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三十章 揩油揩上瘾了啊!
  

  “别的女人,我是不知道,但我很清楚我钟健的女人,就一定是风风光光,开开心心的。”

  笃定,自信,满满的自信。

  这话从钟健口中说出时,十万分的得瑟,尤其举止也是霸道的再次紧搂了曲染的腰身,“坐吧,陪我喝一杯。”

  他难得的温柔,至少说话的语气好了不少。

  “自信”两个字,或许不管是对于男人还是女人而言,都是很好的,至少此刻的钟健就是很有个人魅力的,自信中又悄然的有一点点自负感,但是这样的自负又是恰到好处的。

  钟健的态度转好,的确是让曲染无从拒绝的,反而是两人习惯了互怼,习惯了唱反调,这样才令曲染和他相处的时候有轻松感,可忽然间他就好像是最佳男友那般的对她呵护,曲染浑身不自在,“喂,别装了好不好,我们又不熟……”

  跟她装熟啊?

  曲染心下已经把他给痛骂个一百八十遍了。

  这话无形之中就好像是给了钟健一个机会似的,他表现得更加跃跃欲试了,“谁说不熟了?今晚我们就熟悉熟悉,走,我带你上我家。”

  如果在她们女人的心里,睡过才算熟的话,那么他立马要和曲染这个妖精熟悉起来,也要让她定下来,甚至要让曲染有身份意识——她是他钟健的女人。

  “神经病,说你脑子有坑,真是一点儿也没错。”曲染撇嘴,真觉得这个男人格外的恶心。

  可是,钟健却正儿八经的,“喂,别不识好歹啊,老子说要把你带回家,你应该要在心底大笑八百遍才对,我钟健可从来没有带女人回家过,上我钟家睡觉的女人那可是被认定的女人,将来是要出现在我钟家户口本上的人呐。”

  瞧她不识好歹,不稀罕的模样,欠抽欠教训啊。

  钟健恶狠狠的盯着她,也是在给她很严肃的警告。

  她说一句,这个话痨就说上无数句,曲染顿觉自己要晕菜了。

  曲染懒得和他在这儿耗时间,“我得回去了,下次这种下三滥的骗局,求你别来了。”

  靠之。

  居然说是给她介绍一份工作?还真以为他有这么好心呢。

  “坐下,想惹我是么?”原本曲染站起来的身子,又被钟健给狠狠的摁了下来。

  两人这一来一去看起来就是互怼,互呛的行为,看在苏伦的眼里,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这不明摆着就是恋爱中男女的矫情甜蜜吗?

  “够了吧你们,甜憨了我们这些孤家寡人的。”苏伦开口了,这会儿也是眸光主动的落向了曲染,自我介绍着,“苏伦,苏东坡的苏,无与伦比的伦,我就是钟健那个无与伦比的朋友。”

  连做个自我介绍都是长篇大论的一长串,仿佛也让曲染意识到“物以类聚”这四个字的意思了,钟健这王八蛋是话痨,他的朋友也是如此,滔滔不绝很多说的,不过也好,起码不冷场,看似是热闹非凡的。

  只是,这个时候不管是曲染,还是钟健都没有料到会潜入一个给他们冷场的男人,是贺臣风。

  贺臣风与苏伦之前是有过交情的,这会见到苏伦在这,上来打招呼,其实跟苏伦打招呼是其次,而是早就从曲染进来的那一刻,就一眼辨认出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和钟健的在一起,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竟然就是那样的撩动这贺臣风心底的怒焰。

  “贺少?”苏伦有些惊讶,不过在惊异之后,即刻热情的招呼,“贺少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喝一杯?”

  说完之后,苏伦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嘴欠,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贺少,你看我这记性,这儿是你的地盘,你出现在这儿挺正常的啊。”

  的确,贺臣风这几年把他旗下的俱乐部,酒吧经营得有声有色,这儿就是他最有名气,最热闹非凡的酒吧,所以通常只有上流社会的人能够出现在这儿,而曲染若不是沾了钟健的光,根本就不可能出入这里。

  钟健在对曲染感兴趣之后,确确实实的是连她的“祖宗十八代”,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所有的事情全部调查了个彻底,自然而然的也很清楚曲染与贺臣风之间的过往,此时就好像是要替曲染报仇雪恨那般,直接的对贺臣风好不给面子:

  “他出现在这儿是挺正常的,可是,出现在我这一桌就有点不正常了,就算你是老板,可我现在是你们这儿的顾客,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有个哨兵式的家伙站在我身边扰我视线!”

