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欢迎验货
  

  曲染顿在那儿,是很抗拒的。

  其实没想贺臣风会追上来,只是隐约又觉得这家伙会阴魂不散的跟在他的身后,果然,他还是跟来了。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怎么来的,就可以怎么回去。

  贺臣风口气冷然,“上车。”

  他再三的执着令曲染火气来袭,“喂,你够了啊,我说我自己能回去……”

  这会儿贺臣风已经下车,快步跃至她的跟前,“叫你上车,你就上,废话那么多。”

  他语气很不好,态度也很恶劣,悍然有力的强行将她给塞入了车里。

  曲染刚才被冷风吹得浑身发颤,这一刻在车内也明显多了好几分暖意,她在走神之际,贺臣风已经发动引擎了。

  “你这么晚了送我,就不怕颜雅真吃醋啊!”她怎么也算是前任吧,跟她这个前任深更半夜的还在外头溜达,是个女人都不能忍的,尤其颜雅真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贺臣风不语,但脸上分明就是不屑的神情,明摆着就是无视颜雅真的。

  也是。

  如果他的行为受颜雅真控制的话,他上几回就不会那样肆无忌惮的霸占她。

  想到这里,曲染还是有些毛骨悚然的,就怕这个家伙不分场合的霸王硬上弓,毕竟,曲染还是很清楚贺臣风的心意,只是彼此有太多心结。

  “即便你不在乎,至少看在孩子那么可爱的份上,就好好的过日子吧。”

  她不可否认贺欣的可爱,或许偶尔也是让人很头疼的家伙,但却不影响她的讨人喜欢。

  “你的意思是为了孩子,就算不相爱,这一辈子也必须那样凑合着过?”贺臣风反问。

  可是,他这个反问让曲染是很不满的,“你说你们不相爱?如果不相爱的话,怎么会有孩子,难道男人都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

  在曲染的眼里,贺臣风就是这样的。

  “……”贺臣风相对无言了,关于贺欣的出生,他当时是有疏忽的。

  曲染也沉默了。

  车子在夜幕下行驶,车窗外的寂静和车窗内的安静交相辉映,静得出奇,曲染索性闭上了眼睛,今晚这么一闹腾也是饥寒交迫的疲惫,更多的是心累,她虽然知道不能收贺欣的礼物,但却没料到收下之后竟惹来了这么多麻烦事。

  贺臣风心下也是愧疚的,尤其是回头一看,曲染已经睡着了,均匀的呼吸里分明就是熟睡了。

  贺臣风的车最后在她的公寓楼下停靠,曲染睡熟的模样依然还是如记忆之中的,长长的眼睫毛犹如振翅的蝴蝶,绽放着最美的姿态。

  她依然还是那样的让他怦然心动,贺臣风也只有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心下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可是在看到她的时候,贺臣风的酸意会很不由自主的泛滥成灾了。

  贺臣风的指尖小心翼翼的拂过曲染额头上的发丝,明明有着高高的,光洁的额头,可是为什么做事就是那样的傻愣,当初如果只要她聪明一点,只要她的脾气不那么倔强,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至少不可能进去一坐就是四年的牢。

  “这些年,在里面受了不少苦吧。”

  他低喃。

  但是,曲染所承受的这些苦楚,都是跟他有关的,倘若他当初也能理智点,客观点,就不会对她撒手不管。

  “对不起。”

  贺臣风继续呢喃的开口,也或许只有曲染睡了后,他才敢说这些,否则骨子里的倔强同样是不容许他低头的,哪怕是明明错了,也不想承认错误。

  起码,这个时候的贺臣风,明知道自己错了,但却不愿意去承认他和曲染的这段感情是因他原因才会结束的。

  一句“对不起”也猛然将曲染震醒,她在醒来的刹那便正好对上贺臣风深邃的眸光,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是变得不一样。

  曲染心底猛然一震,“你……”

  她坐正了身体,难以言喻的恐惧来袭,其实并非是跟贺臣风第一回这样单独的独处一个空间,可偏生她在不知不觉中,甚至是毫无防备之下就这么睡着了,立刻掀起了骇然的因子。

  “原来到家了。”曲染注意到了周围的环境,即刻准备下车,“谢你送我回来。”

  她刚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贺臣风却及时的扼住了她的手腕,“曲染……我想……有些话,或许是不该说的,说出来也挺厚颜无耻……”

