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把他的心占满了!
  

  岳芯蕊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曲英杰是理亏的。

  他也清楚自己做得很差劲,但是这不构成岳芯蕊要堕落的足够理由,“岳芯蕊,是我错,就算全部是我的错,你也不可以堕落,更不可以胡乱的选个人就结婚,把婚姻当成儿戏,你要明白将来要和骆一凡一起相处的是你自己,将来婚姻里的酸甜苦辣,都要你自己一个人去承担,没人帮得了你的。”

  岳芯蕊都已经知道骆一凡的真面目了,怎么还能继续无视的和骆一凡结婚。

  只是,岳芯蕊仿佛就是要和他较真,至少在曲英杰面前,始终还是带着点儿赌气的成分,“说教很简单,道理谁都明白,可是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起码目前我做不到,我不可能和骆一凡悔婚的。”

  甚至,岳芯蕊这个时候想到父亲脸上失落绝望的眼神,以及所有人继续看她笑话的神态,幸灾乐祸的面容,一一在她眼前浮现。

  她在之前已经因为被宫耀强歼过的事情,被所有上流社会的人狠狠给群嘲了一番,若是再继续来个悔婚的话,岳芯蕊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一刻曲英杰似乎也能看出她的心思,“现在就算是取消婚约的话,一点儿也不丢人,到时候你和骆一凡把婚给结了,最后又闹离婚的话,这才是真正的会被人笑话,可是显然你和骆一凡不合适,你们将来一定会分开的。”

  毕竟,骆一凡的人品,曲英杰再次的得到了验证,他就是那样肆无忌惮,完全不把岳芯蕊放心上的花花公子,没责任心,也没有对岳芯蕊动心,充其量只不过是商业联姻,为了利益罢了。

  曲英杰说得何尝不是道理,但是岳芯蕊却逃避的不愿意听从曲英杰的,还发了一通脾气,“如果我结了婚又离婚,那也是你这个混蛋造成的,当初谁让你去找骆一凡的,你以什么身份去找骆一凡不要悔婚的?”

  “……”曲英杰已经是无言以对了。

  的确,这个决定是做得足够欠缺的,“可是,还有转圜余地的,岳芯蕊,不要把自己给逼入死角了。”

  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似乎就是把自己给逼上绝路,只是,曲英杰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原本头痛欲裂的,此刻疼痛加剧。

  “我乐意。”岳芯蕊的倔强在这个时候恣意的彰显。

  李芸芸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人的互相折磨,也是意识到难怪曲英杰和她不可能,他的心显然已经岳芯蕊这个女人给占据得满满。

  可是,他不乐意。

  曲英杰下一秒已经紧扼了她的胳膊,“不是要送我去医院吗,现在就去。”

  他似乎也终于想通了。

  李芸芸紧随其后,就算明知道自己会成为他们之间的电灯泡,但也要陪在曲英杰的身边,仿佛这一场较劲,也已经开始了。

  “英杰,等等我。”

  “上车吧。”曲英杰即便对李芸芸没感觉,但也不能把她给落在这儿。

  他们两人倒是很大胆的上了岳芯蕊的车,岳芯蕊这个车主反倒是被落在车外,她伫立在那,哭笑不得。

  这个该死的王八蛋,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只是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暂且忍他一次。

  上了车之后,李芸芸也是很主动的给曲英杰擦头上的鲜血,尤其,曲英杰的面庞上被鲜血给染得有点吓人,“英杰,我给你擦擦,好多血呢。”

  她也是小心翼翼的擦拭,的确是心疼的,不管怎样,今晚是因她而起的,所以,李芸芸此时此刻是很愧疚的,倒是曲英杰没觉得有什么事。

  岳芯蕊一边开车,一边还要忍受着他们两个的秀恩爱,该死的恼火到了极点,本来心情就足够不爽了,尤其看到他们两个这么“恶心”,一个猛烈的刹车,让李芸芸一个重心不稳的往前倾,而曲英杰也撞到椅背上。

  李芸芸惊叫的吃痛出声。

  曲英杰抬眸之际,其实很清楚是岳芯蕊故意的,但就算是故意的,似乎也没辙。

  李芸芸咬了咬唇,她也同样是心知肚明,只是,岳芯蕊如果执意要跟她争曲英杰争到底的话,她也争定了,绝对不会罢手。

  车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似乎*味也是越来越浓郁,尤其是岳芯蕊唇角勾起的弧度,曲英杰见到她脸上丝丝缕缕得瑟的笑容时,心底也忍不住在笑这个女人的幼稚,她其实始终还是孩子气的,起码还不够成熟。

