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结婚,是施舍给她的!
  得到了骆一凡住处的地址,曲英杰没有耽搁的便去找他,这次他去找骆一凡,明明清楚自己会彻底的颜面扫地,遭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但是为了岳芯蕊的婚姻能够保住,他只能丢弃尊严面子的去找骆一凡。

  骆一凡在见到曲英杰的刹那,自然是没好气的,“王八蛋,你还敢来见我,不怕老子抽死你。”

  骆一凡凶神恶煞的,口气也是恶劣至极,曲英杰这些年来吃过不少苦头,也挨过不少拳头,这个时候同样也是能低头的,“对不起,骆少爷,之前是我做得不对,请你原谅我,我和岳小姐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请你不要因为我的莽撞就和岳小姐的婚约取消。”

  这个时候,不管曲英杰说什么,都不能让骆一凡解气,甚至对伫立在那的曲英杰是很不客气的拳打脚踢,就是仗着曲英杰不敢还手,他动手开揍的力道更加悍猛了。

  “老子才不要那样的骚,逼货,谁不知道你和岳芯蕊的关系啊,当初你和岳芯蕊早就好上了对吧,只是被姓宫的那个混蛋强歼了她……”

  骆一凡越来越离谱的话语,明明是令曲英杰忍无可忍的,情绪就算是濒临爆发,他也只能忍着,但始终还是给出了凌厉的眼神警告,“我和岳芯蕊天地可鉴,是清清白白的。”

  “臭东西!睁眼说瞎话啊,我告诉你,你别给我装逼,我和岳芯蕊的婚约不可能继续了,你怕我告你是吧,怕我告才来这儿求我?”骆一凡唇角浮现肮脏恶心的笑容,拍打着曲英杰的脸蛋,极度的羞辱。

  可是,曲英杰的回答无疑就是让骆一凡更加的有兴致了,“我只求骆少爷不要和岳小姐取消婚约,你们明明是很般配的,要不是误会了,我相信骆少爷是很爱岳小姐的。”

  言辞之间,曲英杰是很讲礼貌的,即便这个时候曲英杰也不是那么的肯定,到底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但毕竟,岳芯蕊要是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的话,不知又要耽误消磨多少时间。

  骆一凡既然是她当初挑中的男人,应该是她喜欢的吧。

  “你不求我放过你?只求我收下岳芯蕊那个烂货?啧啧,曲英杰,你说实话,连你都嫌弃岳芯蕊是个烂货,我凭什么要收了她做老婆,我又不是垃圾回收站,你滚蛋吧,我骆一凡又不是缺女人,她岳芯蕊还真把自己当成宝了是吧。”

  就算是个宝,骆一凡也不稀罕,神情里尽是对岳芯蕊的讽刺轻蔑,更是抚摸着曲英杰的下颚,极度羞辱他的举动,“你倒是说说看,宫耀当初是怎么歼了她的……”

  “骆一凡。”曲英杰喉间发热,火气已经飙升都了嗓子眼,浑身是滚烫炽烈的,若不是因为岳芯蕊,若不是曲英杰没有忘记这个时候是在求骆一凡,眼前这个该死的混账东西一定会被他给活生生揍扁的。

  骆一凡也算定了他不敢乱来,肆无忌惮的让人抓狂了,“生气啊,打我啊,你拳头很硬呢,我知道的,快点来打我啊!”

  嚣张跋扈写满在骆一凡的脸上,龇牙咧嘴的模样,就是一渣渣,可是曲英杰这一刻却好像是进退不得,至少,他不能擅自做决定去毁了岳芯蕊的婚姻和未来。

  起码这个时候,他是不清楚岳芯蕊想法的,尤其关于他和岳芯蕊,和骆一凡之间的三角恋情,曲英杰也是想要尽快的让传闻消停,不想给岳芯蕊带去更大的伤害。

  骆一凡见曲英杰不语,羞辱的言辞更甚,“王八蛋,不敢了啊,装孙子啦,好啊,给我跪下来道歉,说一百声对不起,说你错了,从我胯下钻过去,老子就原谅岳芯蕊,老子就施舍她一个婚姻。”

  他这话是极度的侮辱,尤其得瑟不已的神情里全是对曲英杰的讥诮,甚至是很笃定的曲英杰为了岳芯蕊那个烂货,一定会这么做的,不顾一切,不顾羞耻的做。

  “骆少爷……”曲英杰有些为难。

  毕竟,这么做真的很难。

  尤其,曲英杰也知道那天若不是骆一凡太过分的话,其实他是不会动手的。

  骆一凡却不会给他留情面的,“敢泡老子的女人,不付出代价,老子会放过你?我要让你知道我骆一凡即便是不要的女人,你他妈的也没有资格去捡。”

  随即,他就是仗着曲英杰不敢还手,下一秒狠戾的揪紧了曲英杰的发丝,狠狠大力的紧拧,“王八蛋,跪啊,既然爱那个死女人,不过是让你跪一下,你就不情愿了啊!”