  这番话,更像是贺臣风自言自语的。

  曲染也很绝情,“既然是不该说,那就永远不要说,今天是个意外,我不知道一个胸针会引起你们家这么大的矛盾,抱歉,不过,以后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了。”

  甚至,若是可以的话,她倒是希望李婷婷永远不再提要求邀请贺欣来家里玩了,这么一来,她和贺欣是不会有机会见到的,更贺臣风便少了纠葛。

  但是贺臣风却是心底那样迫切的渴望着能和曲染继续纠缠不清,哪怕是很纠结挣扎的缠黏着,也比他们形同陌路好。

  “送礼物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我是想说,若是可以的话,原谅我吧,不计前嫌的和我在一起,给我一次机会。”

  他贺臣风如今是一个孩子的爸爸,在这样一个身份的情况下求得曲染的原谅,甚至还让曲染接纳他,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很艰难的。

  而曲染倒是不为难,她连想都不愿意想,就断然的拒绝了,“不可能的,我或许跟全世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唯独和你不行。”

  曲染脸上的神情是无比的坚定,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中间隔着一条人命,一条贺瑾航的性命,他是被她给活生生害死的。

  哪怕是到现在为止,甚至是未来很多年之后,这个理由会永远出现在他们中间,成为偌大的阻碍。

  “我下车了,路上小心。”

  曲染不愿意和他谈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他们就算是有缠黏悱恻的难舍难分,就是无法忘记彼此,他们也不可能往“在一起”的方向发展了。

  她像是逃避现实那般的匆匆下车,进了公寓大厦楼,仓促的步伐,怦怦乱跳的心跳声仿佛无不是在彰显着她的慌乱,还有摇摆不定。

  曲染其实也不可否认自己对贺臣风的感情,若是没感觉的话,当初就不会那样的义无反顾,而曲染也是个念旧情的人,仿佛有些人一旦真正住进了自己的心底,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曲染本是慌慌乱乱的,好像大乱阵脚那般,可是一回到公寓才发现钟健这个混蛋竟然霸占着她的地盘,正头顶着一窝乱草,叫喳喳的在呵斥,“卧槽,你去哪里了啊,深更半夜的,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她一定是想着夜不归宿吧。

  钟健这时候俨然和曲染是老夫老妻相处那般,立马开启了责备模式,也分明像是妒夫那般的盯着曲染,非要她给一个合理解释不可。

  曲染却是震惊了,看向钟健的头顶,再看看他这一身风骚的睡衣,曲染是哭笑不得的,“卧槽,你哪里来的啊,深更半夜的,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清楚你是在谁的家里吗!”

  她也是学着钟健的口吻,骂骂咧咧的。

  钟健一身黑色质感的睡袍在身,胸前大敞,露出结实又性感的胸肌,他虽然很瘦,但该强壮的地方可是一点儿也不弱。

  “是我先问你的,你先回答我,你是从哪里回来?”钟健边说边靠近了她,看起来面色很严肃,也是在告诉曲染这是一个非常严肃必须回答的问题。

  曲染却显然也没把他放在眼里,“你快点走啦,我要睡觉了,还有,你为什么有我家里的钥匙?钟健,我看你跟流氓无赖真是一点区别都没有啊。”

  听闻,钟健还来劲了,“擦,激将我啊!你是想要我耍点流氓是吧,你这话是在暗示我呢,早说啊,我比较喜欢直白的方式。”

  即刻,钟健这个不要脸的,还真是衣衫大敞了,索性将挂在身上要露不露的睡袍已经很恶劣的撩至了肩膀,“今晚你就来验货吧,好与不好,你说了算。”

  钟健这话听起来就是给曲染当家做主的态度,仿佛一切就是曲染说了算,但是他却很有信心自己的体魄,自己的本领一定会让曲染感到满意的。

  曲染却兴致缺缺,“得了吧,就你那点肉,真不咋样,撩不起我的兴趣啊。”

  “靠,是在外面吃饱了吧……”钟健神色紧张了,尤其也会很轻易的想到这么晚了曲染去见的人一定是贺臣风。

  然而,他也果然没有猜错,正当钟健抬眸时,贺臣风就在曲染的身后,他踏着冷静的步伐而来,纵然是见到了钟健,但神色极为的镇定,只是这样的镇定是伪装出来的,心下已经掀起了万丈巨浪快要将钟健给活生生的淹没。

  “果然是吃饱了才回来的,妈的。”这个该死的曲染,终究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钟健火大的整理好了衣服,大力的扼紧了曲染,“你跟我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