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七十章 单亲家庭的孩子
  

  而颜雅真也是不会让贺欣这么嚣张的,“臭丫头,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你偷我的东西还理直气壮啊。”

  颜雅真神情里是越来越凶神恶煞的,随即还动手拧她耳朵了,瞬间贺欣哭得更加厉害。

  贺臣风此时更是凌厉呵斥,“你疯了,不管孩子犯了什么错,你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她分明就是充满了暴力的因子,甚至在贺臣风此刻的角度看向颜雅真,活像是丝毫没把贺欣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对待,就是那般凶悍的,一心一意的要给贺欣教训,而不是耐心的教导。

  贺欣在见到贺臣风的刹那,这个时候宛如见到了救命稻草那般,“爸爸……”

  贺欣眼泪泛滥成河了,此刻更是向贺臣风告状,“她就是疯了,还想暴揍我,我要去报警。”

  这个时候的贺欣是很生气的,似乎也是很受打击,其实从小就很清楚不管是贺臣风,还是颜雅真,他们都不喜欢她,至少不会像李婷婷爸妈那样的疼爱自己孩子。

  “有你爸在,你了不起了啊,贺欣,我告诉你,你今天就算去报警,我也不怕,我倒正好问问警察,你这偷窃行为是不是对的,我要教育你,纠正你这错误的行为到底是不是犯错了!”

  颜雅真歇斯底里的叫嚣了,就算贺臣风回来了,她的气势也不能弱。

  可是贺臣风也受够了颜雅真这样别扭的教育方式,“说够了没。”

  “贺臣风,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责备我,如果贺欣今天没有做错,我不会生气,但是你问问她,她做了什么?”

  颜雅真直指贺欣。

  贺欣其实也知道有些犯错了,不敢吭声的躲在一边,但想了想,不能这样怕事,立马跳出来为自己辩解,“我做错什么了啊,不就是拿了你个胸针吗,胸针也是我爸出钱给你买的呀,你赚钱了吗!你就是拿我爸的钱挥霍得到了胸针,我拿去送人有什么不对!”

  “就算我要挨骂,也是我爸骂我,你没资格。”

  这一刻的贺欣,仿佛已经没有把她当成自己妈妈对待啊了,既然是惹她生气了,贺欣也是不讲一点点情面的。

  “我还没资格了?好,现在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做资格。”

  颜雅真已经彻底失控,执起旁边的东西就朝贺欣砸去,“臭丫头,我那么辛苦把你带大,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啊,你个没良心的家伙,我没资格,你倒是说说看,谁有资格!”

  颜雅真扔过来的东西幸好被贺臣风给挡住,否则砸在贺欣的身上,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你真是疯了,给我出去,马上出去。”贺臣风眼底已经喷火了,旺盛的火焰在眼底“嗤嗤”的喷薄而出,他看向颜雅真的神色分明就是充满了敌意。

  “贺臣风……你……”

  “出去,一秒钟都不要待这儿了。”他不愿意看到颜雅真这样教训贺欣,或许贺欣的确是不应该这样做的,但是颜雅真的行为却是格外的极端。

  “是,你们父女了不起,不让我待这儿,你是想让曲染来这儿,给她当后妈是吧,贺臣风,你最好给我听清楚,我永远也不会让曲染进这个家门,不光我不会允许,任何人都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

  颜雅真是绝对不会让贺臣风和曲染好过的,这话说出口,也是更加的惹怒贺臣风。

  “你的意思就是认定曲染是撞死我奶奶的凶手,她肇事逃逸,犯了罪,所以我和她注定不能在一起吗?”不提这件事情还好,一旦提及这个事情,这火气便是疯狂的加剧了。

  “是,就是这个意思,谁不知道曲染就是撞死奶奶的凶手?你现在竟然还不知廉耻的在眷恋着一个杀了你亲人的罪犯,贺臣风,你真是不要脸,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简直也是没有良心到了极点,颜雅真愈发的张狂了,瞪凸起的双眸里跳跃着火焰,仿佛这一刻就是跟贺臣风对着干!无所畏惧。

  可是,贺臣风掌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收紧了,他不会忘记这一次陷害曲染,害她坐牢的人还少不了颜雅真的父亲,当初林月琴和颜达明好上了,颜达明在曲灵出事后动了不少手脚,让曲染背起了这个黑锅。

  颜雅真则是完全不惧怕的,“奶奶地下有知,永远也不会原谅你这样的没有羞耻心,大逆不道的背叛着亲人,踩着亲人的流血牺牲继续和曲染鬼混在一起。”

  她在诅咒,分明言辞和神情里全是对贺臣风滔天的憎恨和讨厌。

  贺臣风也是忍无可忍了,下一秒空气里传来了一阵“啪”的声响,贺臣风抬起掌心的刹那,巴掌不偏不倚的落向了颜雅真了。

  顷刻间,颜雅真脸蛋上是火辣辣的刺痛感,“你……竟然敢打我,贺臣风,你个王八蛋,这些年来你对我这么差劲,现在是越来越变本加厉,还打我?”

