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恶作剧想法
  

  李芸芸听着对方如此直白的话语,更是难受又生气,“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谁让你说实话的,就算是事实,我也不想听到,我不想听……”

  原本就足够的绝望难受了,可是现在竟然被人被贬损的简直就是完全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女人,李芸芸本身从骨子里的倔强更让她心情痛苦至极。

  可是,对方是更加的嚣张鄙视她,“大婶,你就承认呗,人啊,必须先承认自己的错误才能会有改正,我看你嘛……也不是完全没救的,或许打扮一下也能勾引个老头子的。”

  “你说什么,勾引个老头子?你他妈的我三十岁不到的年龄,你让我去找个老头子!”

  这更加让李芸芸火大不已,甚至大有要将这个说糊话的男人给暴揍一顿的冲动。

  “大婶,老头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啊,老头子不会嫌弃你啊,老夫少妻的,一定很会疼你,一旦疼你就会给你很多钱的!”

  “闭嘴,马上给我闭嘴,我李芸芸就算再不济也绝对不会找一个老头子,老头子再有钱也砸不死老娘,老娘一定会找一个年轻的给你看看。”

  居然敢说她没什么搞头!

  李芸芸仿佛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会儿也要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其实她并不是一个爱钱的女人,若是爱钱的话当初就不会嫁给一无所有的宫耀。

  但是自从宫耀在出了岳芯蕊那件事情之后,似乎李芸芸也意识到一个问题,并不是没有钱的男人就会老老实实守本分,甚至是根本就不会守本分。

  曲英杰看着李芸芸和酒保两人看似很亲密的在聊天,这会儿功夫是实在不能继续放任她不管了。

  “跟我回去,像什么话。”曲英杰上前二话不说的,悍然有力的攫紧了她的胳膊,非要她跟着自己离开不可。

  李芸芸胳膊处传来的剧烈疼痛令她的意识渐渐地清醒,至少看到曲英杰的时候还能认出他来,“曲英杰?是你?”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他的确是很凌厉的呵斥,这样的李芸芸是曲英杰之前没有见过的,越是见到她这样,曲英杰越发的难受和自责,但是想要责备她又是另外一码事,她这样堕落对得起李婷婷吗?

  “曲英杰啊,原来真的是曲英杰,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曲英杰,你知不知道你不可以对我这么凶悍啊!”

  李芸芸或许也是趁着喝酒壮胆,才敢说出一些心里话。

  “不要闹了,回去,婷婷一直在等着你回去,你喝这么多酒,婷婷会很难过的,我们身为长辈的不能给孩子起坏的带头作用……”

  在曲英杰看来,李婷婷已经足够可怜了,怎么可以让她继续受苦,甚至疼她爱她还来不及,真的不想给李婷婷带去一点点的伤害。

  可是,李芸芸已经是什么都顾不上了,这会儿大力的推搡曲英杰,“你不要跟我提李婷婷这个死丫头,要不是她这个死丫头我今天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他们父女两个害的,他们两个把我给害惨了,把我一生都毁了,全毁了……”

  虽然李芸芸这话或多或少也是事实,但是既然发生了这些事情,谁也不想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要扛下去。

  “我明白你很辛苦,可是,看在婷婷那么可爱懂事的份上,就不要再想过去了,人也会犯错的……”

  只是这次曲英杰还没把话说完,李芸芸便是立马打断,“对,你想告诉我男人都会犯错是吧,宫耀这个错误你认为只是个小问题吗?”

  “不是……”他只是想让李芸芸去宽恕,饶恕宫耀。

  可李芸芸听不进去,“王八蛋,他这个错误是所有女人都无法隐忍的,该死的,为什么马上要出狱了?他那样的混蛋就该判个无期徒刑,让他一辈子都蹲牢房。

  她就是有这么憎恨宫耀,甚至恨不能让他去死,毕竟她和孩子都没有这样不负责任的亲人。

  “曲英杰,你要是来说教的话,你就白费力气了,我不会管了,我什么都不会管了,宫耀也好,李婷婷也好,我就是要把他们父女两个从我的人生里摘除掉。”

  李芸芸现在的口气就俨然宫耀和李婷婷两人是毒瘤那般……

  曲英杰始终当做她是喝醉酒了在说稀里糊涂的话,悍然有力的强拽着她离开,“别闹了,让那么多人看笑话。”

  “我……不走,我今天哪儿也不会去,就是要在这儿喝酒,哪怕醉死,又关你曲英杰什么事?”

