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桃花运的象征
  贺欣却是不管不顾了,“我才不管这些,反正我不许你们离婚,你们离婚了,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我就没家了,谁来疼我爱我啊?”

  “还有沈乔,李婷婷他们都会取笑我,班上的同学也会耻笑我是个没爸没妈的孩子,我不要这样……”

  “呜呜呜……“

  呜咽声,哭泣声立马冲刺在贺家上下。

  贺臣风也跟着蹙眉,没料到这小家伙在关键时刻还是很袒护颜雅真的。

  颜雅真也在这会儿趁势,“我们走,欣欣,既然这儿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是,妈妈一样可以给你好的生活,不稀罕留在这儿。”

  颜雅真怂恿着贺欣,言辞里很坚决,越是坚决就越让贺欣感到骇然,“不,我哪儿也不要去,我就是要留在这儿,爸爸妈妈也要留在这儿,我们谁也不离开谁好吗?”

  “对不起,爸爸,是我不好,平时我任性贪玩,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能和李婷婷的姑姑在一起,他妈就是个小三,不要脸的小三,我要找她去。”

  本来贺欣的情绪就不好,这会儿是清清楚楚的听到曲染跟贺臣风在一起,曲染是小三的时候,亏她之前还在不知不觉中喜欢这个女人的厨艺,觉得她做得饭菜一级棒,性格也很有爱,就不跟她计较她是坐过牢的女人了。

  否则,曲染这样的女人,连跟她沾上边都没门。

  “欣欣,我们能不能有点骨气啊。”颜雅真佯装很坚持。

  贺臣风深知她就是个戏精,花样挺多的,“不管是贺欣,还是你,最好不要去招惹曲染,不然,我饶不了你们,包括你贺欣,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读书,其他事情都不在你的考虑之内,懂吗?”

  其实,一直以来就不希望贺欣是如此一个思想成熟的孩子,或许就是因为太过思想成熟了,以至于她要背负的,她要去想的,超乎了她所能承受得范围之内。

  “不懂,一点都不懂,我知道你们要是分开了,我还读什么书啊,读书有什么用呢,反正我就是个没人喜欢的家伙,就算读再多的书,别人也不会爱我的。”

  她冷哼着,也似乎小小年纪就明白了自暴自弃的含义。

  贺臣风听闻,头都大了,立马让管家前来把贺欣带走……

  “吴妈……带贺欣回房间去。”

  “是。”吴妈离开有所行动了,也极力的劝说她听话,可贺欣就是那样的执意,“你们要是离婚了,我不会搭理你们了,我要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反正我没有家了,我回来有什么意思。”

  小丫头也是很会发脾气的,这会儿功夫虽然是在吴妈的带领之下离开了,可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撂狠话,和他们对着干。

  颜雅真也是先发制人的呵斥贺臣风,“这下你满意了吧,因为曲染那个贱人,你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贺臣风,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啊,你不喜欢我们没关系,我带她走,马上带她走。”

  颜雅真说完,还真是怒气冲冲的离开,似乎就是怒火中烧的。

  其实,贺臣风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不出颜雅真的小把戏,何尝不就是要拿贺欣当筹码,要求与她结婚,早点把事情办下来。

  这会儿,越是阻挠她,颜雅真势必是更加的火大,贺臣风索性任由着她了。

  良久,贺臣风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呆,紧蹙的眉梢之间攒得更深更紧,仿佛就是有些怀疑的,有可能刚才他错过了曲染的电话。

  毕竟,很清楚颜雅真的个性,对曲染是非常有敌意的,也绝不会让他和曲染那么顺顺利利的在一起。

  贺臣风拿着手机去了维修点,要求误删的短信和电话进行恢复还原……

  很快,维修人员技术极棒的恢复了误删的数据,果然是有曲染电话的,还有她的留言,甚至,也看到了颜雅真动手脚的那条“没时间”的短信。

  这一刻,贺臣风连在宰了她的心思都有了,跟他玩这种把戏,找死。

  只是,令贺臣风更加生气的还在后头,大概是因为曲染太生气了,以至于不想再听到任何电话或留言,索性关机了,和明月集团的其他同事,一起去参加了贺明汐的生日派对。

  刘郁美的确是个好助理,给贺明汐安排的生日派对包厢里,是豪奢气派的,就算是前来给她庆祝生日的人很多,但丝毫不显得拥挤,反而是相当的热闹。

  今晚的贺明汐也格外的美丽婉约,平素习惯了简约套装的她,这一次是一身水粉色的露肩洋装在身,衬托着她姣好曼妙的身段,水粉的颜色系衣服也给贺明汐增添了不少俏皮可爱之色。

