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他爱得太深太沉了!
  

  尤其,曲染想到原来贺明汐之所以对她很好,原来全是贺臣风的功劳,并非是因为她工作出色,或者适合这个工作……

  想着这些,曲染良久反应不过来。

  直到钟健捞起了她的胳膊,“我靠,贺明汐,凶巴巴的干什么啊!你给我态度好点儿啊,小心老子揍死你。”

  钟健一向是不管是谁,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尤其本来就因为和贺臣风有过节,这会儿是连带着贺臣风的亲人,他也是一并的鄙视讨厌的。

  “说清楚点,你揍谁啊!在老娘的地盘叫嚣,我看你是脑袋有坑吧。”

  贺明汐可不是随便就会被吓到的女人,仿佛从小就没什么事情可以吓到她,更遑论是这么个混混级别的人。

  “挺厉害的是吧,我怕你啊。”钟健呛声。

  “那就试试啊!”贺明汐依然是恶劣的态度。

  曲染被他们两人的较劲给惊醒了,仿佛立马有了反应,“贺总,他胡说八道的,你别跟他计较,你找我有事对吧,我们进去办公室说吧。”

  她不能让贺明汐与钟健这个家伙起冲突,急忙上前阻挠。

  贺明汐倒也不是非要和钟健对着干不可,只是这个脑子有坑的家伙居然要来找她的麻烦,恐怕他是找错对象了,她贺明汐可从来不是吃素的。

  “曲染,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跟她去办公室,从现在开始起,我不许你踏进这儿半步,要工作,我给你安排一个。”

  钟健是很生气的。

  说着,他更加大力的扭紧了曲染的胳膊,非要拉着她离开,可是曲染就算真的要离开明月集团,她也必须要跟贺明汐说这个清楚。

  她看似是没有反抗钟健,任由他拖拽着离开,但是却在片刻后顿住了步伐,“你在这儿等我,我去跟贺明汐说清楚,就算要离开,至少也要有个交代对吧。”

  钟健不满意这样的答案,“交代个屁啊……”

  “在这等着,不然,以后再也不会见你。”她冷漠的打断,决心很强烈,然而就是因为曲染此时此刻强大的气场,令钟健有那么片刻的怔愣,等到回神的时候,曲染已经跟着贺明汐进了公司,留下钟健在骂骂咧咧的懊恼。

  他到底是受了什么蛊惑,竟然只要这个女人开口说话了,她指东,居然他不想往西。

  这会儿,钟健更是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完蛋了,快要被这个女人给生生的气死。

  曲染和贺明汐进了办公室之后,曲染仿佛是一秒钟都等不了了,既然是贺臣风安排的工作,她是不愿意接受的。

  “贺总,我很抱歉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正式向你提出辞职,明天我会递交书面辞呈给你。”曲染是很认真的态度。

  可贺明汐也是不含糊,“辞职的理由是什么?就因为是贺臣风给你安排的工作,所以不管这个工作对你而言有多么重要,你就是要无理取闹,不顾一切的辞职?”

  “贺总……”曲染无法立马回应来自于贺明汐的质疑,分明贺明汐这个时候不仅仅是生气的,更是讽刺的意味很深很深。

  “如果你自尊心那么强烈,不能接受前男友替你安排工作,你有没有想过,凭你这样的身份,不管你的工作能力有多强,也不管你有多么好的工作阅历,你是不可能找到工作的,之前你试过了不是么,多少家公司你投了简历进去,却就是没有回应,甚至很多家公司直言不讳的说你是坐牢女,不适合那份工作?”

  贺明汐的确是不是妇人之仁的人,做事雷厉风行,说话也是直接不拐弯,仿佛对于曲染目前这样的笨脑袋,若是拐弯抹角的说话,她还不一定能听得懂。

  曲染其实很清楚贺明汐说得很不错,可是,她就是接受不了。

  “曲染,我直接说吧,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想让你来公司的,在我眼里看来,你不仅仅是坐过牢这么简单,你还是开车撞死我奶奶的人,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贺明汐可不是这么心善的人。”

  她从来就不是。

  至少,绝对不会感性的去同情一个人,总觉可怜之人背后必有可恨之处。

  “但是是贺臣风跟我要求的,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求过我这个表姐做任何事情,唯独这件事让我帮你,我无从拒绝。”贺明汐这个时候的铁腕手段也彰显得异常明显。

