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报警告他骚扰!
  

  曲染则是在见到钟健的刹那,很本能的闪躲,故意装作没看见的离开。

  钟健本来还得意洋洋,甚至是带点儿耀武扬威的意味,可是在亲眼见到曲染大有要窜逃的意思,这火气是连绵的滋生。

  “该死的臭丫头,居然敢躲我!”简直就是不识好歹的家伙,他能看上她,这个女人本来就应该偷笑的。

  曲染倍感压力重重,步伐匆匆的离开,最近她招惹的事情挺多的,一不小心的夹在贺明汐与邓允之间很难做,而钟健这家伙又是对她穷追不舍,几乎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尤其这个时候的钟健是一如既往凶神恶煞的阻挠她,目光阴翳的盯着曲染,分明就是给了她不少逼迫感。

  曲染有点儿不自在的后退,原本想要努力的挤出笑容,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就是没办法给好脸色。

  “你跑啊?有本事继续跑啊。”钟健挑衅,浑身上下的邪肆意味很浓。

  “……什么啊,你别这样好不好,看起来怪吓人的,我哪有跑啊,我是有急事要忙。”曲染倒是说话也算是客气的,毕竟在贺明汐的公司门口,她可不想和钟健起争执。

  “你骗谁啊!我明明亲眼看到你逃走,还有,下班了还能有什么屁事忙啊,搞得好像多勤快似的,好像挺缺钱的,你缺钱找我啊!”

  钟健是不会听信她的辩解,那样横行肆意的阻挠在她的面前,明摆着就是不容许曲染再逃走。

  可曲染也是很恼火又烦闷,“你有完没完啊,我缺钱关你屁事,给我滚远点,你要是继续这么纠缠我的话,我会报警告你骚扰。”

  她也是受够了。

  就算明知道钟健不算极品坏男,甚至,他只是性子不太好而已,其实本性是不错的,但也已经不能接受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折磨了,犹如阴魂不散似的总是出现在她的身边。

  钟健果然是足够的肆无忌惮,“告我骚扰啊?是告我性骚扰么?”

  随即,钟健脸上泛出无比邪肆的意味,“挺行的啊你,就算要告我骚扰,也得等我骚扰了你之后再告也不迟啊。”

  语毕,钟健几乎是恣意放肆到了完全让人无法招架的地步,下一秒狠狠地摁紧了曲染的后脑勺,强行的往他胸前一带,大力的摁向了自己胸膛处,随即而下的是宣告意味的热吻紧缠而来,深深的缠绕着曲染的红唇,不容许曲染有一丝一毫的抗拒。

  可是,曲染却顿时浑身上下全是火辣辣的灼烧感,这个混蛋到底有没有一点廉耻心啊,这是贺明汐公司的门口啊!

  “唔……”

  曲染拼命挣扎,倍感自己快要被这个男人给活生生的给折磨羞愧而死了。

  只是钟健就是这个目的,很明确,这儿是贺明汐的地盘,凭着贺明汐和贺臣风的关系,贺臣风一定会知道他与曲染就是要在一起的。

  “该死的,我叫你放手啊。”曲染快要被他给整蛊得抓狂了,好不容易挣脱拉开与钟健距离的时候,曲染惊慌失措的眼神里分明就是对周围人的恐惧和害怕,她在贺明汐的公司其实曲染是小心翼翼的做事,就怕自己有什么闪失。

  钟健却是很满足的样儿,只是说出的话语就是十分挑衅的,“怎么,怕贺臣风知道了啊?怕贺臣风知道我吻了你啊!”

  “神经病,我怕谁啊,但是,我不怕谁不代表你可以吻我!”

  说着,曲染后退了几步,分明就是要拉开与钟健的距离,是刻意的要撇清关系。

  “我不但要吻你,以后还要上你,你等着,我们很快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恋人。”

  钟健说着,也很悍然有力的牵起了她的手,牢牢地扣紧,在邪魅的神色之后,立马冷肃了表情,“我告诉你啊,赶紧给我辞掉工作,不然我要闹到贺臣风和贺明汐那儿了!”

  曲染惊恐,“什么?这关他们什么事啊,还有,等等,尤其你为什么要找我老板的麻烦,贺明汐是我见过最好的老板,你抽风啊!”