  就因为这样,曲英杰放心不下她,更无法让她放胆去跟骆一凡在一起。

  李芸芸心上生恨了,仿佛在脱离了危险之后,岳芯蕊也没了利用价值,李芸芸似乎就是看这个女人不顺眼,她和岳芯蕊俨然就是天生的仇人,只要见到这个女人,心底便有不少怒气和怨恨凝聚而来,丝毫忘记了岳芯蕊所遭受的伤害全是她的老公宫耀所为。

  “英杰,我给婷婷打个电话吧。”李芸芸也不跟她计较故意紧急刹车的事,和曲英杰继续“恩爱”。

  她深知曲英杰最心疼,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女儿,因此更加好利用李婷婷来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

  果然,李婷婷在接到李芸芸电话的时候也好像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但随即也是失声痛哭,“妈妈,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同学们都说你肯定是不要我了,妈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电话里,李婷婷哭得歇斯底里,情绪失控,那样令人心痛又哀伤的痛哭声,岳芯蕊也听到了,她心里也很发酸,只是更多的酸涩来自于李芸芸和曲英杰此时此刻两人同时呢喃的口吻安抚李婷婷时,这一刻,他们的的确确是像幸福一家人的,至少他们有共同想要去爱护的人,他们有个共同点。

  然而,她和曲英杰不但没有共同点,将来更是会因为宫耀的出狱,掀起他们之间的更深更重的矛盾。

  想到这里,岳芯蕊的火气来得异常迅猛,即刻也紧踩油门,加快速度的行驶,恍如一秒钟都不愿意见到他们在她的车内好像甜甜蜜蜜的一家人。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岳芯蕊也催促他们下车,态度不好,她没把他们两个扔在半途中已经是最大的隐忍界限了,还想她口气好?不可能。

  可是,曲英杰却也在努力想要改变岳芯蕊和骆一凡要结婚的想法,“你等等,我进去包扎一下马上就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岳芯蕊却不愿意看他,似乎满脸的怒火在飘荡,她沉默的时候往往是很生气的。

  “岳芯蕊……”曲英杰要她点头答应。

  “我和你无话可说!”

  “谈谈骆一凡的事情,你不可以和他结婚,岳芯蕊,拜托你正视自己的问题,严肃点,不要这样草草了事的断送一生婚姻。”

  曲英杰是很肯定的语气,一旦岳芯蕊误入歧途般的和骆一凡在一起的话,她肯定往后的日子不好过。

  “够了吧你,和李芸芸真是够恶心的。”岳芯蕊即刻打转了方向盘,下一秒火速飞驰离开,活像是真的不愿意和曲英杰再有任何的纠缠不清。

  只是,曲英杰却是摇摆不定了,不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曲英杰在医院进行了简单包扎后,原本是要留在医院里观察的,可是却迫不及待的要去找曲染帮他解决这个情感大问题。

  可曲染现在则是被妖孽缠身了,钟健这个家伙竟是堂而皇之的来了她的住处,在公寓里左看看,右摸摸的,时不时唇角掀起鄙夷之色,分明就是嫌弃贺明汐提供给她的公寓住宿条件不好。

  其实,确切的说,不是贺明汐提供的,而是贺臣风给她安顿好的。

  只要是贺臣风给她的东西,大概在钟健眼里都是不好的吧。

  曲染从厨房端来了一杯咖啡,倒还算是礼貌的招待,只是他简直越来越过分了。

  钟健掀起了窗帘,眸光打量之态的凝视着曲染对面的楼盘,说,“我已经在你对面楼租了一套房,从今天开始起,我们就是邻居了。”

  “妈的,原本想租在你旁边的,可是你这栋楼全部被租满了,只能住你对面,不过对面也方便,就这么一点距离,我站在对面叫你,你就能听见。”

  钟健在说到这话的时候,脸上是沾沾自喜之色,分明很得意之色。

  曲染却是被他所说的给吓了一大跳,钟健今天前来,原以为只是来拜访一下的,没想到他竟然……

  好半响,曲染说不出话,只能是目瞪口呆的神情迎向他这张让人想要狠狠暴揍的脸蛋,当真是要把他给海扁一顿的。

  “还有啊,你洗澡的时候记得别关门,我观察了地形,我正好可以一览你的嫩滑玉肌。”

  钟健是无比邪恶的说着,一边说,还一边似乎是眷恋不舍的揽着她的肩膀,模样甚为陶醉,“只要和你在一起,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就想把你给上了。”

  对。

  是想。

  仅仅止于想。

  该死的,他钟健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可是自从认识曲染之后,仿佛变得格外没骨气,男人的雄风全然不见了,因此,再次说话他又硬朗了不少,“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们睡一睡。”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