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男人都是好色的
  

  岳巧莲不提“颜雅真”这个名字还好,一听这个名字就让贺臣风挺恼火的,但也不想和岳巧莲继续讨论这个事情,她难道不清楚他与曲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初她和奶奶的阻挠,才会让如今与曲染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可是,岳巧莲却还是紧揪着这个问题不放,顺带没有忘记今天前来找贺臣风的最重要原因,是有关于曲英杰和岳芯蕊的,“还有,那个该死的曲英杰想做什么啊?我就知道他们曲家是没有一个好东西的,居然还敢不要脸的对芯蕊勾三搭四,当年的事情要不是他的话,芯蕊至于要受那么大的难堪吗!”

  “现在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勾引芯蕊,弄得岳芯蕊和骆一凡的婚事要吹了!岳芯蕊这个死丫头也不知道是自虐还是找抽,怎么就会稀里糊涂的和曲英杰勾搭上啊,脑子进水了么!”

  年轻人的感情世界,岳巧莲是真的不懂了,原本岳芯蕊和曲英杰两个人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的人,竟然这会儿搞起暧昧来了!

  贺臣风听到这里也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你说什么?”

  贺臣风的确是惊讶的。

  “曲英杰那个王八蛋居然把骆一凡给揍了,现在骆一凡要告他们两个出轨通歼,骆一凡还要和岳家的项目合约取消,你说这曲王八蛋是存心的,就是存心要毁了岳芯蕊的一生。”

  越说,越觉得这个曲英杰欠收拾了,岳巧莲也是一秒钟都不能耽搁,絮絮叨叨的,“我去把这个王八蛋揪出来……”

  贺臣风听到这里也及时阻挠她,“你嫌事情还不够混乱,还要瞎掺和一脚吗,这件事情你就让岳芯蕊自己去解决,我相信是误会,岳芯蕊不可能和曲英杰在一起,若是骆一凡因为误会而解除与芯蕊之间的婚约,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证明根本他们之间就爱得不深。”

  他没有很正式的接触过骆一凡这个人,只知道家境不错,家族是经营房地产行业的,当初岳芯蕊能勇敢跨出第一步和别人谈恋爱,这也是让岳家人都感到开心的,所以当初根本就没有去调查骆一凡这个人的人品如何。

  但是,贺臣风倒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曲英杰不是坏人,不可能故意破坏岳芯蕊的婚事。

  “你在这儿说什么风凉话啊,你怎么知道爱得不深啊,你是岳芯蕊和骆一凡啊!我就知道你到现在为止依然还是惦记着,偏袒着曲染的弟弟,只要是和曲染有关的人,在你心里都是最好的吧,即便曲英杰是个垃圾,你也依然认定他不错。”

  可是,岳巧莲绝对不会认定曲英杰是好人。

  “总之,如果岳芯蕊的婚事被吹了的话,我要他死得很难看。”岳巧莲风风火火而来,也风风火火的离开,分明就是要去找曲英杰麻烦的。

  贺臣风也意识到事情有点儿严重了,毕竟,若是岳巧莲去找曲英杰的话,势必也会牵连到曲染。

  贺臣风这个时候在岳巧莲离开的时候,只能吩咐助理立马去调查曲英杰和岳芯蕊的事情,虽然倒是很信任曲英杰不像是会和岳芯蕊有交集的人,但骆一凡要悔婚的事,似乎也是成了定局。

  ——

  岳家。

  因为岳芯蕊和骆一凡闹掰,骆一凡甚至要告曲英杰暴打他的事,顿时让岳骆两家是闹得热烈沸腾的。

  岳芯蕊的父亲岳石庆是被岳芯蕊给气炸了,尤其认定岳芯蕊做错了事情还不承认,甚至她和曲英杰执迷不悟在一起的态度,彻底的惹恼了岳石庆。

  “你个臭丫头,给我说实话,你和姓曲的那个臭小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骆一凡气成那样要悔婚,你们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再三的岳石庆在逼问自己女儿有关于她和曲英杰的事,岳芯蕊依然还是人影的态度,“既然你始终觉得我和曲英杰有事,你相信骆一凡说的,我现在的任何解释有用吗!”

  没用的。

  连她父亲也认定骆一凡的悔婚是因为她出轨,她做错了事情,岳芯蕊是无话可说。

  而岳芯蕊一向是叛逆,以前也喜欢惹是生非,岳石庆不得不去怀疑岳芯蕊这次的行为。

  尤其岳芯蕊的态度不好,也是很激怒岳石庆的,“死丫头,你什么人不好喜欢,非要去喜欢姓曲的那个王八蛋!要不是他的话,你怎么可能遭受这么多痛苦和羞辱!”

