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他上钩了吗?
  

  曲染蹙眉,“有话也得明天说,先回去。”

  她真是被他们两个给缠得有点喘不过气了。

  尤其钟健这个家伙简直跟阴魂不散似的,总是绕着她转。

  “真出息啊你,这么一个男人,你还念念不忘的,你缺男人是吧,缺男人找我啊。”

  他不是男人啊。

  他在曲染面前难道不是男人啊。

  这个时候钟健的口气是相当不好的,明显是很不满意曲染的“旧情难忘”。

  “别胡说八道,快点回去。”

  “我干嘛要回去,今晚,我就要睡在你这儿。”

  真是,他能恩宠她,翻她的牌子,不知道曲染该多么的荣幸,可是现在她却是一脸嫌弃的样儿。

  “拜托,不要闹了,我有话要跟他说。”她的眸光落向贺臣风,其实并非是说其他,只是希望贺臣风往后不要随随便便来这儿,别以为公寓是他租下来的就可以随便的出入。

  可是钟健这家伙是有够白痴的,仿佛这较劲是较上了,“你说啊,我又没阻拦你,难道你还有什么私密话是我听不了的?我们这么亲密,任何事情都应该分享。”

  他脸上得意洋洋,故作和曲染亲密,分明就是跟贺臣风叫板。

  贺臣风则是始终冷静,毕竟,他能从曲染的眼底看得出来,她对这个钟健一点感觉都没有,很明显是钟健这个家伙自作多情,“你的围巾落在车上了。”

  听闻,曲染也有些许的慌乱,慌慌张张的接过贺臣风手中递来的围巾,尤其在贺臣风紧拽着围巾不放,目光定定的望向曲染,很认真的神色,越是认真就越藏匿着爱意。

  钟健在一旁干着急,上前大力的扯开隔在曲染和贺臣风之间围巾,“你可以走了,半夜三更的撩我的女人,欠抽吧你。”

  随即,他就好像是宣告所有权那般揽住了曲染的肩膀,挑衅的睥睨贺臣风,“我们现在是同居关系,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婚前试爱,我们以后是结婚的关系,所以你那点心思给我趁早打消,带了个拖油瓶的男人竟然也敢打曲染的主意,不要脸。”

  钟健当然很清楚贺臣风的身份,但即便贺臣风在商界有着呼风唤雨的本事,可钟健对他是无所畏惧的。

  “喂,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啊,都散了吧,给我都马上走。”曲染口气不善了,明显是不奶粉,她最近肯定是烂桃花上身了。

  她这么一开口,钟健刚才所说的话立马被拆穿了,这让他很没面子,顿时间脸色很尴尬,“你说什么呢,该走的人是他啊。”

  随即,钟健在她的耳畔嘀咕,“快点把他给赶走,不然的话,我今晚真会对你不客气。”

  他又来了。

  曲染瞪了他一眼,最憎恨的就是钟健动不动就拿这个来吓唬她。

  只是,贺臣风这一刻也的确是不适合留在这儿,可令曲染和钟健都没想到的却是贺臣风竟然在这个时候会那样的识趣,可明明他就不是这么一个“成人之美”的识趣人。

  “我先走了,改天我再约你。”

  他轻悠悠的开口,但言辞里还是不缺少他独有的霸气,就是在告诉曲染,他不会罢手的,只是现在不想让她为难。

  “你敢约她试试。”钟健很不服气。

  曲染也是彻底败给钟健这个家伙了,够幼稚的。

  尤其,但贺臣风离开后,曲染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一回头便是呵斥,“你闹够了没!下次再肆无忌惮的来我这里,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她真的会不留情面的把他给赶出去。

  “闹够了没有的人是你,你和贺臣风是怎样啊,就这么割舍不掉吗,他是有孩子的人,是孩子的爸爸,难道你想去当人家的后妈啊,拜托你有点脑子行不行!”

