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看起来很娇弱?

第二百七十七章 看起来很娇弱?

  贺明汐则是因为邓允的出现,再次的想起了林以然。

  警告过自己无数次绝对不要再想起这个“负心汉”了,可是,她依然还是屡教不改的记起他,仿佛只要有一点点与林以然有关的事,她对这个男人的想念就会如洪水滔滔般的涌出。

  邓允折返回她的公寓时,她的门还是敞开的,衣衫也是有些凌乱不堪,显然还没来得及整理,尤其,贺明汐灵魂出窍般的走神,就连他靠近了,贺明汐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这模样令邓允的心底莫名的掀起了一抹烦躁,她似乎没有半点防范意识的,甚至邓允也忍不住去怀疑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把明月集团打理得这么好的。

  “锁好门,有人叫门不要随意开。”这么一句叮嘱的话语,甚至在邓允的脑海中还没想好,就脱口而出了,其实这种话是轮不到他来叮嘱的。

  只是,这个时候的贺明汐也没有去怀疑邓允话语背后的意义,只是贺明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丝毫不会琢磨他所说的,反而是心底好像有无数的烦闷和牵挂无处释放。

  “那个该死的家伙,这一辈子肯定是不打算回来见我了……”

  贺明汐呢喃的口吻,气氛低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但邓允能做的也就是继续倾听,只是身子很僵硬,仿佛接下来贺明汐所说的也让人越发的难受,至少沉甸甸压逼的气息滚滚而来。

  贺明汐眼神是呆滞的,仿佛只要一提到这个男人,她整个人就变了样了,“是啊,我就是尖酸刻薄的人,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得到他的爱?在他的航班失事的前一天,我还在跟他争吵,在讨论着什么时候结婚的事,林以然虽然工作能力强,可是,他自卑,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从来不敢和我提结婚的事。”

  “可是那段时间,我像是疯了那样天天吵,天天闹,就是要和他领证结婚,哪怕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没有家人的祝福,我也心甘情愿的和他结婚。”

  “或许,是我太爱他了吧,不顾一切的爱他,可我的爱却给了他很大压力,林以然出差的航班在大西洋坠落,虽然当时打捞的时候没有发现他的尸体,但是好几年过去了,关于林以然的一切是杳无音信的。”

  除了贺臣风,以及贺家的人知道贺明汐这个事之外,她从来没有跟第二个人提起过,可是现在她并没有喝醉,甚至脑子也很清醒,但却在邓允面前,一个姑且只能称作是见过面的男人面前,她却能诉说着她的过去。

  听闻,邓允也是有些震惊的。

  尤其,从贺明汐言行举止间,她的确是很爱那个男人的,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贺明汐就是那样不由分说的把他当成是那个男人,那时候以为她就是个疯女人,可现在想来,并非如此,原来是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

  贺明汐自己也提及了那天的事情,“我以为那天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他,是他回来了,我当时的世界就好像是漫天云雾后的豁然开朗,以为你终于肯回来了,可是,事后我才发现我有多疯狂,我甚至调查过你,还奢望着你就是林以然……”

  她是真的疯了。

  从大学开始就喜欢上林以然这个男人,十九岁,情窦初开的年龄里,她将一生的憧憬和希望都交付给这个男人,整整相爱了六个年头,不离不弃,却在第七个年头,终究是分散了。

  只是,令贺明汐不甘心的则是,他们是被迫在死亡面前分散的。

  “我始终不承认他死了,一天没见到他的尸体,我就不会相信林以然这个混蛋死了,他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定是泡妞去了吧。”

  肯定是的。

  以前不管是念书,还是在他出来工作后,林以然的身边是不乏追求者的,多的是狂蜂浪蝶扑上他,所以这家伙一定现在是在享受着左拥右抱吧。

  每每只有贺明汐故意这样想的时候,她的心情才能稍许舒展一点,才能不那么想他。

  贺明汐缓缓地站了起来,依然头上还是顶着湿漉漉的发丝,她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摇摇晃晃的身子令邓允情不自禁的蹙眉。

  恍如在听了贺明汐的这番话之后,邓允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至少并不是那样的财大气粗,也并非是只有心高气傲,她也是很接地气的在谈恋爱,甚至是很认真的,倾注一生感情的在谈恋爱。

  然而,像贺明汐所说的男朋友飞机出事的这种情况,其实一旦失联失踪,想要找到人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贺明汐大概也是很清楚这个事实的,所以才会如此的悲戚难过。

