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年轻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年轻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岳芯蕊的话彰显着她的怒气,可不管她现在是什么情绪,曲英杰都不会跟她较真,“把地址告诉我,住哪!”

  “你故意跟我装聋是吧!我说你就是装模作样的家伙,假心假意!”

  岳芯蕊冲着曲英杰撒气,仿佛越是在闹腾一番之后,反而是更加的想要发泄自己的情绪,“刘琦那个王八蛋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对,就是我,是我的错,就算被强歼也是我自找的,全是我自己作孽!”

  “宫耀那个王八蛋坐牢是罪有应得,你为李芸芸她们母女两个做那么多,就算你把命给她们,将来宫耀也不会感激你!”

  “还有我,你避开我也好,尽量让我好过也好,还是就算现在为我受伤,替我被砸,我也不会感激你,你给我滚,滚开点!不管是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原谅你,你记住,我不能原谅!”

  岳芯蕊一边说,一边推搡着曲英杰,力道生猛,曲英杰由始至终沉默着,这一刻无论岳芯蕊说什么都是正确的,是对的。

  曲英杰步步后退,任由着岳芯蕊发泄,直到最后岳芯蕊眼底泛出更多的泪水,良久她不语了,只有悄无声息的哽咽声细细碎碎的传来。

  曲英杰显得很僵硬,异常的僵硬,可是看到岳芯蕊哭得跟泪人似的,他的心底是那样难受,却又很无助,仿佛已经找寻不到任何的办法让岳芯蕊的心底痛快点。

  他知道若是在岳芯蕊清醒的时候,她不会说这些,至少在四年后,她渐渐地成熟懂事,岳芯蕊是不可能这样不留情面的,自剖心扉的说这些只想一辈子尘封的事。

  “我送你回去。”他坚持。

  就算从明天开始起,他不可能再去升恒工作了,但始终是不希望岳芯蕊再受一点点伤害。

  可是岳芯蕊这会儿的韧劲是谁都没法阻挠的,“滚,我叫你滚啊,我要你送我回去?我一个人就可以回去,我岳芯蕊不是那样懦弱的人,不是喝点酒就做不了事情,娇滴滴的女人。”

  “我叫你不要在这儿假惺惺啊,曲英杰,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怎么想的!”

  岳芯蕊面色通红,凌乱的发丝也有些许的盘绕在她的脸上,但似乎是更加的凄凉难过。

  曲英杰始终是一言不发,这个时候也只能默默的听着岳芯蕊难受的哭泣。

  “我看到李芸芸和她的孩子,其实我也听说了你们的情况,很不好,这些年至少你们三个是过得很不好的……”

  呢喃的,低沉的,充满了低迷气氛的从李芸芸口中说出时,她脸上是更加的凄惘,“你们过得不好,我应该要高兴的,应该要幸灾乐祸的,这就是宫耀的报应,是宫耀那个混蛋做了缺德的事情,所以连带他的家人,与他相关的人都要遭受到报应。”

  “对,我就是应该要这样想的。”岳芯蕊由刚才的愤怒火焰旺盛,到此刻面容上变得平静,岳芯蕊是难受不断的升级,仿佛在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格外的悲痛。

  岳芯蕊继续,“可是,我高兴不起来,甚至我一点儿也不高兴……”

  “尤其是你,兼职三四份工作,拼命的赚钱,拼命的透支体力,你还能坚持多久,我在想你这个王八蛋是不是不出一年,等不到宫耀出狱,你就会过劳死!你是活该的,你是始作俑者,就该要受到该有的惩罚。”

  “只是,我依然是不乐意见到你受伤的,我疯了……曲英杰,你说我是不是神经病……我觉得我就是个神经病……真他妈变态了。”

  岳芯蕊说到这儿为自己这么窝囊没用倍感是十分的烦躁,这一会几乎是自残的举止在疯狂的抓挠她的手臂,霎时间曲英杰还没来得及阻挠便是立马有一道道鲜红的印记跃然而出,也有尖锐的疼痛骤然而来,可是岳芯蕊却好像急需要一股疼痛来驱走她的胡思乱想。

  “我疯了,我他妈最近一定是心理扭曲的。”

  岳芯蕊尖锐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肌肉里,曲英杰急速制止,“别这样,岳芯蕊,你打我,报复我好不好,只要你心里能够稍许好过一点,你打我,但是,不要伤害自己。”

  原本岳芯蕊的哭泣声稍许的停止了片刻,可这会儿却已经更加的凌厉万般,嚎啕大哭起来,肆虐成灾的泪水在脸颊拼命的淌,“我叫你滚,你给我滚啊,你以为不敢打你啊,替我挡了酒瓶,我就会心疼吗,我不心疼,一点儿也不。”

