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四十章 唯独不可以喜欢上她!
  骆一凡这会儿是被愤怒冲昏了头,他和岳芯蕊婚约就算是立马被取消,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惋惜,尤其还暗中较劲要把岳芯蕊和曲英杰这歼夫银妇给狠狠报复。

  受伤不轻的曲英杰被岳芯蕊送往了医院治疗,后脑勺受到剧烈的震荡,被留在医院里观察,曲染得知曲英杰受伤的消息匆匆赶来,也是被曲英杰的事给吓到了,这小子怎么就无缘无故,出其不意的住院了。

  “曲英杰,你怎么搞得!怎么会受伤啊!”曲染从李芸芸那儿得知曲英杰受伤住院的消息,这次骇然的心情跟几年前曲英杰被岳芯蕊的车撞时,是同等的害怕惊恐,这臭小子好像是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都没让人省心过。

  尤其当曲染见到病房里曲英杰后脑勺被包裹着厚厚的纱布,面色看起来是苍白虚弱的,可想而知一定流血不少。

  曲英杰倒是隐忍力一流,即便是现在后脑勺处疼痛泛滥,尤其浑身筋骨也有点儿散架那般,毕竟那么多年很少会和别人动手,而刚才骆一凡对他的反击力度也是不小的。

  但在曲染面前,却依然还是没心没肺的笑,“我能有什么事呢,问题不大,明天就能出院了,医生可能看今晚太晚了,留我睡一晚吧。”

  “曲英杰,到这个时候了,你还逞什么能啊,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和人打架?听说是和岳芯蕊有关……”

  曲染也是急性子,这个时候瞅见明明伤得很重,却还在强颜欢笑的说自己没事,真是耐打的家伙啊。

  只是,说到岳芯蕊的时候,曲染这才意识到自己曲英杰的病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她口中的岳芯蕊。

  “喂……别胡说八道的,你这么晚了,一个人过来的?”曲英杰岔开了话题,毕竟三更半夜的没料到曲染竟然会来医院,他也是吃惊不已。

  被点名的岳芯蕊,是多年后再次见到曲染,岳芯蕊的性子也是心高气傲的,分明就是对曲染是不愿意轻易拉下脸去打招呼的,尤其岳芯蕊知道曲染肯定是讨厌她的。

  “我一个人怕什么,我连牢都坐过,你说我还会怕大晚上的?谁敢动我,我弄死他啊。”曲染的嗓门很大,火气也不小,的确或许是因为对贺臣风有一定的意见,导致曲染连带与贺臣风有关的任何人,她都是非常敌视的,尤其曲染更是不会忘记,岳芯蕊是岳巧莲最爱的侄女,甚至比对待自己孩子还要好,这心中的敌意就加剧了不少。

  曲英杰或多或少的能听出曲染的怒气,岳芯蕊也适时地开口,“我先走了。”

  她没有多余的话语,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曲英杰见她面无表情的,似乎是曲染刚才的话语,含沙射影的令岳芯蕊不大高兴吧。

  “岳芯蕊……我……我有话跟你说。”曲英杰急促的叫住她。

  随即,曲英杰暗示曲染避开一下,曲染这个时候倒是不识趣了,故作惊愕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你要我出去?”

  奶奶个熊,曲英杰这个王八蛋八成是疯了。

  可是,曲染也是很无奈,伴随着曲英杰眼神里坚毅的肯定,她只能避一避。

  岳芯蕊倒也听话的伫立在原地,“长话短说,说完就早点休息。”

  岳芯蕊冷硬的开口,背对着曲英杰,却是心情不断的跌宕起伏,依然还是被愤怒给占据得满满,可曲英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跃至了她跟前,“对不起,我好像又跟你添麻烦了,骆一凡那边……我会跟他道歉,求他原谅,你们之间不能因为我而取消婚约,否则……我更加罪孽深重。”

  曲英杰这个时候是很后悔懊恼自己为什么当初就是不能好好的跟骆一凡解释清楚,若是能隐忍他的辱骂,好好的说,事情或许就不会演变成这样,至少不会让岳芯蕊取消婚约。

  不管骆一凡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让岳芯蕊勉强接受的,便说明岳芯蕊大概也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或者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一定好感的。

  可是,曲英杰这话却让岳芯蕊该死的火大,“你他妈的真窝囊,谁让你去道歉了?你他妈的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要去跟那个贱男道歉?”