  贺明汐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欠邓允一个道歉,虽然不想道歉,但她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不管是撞车的事情,还是买车的事情,我欠你一句道歉,很抱歉,我其实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忽然间遇到了像林以然的男人,我以为就是他,撒娇耍赖矫情起来了。”

  说完这话,贺明汐直接的个性是更加明显形象了。

  邓允也在听到这句道歉的话语后,以及贺明汐自己内心深处的心声后,对这个女人没那么大的敌意了。

  随即,邓允捡起了地上掉落的车钥匙和钱包,“我是来拿这个的,车的问题,就按照之前你说的办法,我分期付款给你,从这个月开始付你五千块。”

  “这……不急啊。”贺明汐说完之后也很不好意思的,好像她是强迫了邓允买了个车,而她成了邓允的债主。

  “休息吧。”

  “阿嚏。”邓允的话才刚落,贺明汐便是喷嚏连连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很冷很冷,本来就是因为感冒不舒服才提前从公司回家的,这会儿因为邓允前来这么一闹腾,尤其是自己顶着湿漉漉的发丝这么长时间,这感冒明显加重了。

  邓允见她好像很难受的模样,可她越是这样难受,又很狼狈的模样,越是让邓允赶紧离开,“你快回去吧。”

  连续地,贺明汐就是喷嚏不断,脸色很不好。

  邓允今晚也好像是鬼使神差般,竟然会对这个女人有种放心不下的感觉,或许大概就是听了她的爱情故事后,知道贺明汐是如此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也是一个如此坚强刚毅的人。

  “你发烧了。”邓允不由自主的探上了她的额头,掌心下即刻便传来了滚烫的温度,令邓允眉梢之间蹙得更深了。

  贺明汐有些惊讶于他的举动,其实她倒是约莫能够了解邓允的为人,他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男人,起码不会随便的勾搭女人,可是现在这个举动,似乎有点太过嚣张了点。

  可是,邓允却没想那么多,毕竟生病是大事。

  “家里有退烧药吗?”邓允问。

  贺明汐摇了摇头。

  她这样一心一意钻工作里,一心一意除了工作之外,就是想着林以然的人,是把生活过得一塌糊涂的,家里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你是让我送你去医院,还是让我给你买退烧药?”邓允提出了一个二选一的问题扔给贺明汐。

  “啊?”贺明汐惊愕了,似乎完全没料到邓允会这么说,她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他的话,片刻后,才答,“小事而已,我睡一觉就好了,干嘛要去麻烦医生,我没那么娇弱,再说我这样的人看起来很娇弱吗?”

  她又傲娇起来了。

  如果是在没有了解贺明汐过去感情之前,他一定会很讨厌她的矫情,但此刻的邓允是一点儿也不讨厌,深知贺明汐所有伪装的傲娇和坚强其实只是在掩饰她内心的脆弱,她是在感情里受过重伤的女人。

  林以然的消失,比他出轨劈腿还要让贺明汐猝不及防,甚至在出轨劈腿与消失不见两者之间,若是贺明汐能选择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至少,只要林以然还能活着,一切才有希望,可现在却是希望很渺茫。

  “虽然不娇弱,也不能脑子烧坏了,本来脑子就不好。”邓允嘀嘀咕咕着,或许贺明汐在商场上,在工作上是个女强人,可是生活上也好,对待感情的执着也好,她就是一个白痴。

  贺明汐一听自然是不高兴的,“真是,我才刚对你的印象有那么一点儿好转,你竟然就原形毕露了。”

  他这是说谁的脑子不好呢!

  邓允也懒得跟她计较,“我去给你买药,你去把头发吹干,记得锁门。”

  “喂……”

  “邓允……”

  贺明汐也有点不知所措的,不知道邓允怎么就这么“热情积极”了起来。

  “真是麻烦事儿多,我睡一觉就好了,干嘛要瞎折腾的。”贺明汐依然是不领情的态度,这几年来,没有林以然在身边,她生病难受的时候不也是挺过来了,忽然间现在多了一个给她买退烧药的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贺明汐也步伐匆匆的快速进去浴室重新洗漱,今天的她也是很奇怪的,一些尘封的往事竟然会跟邓允这个家伙分享。

  只是,时不时地见到邓允这张脸也不错,恍如就是在提醒着她,林以然并没有死,他真的只是失联了,这样也能让贺明汐一直抱着等待的想法等着林以然回来。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