  曲染则是低着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看上去就是被人讽刺贬低嫌弃了,但是心下却还是有暖意的,贺臣风那个混蛋,竟然也一如既往的会帮她,这种感觉,真的令曲染很慌乱。

  贺明汐继续说,“我一开始并不看好你,也不觉得你能在公司干出点什么名堂来,最多也是拿工资混混日子过算了,可事实并非如此,你比我想象中勤快努力,所以现在我改变了看法。”

  “我现在聘用你,不是因为贺臣风那家伙,更是觉得你适合这个工作,至于公司给你提供的种种好待遇,的确是贺臣风拜托的,说了这么多,你要离开的话,我无所谓,不挽留;你要是留下来,我很欢迎,毕竟,你比一般的新人都要肯干肯学,业务部里的成员就需要这样的干劲才行。”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曲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辞职,也不会避开贺臣风。”

  最后和贺明汐这话令曲染不得不抬眸迎向她,仿佛想要看个究竟贺明汐的用意。

  可是,贺明汐的想法也是越来越明确了,“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拒绝贺臣风,既然彼此相爱,现在又有个机会在面前,无论怎样都要努力梳理清楚关系在一起,不要等到彻底失去才后悔莫及。”

  随即,贺明汐也递给曲染一个文件袋,“还有,不管你明天来不来上班,邓允这件事情你帮我去解决吧,赔他一辆新车,叫他以后别到处乱说我贺明汐酒驾的事。”

  而那样神志不清,莫名其妙的酒驾,贺明汐也很肯定自己不可能再来一次了,这绝壁是最后一次。

  曲染傻眼,手里被强行的塞入了贺明汐递过来的资料袋,也不禁在感慨贺明汐这风范和大手笔,果然有钱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无论是气质,还是说话的底气就是那样的让人觉察到强大的气魄和实力。

  “曲染,我知道你有野心,坐了四年牢出来后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甚至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了?但即便是如此,你还是想要极力的重新开始,重新振作?现在,就是你的机会,有野心并不是坏事,它能让你离成功更进一步。”

  贺明汐倒是越来越有耐心了。

  “去吧,先替我解决姓邓的这件事情。”

  贺明汐吩咐着,曲染这个时候倒也不敢怠慢,只是在离开贺明汐办公室之前,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有被贺明汐洗脑,似乎也可以感觉到贺明汐之所以能够像现在这样坚强,也是经历了不少事情之后,才能像现在这样屹立不倒。

  “贺总,不管怎样,谢谢你帮我,我会考虑清楚的。”曲染离开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了决定的。

  只是,这个决定让贺明汐是有些模棱两可的,读不懂曲染的意思。

  在曲染离开之后,贺明汐便是立马打电话给贺臣风汇报情况,这会儿的声音完全没有刚才的镇定冷静,更是多了不少惊慌失措,“死贺,完蛋了,曲染知道是你安排的工作后,好像要走了……”

  “妈蛋,老娘从来就不是灌人家心灵鸡汤的人,可是刚才我好说歹说,说了一堆,她好像没什么反应,无动于衷的就是想要离开公司,你说这曲染脑子怎么这么驴啊。”

  贺臣风在听到贺明汐的话时,也是惊愕不已,“做得好好的,怎么会发现了?”

  “靠之,你得罪了那个钟健对吧,那个死贱人,下次见到他,要剁了他,在老娘的地盘叫嚣,叫个毛啊!”

  贺明汐相当威武霸气了。

  贺臣风却弱了,仿佛只要碰到曲染的事情,他整个人就会弱掉,“怎么办,她已经离开你公司了吗?”

  “没,让她办事去了!上次同你喝酒,我酒驾被个男人逮到了,还撞了他的车,曲染给我善后去了。”贺明汐也倍感无奈,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喝酒,可是一旦碰触酒精,竟然就惹出这么大个事了。

  “你妹,这种复杂的问题,你让曲染去处理,快点把地址给我,我去找她!善后的事情你交给我啊,干什么要刁难曲染?”

  立马,贺臣风已经是一边说,一边作势要离开办公室。

  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曲染了,仿佛无论怎样,都不想曲染在外头受半点委屈。

  贺明汐在报了地址后,电话里传来了滴滴挂断声,好半响,贺明汐脸上都是震惊又蔑视的神色。

  这个贺臣风啊!

  难怪能被曲染给吃定,看来也势必是情路曲折的,毕竟,他爱得太深太沉了,也把曲染爱得有点儿透不过气,以至于曲染只想逃,远远的逃走,离他越远越好。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