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看
  曲染其实酒力很差,但这个时候的她却不愿意让钟健和贺臣风两人起冲突,也不愿意继续和贺臣风这样对峙着,若是可以的话,老死不相往来最好。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钟健当然也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心下却不爽得很,“喂……喝什么喝啊……”

  真是。

  刚才叫她喝,她不喝。

  现在当着贺臣风的面上,这样豪爽,是几个意思。

  在趁着钟健发火之前,曲染已经适时地制止,“喝酒就喝酒,废话那么多干嘛啊,你要是再闹,下次我绝对不会出来了,别以为我说说而已。”

  曲染也带点儿咬牙切齿的意味,每次她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时候,钟健脸上绽放的笑容越得瑟,唇角飞扬,呢喃的开口,“好啊,那就喝吧,我不阻你,女人喝醉了,男人才有机会下手。”

  钟健就是说这样露骨话语的人,好像没有什么话是他说不出来的,尽情张扬跋扈。

  曲染掠唇,也不畏惧他,仿佛越是钟健这张贱嘴总说这样的话,她才会觉得这个男人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更没有想象中的危险,起码不是腹黑男,起码就是那样雷声大,雨点小的人。

  曲染一副“试试看”的模样,神情之间也是把钟健给鄙视了一番,如果是以前的话,钟健会觉得这是对他莫大的羞辱,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仿佛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就算是嘲笑了,也是幸福的嘲笑。

  这看似小打小闹,实则甜甜蜜蜜的曲染和钟健,看在贺臣风的眼里,他的神色已经变得格外的诡异又暗黑,苏伦在意识到贺臣风要立马发脾气的时候,苏伦找了个借口,“贺少爷,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不知可不可以单独和您聊几句。”

  苏伦必须把贺臣风先带离这儿,否则,依照钟健这个烂脾气不知道会惹出什么大事出来,毕竟钟健的嘴巴真的很贱,说话口无遮拦,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是丝毫都没有遮掩的。

  贺臣风眉心攒紧了,视线不避开的落向曲染的身上,紧紧的缠绕,明摆着就是给曲染警告。

  曲染就算不和他对视也能清楚的觉察到来自于贺臣风炙热的视线,但却故意忽略,直接跟钟健亲昵,“要跟我喝一杯么,我酒量不好,但是随随便便喝几杯也不会倒。”

  “吹牛吧你,不过喝醉了最好,老子直接扛你回去把你给上了。”

  “……”曲染直接无回复了。

  钟健这个家伙仿佛天生就有一种本领:轻易的就能把天给聊死,紧接着是无话可说了。

  贺臣风也算是给了苏伦面子,没有犹豫的转身了,仿佛也意识到自己的走神,他今天的行为其实也是不应该的,何必要与曲染纠缠不清的。

  但是,即便心下已经是无数次的告诫自己,其实不应该和她还有瓜葛的,即使舍不得,即使有无数的念想要和她在一起,可这些也仅仅只能想想而已。

  苏伦找借口让贺臣风离开后,他立马诚恳的道歉,“对不起,贺少爷,我替钟健向你道歉,请你原谅他的年轻不懂事,其实没有坏心的,只是脾气不好而已。”

  毕竟,钟健的确是心肠不坏的人,尤其和他在一起的朋友更加了解他直来直去冲动的个性。

  可是,贺臣风却不会因为这脾气就原谅他今天的不敬,“脾气谁都有,但这样的脾气,我贺臣风容忍不了,下次,他一定是我酒吧里的黑名单。”

  很明显,以后他绝对不可能让钟健在这儿继续消费了,就算他的地盘是敞开门来给人消费的,但是这样品行恶劣的家伙,他不能允许他继续在这儿横行霸道的耍性子。

  “贺少……”苏伦想替钟健说好话,毕竟,他知道钟健是很喜欢这儿的。

  “转告他,敢动曲染,我要了他的命。”贺臣风这话还是说出口了,说到底,就算心下无数遍的警告自己不要去理会有关于曲染的任何事情,可终究,他还是不能放开她的。

  苏伦也有些惊讶,贺臣风对曲染这个女人的钟情,也听过一些有关于贺臣风与曲染的事情,没料到这么多年后,他依然还是很喜欢这个女人。

  这下好了,钟健算是遇到了最大的情敌。

  钟健则是不管这个情敌是牛鬼蛇神也好,是毒蛇猛兽也罢,总之就是认定了曲染。

  曲染酒量不济,却在逞强,喝了两杯,面色酡红,看起来就是有醉意奔上来了,尤其看向钟健时,开始懵圈似的,朦胧的看不清楚。

  钟健目光却是紧紧缠绕,深深缠绕着她,还忍不住赞不绝口的,“我的女人可真是美丽又可爱,长得真不赖。”

