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难忘旧情
  

  “贺臣风,你干什么,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啊。”曲染再次的被贺臣风这肆无忌惮的行为给吓到了。

  可是,每一次,贺臣风是势在必行的。

  哪怕是明明那样理亏,明明对这个女人是充满了愧疚的,可是,贺臣风是难以言喻的就是对她蠢蠢欲动的,爱她的全部,身与心都想让它们只属于他一个人。

  “染染……”

  他忽然间那样宠溺又低柔的叫喊着曲染的名字,一时间,曲染很不习惯,但是,又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根筋不对劲,竟然会沉溺在他温柔的低喊声里。

  恍如他的声音有那么无穷的魅力,就是那般火热的撩拨人心。

  “贺臣风,你不能对我胡来了,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身为人,父人,夫的自觉性啊!”这一刻的曲染试图用这个来阻挠贺臣风接下来的行为,可是,他却什么都顾不上了,反而是更加呢喃的口吻,更加柔腻的语声包裹着曲染。

  “染染,你有没有为我冲动过?”

  每次曲染在抗拒他的时候,贺臣风其实心下也是没有底气的,也很有失落感,每次都是他强行的占有,仿佛就是在告诉自己,如果不是他紧缠不放,她和曲染之间就真的结束了吗?

  “我怎么可能对你冲动,从一开始就没冲动过……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冲动。”

  曲染说着谎话,其实,何尝没有冲动过。

  贺臣风楼抱她的时候,愈发的紧凑,牢牢地,紧紧地,悍然有力的握紧,就算不亲热,暂且让他抱一下……

  曲染大力挣脱,但是,却再次的被抱紧,“我爱你,就算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我冲动过,我也依然爱你……”

  如果他的放手能够换来曲染的安宁和快乐,他也是可以的,毕竟,每一次曲染的挣扎与反对都让贺臣风倍感他们之间是没有未来可言的。

  如果他先放弃的话,只要曲染开心就好。

  良久,紧紧的拥抱里,曲染身上的抗拒也是一点一滴的被软化,仿佛看到了贺臣风的决心,但是这样的决定也让曲染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

  但这样又是最好不过了,能不在一起,最好,省得相互折磨。

  贺臣风搂抱她的时候期间免不了要在她身上揩油,力道是那样的生猛有力,继续蹂躏欺负着曲染的红唇,吻也是密密麻麻的落向了曲染,一分一分的舔舐着她甜美娇柔的肌肤……

  “贺臣风……你不要这样……我有点怕……”

  她是很害怕的,怕自己的弃械投降,怕自己又会不小心的服软了……

  “贺臣风……你能不能,对我尊重点,你这样很没礼貌啊,是在羞辱我。”

  曲染嚷嚷着。

  可是,贺臣风这会儿是不说话了,一个字也不说了,只有强大的气势和力量将她包围,缠绕。

  曲染甚至不清楚接下来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竟然就好像是被下蛊一样,一切都经不起任何的抵抗,她就那样由着事情发展了。

  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时候,曲染也心知肚明自己的自制力是远远不够的,总是那样被轻易的撩拨,说到底还是对他旧情难忘。

  “旧情难忘”这四个字眼那样震撼的停留在她心底,激起了滔天的骇浪,她明白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明知没有任何结果却还在拼命“难忘”旧情,尤其贺臣风若是单身,若是没有孩子,没有颜雅真的话,或许重新给她机会,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贺臣风。

  但是,不仅仅是贺臣风的问题,还有她自己本身的问题,曲染也没脸愧对贺瑾航的。

  这是最后一次吧。

  最后一次的放纵,也是最后一次的告别。

  ——

  而这一次贺明汐的生日是意义不同的,完全意义上的不同寻常,往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一个人心中默默的祈祷着林以然给她意外的惊喜,给她一个美好的许诺。

  可是,那么多年以来却没有一次是有意外惊喜发生的,不过这一年的生日却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只要看着邓允就会很轻易的想到林以然,仿佛林以然就在她的身边,只是,贺明汐又那样的清楚明白,这不是林以然,他们是完全两个人不同的人。

