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芯姐,还好你挺过来了!
  

  曲英杰也疑惑李芸芸为什么会找到这儿来,“你和婷婷怎么来了?”

  李芸芸是有事而来的,此刻眸光凝视着曲英杰身后的大楼,“听说这就是岳芯蕊家的公司?英杰,你怎么会来这儿工作,你就不怕她报复你吗?”

  要知道以前曲英杰差点就被这个女人给害死了,岳芯蕊真要是恶毒起来那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李芸芸显然也是从曲英杰同事那儿得知他竟然又继续找兼职工作,明明他目前的工作量已经超负荷了。

  “你别担心这些事情,我自有分寸的,你先带婷婷回去吧,我晚上还要值班没办法送你回去。”曲英杰暂时没有同李芸芸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是李芸芸很清楚曲英杰这么做,甚至是“匪夷所思”的做法都是因为要赚钱养她和李婷婷,“英杰,我们能不能不要在这儿工作,我和婷婷以后会尽量节省的,尤其婷婷也可以转校的,幼儿园才刚刚开始没必要去上那么好的学校的。”

  只要是有关于李婷婷的事情,曲英杰是立马打断,“婷婷不可以转校,就是因为小,要从小培养才让她在好的环境中成长。”

  尤其李婷婷本身的体弱多病,在曲英杰看来,她已经够可怜的了,所以就算是自己累死累活的也希望给李婷婷最好的。

  “英杰,你要知道就算是宫耀没有坐牢,就算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婷婷即使有宫耀陪在身边,他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儿这么好的。”

  李芸芸实话实说,毕竟,她和宫耀的家庭条件都不好,他们本身也不能找到多好的工作,所以能给李婷婷的生活条件是有限的。

  “小点声,等会让婷婷听到了,别说这些事情了,先回去吧,这边工作没问题的,薪水高,工作又轻松,是个难得的好工作,你只要照顾好婷婷,其他什么都别想吧个。”曲英杰是努力的赚钱,尤其一想到李婷婷的身体状况,每一个月都要去医院抽血化验,李婷婷偶尔会昏厥的这些病情都必须在未来得到医治的。

  只是,要医治的话,绝对需要一大笔钱才行。

  纵然李芸芸和曲英杰两个人说话已经足够小声了,可李婷婷还是听到了,似乎是更加的不愿意让爸爸留在这儿。

  “爸爸……我们回去好不好?我想同你一起回去……我不想念那所学校了,虽然学校很漂亮,但我不愿意和贺欣同班级,我再也不要和她玩了。”

  李婷婷上前已经搂着曲英杰的胳膊,就算是曲英杰面容上因为李婷婷的趋近柔和了不少,可是却不会让曲英杰改变主意,“婷婷,你答应爸爸,和妈妈回去好不好,爸爸一定会抽时间陪你,后天好了,后天是周六,爸爸一定和你去玩。”

  虽然有曲英杰再三的保证,可是李婷婷却没有妥协,低着头,眼底已经再次淌出泪水来,“爸爸就不能不要那么辛苦吗?”

  可是,李婷婷很惭愧,知道爸爸妈妈那么辛苦都是为了她,她是爸爸妈妈的负担。

  说到这儿,李芸芸也知道不能继续在这儿为难曲英杰了,毕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李婷婷,为了她,若是继续为难他的话,就更加愧对曲英杰了。

  即刻李芸芸制止女儿的缠黏,“婷婷很晚了,我们先回去,爸爸已经很辛苦了,我们要是继续无理取闹的话,爸爸会很难过的。”

  李芸芸此刻的心情很难受,却又不得不让曲英杰安心。

  李婷婷也很懂事,尽管是不舍得曲英杰,不想和他分开,但还是听话的跟着李芸芸离开了。

  曲英杰好半响不能挪动步伐,看着她们母女两个离开,心情极为复杂,甚至有那么一刻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还是不对,李婷婷更渴望的是陪伴,可要是他多花时间陪伴她的话,所有李婷婷的开销他肯定是承担不起的。

  刚才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人一起前来见曲英杰这一幕,岳芯蕊全然看在眼里,说不出心下的感受,愤怒,难受,冲动,同情,无数种情绪开始紧绕在她的心上。

  以至于岳芯蕊经过曲英杰的时候,她是冷漠至极的态度,仿佛当真想要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男人。

  骆一凡的确就如陈涛所言的,每天晚上会前来接岳芯蕊下班,岳芯蕊今天心情不好就会自然而然的迁怒。

  骆一凡见到岳芯蕊出现的时候,立马讨好的迎上去,“芯蕊,今天怎么这么晚下班,以后被这么工作狂了,累坏了身子我会很心疼的,我可以养你的。”