  “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你就是和我抬杠,也要取消婚约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原本我以为工作可以让你心情愉快点,看来不是,给了你工作,就是给了你滥用职权的权力让一个不三不四的家伙进公司。”

  岳石庆气疯了。

  其实,他是很疼岳芯蕊的,就是因为太过心疼女儿,这个时候见到岳芯蕊是如此的不争气,他也是很失望的,尤其若是岳芯蕊和曲英杰真的在一起的话,他会失望透顶。

  可是岳芯蕊的妈妈钱美仪却袒护女儿,“你倒是冷静点,这么闹哄哄的,芯蕊怎么跟你解释啊,芯蕊又不是傻子,这么多男人随她挑,怎么可能挑上曲英杰那个混蛋!这一定是有误会的!我看骆一凡这家伙也是一点儿也不冷静的。”

  钱美仪虽然同样是不赞同岳芯蕊和曲英杰在一起的,但她对骆一凡的印象也不好。

  只是这话却把岳石庆更加的激怒了,“男人遇到这种事情还能冷静?如果能冷静,那只能说明他从来就没喜欢过芯蕊,现在问题是出在岳芯蕊的身上,你看看她,看她不敢承认心虚的模样,你就知道,这就是她的错。”

  “岳芯蕊,你什么时候给我个交代解释,我就什么时候放你出这个门,否则的话,你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你就准备被关在这儿,直到你想通为止,从这一刻开始起,你不必去公司工作了。”

  语毕,岳石庆是来真的了,当真是命令佣人把岳芯蕊给关了起来,这把钱美仪给吓得,“怎么可以这样对孩子?好端端的关起来,你是在逼孩子啊。”

  “我不许你这样做,岳石庆,这件事情也不是你说了算,我们还没见过骆一凡,还没双方当面把话说个清楚!”钱美仪心疼女儿。

  可岳石庆是不管她如何阻挠,是心意已决,“如果你希望岳芯蕊好,这一次,你就听我的,以前她那些脾气遭遇,都是被你给惯出来。”

  而这回,岳石庆要用他的方式把岳芯蕊给教育过来,至少不能让她和曲英杰鬼混在一起。

  岳芯蕊是不反抗的,似乎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让她整理自己的思绪,她也明白自己不能和曲英杰有交集的,但却似乎有些不该有的情绪开始疯狂滋生了。

  ……

  骆一凡和岳芯蕊之间的婚姻快要被吹了的事,很快就沸沸扬扬的传开了,尤其还揪出了“第三者”——曲英杰。

  原本曲英杰在升恒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保安,可是这会儿因为他是第三者的介入,尤其,骆一凡还要状告曲英杰这事,顷刻间让曲英杰成了升恒集团的“风云人物”。

  尤其陈涛更是在得知这消息的时候,带点儿幸灾乐祸的口吻戏谑他,“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出事的!口口声声,嘴巴上说着不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屁啊你,骗谁呢!你倒是骗谁啊!岳芯蕊也算是长得不错的,男人不都是好色的,当初宫耀要不是见着岳芯蕊这个女人前凸后翘的身材太棒,也不可能情不自禁的强歼啊。”

  最近,关于岳芯蕊被强歼的事情又反反复复的被提及,这让曲英杰本来就足够恼火的心情,此刻是更加的糟糕了,“你最好给我闭嘴,不然我真的动手了。”

  这个时候的曲英杰恼怒抓狂愤然,数种情绪交杂,仿佛也是豁出去的态度了,谁敢羞辱岳芯蕊,他会拼命。

  “你动手啊,又不是不知道你拳头厉害,有本事你就继续动手揍老子,不要脸的东西,你的拳头已经把岳芯蕊和骆一凡的婚事给揍没了,还真以为你自己多厉害呢!”

  陈涛奚落着他,丝毫不怕曲英杰开揍。

  曲英杰紧握的拳头明明就要动手了,却又极力的隐忍,的确岳芯蕊和骆一凡的婚事就是被他给搅黄的,他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陈涛见曲英杰的拳头是一点一滴的放松,到最后似乎是没了力气,继续调侃,“也不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重,岳芯蕊只不过是玩玩而已,她肯定是报复你的,你却当真了,真是笑话。”

  “知道骆一凡的地址对吧。”

  “什么?你还要去找骆一凡,我靠,你能不能少点事啊。”陈涛丝毫不觉得曲英杰去找骆一凡能让事情变好。

  “把地址给我,我去找他。”曲英杰逼迫性的眼神,非要陈涛给个地址不可。

  陈涛是知道骆一凡住哪儿的,但万一告诉曲英杰去惹事的话,陈涛有些犹豫,但也更想看曲英杰的大笑话,随即也爽快的给了地址。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