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闹得不可开交
  

  沈乔有时候觉得贺欣就是没心没肺的家伙,可实际上,有时候她也挺暖的,至少现在看着李婷婷很悲伤的说着这些事情,很自卑的时候,她也会很有义气的转移话题,不然这个悲伤的话题继续。

  只是这个时候的贺欣还远远不知道她的灾难要降临了。

  颜雅真回到贺家后,便是第一时间见到自己的胸针不见了,原本今晚是要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却发现她事先准备好的胸针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吴妈,吴妈,你给我上来。”

  颜雅真此刻在二楼主卧室里,歇斯底里的叫嚣。

  吴妈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急急忙忙上楼来,“少奶奶,什么事呀。”

  “吴妈,你说今天谁打扫了我的房间?”颜雅真是火气腾腾的,有不少怒气飙升而来。

  “少奶奶,是我,是我打扫的,怎么了?”

  “你敢说怎么了!我放在桌上的胸针谁拿走了?你说,是你拿走了吧。”

  颜雅真一口就咬定是吴妈,毕竟,颜雅真很清楚这个胸针真的太漂亮了,很容易让人爱不释手占为己有,只是颜雅真没料到吴妈竟然是这么的大胆,还敢偷拿她的东西。

  吴妈一听立马神色紧张,也急忙否认,“不,不是我,少奶奶,我在贺家做帮佣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在这儿拿走过任何东西,手脚是很干净的,绝对不会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尤其,像颜雅真这么厉害的角色,谁敢动她的东西,平素吴妈打扫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坏,弄破损了她的东西。

  “不是你的话,还有谁。”颜雅真不相信。

  “少奶奶,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偷东西的,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行李就在佣人房里,你可以去检查。”吴妈即便是深知这样做一定是很让自己颜面扫地的,但是不能被这么冤枉。

  听到吴妈这样说,颜雅真始终不解气,“你说谁会这么蠢,会把那么贵重的东西藏在自己身上。但是,我姑且就相信你一次,你去把其他佣人给叫上来,我倒是要看看谁那么大胆子敢拿我的东西,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的确,颜雅真虽然还是没有跟贺臣风结婚,但是因为她有了“贺欣”,贺家上下也把她当成了贺家少奶奶,表面上他们一行人等还是服从颜雅真的,可是背地里对她一见可大了。

  就好像现在,她总是会把底下的佣人当狗一样的对待。

  “不对,少奶奶,今天真的没有其他人进来您的房间,除了……小小姐。”

  难道是贺欣?

  吴妈也想起了贺欣之前询问她有关于送礼物的事情,这个事,她也如实的告诉了颜雅真,似乎经由这么一分析,这个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贺欣这个死丫头,她去哪里了?”颜雅真这个时候也猜测到了一定是这个家伙拿走的。

  “好像是同学请她一起去做手工活吧,刚来电话说是要晚点才能回来。”

  “你去,快点把她给弄回来,臭丫头,居然还敢偷我东西。”颜雅真相当的生气,贺欣这死丫头已经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不过,还没等吴妈打电话去催促贺欣快点回来,她已经兴高采烈背着书包回来了,从她脸上绽出的笑容不难看出来,她是很开心的。

  “吴妈,我告诉你哦,今天晚上我吃了一顿最好最好的晚餐,李婷婷她家姑姑手艺是超级棒嘞,比我们家厨师做得好吃多了。”

  提到今晚的晚餐时,贺欣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快乐。

  人家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然而这句话同样是适应小孩儿,贺欣平时很挑食,可是这会儿却是对曲染所做的菜色相当的合她口味。

  “小小姐,你快别说了,你是不是有拿你妈妈一个胸针啊,少奶奶正在发脾气呢,你快点把胸针拿出来,承认错误,不然你妈妈肯定是要发脾气的。”吴妈趋近贺欣,火速的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着。

  从吴妈的口中听到“胸针”时,贺欣身子很本能的颤抖,她不会这么不走运气吧,不过是拿了一件小小的胸针,竟然会让她妈发现。

  此刻,贺欣一抬眸就注意到了颜雅真凶神恶煞的神情正是逼迫而来,“贺欣,你马上给我把胸针拿出来!”

