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为你守身如玉了吗!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为你守身如玉了吗!

  听到钟健的名字,林月琴是明显有惊愕的。

  她深知钟家的实力,是个有钱有势的人家,若是真的能攀上这个大家族的话,何尝不是让曲灵扶摇直上,从此以后过上好日子。

  “你说真的?”林月琴既不置信,又有犹豫,毕竟和颜雅真一起干得坏事不少。

  “我不怕告诉你,不管真假,你没得选择,我要是过得不好,你们都别想好过,你以为曲染是什么人,在你们陷害她坐牢了之后,会就此放过你们?”

  颜雅真一边是挑拨着她们的关系,一边又是在说着实情,“曲染是有仇必报的人,你还不比我清楚么,你要知道你和曲灵害她坐了四年牢啊,这笔债,她一定会跟你们狠狠的算,现在没有行动只是因为她的实力不够,到时候,你们就等着瞧吧。”

  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这么做的,一定会报复。

  林月琴听着也更是诚惶诚恐,颜雅真也是吃定她了,“你要想和我爸好好的相处,你就听我的,否则,我会让你和曲灵永无安宁之日,不然你试试看吧,我这样的女人的确是可以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你!”

  林月琴气急,没料到这个该死的臭丫头竟然可以狠绝到这儿地步,是远比想象当中要厉害多了……

  “我想说的都说完,你快点给我办事吧,越早办好,我们大家都好,不然我们这条船要沉就一起沉好了。”颜雅真在亲眼见到贺臣风对曲染割舍不下的时候,她其实很清楚自己和贺臣风有可能永远没有一个未来可言,不管她多么努力,大概都是有缘无分的。

  可是,颜雅真不甘心,这么多年都是她陪在贺臣风身边,她怎么可以成全他们?

  的确,曲染也会报复他们,一个个的报复,只是自身的实力远远不够,也在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曲染在心情极度压抑的时候被汤可晴叫出来喝酒,汤可晴见她无精打采的样儿,也忍不住呵斥,“你说你和曲英杰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脑子少根筋吗,干嘛非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看看人家李芸芸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放下不管,一个人跑回乡下了,你和曲英杰干嘛要凑这个热闹,操这个心啊!”

  汤可晴一向是说实话的人,直言不讳,尤其和曲染在解开心结之后,她依然还是那样直截了当的指出曲染的不应该。

  曲染并没有说话,其实在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这个事情上,她一开始也是和汤可晴同样的想法,可是和李婷婷这个小孩子接触下来后才发现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可以说不管就不管的,甚至不仅仅是管的问题,还是想要竭尽一切可能的去管。

  “尤其这个曲英杰,肯定是脑子烧坏了,不然就是神经病了,年纪轻轻,本来也算是有大好的前途吧,却硬生生的被她们母女两个给拖累了,你看看也不小了吧,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还有让那个什么李婷婷叫他爸爸,这种想法是怎样啊,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汤可晴以前虽然不看好曲英杰,也深知这个混混将来一定是没有出息的,可现在明摆着就是更加的没出息了……

  “曲英杰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没办法左右,大概还是跟宫耀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吧,尤其孩子很可爱,也很可怜,当真不是说放就放得下不管的。”曲染摇晃着酒杯里的酒精,还没开始怎么喝,脑子就开始昏昏沉沉的,她大概已经不这么合适喝酒了吧,也已经过了耍酒疯的年纪。

  汤可晴不以为然,“他那种脑袋有坑的货,有个屁想法,曲染,你还是劝他回头是岸,不要管了,宫耀要是把他当成兄弟的话,就不会那时候对你动歪脑筋啊,我看宫耀这个混蛋就算是坐牢出狱后也不会是什么好货。”

  提及“坐牢”的时候,曲染也忍不住唇角泛出苦涩。

  她不评价宫耀出狱之后是否会变好,但是监狱里的一切却能很好的磨砺着一个人的意志力,甚至能把人给活生生的摧残死,那样黑暗无边的生活,曲染永远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汤可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敢不顾虑到曲染的感受,坐牢的事情,曲染大概也是不想提及的,尤其当时的她,身为好友的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帮她,那时候的自己,汤可晴现在想来八成也是疯掉了,被迷失了心智。