  “你滚,曲英杰,你给我马上滚,放开我啊,你弄痛我了。”她大力的挣扎,胳膊间传来了尖锐的疼痛,但却似乎这些所有的痛意她都能忍受,无条件的忍受着,可唯一不能忍的则是,“曲英杰,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只有在对岳芯蕊的时候,你才会笑,你才会温柔!”

  ……

  忽然间,李芸芸这番话把曲英杰也给弄得震惊不已。

  她这话到底是什么?

  曲英杰也有不好的想法来袭,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

  可是,李芸芸憋在心底的想法在这个时候是爆棚了,非要说出来不可,“曲英杰,你说话啊,我是在很认真的问你,你为什么只对岳芯蕊温柔?你喜欢她是吧,你很喜欢她,所以才会对她特殊对待。”

  说到这里,李芸芸愈发的醋意大发,“可是,你要知道天底下所有的女人,你都可以和她在一起,但唯独岳芯蕊不可以,你听清楚没有,你和岳芯蕊是绝对不可能的,你脑子最好清醒点。”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也不要胡说八道了。”他不想听到岳芯蕊的名字,更是不想听到从另外一个人口中说出他和岳芯蕊的不可能,其实这对曲英杰而言是多么一个残忍的事实。

  偏偏李芸芸在醉酒之后是不顾一切了,“你他妈的就是个笨蛋,可是,曲英杰,就算你是笨蛋,我还是很爱你,这些年来都是你帮我的,要不是你帮我的话,我和婷婷都不知道怎么办……”

  “……”

  果然,曲英杰已经无言以对了,他的帮助,尤其是对孩子的帮助,已经令李芸芸做出了错误的想法。

  “曲英杰,我虽然比不上岳芯蕊,可是……”

  她会很爱他的。

  就好像以前她爱宫耀那样的无怨无悔的,可是,岳芯蕊不同,岳芯蕊就算是和他勾搭在一起也绝对不是真心的,她肯定是想要报复的。

  “英杰……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很喜欢很喜欢婷婷……我们能不能……”

  李芸芸从来不敢说这样的话,至少在没有酒醉的情况下,她是不敢的,可唯独这个时候也像是豁出去了,不管和曲英杰最后的关系会怎样,她还是很坚持的要勇敢一次。

  可是,曲英杰比她更加坚持,“不能,完全不可能,我和全天下的女人在一起都好,但唯独你不行,你应该知道吧,你比岳芯蕊更加不适合和我在一起,所以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想都不要想。”

  或许说这样的话对李芸芸而言,是个很沉重的打击,但就是要这样很沉重的打击让她清醒,一定要让她清醒。

  “曲英杰……”李芸芸难受不已。

  “好了,回去,跟婷婷好好的生活,以前那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闹腾也改变不了事实,还不如好好的爱孩子,让婷婷开开心心的长大。”

  他就是这样的想法,其他什么都不想,至少要等李婷婷长大一点后,他才能罢手不管她们母女两个。

  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李芸芸的误会吧,“如果我的行为曾经让你误会过,我很抱歉,但是,我永远不可能喜欢你,也没有感觉,只是因为宫耀现在不在你们身边,我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扛起这个责任,尤其,我很爱婷婷,这个孩子太可爱了。”

  也太可怜了。

  曲英杰似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或者即便是天塌下来,他也依然要继续爱护这个小丫头。

  只是这令李芸芸是情绪更加不稳定,燥怒随即而来,“曲英杰,你个王八蛋,说得好像冠冕堂皇,你多有理似的,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我要你负什么责任啊,我和李婷婷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你滚,你给我马上滚,以后不要在靠近我们母女两个半步……”

  既然不爱她,甚至完全没有想法要和她在一起的话,她和曲英杰继续这么扮演着李婷婷的爸爸妈妈角色,这令李芸芸很恶心,心下是浓浓的对岳芯蕊的吃醋。

  曲英杰只有在对这个被人歼过的女人身上,他才会把柔情体现得淋漓尽致,也只有在看到岳芯蕊的时候,曲英杰内心深处真正的感情才会流露。

  然而,李芸芸和曲英杰这一幕,全然落入另外一个人的眼里。

  这里是曲英杰和岳芯蕊初次相识的地方,而这儿也是上流社会的人喜欢消费消遣的地方,会碰巧遇到的话是很正常的,但是,当落入骆一凡的眼里时,他们这样拉拉扯扯的一幕忍不住让他有了强烈的恶作剧想法升腾而起……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