  尤其似乎是韵味更加足了,越看越觉得好看,越觉得好看就越惹得他心神不宁的凌乱。

  曲染却是喃喃不断,“该死的家伙,你到底脑袋里想些什么呀!我要是男人,就算对方长得再漂亮,再美艳,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的。”

  曲染说这话的时候,是半真半假的,仿佛看不出她说这话的真正意义,甚至是拍着胸脯说,“真的,钟健,我是这样的想的,坐过牢,有案底的人,怎么能要对吧,短短的一生可不能被这样的女人给浪费了时间。”

  说到这儿,钟健是听出了端倪,“想要让我打退堂鼓啊,明明看你喝得不少,醉得不轻了,居然还有心思说这些,证明你没醉啊,没醉就继续喝,喝了老子就要下手了。”

  说着,钟健还真是一股脑儿的往她酒杯里倒酒,来势汹汹的,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就是要灌醉她。

  曲染一开始是很提防钟健,可大概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模糊朦胧,令她看不清楚,所以这一刻视线大概是迷蒙了,才会觉得钟健其实不错,“你少吓唬我了,我不怕,我清清楚楚告诉你,钟健,我不怕你的,我有什么可怕的啊,我就一破烂货,连孩子都生过的女人,要是害怕和你上床的话,这岂不是太矫情了么!”

  曲染眼神迷离,摇着头,脸角挂着的笑容有几分苦涩,或许就是因为笑得太过花枝乱窜的,才会格外的令人心疼,“有本事,你就跟对我下手好了!能傍上你这样的大款,我心里偷着乐呢,你说还可以帮我报复林月琴和曲灵……天哪,这么好的事情,哪里找呢。”

  越说,曲染觉得越是那么一回事了,甚至是事不宜迟那般的扑向钟健,“事不宜迟,要不要开个房间?嗯?”

  曲染趋近他的时候,身体是发热发烫的,是酒精作用之下看起来就是那样的奔放大气,尤其曲染食指轻轻地拂过他的下颚,一本正经的看向钟健,再加上她脸上的笑那样的妩媚魅惑,钟健身子竟然很僵硬的顿在那,咒骂连连的,“卧槽,挺厉害的啊,原来还可以主动勾引我,酒果然是个好东西。”

  钟健的话语依然还是很大尺度的,口无遮拦的,但身子在这一刻不仅仅是被yòuhuò那么简单,似真要是曲染这么“勾引”的时候,他竟然有一丝丝紧张了。

  艹。

  这天底下原来竟然也有事可以让他紧张,尤其是在一个女rénmiàn前,这是钟健从未有过的。

  “勾引你,你接受么?如果我说我勾引你,就是要你为我所利用,帮我报复,帮我……”帮我气死贺臣风那个王八蛋,甚至帮她彻彻底底的远离贺臣风,若是这样的话,钟健能接受吗?

  曲染食指由刚才的轻轻抚触着他的下颚,到此时此刻似乎酒精的后劲太足太强悍了,以至于曲染脑子已经昏昏沉沉的,柔软的掌心捧着钟健面前算是硬朗的脸蛋,棱角有型,五官是毫无疑问的端正。

  “真是张好脸蛋啊,难怪曲灵会喜欢……”曲染的掌心已经是越来越横行的抚摸,仿佛是风水轮流转似的,这会儿换他被揩油了。

  钟健约莫能猜测到曲染刚才那句话说到一半,却没能说下去的内容,她转移话题就证明曲染其实并不是真的醉了……

  “真喜欢么!真喜欢就上我家去,干吗要在这儿给人看免费的表演。”

  “艹蛋的,老子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着。”

  他骂骂咧咧的,实际上以前的钟健绝不会是这样保守的人,可是第一次在意识到自己真的动了真情后,竟然心底的醋劲和占有欲是那样的强烈,至少是不会愿意让任何人看到曲染现在这个样子。

  就算穿着是很普通的衬衫牛仔裤,但是整个人妩媚动人到好像能轻易的撩拨任何一个男人的心房,纵然是冷冰冰的男人也能轻而易举的被她给融化,更何况钟健本来就对她超级有感觉。

  曲染没有表态,可不管是曲染,还是钟健都很清楚这个时候贺臣风一定在某处看着,否则,曲染不会如此大胆的行为,她大概就是要故意挑衅气恼贺臣风的。

  钟健也不管曲染是什么意图,顷刻间拦腰将她抱入了怀中,作势离开……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