  “染染,对不起……”汤可晴忽然间很低沉的道歉,也是很认真的道歉,眼底充满了歉意。

  曲染却努力在收回脸上的苦涩,“无缘无故的跟我说对不起,怪别扭的,你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引起的,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汤可晴饮下杯中的红酒,她看起来也是有些沮丧的,“天气冷了,贺瑾航在那边应该不冷吧……”

  “……”曲染的心头再次一震,这个名字,这个男人,是她一生中永远也无法忘记,无法释怀的。

  “他应该很暖和的,毕竟有我和你惦记着,就算是死了,还能被我们两个美女惦记,贺瑾航该偷笑的。”汤可晴随即再次倒了杯酒,还是会很想念贺瑾航的,总是在很不经意间会想起他,哪怕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可是,她对那个男人的喜欢也是那样的执拗。

  所以,这个时候汤可晴渐渐地也能理解曲英杰的做法了,大概也是这样道不出理由的执拗让他对宫耀的孩子和老婆没办法撒手不管,甚至是以强大的担当力承担着她们母女两个的一切。

  “贺瑾航……”曲染小心翼翼的念了他的名字,仿佛这个时候连说起这个男人的名字,她都不够资格,只能很小心的提及。

  反倒是汤可晴很了解曲染的愧疚感,随即揽了她的肩膀,“好啦,想一下就好,贺瑾航不会愿意看到你伤心的!”

  贺瑾航啊贺瑾航,这个男人,也真是够狠的,说离开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去了。

  即刻,汤可晴也转移了话题,“邓允这个死家伙,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约了他见面,到现在还不见个人影,干什么呢,被他未婚妻缠住了啊!”

  “可能吧。”曲染今天其实是没多大心思聚会的,很低落的情绪。

  “男人吧,友谊就那样,见色忘友的家伙。”汤可晴漫不经心的说着,却也在这个时候想起了什么,“咦,你肯定没有见过邓允那个未婚妻吧,我见过一次,挺怂的一个女人,叫简艺美,一听名字就很俗气对吧,反正就是让人看不顺眼的那种,还说是学芭蕾舞的,但整个人就是那样的怂,没气质。”

  之前也听邓允说起过这个女人,只不过却从来不知道这个叫做简艺美的女人是个怎样的人。

  “邓允喜欢就好,我们瞎搅和干什么……”

  “不是,我觉得邓允和贺明汐挺般配的,虽然除了贺瑾航之外,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贺家的人,但是贺明汐这个人吧,挺有意思的,够霸气啊,居然要赔偿邓允一辆车,卧槽,出手好阔啊。”

  无意中提及了贺明汐,今晚她们两人一起的时候,说到了很多人,也想起了很多事,到最后,汤可晴的重点来了,“你真的决定还是要在贺明汐的地盘做事吗?其实,你可以跟我去公司工作的,就算是空降部队又怎样,你不也是属于空降在贺明汐公司的人吗?空降过一次,应该有点经验了吧。”

  关于曲染的事情,她了解的一清二楚,其实在她们两人友谊曾经生变过后,汤可晴是更加的珍惜与曲染的友情,以前她抽风,做了不少伤害曲染的事情,现在只想努力去弥补。

  她们,永远是好姐妹。

  “还是在那儿做吧,虽然有点很尴尬的,但是我在那儿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我想赚钱,想赚很多钱,然后……把我的孩子找回来。”

  关于她的孩子,其实曲染何尝不清楚,其实如今只是她的一种寄托,让她即使再艰难也要扛下去的动力,但真正能找到的机会已经很小了。

  “想赚钱还不容易啊,钟健啊,钟健这臭小子不错的,别看他吊儿郎当,但人直爽不忸怩,与其与单宇阳,贺臣风纠葛不断,不如接受这个家伙,他可以帮你很多忙,就算将来你们不能在一起,交个朋友总是好的。”汤可晴指引着曲染感情道路上的迷津,尤其在她看来,钟健当曲染的男朋友,还可以给予贺臣风和单宇阳一个示威。

  曲染摇头,没想过拖他下水的,她的世界足够泥淖难行了,让钟健也跟着她一样的煎熬痛苦,曲染也不忍心的,毕竟就如汤可晴所言,他还是个不错的家伙。

  汤可晴也鼓舞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女人攀高门是很正常的事,别把那些门当户对的旧思想套牢自己,更何况,就算不成事,也不吃亏啊,就当有了一次恋爱的经验,你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别放不开,也不要为贺臣风守身如玉,他为你守身如玉了吗!”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