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深深的绝望
  

  曲染走出客厅的时候,曲英杰已经熟睡了。

  大概是闹腾了一天之后也是累了吧,正因为曲染很了解自己与贺臣风之间这一场爱恋爱得那么辛苦,爱得那么充满了负罪感,像她和贺臣风这种得不到祝福,甚至是众人反对,不看好的感情,若是非要固执的在一起会伤害身边很多人,到最后,自己也跟着难受痛苦。

  她不想让曲英杰也走同样一条路,曲英杰的人生也够辛苦的,因为宫耀,他已经很辛苦了,照顾着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个就够他的人生身心疲乏了。

  曲英杰其实并没有睡熟,猛然间坐了起来,“你也睡不着?”

  “原来你没睡啊,我还以为你睡了呢。”曲染有点儿惊讶。

  “怎么可能睡得早,这么大件事情,我很犯愁,其实你的例子已经很明显的告诉我,我不可以这样做的,可就是那样不自量力的还是想要往火坑里跳。”

  曲英杰在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很苦涩的。

  曲染就算想要阻挠他,似乎也无法狠心的继续阻挠,至少,现在的曲英杰就够辛苦的了。

  “大半夜的不睡觉,说这些苦情事干嘛,我去把汤可晴和邓允叫起来,去吃宵夜吧,漫漫长夜睡不着,好痛苦。”

  可是,她却一直承受着失眠的痛楚。

  “好主意,马上走。”曲英杰也兴致勃勃的,即便是头顶上还有伤,却似乎完全忽略了他的伤。

  只是,他们今晚似乎没有吃宵夜的福分,曲染还没开始打电话给他们两个,这会儿敲门声火气腾腾的响彻。

  曲染惊讶不已,可片刻之后,即刻道,“真是,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钟健这个贱人,深更半夜敲门的,肯定是对面那房子住不了。”

  毕竟,豪门公子哥有几个能住单身公寓的。

  曲英杰也很赞同曲染的说法,曲染这一刻看都没看的就开门了,“喂,又有什么事啊,真是麻烦精……”

  她没好口气的开口,可话还没说完,便瞅见是贺臣风凶神恶煞的面庞,他看起来不是很冷静,只是他为什么深更半夜的来吓人。

  “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贺臣风口气犯冲到了极致。

  “可是,你找人也分个时间行吗,现在几点了啊,天大的事也应该明天再找我。”

  曲染明显就是不想和他谈。

  贺臣风看起来不冷静到了极致,因此说起话来也是格外的犯冲,行为更是让曲染招架不住,捏紧曲染肩膀的瞬间,那样的力道足以震伤她。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年我们的孩子,其实有留下来!你告诉我,现在孩子在哪!”

  贺臣风极致的冷岑,但眼底却是喷薄着火花。

  面对贺臣风忽然间而来的质问,曲染是有那么一瞬间迟钝的,仿佛脑海中是空白的什么都想不出来,他到底在说什么。

  “明明当年就不是你撞死我奶奶的,为什么你要瞒着我,又为什么要承担着这一切的责任,白白的坐了四年牢?曲染,你到底脑子在想什么!还是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么多年了,忽然间得知以前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甚至,他明明是有个孩子的,甚至这四年里,他却没有尽过一天作为父亲的责任。

  “曲染,你说话,我要一个答案,你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一刻的贺臣风神情落寞,无数的难受在涌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好。

  曲染始终是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贺臣风太过专注于想要知道这个答案,也忽略了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曲英杰这个时候也同样是很尴尬的,他没料到这么晚了贺臣风竟然会来,尤其他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一部分真相了。

  只要想到曲染所经历的,曲英杰也替曲染感到无比的难受……

  “回答我,曲染,该死的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孩子呢,孩子在哪!”贺臣风神情凝重,万般的凝重,仿佛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孩子在哪的下落,又是害怕知道,那样的害怕听到不好的答案。

  曲染的肩膀处已经被捏得生疼又难受,疼痛也终于让她有了一点意识,“放开我,贺臣风,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些,我问你,这么多年来你没问过我一次,现在来问我,你凭什么呢,我有权力拒绝你的任何回答,该受的惩罚,我也受了;不该受的惩罚,我也受下了,如果当初不是你执意纠缠,我至于要落个这样下场吗?”