  纵然是三十岁的女人了,可是丝毫看不出脸上任何的岁月痕迹,至少看起来还是很美很美的,甚至是前所未有的美……

  “贺总今天格外漂亮妩媚呢,是有刻意精心打扮吧!”刘郁美对她赞不绝口的,尤其眼神也围绕着贺明汐打转,在私底下,尤其是今天的生日派对上,她与贺明汐是没有上司与下属之间的隔阂与距离的,又说,“贺总,你有好身材,平时干嘛不拿出来秀一秀,说不定早就找到另外一半了。”

  “去你的,我干嘛要露给别人看啊,我又不是卖肉的。”

  她可不想出卖色相,所以就算是出身豪门,就算自身能力也很强,但从来不会恃才傲物的骄傲自满,也不会随心所欲的过生活,起码现在她就是要隐忍的等着林以然回来的那一天,她就是那样的坚信着,他会回来。

  “哟哟哟,贺总,好可惜啊,女人不在年轻的时候露一手,等人老珠黄了,皮肤皱巴巴的时候,再露就没意思了,你这么好的身段就是要给男同胞们看一看的啊。”

  “贺总,你说,你今天穿得是什么颜色的内衣……你这一身水粉色的,是桃花运的象征,肯定今晚能找到男人的。”

  有另外一个同事起哄,平时贺明汐或许是个喜欢板着脸,很严肃的老板,但是私底下还是能和底下的人打成一片,至少他们也是无所畏惧的跟她开玩笑。

  “去你们的,我只是不想找而已,你以为我想找的话,会找不到么!”贺明汐忽然间又再次想起了那个该死的简艺美的话语,居然说她是老女人,她哪一点老了,年龄是老了点,可是有一颗不服老的心,也有一张不显老的脸。

  想到这里,贺明汐忍不住问,“难道你们有资源介绍给我?我这样的,不喜欢弟弟级别的人,最好是和我同龄,或者大一两岁的男生,大三岁都不行,三岁一代沟,我可不想结了婚就离婚,我们贺家的人,没有这种先例的。”

  的确,他们贺家的人,都是只有一次婚礼的机会,一次婚姻,终身婚姻,就算是再难熬,也得熬下去,熬到死为止才能结束摆脱婚姻。

  所以,贺明汐此刻的择偶条件是很苛刻的。

  刘郁美直接摇头,否定,“贺总,你这条件太苛刻了,难怪你找不到男人,你是怎么了,为什么非要在年龄上做文章,姐弟恋很流行啊,再说老一点的男人跟你谈恋爱也不错啊,年龄大一点的男人更懂得如何疼老婆,爱老婆,所以,别局限在年龄上,关键是你们合不合得来啊。”

  “就是,贺总,你今天就重新正视这个问题,定然要把这个问题给纠正过来,若是因为年龄的问题就把好男人给拱手让人了,多亏啊。”

  ……

  大家是你一眼,我一语的,在贺明汐交往男朋友的问题上大做文章,出谋划策。

  贺明汐倍感要被这群小妖精们给气得头昏脑涨了,“今天是我生日,能让我开心点吗,说这么沉重的问题,我头好痛……”

  在家里要被贺妈妈逼婚,在这儿又被这一群养不熟的小妖精们催催催,贺明汐顿觉做人好艰难,人生很绝望。

  贺明汐也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在某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人静静地喝着闷酒的曲染,她看起来神色很不对劲,至少她看起来好像是有些悲伤的。

  “喂,曲染怎么了?”贺明汐睨向曲染时,眉头深锁。

  刘郁美自告奋勇,立马答,“我知道我知道,曲染肯定是在为贺先生给她下了五万套订单在发愁吧……贺总,你听到没,是五万套耶!订金都打过来了。”

  “……”贺明汐也没即刻回答,顿时直觉喉咙发热发烫。

  这个贺臣风还真是这么做了!

  虽然据贺明汐对贺臣风了解,这样的行为,像足了就是贺臣风的作风,可是他有必要这么较真较劲的么,钱有多的啊。

  “确定是贺臣风?”贺明汐询问。

  “嗯,就是贺先生。”

  “这个家伙真是。”贺明汐低斥,不过已经起身了,挪至曲染的身边,“曲染,不开心啊。”

  她问。

  这一问,把曲染立马给惊了起来,“贺总,我没有啊……祝你生日快乐,还有,早点找到如意郎君。”

  “呐呐呐,连你也催我找朋友是吧,太不够意思了,你知道的啊,我对赚钱比较感兴趣。”

  至于男人嘛,似乎永远只有一个林以然能入得了她的眼,可是最近,自从认识了那个和林以然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邓允后,仿佛一些未知的情绪开始爆发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