  钟健一边说着,一边还很亲昵的把玩着曲染的手,尤其抚摸着曲染的手背,来来回回的举动是格外的暧昧。

  虽然只是摸手,可对曲染而言也是一道折磨,这个该死的家伙真是不要脸了,揩油揩成瘾了吧,只是,这个男人要搞清楚点啊,她曲染可不是他能揩油的对象。

  曲染趋向他的耳畔,“臭小子,摸得很舒服吧,快点给老娘放手。”

  妈蛋。

  他欺负他她是劳改犯啊,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要知道以前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是贺臣风再怎么恶劣霸道,也不会如此张狂到令人发指吧,而这个钟健简直就是让人无法忍受他的厚颜无耻,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的!

  果然,钟健不但没有收到警告,唇角泛着暧昧到极致的笑容,漫不经心的和苏伦说话,“阿伦,你看我家女人的手,啧啧,珠圆玉润的,一看就是一双好命的手。”

  钟健以“手”为话题,拉开了冷嘲热讽,较劲的序幕。

  他这个时候婆娑着曲染的手背是更加的放肆横行,但无论是脸上的笑容,还是他的举止,就是那样的得意洋洋,明显他就是占据上风的。

  曲染则是快要被他这幼稚的行为给气个半死,咬牙切齿的,但也不丧他的颜面,压低了声音在警告,“够了啊你。”

  毕竟,她其实也知道钟健是在帮她,尤其钟健继续道,“虽然我的女人吧,以前遇到过渣男,也害惨了她,但是以后只要我接手了,她的运气好命就来了,你说是吧,老婆,以后你有福了。”

  直接冠以“老婆”的名字,他够大胆,够不要脸的。

  曲染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额头,头顶立马是岑汗淋漓的,她不敢去看向贺臣风,苏伦,甚至是任何一个人的脸色,曲染只知道心在“哗哗”的叫嚣,要暴揍他一顿了。

  尤其,曲染刚想站起来,却再次被钟健给握紧了手,十指相扣的牢牢,“害羞什么呀,以后就是我的老婆,是我的人,老子恨不能昭告全天下。”

  口气很骄傲,很是傲气,完全就是横着走的德性,这就是钟健的招牌脾气。

  曲染都快被他给整死了。

  就算钟健这样宣告着所有权,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在给贺臣风下马威,也是在替她出了口恶气,其实心底也是很爽快的,至少难受已经在心底褐去了不少,只是若可以的话,她宁愿不要这样的痛快爽快,曲染只要能和贺臣风彻底划清界限就好了……

  贺臣风不动声色,面容上的神情始终是冷静的,仿佛看向曲染和钟健时是那样云淡风轻,毫不在意的神色,甚至无论钟健说“渣男”也好,说任何露骨的话也好,无所谓的态度。

  苏伦既是贺臣风的朋友,又是钟健的朋友,夹在中间很是为难,不过现在也是钟健这家伙太过分了,即刻制止,“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啊。”

  贺臣风脸上也荡漾着笑容,那样的笑是很有深意的,但就是因为极富深意,看起来是十分的有韵味,“钟先生,你是顾客没错,可我是这儿的老板,我也可以无条件无理由的阻止我看不顺眼的人进出我的地盘,懂吗?”

  贺臣风的声音很轻,很低,没有丝毫的怒意,或许就是因为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才会让气氛变得很凝重,也无形之中是压逼十足。

  曲染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贺臣风,分明就是翩翩公子般的绅士风范,但是说出的话就是那样的给人万分的逼迫,也让人毛骨悚然般的烦乱。

  尤其,贺臣风同样是无所顾忌的将视线胶黏在曲染的身上,虽然是面无表情的,但看在曲染的眼里就好像是在给予警告那般,分明就是在给她莫大的沉重感。

  “懂个屁,你他妈是要跟我干一架是吧。”

  这个该死的钟健就是这样冲动,又莫名其妙的性子,这会儿或许就是因为贺臣风是曲染的前任,甚至还是让曲染刻骨铭心的前任,所以钟健把他当成了情敌,贺臣风的一举一动就是那样该死的令他火大。

  钟健刚要站起来干架的时候,曲染这会倒是换她冷静了,扯紧了钟健的掌心,转移了个话题,“不是要喝酒么,喝酒就喝酒,哪来那么多废话的。”

  说着,曲染还真是很豪气的喝了一杯下去,仿佛就是要制止钟健闹事,就算他存心要找贺臣风的麻烦,但至少不要让她在场,她不想见到贺臣风这家伙,每次看到他,就会很轻而易举的让她想起以前的荒唐。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