  钟健情绪已经是有些激动了,说话也很直接,没有顾虑曲染的感受。

  曲染一听,这火气也被强行飙升了起来,“关你屁事,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吗,不管我是割舍不下,还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我想不知廉耻的去给人家小孩当后妈,都跟你钟健无关,麻烦你以后不要随随便便进我的地盘,也不要随随便便自作多情的管我的事情,请你离我远点。”

  她已经不止一次两次的警告这个家伙,可是,他始终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甚至最近还变本加厉的显然是要更加亲近她,追她到底了。

  可是,曲染很清楚自己是不能接受钟健的。

  “出去。”她冷冽的吩咐。

  如果是以前的钟健一定会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可是这一次,似乎是彻底的被曲染给气到了,“你爱怎样就怎样,随你。”

  他真的从来都不想说出这样的话,然而这一切也是曲染在逼迫他,逼着他不得不有骨气的甩头就走,可心下却不好受,除却一窝火气之外,还有担心,始终还是担心曲染吃亏的,这女人却似乎永远不知道吸取教训的。

  曲染耳畔是滔天的关门震响声,钟健的火气不小,这次看来是真的发脾气了。

  平时会凶巴巴的,恶狠狠的态度,可曲染知道他并没有真正的生气,只是现在显然是动真格了。

  在贺臣风和钟健都离开之后,曲染似乎浑身无力的跌落在沙发上,酥软无力,也好像是很失落,其实也很后悔自己不该那样对钟健,他虽然有时候很讨人嫌,但毕竟出发点就是为了她好。

  想到这里,曲染是惭愧的。

  只是这样也好,没有钟健在身边绕来绕去的,她能更好的做自己的事情。

  这会儿功夫虽然很晚了,曲染还是有些按捺不住的发了条信息给在酒吧里工作的朋友妍妍。

  “他上钩了吗!”曲染原本是没打算能够即刻得到对方回应的。

  可大概妍妍是在酒吧里工作,晚上就是她的工作时间,很快就秒回了,“还在观察当中,大概没那么容易上钩,他喜欢我们这儿的头牌。”

  “继续找机会吧,我们有的是时间等他上钩。”曲染回了一条短讯。

  这么多年在牢里,她都熬过来了,不急在这一时,也有的是时间跟他们耗下去,而她现在所做的一切报复,都需要金钱作为基础,就算是厚着脸皮接受着贺臣风的一切,也只能拼命在贺明汐的公司里工作。

  ——

  而贺明汐最近因为和邓允的这一场较量,竟然是没完没了了。

  贺明汐的个性是一定不能欠别人的,而邓允同样也是不接纳自己不应该得到的。

  可是,最终贺明汐送的这辆车竟然是落到了邓允女朋友的身上。

  原本邓允是来接女朋友简艺美下班的,却愕然发现简艺美却换了新车,这辆车尤其还是很眼熟的,并且一眼就看出来了这辆车一定是贺明汐的。

  没想到贺明汐这个女人真是够羞辱人的啊,这车又被送了回来,尤其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简艺美有注意到邓允的眼神,他的目光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车,随即,她开口,“那个女人送来的,说是给你做赔偿的,虽然撞了你的车真的很可恶,可是能送辆车也算是有诚意了,我就接受了。”

  简艺美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她的言语里也显然是见过贺明汐了。

  可若是简艺美不知道实情还好,但她明知道事情的原委,却还接受这辆车便让邓允有些生气了,“艺美,你怎么可以开人家的车!把车钥匙给我,我要还回去给她。”

  邓允态度很坚定。

  简艺美则是难以置信他所说的,“你说什么啊,送回去?为什么要送回去啊,这是她本来就应该赔偿你的,她撞了你的车,人家不愿意赔钱就给辆新车,有什么不好的,只是赔偿方式不同而已。”

  他一看就是死脑筋。

  简艺美对他有不满之色产生。

  “这不是赔偿不赔偿的问题,你觉得这合适么,接受人家的车!明明就是几千块能维修好的事情,却占了人家那么大的便宜,这不是赔偿,简直我们就好像是在坑人一样。”

  原本贺明汐就对他的印象很不好了,以为他当时的“报警”就是在威胁她,让她有所表示。

  现在贺明汐的这辆车,分明就是很羞辱人的封口费,这样的封口费,邓允可不要。

  只是简艺美的想法完全不同,“我们怎么就坑人了,我们要她送车了吗,她贺明汐我查过了,明月集团的董事长,很有钱啊,女强人啊,还是贺氏企业的千金大小姐,这么有钱的人阔绰的赔我们一辆车,我们就坑人了啊,邓允,你那所谓的自尊心能不能消停点?”

  简艺美有时真不能理解邓允做人做事的方法,起码他们两人在这一点上是很不合拍的。

  简艺美继续说着自己的理由,“我每天从培训机构回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本来就要换车买车了,正好有一辆车开,我不开白不开啊,尤其,这是人家送的,又不是我们向她要的,贺明汐就是想要显摆她有钱啊!我们照收就是,别扭什么呀。”

  真搞不懂邓允在磨叽什么。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