  纵然是很冷的天气,可是在海边的小面馆吃面的人很多,或许这儿是特色馆,味道也很不错,是招牌老字号,就算是冷,依然人潮热闹。

  海边的冷风呼啸而至,那样横行肆虐横扫而来,即便是冷,但这一刻被海风吹乱了发丝的贺明汐,反而是心境很温暖,只是会想起这些年来,原来她也熬过来了。

  邓允知道她现在一定是心事重重的,一定在想着她的男人,这个时候也不想打扰她,或许这样的安静气氛正好让她放松心情去享受生日的余温。

  邓允也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倾听者,他什么都不说,默默地任由着贺明汐回忆着她与林以然的过去。

  “奇怪,我今天为什么怎么都喝不醉?好像喝得越多就会越想着他,这个家伙真的狠心……”

  说这话的时候,贺明汐脸上苦涩在肆虐的泛滥,“林以然你这个家伙,真的狠心了,多少年了,一直没有个音讯,我是女人啊,女人能经得起多少年的折腾,我现在满三十,是奔四的人……”

  “邓允,你说,奔四的女人意味着什么!”

  一晃眼就是好几年的过去了,一眨眼功夫她就是三十岁了,在最美好,最应该被疼爱的年龄里,她的时间花费在了等待一个人的身上,一想到这个就觉得绝望和难受。

  这个问题抛给邓允的时候,邓允明显是有些惊慌失措的,而且邓允对这种问题也是毫无招架之力的,“这……”

  “你也知道奔四的女人,就等于是冲着奔死而去的吧,慢慢的在等死……”

  “邓允,我以后就是要在这样绝望的时间里继续等着这个狼心狗肺,不守承诺的家伙回来,我要等到死那一天。”

  她现在就是那样坚决,毫不动摇,仿佛这一辈子若是等不到他的,贺明汐明摆着就是不会这样罢休的。

  可是,邓允在看到她这样坚定的态度,心下不免泛疼,其实贺明汐这样条件好的女人,是有很多男人追求的,就算她脾气古怪,也很执拗,但她是个好女人,至少这些年就等着那个男人回来,就凭这一点就知道她是多么痴情的一个人,若是换做别的人肯定没有这么坚韧不拔的。

  在海边的面条馆,贺明汐继续喝酒,“老板,还给我来两瓶。”

  “喂,你够了啊,等会我肯定不理你的,你要是耍酒疯,我很怕啊。”

  上次在曲染门口那件事情,到现在,邓允还是非常刻骨铭心记着的。

  可是,贺明汐挥挥手,“不会的,我喝不醉的,这一天,我尝试过的,怎么也喝不醉,越喝酒就越会想他,越想他,我就能梦见他的……”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所以,我一直坚信他没有死,甚至我就是那样的肯定,他没有死,现在肯定是在哪个地方包养小秘,肯定是的,一定是的!”

  “那家伙哦,读书的时候很多人追呢,好多好多女生追求他,可是我贺明汐虽然不是追求他女生当中最漂亮的那个,但是,我却能过五关斩六将掠夺他的心,邓允,你就知道我有多厉害吧。”

  贺明汐吹嘘着,还一本正经的说着,仿佛就是在告诉邓允她并没有说谎,可越是如此,邓允反而是更加害怕她发疯。

  “所以,就算是林以然在外头包养了小秘,我这样厉害的人到时候也能很轻而易举的把小秘给赶走,轻而易举的把他给留在身边,可是……他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完全没有他的任何音讯,我就算是再厉害也没用啊。”

  “喂,贺明汐,不要喝了,我送你回去,早知道你来这儿还喝酒的话,就不带你来这儿了。”今晚是他完全的失策。

  贺明汐听闻着邓允的话语,忽然间她不说话了。

  贺明汐不说话,也没有太多的神色情绪,但就是那样凝望着邓允,一瞬不瞬的看着邓允,虽然没有情愫起伏,但邓允却被这样盯着,怪别扭的。

  邓允很尴尬的用手挡了挡自己的脸,“我去买单,你在这儿等我一会。”

  “不要走,邓允,我知道你是邓允,不是林以然,可是,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会觉得你就是他,也总会给我一种错觉,他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这样的一定会回来,她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贺明汐握紧了邓允的手,她现在微醉的神情,看起来就是那样忧虑,又充满了悲痛,可脸上却在笑,越是如此的笑容,越是让邓允的心恍如被扯裂般的疼,“喂,你别这样……”

  他不是林以然,她应该清楚的。

  “邓允,你告诉我,你跟我说一句,他一定会回来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其实,他并没有死对吧。”

  贺明汐说这话的时候眼底不由自主的蒙上了厚厚的泪雾,眼泪也在下一秒夺眶而出……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