  贺欣在这个时候只能装蒜,毕竟胸针已经送给李婷婷姑姑了,虽然一开始并不喜欢曲染,但是这顿饭之后,以及在知道曲染很能干之后,贺欣对她的态度改观不少。

  “什么呀,我不懂你在什么,你的胸针丢了干嘛要找我拿呀,真的是。”脑子有病哦。

  贺欣是没好气的说着。

  她越是这样的态度,颜雅真就越生气了,“贺欣,你给我过来,你说你有没有拿我的胸针。”

  “我说没拿,你做什么呀,非要逼我说拿了……真的是,你的首饰那么多,说不定就是自己弄丢了,乱放了,居然怪到我的头上了,莫名其妙。”

  贺欣碎碎念叨着,一边叨叨个不停,一边已经溜之大吉似的想要上楼了,却被颜雅真给堵在楼梯口,“你今天要是不把胸针给我,这件事情没完,贺欣,你小小年纪就偷东西,你想长大后当小偷啊。”

  真是。

  跟她妈一个样,做人小三,到处偷,人。

  颜雅真最近和贺臣风相处得特别不好,她对曲染的敌意是更深,而贺欣是曲染的女儿,她自然不会喜欢这个死丫头。

  贺欣就算是神经再大条,她也很清楚被人说成是“小偷”,这是多么羞耻的事情,“喂,你是我亲妈啊,为什么要说我是小偷,我哪里有偷东西,我拿自己家里的东西是偷啊,就算我拿了你的胸针,你不是每月都会有很多金银珠宝首饰吗,少一个又怎样啊。”

  贺欣嚷嚷的口吻里尽是埋怨之意。

  “所以你承认是你偷的啰?”颜雅真见贺欣是如此的目中无人,这态度激怒了她,“你跟我来,今天我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你不可,你太目中无人了,我的东西是你随随便便可以拿的啊。”

  颜雅真心底不痛快到了极点,横行的扯着贺欣的胳膊。

  瞬间,贺欣的胳膊处传来尖锐的疼痛,这一抹疼痛令贺欣尖锐的惊叫起来,“放手啊,你弄疼我了,我没有偷,我拿自己家里的东西不算偷,我又没偷人家的东西。”

  贺欣的确是不会承认的。

  “你还敢狡辩啊你,不算偷,那算什么,如果不算偷,你至少会跟我提前打声招呼,可你做什么了,你看看,你什么都没做就拿走了,这就是小偷的行为,贺欣,我真不知道你变成这样了,越来越离谱。”颜雅真紧揪着不放,难掩心底的不痛快。

  贺欣同样不是省油的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妥协,“你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干,只会疯狂购物,挥霍的都是我爸爸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这才是真正的小偷,偷了人家的劳动果实,我只是拿了你一个小小不值钱的胸针而已,你至于要发那么大的脾气么。”

  “你,贺欣……你给我闭嘴。”颜雅真的确是要被她给气到了,没想到这死丫头伶牙俐齿的居然还敢跟她呛声。

  “要偷,我也是偷的我爸爸的东西,不是你的!人家妈妈能干手巧,会给孩子做好吃的,也会教孩子功课,可是你一次也没有,哪怕一次也好,可是你都没有,你肯定不是我的亲妈,哼,你不是的。”

  贺欣自从认识到李婷婷姑姑竟然那样对李婷婷好,疼着李婷婷之后,贺欣这才意识到原来她妈妈真的很不负责任,根本从来就没有疼惜过她。

  吴妈和佣人在旁边听着贺欣小大人似的回答,那可是相当的痛快,的确颜雅真毫无疑问不是个称职的妈妈,她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不负责任的妈妈。

  平素颜雅真在贺家,尤其是贺臣风不在家的时候,她盛气凌人的很,可是这会儿被贺欣是气得吐血,在旁的佣人听得是欢喜。

  “你胡说八道是吧,好,我今天就是要让你知道胡说八道的后果,你偷了东西,还不承认,你还理直气壮的有理是吧,跟我来。”

  颜雅真气得浑身抖瑟,却也是在这个时候狠狠地揪紧了贺欣的肩膀,悍然的拎着她上楼,丝毫不手软,甚至真的以“后妈”的神色,凶神恶煞的对待贺欣,仿佛在这一刻真面目全然的爆发了。

  贺欣也是叫嚷连连,吓得不轻,“啊,你放开我,你凭什么这样啊,我一定会告诉爸爸的,再不放手,我真的不会原谅你啊。”

  以前颜雅真对她少关心,甚至爱理不理的态度,贺欣就原谅她了,深知她得不到贺臣风的感情,所以难免会显得很孤寂伤心,走向极端。

  可是此刻,她真的很用力,那样的大力道令贺欣哭得泪流满面,就算是不屈服的态度,可也是疼得直掉泪,“给我闭嘴,不许哭,再哭我就打你。”

  “你就只会打人,只会训人,除了这点,你还会什么呀。”贺欣骨子里似乎是有太多不屈服的因子,以至于,就算是痛得已经无法承受了,却还是不依不饶的回呛,丝毫不想投降认输。

  贺臣风一回来就见到她们母女两个闹得不可开交。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