雅真有过节,也不会责怪这无辜的孩子。

  贺臣风听着,也反驳,“你是在暗示我什么,难道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勾三搭四,曲染,其实当初如果不是你,我们现在的问题会很简单的。”

  他也有埋怨。

  就算是愧对曲染的同时,也会有不少怨恨,甚至会设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出车祸,如果曲染没有逃避他的话,现在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我要下车。”当年的事情,她不想谈,甚至连贺臣风说起,她都觉得很恼火,尤其是提到车祸的事情。

  “曲染……你不承认是吧,其实假若你没有离开,我们会在一起的,可惜你不信任我,你一直都不信任我……”

  曲染没有忘记自己的情况,这些年虽然药物暂且控制到了脑部肿瘤的发展,可是最近频繁得头痛却让她越来越意识到,或许离死亡的日子不远了。

  这一刻,当贺臣风把车停靠在一边的时候,曲染在贺臣风的摇晃之下,她的头部是剧烈的疼痛传来,她看起来很不好,面色瞬间苍白了,尤其剧烈疼痛之下的汗珠也急速而来。

  虽然痛,却极力在隐忍,至少不要在贺臣风面前发作。

  但是,贺臣风也是眼尖的注意到了她面容上的不一样,她看起来就是那样的痛苦万般。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贺臣风掌心探上曲染额头的时候,却愕然发现掌心下全是沁凉的触感。

  “你生病了?”他继续问。

  听闻,曲染即刻否认,“不是,没有病,只是……有点头痛,可能感冒了……”

  现在只能跟贺臣风说是跟感冒有关的疾病,不然他就小题大做了。

  可是,有些事情也瞒不过贺臣风的眼睛,“不像是感冒,你哪里疼,送你去医院看一看好吗?”

  贺臣风是难以言喻的紧张。

  “没那么严重的,你给我签了字,我就不疼了。”曲染执拗的将合约递给他,这个时候的贺臣风是哭笑不得的,“我觉得下次我得给我业务部门的员工们疯狂加薪,业务员都像你这么没无孔不入的拉单,负责,真是辛苦。”

  贺臣风打趣的道,忽然间,曲染反而是笑了,即便是苍白又虚弱的面庞,但是笑起来却是明艳舒心的笑容,简直就是要融入贺臣风心底了。

  贺臣风目光是定定的看向她,平静无比的看想曲染,也把曲染给看得格外不自在,“贺臣风……”

  “不要生病,曲染,不管怎样,不要生病,我只要你好好的,如果和我在一起是那样的不自在,我可以和你少见面,但是,别让自己这么凄凄惨惨的,你不能这样,知道么。”

  她的人生已经足够凄惨了。

  尤其一想到四年的牢狱之灾,贺臣风深知自己无论怎样都不能弥补她的,更何况现在只不过是给她下几个订单,签个字而已,以后想要给她的是更多更多。

  “把合约拿来,只有我签了字,你就不会痛的话,我心甘情愿签字。”

  随即,在曲染递过去的合约上,他签下了他的名字。

  “不看一下么,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签了字,说不定我会坑你的。”曲染故意这么说,起码她还没忘恩负义到坑害他这个“大救星”。

  因为贺臣风和钟健这两个大救星,她成功的在明月集团的业务部门站稳了脚跟,也是很快被同行的人知晓,她接单一流的本事。

  只是,一想到这个订单是主动送上门的,曲染就有些不好意思的。

  “请你去吃饭吧,当做是谢谢你给我下单,的确应该感谢你的。”

  曲染说道。

  贺臣风也是有些惊愕的,“去吃饭没问题吗,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最近是不是加班太多了。”

  曲染摇头,“我没事了。”

  她要是说自己有事,其实曲染可以肯定,这个家伙一定会去找贺明汐麻烦的,肯定又会责备贺明汐给她安排太多工作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