  尤其还当真这么多人的面,她分明就是贺欣和佣人里瞬间颜面扫地了。

  为了争回面子,颜雅真也是不顾一切的要和贺臣风拼了的势头,即刻反应很激烈的对贺臣风动手,“老娘要弄死你,从来没有人敢打我,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我和你拼了,贺臣风,我和你大不了一死。”

  颜雅真张牙舞爪的,尤其狠狠揪紧贺臣风肩膀的时候,凶悍恶劣的神情尽显,大力的紧抓贺臣风不放,“就算死,我也不会窝囊的成全你和曲染,你们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

  贺臣风真要是动起手来,颜雅真岂能是他的对手,只是一推,立马颜雅真踉跄至一侧,她步伐不稳的跌倒在地。

  贺臣风步伐也逼近,“我和曲染在不在一起,轮不到你操心,但是你和你父亲所做的一切,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敢栽赃曲染,我一定要让你父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贺臣风口气相当的恶劣狠戾,一字一句当中尽显着狠绝之色,也让周围看着他的佣人们,都忍不住颤抖个不停,贺欣更是第一次见到贺臣风和颜雅真如此激烈的争执,这个小丫头也是吓到了,浑身抖瑟个不停的,分明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

  听闻,颜雅真是很震惊的,她眼底充满了惶恐之色,“你……你胡说……以为这样就能为你和曲染在一起找借口吗?被这么多人不看好,被这么多人诅咒的感情,你和曲染永远不可能有个好结果的,就算是暂且的在一起,到最后也会分开。”

  颜雅真是明目张胆的诅咒。

  这也毫无疑问惹得贺臣风想要收敛情绪都难,扼紧了颜雅真的手腕骨,立马空气里便传来了“咯吱”的脆响声,不过紧随而来的是贺欣吓得哭泣连连的。

  “爸爸,不要……不要这样……我好怕……你们不要吵架了……”

  “妈妈,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只要你们不吵架了,我都承认错误,是我做错了,不该不经过你的同意就拿走胸针。”

  这个时候的贺欣是很懂事的。

  就算平素好像很任性叛逆的她,在此时变得格外成熟,明白事理,至少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爸妈犹如天生敌人一般争斗个你死我活的。

  可是,现在贺臣风和颜雅真在贺欣眼底看来就好像彼此是对方的杀父仇人一般,有着不共戴天,不可泯灭的仇恨。

  贺欣继续承认错误,“妈妈,我明天就从李婷婷姑姑家里把胸针拿回来给你,你不要生气了,你和爸爸不要吵架,我好怕,我不想你们离婚……”

  “呜呜呜……”

  说到“离婚”二字的时候,贺欣哭得更加伤心欲绝了,显然就是不想让他们分开,“我不要成为没有爸爸或没有妈妈的孩子,我就要你们在一起,谁都不能把你们分开。”

  贺欣更是用行动在撮合着他们在一起,“爸爸,你别生我气了,是我不对,妈妈教训得是,我这种像小偷一样的行为,就是错的。”

  “能不能答应我,不要离婚,我不想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

  贺欣哭得稀里哗啦了,眼泪肆虐的流淌。

  贺臣风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有再多的怒气和火焰,也被贺欣这么一哭,全然的被掐灭了,尤其贺欣是牢牢地保住了贺臣风的大腿,紧紧不放手,“爸爸,你原谅我和妈妈吧。”

  她很难得的软软的口吻,越是如此的软腻,也越让贺臣风心底发软,起码是不能立马拒绝贺欣的,贺欣平素就算是再怎么闹腾,可毕竟是个孩子,属于孩子时期的没安全感,贺臣风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

  他也只能安抚着这个小丫头,“好啦,不要哭了,爱哭的小孩一点也不可爱,吴妈,带她上楼洗把脸。”

  贺臣风吩咐着吴妈。

  而吴妈和其他佣人也是被贺臣风较为激烈的行为给吓到了,好半响才有反应,可是贺欣却似乎是在担心贺臣风继续和颜雅真起争执,说什么都不肯离开这儿半步,尤其还提出马上就要去曲染家把胸针给取回来,她以为只要胸针归位,这件事情就可以平息了。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