  贺明汐对她真的够好了,就算很多人说贺明汐性子不好,但是曲染却认定贺明汐是外冷内热的女人,她也一定是有着故事的女人。

  钟健却不以为然,“是啊,贺明汐对你好,难道你没想过背后的原因么?真是,我到底是什么眼光,这么白痴的女人我都能看得上,大概是缺爱缺太久了吧。”

  他叨叨的说着,也显然是对自己有诸多的不满。

  曲染的确没想那么多,“你有话就直说,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对吧。”

  看钟健欲言又止的,定然是藏了心事。

  “你真要我说实话对吧,好,曲染,我把你当成自己女人,我才实话实说,我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继续接受前男友的帮助!难道你没想过你这么一个在职场上毫无经验的人怎么可能被贺明汐重用,怎么可能薪水很高,尤其还给你提供种种的好待遇,你问问你们公司其他业务员,到底有没有公司提供的小套房住?”

  钟健知道了,全都知道了,曲染被公司所安顿的小套房就是贺臣风暗中安排的。

  曲染一听,也似乎是有道理的,可是……

  她还在抱着一定的想法,毕竟,她确实是不知道其他业务员到底有没有小套房住,尤其他们公司的业务员似乎一个个都是那么的有钱,都是开高档的车辆,看起来生活比较富裕的。

  “贺明汐就是贺臣风的堂姐,是贺臣风拜托贺明汐这样做的,不然你以为以贺明汐那个女魔头的魔性,她会对底下的哪个员工好呢,曲染,你到底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啊。”

  很明显的吧。

  毕竟,贺臣风和贺明汐两人都姓贺,尤其只要随随便便打听一下就知道贺臣风与贺明汐的关系……

  顿时,听着钟健冷嘲热讽的话语,他分明就是认定她是知道实情的,可事实却是,曲染从来没有把贺明汐和贺臣风联系在一起,就算他们都姓贺。

  钟健也趁势,“如果你不想和贺臣风有任何的牵扯,马上辞职,你要是想找工作,我给你找,虽然我不希望你在任何人底下工作,但你要是执意,我还是会听你的,但是绝对不要和贺臣风有任何牵连了。”

  他是认真的。

  钟健是很认真的和曲染在说着贺臣风的事情,可曲染却是好半响儿都没有反应,尤其瞅向钟健的眼神是机械的。

  想着居然是贺臣风替她暗中安排的工作,曲染就有滔天的火气在心下凝聚。

  虽然,应该是要开心知足的,但曲染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正如钟健所言,其实以后的生活里若是贺臣风继续介入的话,她永远不可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我去找他。”曲染的情绪不太好,步伐匆匆的,俨然一副要去找贺臣风麻烦的样儿。

  或许,这样的她看起来就是那样的不识好歹,但曲染却有她的想法,贺臣风这样假惺惺的只要不放过她,只要围着她绕,这便会给她惹不少麻烦的,尤其,她的报复还没开始,但也绝对不会因为贺臣风这个行为就心慈手软。

  钟健及时的拉扯住她,“站住,别冲动,听我说,我去找贺臣风,我和他之间必须要私下解决一点问题,你要做的就是要跟贺明汐去辞职,表明自己不可能再跟她打工,明白吗?”

  潜意识里,钟健就是不想让曲染私底下单独去见贺臣风。

  其实,那天晚上,贺臣风把她带离的时候,有些事情只是钟健不愿意去做遐想,实际上孤男寡女会出什么事情是一目了然的。

  “你不要管,钟健,这件事情让我自己去解决。”曲染也很坚定。

  可是,钟健却始终牢牢地握紧了她的手,不容许她固执,“你以为你能解决得了?”

  “交给我。”他给予曲染一本正经的神色,看起来似乎是靠得住的。

  “钟健,我虽然暂时是接受不了你,可我也不可能接受贺臣风的,永远也不可能接受,所以这件事情必须是我自己来,谁都帮不了我。”曲染了解贺臣风的性子,不是别人给他警告,他就会收手不做的,甚至只要是贺臣风想要做的事情,即便是再艰难的事情,他也会做到底。

  正是钟健和曲染两人在有些争论的时候,两人都没料到贺明汐会及时的出现,甚至贺明汐看向曲染的眼神也是不好的,冷冷冰冰的语气,“你跟我来。”

  她是命令式的口吻,至少这个时候她还是曲染的上司。

  “贺总?”曲染惊恐,眼神里掠起了一抹强烈的慌乱……

  “既然知道我现在还是你的上司,你就给我马上过来,别在这儿听人胡说八道的瞎逼逼。”

  贺明汐说话也是不留情面的,即便是认识钟健,也清楚钟健的后台背景,可是他们贺家的人会怕谁呢?直接的用言语戳伤钟健,毫不留情,像足了她在工作上的铁腕手段。

  曲染面露难色,在得知贺明汐是贺臣风堂姐之后,她的心下多了好几分浓烈的惧怕,对贺明汐也是很畏惧的。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