  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脑子,知不知道一旦去道歉,就已经说明他们是理亏的一方,是心虚的一方,可事实却是她和曲英杰的的确确没有做任何逾矩的行为。

  “不是,我不想你们因为我而产生误会,骆一凡家庭毕竟和你门当户对,若是……”曲英杰越说已经越是让事情复杂化,甚至说到最后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说什么,“都是我把事情弄砸了……”

  “够了,这样的婚姻,这样的烂货,要来做什么?我岳芯蕊不需要男人。”甚至像岳芯蕊这样孤僻的性子,她倍感不仅仅是不需要男人,她不需要任何人,在自己的盔甲里好生的待着。

  曲英杰蹙眉,“岳芯蕊……”

  “不要管我的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更不要擅作主张去找骆一凡,那个王八蛋不是什么好货。”岳芯蕊也在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骆一凡那番伤人的言语,表面上好像是冷静的故意忽略的,其实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来自于骆一凡的言语是一字一句的刺中了她的心底。

  曲英杰始终是忐忑不安的,可是等到他回神的时候,岳芯蕊已经离开了,她那样带着火气的离开,不由自主的令曲英杰更加的担心岳芯蕊。

  曲染进来的时候,瞅着他发愁的眼神,眉心之间攒得紧紧的,分明就是很担心岳芯蕊的,她忍不住戏谑,“怎样啊,看来你用情至深啊,你觉得你和岳芯蕊有结果?还是因为你同情她,以为这就是感情了?”

  曲染这个时候倒是宁愿曲英杰是后者,是因为愧对岳芯蕊,绝对岳芯蕊所有的遭遇都是他造成的,所以只想竭尽一切的去替岳芯蕊做任何事情。

  “胡说八道什么,你今天怎么了,这么八卦的!”曲英杰避开这个问题,不想谈,但是曲染非要说开这个问题不可,“曲英杰,你要知道,你谁都可以喜欢,但是唯独岳芯蕊不可以,你知道吧。”

  曲英杰的处境,现在跟她一样,她也是可以爱任何一个人,唯独不能爱贺臣风。

  听闻,曲英杰的面色有不少燥红,像是被看穿一样,其实在曲染面前,他是没什么好隐瞒的,可是感情的事情却是有点儿羞于启齿的,“我没有……你以后别当着她的面说这些,我怕她误会。”

  “曲英杰,你还想瞒着我啊,你的暗恋太过明显了!我刚才听李芸芸说起你,你是去暴揍了岳芯蕊的未婚夫吗,我的天哪,你要不要这么莫名其妙啊。”曲染真是要被这个家伙给气死了!

  果然有些事情是瞒不过曲染的,曲英杰也只能承认,“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岳芯蕊不是我可以觊觎的对象,你别担心我,我不会再犯错的。”

  他以前犯的错误够多,若是当初不和岳芯蕊较真,当真就不会让岳芯蕊遭遇那样的不堪,甚至直到这一刻曲英杰的耳畔还在回绕着骆一凡的羞辱,他那样的话语几乎是不曾把岳芯蕊当成是未婚妻对待,不但不会包容,甚至说话的口气里还是落井下石的态度。

  曲英杰看起来情绪不太好,十分认真的神情,越是如此的认真严肃,越能让曲染清楚的明白他是对岳芯蕊用情很深的。

  曲染不再提及这个事情,毕竟这个时候曲英杰是需要休息的。

  ——

  第二天。

  原本守在曲英杰病房里的曲染却接到了一通来电,很惊讶,又十分让她欣喜如狂的电话。

  曲染惊愕开口,“你说,我被录用了?”

  天哪,曲染完全不可置信,还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因为“坐过牢”这个罪名,永远找不到工作了,却没想到居然有公司看中她了,这个时候曲染的心底是难以言喻的澎湃。

  对方打电话过来的人,很肯定的回应她,千真万确的被录用了,既然是贺臣风的人,没有人敢不给面子的,包括贺明汐。

  此刻贺明汐的下属也继续趁势的询问,“曲小姐,什么时候方便过来上班呢,我们这边是提供住宿的,你可以上班那天顺便把行李带过来……”

  电话专员是很有耐心的跟曲染讲解着公司提供的种种待遇,曲染也倍感自己好像是走了狗屎运气,竟然会被这么一家公司给录用了。

  “抱歉,我打断一下,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有给你们这一家投简历吗?”曲染也没有被这个好事冲昏头脑,小心翼翼的询问。

  对方人员顿了顿,听到她说“投简历”一事,立马道,“我们是在猎头公司网站上找到你的,觉得你的条件很符合公司的要求,所以,决定聘用你,我们公司工资底薪六千块,其他靠曲染小姐自己的个人业务能力,当然,曲染小姐若是还有什么要提要求的地方,可以跟我们公司的经理谈一谈,抽个时间过来我们公司吧。”

  ……

  曲染的耳畔这个时候是充满了喜悦的,丝毫没有去想这个工作是贺臣风暗地里安排的,还真以为是猎头公司带眼识人,看中了她。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