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抱紧她,直到地老天荒
  

  贺臣风脸色多了好几分阴翳,但也没有给她多余的话语,就是那样一动不动的阻挠在曲染面前,仿佛这一刻不需要贺臣风多说什么,他挺拔威严的身躯便是给了曲染最大的逼迫感。

  “怎样啊?还真的要我以身相许啊?”

  “不会吧,我以为你对我这样的劳改犯是不敢兴趣的。”

  至少,曲染就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吸引力可言,只不过是像她这样的灰姑娘,大概是他们这些豪门富家子弟没有经历过的类型,才会一时间对她感兴趣,兴致勃勃罢了。

  包括现在的贺臣风,曲染始终觉得贺臣风只不过是骨子里的倔强和不甘心使然,才会让他某种程度上也是执迷不悟了。

  贺臣风眉心之间的褶皱已经叠得越来越深了,至少,他看起来也是很凌厉了。

  “你非要这样说不可么,在面对我的时候,你就这么不自在吗?”贺臣风一眼就看出了曲染的心思,她此刻全部的伪装和坚强,都只不过是因为她无从面对他,甚至和他只要在一起就会显得很不安很烦乱。

  听闻,曲染投向他的眸光里有着不少的惊恐,仿佛也是很害怕贺臣风的,这个男人真的很容易洞穿别人的心思。

  还是,她的心思太好解读了,所以一眼就能被贺臣风给看个透彻?

  “贺臣风,很晚了,你让让吧。”她不想和贺臣风在这儿浪费时间了,到最后也不得不妥协的开口求饶,很沉的口吻,但又是非常坚定的态度。

  尤其,曲染迎向贺臣风的面庞时,清丽的瞳仁里全是无所畏惧的坚韧,仿佛就是在向贺臣风证明一件事,她并非和他在一起不自在。

  可是,贺臣风也懒得跟她计较这些了,心知肚明曲染这个家伙有多么的别扭,又有多么的固执。

  “拍了什么照片?”他问。

  贺臣风并没有忘记刚才酒吧经理所说的,她是因为拍了照片才会引来一帮人的围堵。

  想到这里,贺臣风脸色是越来越不对劲了,甚至是凶巴巴的呵斥,“我看你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要命了啊,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敢拍照!我如果没有及时出现,曲染,你倒是跟我说说看,你要怎么化解刚才的危机?”

  其实,贺臣风知道的,她肯定是无路可走的。

  而曲染也是心知肚明自己在贺臣风没来之前的处境,可是她依然还是很嘴硬,“要你管……贺臣风,你要知道这几年来,我在监狱里,就算没有你,我也过来了,在监狱里所遇到的危险状况有可能比这儿更加的黑暗横行,可我都一路过关斩将的走过来了,并且活生生的出狱了,所以,以后我的事情你别管,就算你帮了我,我也不会领情。”

  她就是这么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想到这里,曲染是挺难受的,忽然间胸口处就是那样沉甸甸的令人难受窒息,她到底是怎么了,每每在面对贺臣风的时候,她就像是刺猬一样,拼命的扎他,让贺臣风痛苦的同时,她自己也不好受,扎得浑身鲜血淋漓的。

  “你跟我来。”贺臣风二话不说抬起了她的胳膊,下一秒火速的拉扯她离开。

  曲染也是被吓到了,瞬间一震,没料到贺臣风竟然会在此时那般的粗鲁,他就是那样悍然横行的扯动着她,“你以前就是这样,现在这该死的性子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曲染,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别扭的性子,很大程度上才造成了我们之间变成了这样……”

  “可是你要明白,我和你的分开,我们孩子的流产,你坐牢,而我成为了贺欣的爸爸,名义上颜雅真的丈夫,这一切的一切,你知道是谁造成的吗!”

  “都是你啊,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你,哪怕是在我们最艰难,遭遇着最多人唱衰我们关系,不好看我们的时候,我依然还是从来没有动摇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一心一意的想着我们不可能分开的……可最后,你还是放手了,你先放弃了。”

  同样的,贺臣风只要提及到过往的他们,这火气便是疯狂的来袭,一直以来极力的隐忍,甚至是拼尽全力的想要冷静自己的情绪,可到头来,他依然还是在曲染面前失控了。

  曲染原本还能感觉到在刚才贺臣风的拉拉扯扯之间,来自于臂弯和胳膊之间的疼痛,可是这个时候却只能觉察到心好痛,拼命的痛着,难受着,好像快要死了一样,就好比当初贺瑾航的死,那样的令她喘不过气,宁愿死得人是她,而非贺瑾航,这种感觉再次强烈的回笼在生生折磨着她。