  曲英杰艰难的吞喉,被羞辱得已经是颜面扫地,荡然无存了。

  骆一凡更是诱惑,“难道你不担心我和岳芯蕊结婚以后,我对她不好吗?你要是跪我,按照我说的做,老子会疼她的,嗯哼,要不要求我试试看?”

  随即,骆一凡是很肮脏下流的指着自己腿下,他邪肆的唇角里彰显着恶趣味,从头至脚就是个败类,是个让人恶心憎恨的家伙。

  曲英杰发尾传来剧烈的疼痛,难受也自心底不断的蔓延,但他也有话说,“岳芯蕊她……她的过去……求你以后不要提及了,不要再伤害她,既然是要结婚的人,就该疼她的。”

  毕竟,若是不喜欢的话,两个人又怎么可能结婚?

  曲英杰的恳求,让骆一凡是兴致勃勃的,不过却是恶劣的揣着他的双腿,强迫的令他下跪,举止间全是侮辱的横行霸道。

  曲英杰虽然也顿觉前所未有的被侮辱了,但如果骆一凡这个混蛋真的会兑现诺言的话,他是愿意的,由始至终这个时候曲英杰是没有反抗的,不过却在顷刻间,头顶传来了骆一凡的哀嚎声。

  “谁啊,混账东西,敢打我……”骆一凡被忽然而来的攻击到了,顿时脑袋被揍,头晕目眩骇然而来。

  贺臣风站在他的跟前,冷肃又阴鸷,待骆一凡看清楚是贺臣风的面庞时,就算他心底有再多的火气,也只能强行的咽下去,“是,是贺少爷啊……怎么是你啊,这么晚的来见我?刚才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骆一凡也清清楚楚的察觉到了来自于贺臣风的盛怒,只是,骆一凡却在曲英杰面前也是面子上挂不住的,毕竟,被贺臣风揍了还不敢还手,尤其还要讨好着贺臣风,这跟现在的曲英杰有什么两样!

  “我像是跟你开玩笑?”贺臣风冷冽到了冰点的言语传向骆一凡,随即也扯了一把曲英杰让他起来。

  曲英杰则是有些惊愕于贺臣风的出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你最好给我离岳芯蕊远点,要搞清楚,轮不到你不要芯蕊,是岳芯蕊不要你这样的贱人!如果让我发现你再找他们两个的麻烦,你给我小心点!”

  贺臣风是不轻不重的言语,很淡淡的口吻,可越是如此淡淡的口吻,越让骆一凡倍感危险的存在,“不是,贺少爷,我和芯蕊那么相爱,怎么可能不结婚啊,我和她是有点误会,但绝对会在一起的……”

  贺臣风不理睬,眸光落向了此时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曲英杰。

  曲英杰其实脸蛋上还是不减当初的稚嫩,但是分明眉宇之间似乎是多了沧桑和隐忍,若不是这一份强大的隐忍,刚才又怎么能够容忍骆一凡如此丧心病狂的羞辱。

  贺臣风看向他的时候,心底多了一抹燥意,也有些心痛。

  “上车。”贺臣风简洁的言辞就是在让曲英杰知道,他是专程为他而来的。

  只是,曲英杰是犹豫的,甚至是拒绝的,当初曲染的坐牢,贺臣风的袖手旁观,这让曲英杰对他多了一分敌意。

  “这件事情,你就让我和他两个人私底下解决吧,你这样以权压人,是不可能让人心服口服的。”曲英杰还是担心骆一凡会将所有的怨气将来撒给岳芯蕊。

  贺臣风听着这话顿时有种挫败感,面容上也忍不住泛出取笑之意,但随即冷漠开口,“以为你这样唯唯诺诺恳求,就能让人心服口服,就能让他对岳芯蕊好一点?怎么姐弟两个的脑袋都是浆糊?”

  果然是同一个爸爸生的,流着相同的血液,连骨子里的性子也是很相似的。

  贺臣风很清楚偶尔曲染的骨子里也是格外的倔强,脑子根本就不清楚是在想些什么的。

  比如,现在的曲染和钟健混在一块,这就是让人很费解的事,什么男人不好找,要找个混混?

  贺臣风见他没有说话,继续呵斥,“叫你上车就上,带你去见岳芯蕊,先问过她要不要和这个渣男在一起,再来求爷爷拜奶奶也不迟。”

  贺臣风随即走在前面,让曲英杰跟上。

  他的匆匆步伐里有着不少怒气,曲英杰虽然是犹豫不决的,却想到岳芯蕊,还是希望去见见她,不知道现在她怎样了。

  尤其,这时的曲染也在接到贺臣风打给她的电话时,是迫不及待的赶来了,正好瞅见贺臣风领着曲英杰离开,在瞥见曲英杰脸上的淤痕,显然是被骆一凡揍得不轻。

  贺臣风见到曲染时,也喝令,“来了正好,好好的教育这臭小子吧。”

  他的口吻,简直就是以“姐夫”的口气在斥责曲英杰……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