  泪水倾泻泛滥得更多了,岳芯蕊这一刻的难受煎熬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那段时间里,最初被宫耀伤害的日子,她也同样是闹过,堕落过,自残过,仿佛那个时候对岳芯蕊而言,连呼吸着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觉得是窒息的,是疼痛的。

  而现在就是如此,岳芯蕊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怎么做,若是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要做什么,亦或是如何做才能让自己的心情稍许平复一点的时候,毫无疑问是人生最低潮,最难受的时刻。

  岳芯蕊的视线是灰白无力的,依然还在最任性的伤害自己,可在下一秒曲英杰也是顾不上那么多,索性紧扼住了她的手腕骨,顷刻间已然把她搂入了怀中。

  其实这个举动是有多么的不合适,可是曲英杰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除了这样双双控制着她,岳芯蕊才会有片刻的安宁。

  岳芯蕊自然是少不了的抗拒,那样剧烈的挣扎,歇斯底里的挣扎,无法控制的闹腾,所有的抗拒就那样被全然的锁在了曲英杰的掌心之下。

  “不要……求你了,岳芯蕊,我求你别伤害自己……”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真的知道的,我去升恒工作根本就是个最大的错误。”

  在这个时候曲英杰顿觉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才会去岳芯蕊的公司上班,的确是每天让她看到,岳芯蕊一定会很痛苦的。

  尤其,连曲英杰自己也没想到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个竟然会去公司找她,进而让岳芯蕊见到她们,自然会勾起不少情绪,所以曲英杰也不奇怪为什么岳芯蕊会迁怒于那个叫做骆一凡的男人了。

  岳芯蕊在手腕间挣扎中疼痛加剧了,但也适时地止住了她接近疯狂的自残举动,仿佛这一刻只有凭着疼痛才能让意识变得麻木。

  但是,让岳芯蕊更为惊愕的是,她竟然在曲英杰的怀中,恍如暂且的能够得到呼吸了,暂且的能稍许平静。

  “我送你回去,就算再生气,先回去再说。”曲英杰不能让她继续在寒冷的街道上发疯抓狂了,倒不是丢脸,只是或许岳芯蕊越和他在一起,她只可能是更加的触景伤情了。

  “我不,我不要回去……我哪儿也不去,喝酒吧,一起喝酒吧,最好喝到死……”

  其实,岳芯蕊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生不如死,那样肮脏的画面,不堪的一幕,就算是极力的让自己不要去想了,可是谁知还是会不断不停的缠绕着她。

  “岳芯蕊……”

  曲英杰唤她的名字,岳芯蕊终于消停了一会,不说话了,下颚顶着他的肩膀,无力的倚靠,看起来就是那样的毫无力气可言,彻底的虚软了。

  良久,两人都维持着这个举动,曲英杰几乎不知道和岳芯蕊保持着这样的举动多长时间,直到叫了计程车,他也是漫无目的的让司机在市中心兜圈。

  岳芯蕊也昏昏沉沉的睡去,只有在睡下的时候,她才能得以稍许的安静,但眼角的泪珠却是那样的令曲英杰心如刀割的沉闷。

  对不起。

  就算说再多的对不起,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深夜已经很晚了,连兜圈的司机也忍不住催促了,“喂,小子,下车吧,我要交班了,这么兜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你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有钱人,这上千块的计程车费你承不承担得起啊。”

  真是,现在的小年轻到底怎么想的啊。

  司机是直言不讳的提醒着曲英杰,尤其目光看向曲英杰身上的保安服,甚至保安服上还染了血迹,整个人看起来就是很恐怖的,他能载他们一程已经是很宅心仁厚,挺大胆的了,一般司机可能就拒载了。

  “师傅……”曲英杰刚想再求他兜几个圈,然而这次还不等曲英杰开口,司机师傅已经很明确的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立马拒绝,“下车吧,我送你到酒店门口,开个房间恩爱多好啊!”

  “师傅。”曲英杰就是不想这样做,也不知道岳芯蕊住在哪,才会这样左兜右兜的,等着她酒醒了,自然会回去的。

  司机却很坚定,“去吧,开个房还花不了这么多钱呢,这种喜欢把自己喝得烂醉的女人也不值几个钱。”

  司机冷嘲热讽的,曲英杰虽然很生气,但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继续节外生枝了,最终也只能在酒店门口下车,揽着岳芯蕊娇软的身子,他叫唤着岳芯蕊,“你醒醒,快点醒来吧!”

  再不醒来的话,他们可能在天亮之前的这几个小时就要露宿街头了。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