  “曲染……”

  贺臣风低沉的唤着她的名字,“你可能不清楚,在你坐牢的这几年里,你有多痛苦,我就有多难过,我的痛苦一点儿也不比你少……甚至,我有多么的憎恨你,就越发的爱你想你。”

  “只是,我能做什么?能做的就是想你,仅此而已,尤其连想都不敢肆无忌惮的想着你,毕竟,那时候你认罪,我也是认定你就是肇事逃逸害死我奶奶的凶手,那时候我们之间有着永远无法跨越的深仇大恨。”

  今晚的贺臣风情绪大为失控。

  他和曲染为什么走着走着,原本好端端的就这么走散了。

  这个时候,贺臣风是牢牢地抱紧了曲染,那样紧凑又有力的力道,似乎是丝毫都不想放松她,不愿意松开她一丝一毫的。

  若是可以的话,他倒是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就让他这么抱紧曲染,直到地老天荒……

  可是,不管是曲染,还是贺臣风,两人都很清楚此刻的拥抱无论是多么缠黏,多么不舍,又多么的恩爱,但是他们目前的身份都是不允许的。

  曲染挣脱着怀抱,可贺臣风却抱得更紧了,一动不动的搂紧,但也开口说话了,只是这个时候话语是很低沉平静了。

  当贺臣风的情绪归于冷静的时候,反而是让曲染害怕或愧疚的时候,显然这一次是属于后者。

  她也是有愧的。

  当初若不是她始作俑者的离开,不接贺臣风的电话,造成了贺臣风开车注意力不集中导致的车祸,到最后差点儿丧了性命……

  这一切的一切,的确是她亲手造成的。

  贺臣风掌心大力捧着她的后脑勺,甜蜜又怜惜的抚摸着,其实更多的是眷恋不舍,“不要动,让我抱一会……”

  “曲染,我想过要放弃你的,尤其在得知事实真相,在知道孩子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我当初对你的不理不睬而去世后,我想过很多,是我对不起你。”

  “我为什么要那样迷失心智,甚至在那几年颓废得让人发指……我错了……曲染,我真的错得离谱。”

  贺臣风的语气已接近喃喃,越是呢喃的语调里,越是浸透着滔天的难受和痛楚。

  “可是,曲染……求你不要躲我,就算这一辈子你都不会和我在一起了,但也别躲我,至少要让我知道你还是好好的,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生活,尤其没有贺臣风的日子,你过得非常不错……”

  “这些,你就让我知道吧,只有你好了,我才能稍许心安,否则,我这一生都没法安定下来。”他的一颗心只在曲染的身上。

  ……

  曲染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胸口处炸裂般的歇斯底里叫嚣了,疼痛和窒息并肩而来,紧紧的缠绕她。

  “贺臣风……”曲染很无奈。

  “我送你回去,你也顺便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拍照?你又是拍谁的照?”毕竟,曲染的行为确实是可疑的。

  尤其,贺臣风的情绪稍许稳定了片刻后,他没有漏掉曲染这个时候的举动,她的手机是被她给牢牢地拽在掌心里,分明就是很在意重视这手机里的照片。

  可是,曲染立马回拒,“能不能不要问这个问题,我可以跟你保证,以后我和你见面的话,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别扭,我会自在的把你当成普通朋友一样对待,但是关于我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吧,你就当……今天从来没有出现在酒吧里。”

  她不想让贺臣风知道自己在背地里报复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一旦贺臣风知晓情况的话,曲染其实是有预感的,他肯定会给他们狠狠致命的报复……

  但是,报复的事情,曲染想要自己去做,亲手做。

  贺臣风的眸子又再次的深邃了,专注的落向曲染,深知她一定是有什么秘密的事情在瞒着他。

  可是,就在贺臣风以为自己不会给曲染隐瞒他事情的时候,曲染却再次求助了,“贺臣风,拜托了,别管我的事,你要是插手的话,会让我很难过,如果不想让我继续难过的话,就什么都不要做了,有时候你所做的反而会给我压力……”

  贺臣风沉默,一言不发的神情里明摆着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不过,曲染还是很会转移话题,而事实也确实是急需要钱,“既然以后我们是朋友,不再是见面这么忸怩了,你就给我指引一条发财之道吧,比如介绍一支好股票给我买让我也发发财,或者透露一点消息给我,看我能从哪家公司下手推销出我的化妆品,好让我销售额多,能多拿点提成,把好日子过起来。”

  对,就是好日子。

  只要报复了颜达明和林月琴他们,往后她的日子也会好起来的……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