  “你先回去吧,我的车拿去做保养了,我打车回去。”岳芯蕊依然是淡漠的神色,冷漠的言语,仿佛在面对骆一凡的时候,心情也是好不起来的。

  骆一凡一眼就看出了岳芯蕊的不快乐,她看上去好像遇到了不痛快的事情,“芯蕊,怎么了,工作上遇到烦恼了吗?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岳芯蕊不想说话,这一刻是说不出的烦闷和恼火。

  可是,骆一凡却是紧逼着不断询问她的情况,“好吧,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带你去兜兜风……”

  “够了,我都说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你别烦我。”岳芯蕊紧蹙的眉梢之间尽是恼火和生气,甚至刻意拉开与骆一凡之间的距离。

  的确,这一刻她不想和任何人见面,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只想沉默着,可是岳芯蕊的心也无法平静下来,脑海中总是回想起被宫耀侵犯的一幕,那些不堪的画面就那样歇斯底里的在折磨着她的身心。

  岳芯蕊招了一辆计程车,“不要跟着我。”

  她的言辞里是有不少距离感的,就算她也是很努力的和骆一凡交往,可是,她和骆一凡之间仿佛永远在隔着距离和隔阂。

  “芯蕊。”骆一凡追上去几步,几乎也是没有料到岳芯蕊竟然这么快速的离开,她今天的行为从早上到晚上,这简直就是太诡异,太奇怪了。

  而骆一凡被发了无名火,这会儿是一通火气凝聚在心底,咒骂连连,“妈的,死女人,跟老子耍脾气,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啊,被人艹过的烂货,傲什么傲啊!”

  要不是因为岳家的实力,外加贺家的影响,骆一凡还真是不想受这个气,岳芯蕊的心情和情绪时常是阴晴不定的,忽冷忽热的,令骆一凡从来没有感觉到是在恋爱当中。

  骆一凡在爆粗怒骂之后,也开车扬长而去,跑车火速窜离的举止间彰显着盛怒。

  曲英杰也是有些惊愕他们两人的关系,不是听陈涛说,他们关系挺好,很恩爱吗?

  可是在曲英杰看来似乎不像是那么一回事,虽然岳芯蕊脾气不好,她这脾气一开始就是这样,潜藏在骨子里永远也难改变,但骆一凡既然是爱她的,甚至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至少应该要包容她吧,而不是用言语极度的侮辱她,就算是背地里说岳芯蕊,这也不是男人所为。

  曲英杰意外的见到这一幕,更多的难受和自责蜂拥而来,很难过,也很内疚,其实,岳芯蕊原本真的应该有大好的人生的,可是,却被他和宫耀彻底的给毁了。

  尤其,在天色刚蒙蒙亮,曲英杰准备跟同事换班的时候,陈涛却来了电话,电话里依然还是凶神恶煞的,“卧槽,曲英杰,告诉你个事儿,岳芯蕊那个贱女人在酒吧喝醉了,谁叫她回去都不肯,你要不要过来看下她狼狈的模样啊!真是挺刺激的啊!”

  因为差点儿被辞退的事情,陈涛和岳芯蕊之间的梁子显然是结大了,仿佛只要岳芯蕊出丑,只要岳芯蕊一旦遇到点儿事情,就格外的看好戏了。

  曲英杰则是在接到电话的时候,不免有震惊,但是在震惊之下,心下是忐忑不安的,其实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看岳芯蕊的好戏,但是岳芯蕊若是出事的话,那一定也是逃脱不了罪责的。

  曲英杰没有停歇的立马去了陈涛所说的酒吧,这个酒吧就是曲英杰和岳芯蕊之前一直互怼的酒吧,自从岳芯蕊出事,宫耀坐牢之后,曲英杰一连好几年他不曾踏进过这儿半步,就连其他酒吧,其他声色场所,他也不曾出入过。

  这会儿再次来酒吧的时候,曲英杰心情是很沉重的。

  而岳芯蕊的确是喝醉了,心情压抑得好像透不过气了,窒息的如在死亡边缘挣扎,曲英杰去的时候,岳芯蕊正是疯癫的时候,“该死的王八蛋,你以为你是谁啊,帮这个帮那个,你他妈的能帮得了谁呢?”

  岳芯蕊怒斥的言辞尽是难受和愤怒,而一帮认识岳芯蕊的人也都很清楚岳芯蕊的一切,就算岳芯蕊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这儿发疯了,可是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免不了要奚落调侃她。

  “芯姐,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吗,真好,还以为在发生了宫耀那件事情之后,你会一蹶不振呢,还好你挺过来了,不错,为你高兴啊,芯姐。”

  对方嘴上说着是为她高兴,分明言辞里就是在耻笑她被人强歼过的事……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