  若是没有纠缠不清,若是从来就没有交集,她至少不会用坐牢吧,

  <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至少不会到现在即便是坐牢承受了非常人的痛苦,却依然还是充满了罪恶感,依然还是会被噩梦缠绕,依然还是愧对贺瑾航。

  “只要和你贺臣风沾到边的事,到最后都是我自己倒霉,到最后都是我受苦受罪,现在为止,追究以前的事也没意义……”

  “曲染,你回答我,孩子在哪,我就问你,孩子在哪!”

  他厉吼了,口气相当的犯冲了,冷厉又阴鸷的眸光里迸射着吓人的精芒。

  曲英杰也被贺臣风难以遏制的怒火给吓到了,不能就这么看着曲染和他之间的矛盾恶化,“贺少爷,你冷静点吧,曲染也有曲染的苦衷,有些事情暂且不能告诉你,也是有她的苦衷的。”

  至少,有关于贺瑾航的去世,目前所有的人都在隐瞒着,就是害怕贺臣风知道了结果后承受不了。

  曲英杰的声音忽然的出现,这才让贺臣风知道原来这个房间里有第二个人,不过也幸好不是其他男人,否则会勾起贺臣风更大的火气。

  不过,即便是有曲英杰在,他也暂且的要让他回避,“英杰,你出去一下。”

  “贺臣风,你不要太过分了,该出去的人是你,不是曲英杰,你走,马上给我走,我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死了这条心。”

  曲染怒火升腾,也开始渐渐地找回了自己的力气,强行悍然的挣脱却始终没能挣脱出贺臣风的怀抱。

  贺臣风此刻就是那样很坚定揽紧她,牢牢地,不放松一丝一毫,“今天你要是不告诉我事实的真相,我是不会走的,今天不说,就明天说,明天不说,还有后天,我总会让你开口告诉我。”

  “贺臣风,你……”

  他是跟她耗上了。

  这个时候的曲英杰就算是不想离开,也不得不离开了,的确他是不好插手管的,曲染投射向贺臣风时既是生气,又有爱意的,这么一个曾经爱得刻骨铭心的男人并非是说忘就忘得了的吧。

  “曲染,我出去一下,你们慢慢聊,我和允哥一起出去喝一杯。”

  曲英杰这个时候恐怕能找的人也只有邓允了。

  “曲英杰,你站住,要去就一起去,你这个混蛋。”她现在处于水深火热当中,曲英杰竟然说走就走,其实她何尝不知道曲英杰的意思,或许他也是有想法要让她在这次趁势的告知贺臣风,这样找到孩子才有希望的。

  可是,曲染这会儿是一个字也不愿意跟贺臣风说。

  “曲英杰,你等等。”

  曲染试图寻求曲英杰帮忙,起码有曲英杰在,她能胆儿大一点,毕竟现在的贺臣风看起来那么的不冷静,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让这儿成为命案现场。

  只是,曲英杰站在男人的角度很清楚,男人生气是一回事,但对心爱的人却绝对不会动手伤人的,就好像他和岳芯蕊,纵然岳芯蕊有时候的行为就是那样的恶劣,他也始终是狠不下心来。

  “你跟贺少爷好好的谈一谈吧。”

  曲染却在这个时候很执拗,“我和他没什么好谈的,贺臣风,你给我走。”

  其实,除却执拗之外,还有深深的害怕,那样的害怕令她慌乱的无从去面对贺臣风。

  在曲英杰离开之后,曲染也是大力的推搡贺臣风,“你放开我,谁告诉你我们还有孩子的,我们怎么可能有孩子,我们的孩子早就死了。”

  曲染实际上永远都不想去面对孩子已经“死”了的事实,可是却不得不去面对,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承认孩子已经永远离开她了。

  可是,贺臣风却不相信,毕竟,曲染有欺骗过他的事迹在先,此时此刻是绝对不相信的。

  “曲染,我不会相信你。”

  “我也多么希望我是在跟你撒谎,可事实却是,我在生下她之后没多久,她得了先天性心脏病,离开了。”

  当初,林月琴告诉她孩子是先天性心脏病去世的时候,甚至给了死亡证明的时候,她始终是不相信的,可在渐渐地平复心情,渐渐地接受事实后,她很清楚孩子是当真永远离开了。

  “死亡”的消息撞击着贺臣风的心底,心脏处仿佛是瞬间支离破碎那般,原本带来的消息是给了他希望,可是却在这一刻曲染给了他深深的绝望,尤其是这样沉痛致命的消息。

  “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自利!因为和我怄气,不想和我在一起,就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说不定,如果我知道,她就不会死的。”

  至少,他会动用一切权力的,拼命拼命将她救下来,保住她的性命。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