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亲她的时候
  

  曲染这个时候好像是接受了刚才钟健的提议,很缠黏又很恩爱的搂着钟健,“我说你有意思么,不觉得很丢脸吗,算我是扫把星,我是祸害,可人家健哥愿意啊,心甘情愿的遭殃也无所谓。”

  曲染唇角扬,搂紧钟健胳膊的举动,俨然和钟健认识了很久,好像老夫老妻似的。

  原本钟健因为曲灵这个小贱人,他还挺生气的,可谁知曲染这一亲昵的举动却让钟健的火气掐灭不少,投向曲染的眼神是有浓浓的暧昧之情,“不错,挺道的。”

  是嘛,识时务者为俊杰,温柔的女人才可爱。

  钟健仿佛有着强烈的征服感,心底雀跃不已,也很顺势的揽紧了曲染,眸光狠戾的投向此刻已经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钟健揽着她,“走,带你去兜风,今晚好好的爱你。”

  他说得足够流氓,流里流气的模样,典型的花花公子,可莫名地,这一刻曲染倒是不怕钟健朝她猛扑,仿佛是想要气死曲灵。

  的确,她是要报复她们母女的,如果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曲染可以想象到根本不可能,若是钟健可以利用一把,甚至这个男人傻缺的好像也心甘情愿被利用,何不趁势?

  反正她的世界在害死贺瑾航,在进了监狱之后,已经是肮脏邪恶无了,不怕继续的玷污脏污了。

  “好吧,要好好爱我哦,以后健哥多多指教。”曲染脸笑得灿烂如靥,这样的笑容也正巧落入贺臣风的眼底。

  贺臣风连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为什么竟然会不由自主的来这儿,又那样凑巧的见到这一幕,此时此刻的曲染,笑容得瑟又璀璨的她,令贺臣风多了几分陌生感,仿佛在时隔四年后,他真的不认识她了。

  以前的曲染或许脾气不好,或许足够的倔强,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亲昵揽着钟健的手,倍感是风尘女子那般,笑得格外花枝乱窜。

  而谁都知道钟健的性子,喜欢这样巴结他,讨好他的女人。

  曲灵则是好半响没有反应,等到回神的时候,钟健已经发动引擎,准备载曲染离开。

  隔着车窗的玻璃,曲灵清楚的看到挑衅眼神的曲染,她那样的眸光神色,让人感到毛骨悚然般的恐惧,尽管知道曲染一定会报复她的,可是这样的曲染却也是曲灵不认识的。

  只是,对于曲染而言,一切才刚刚开始。

  撇开了曲灵,在只有她与钟健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曲染立马变脸了,冷漠的神色,认真的道,“我要下车。”

  曲染的冷言冷语换来钟健的不服气,“擦啊,什么玩意,演技真不错啊,该给你评个影后奖吧。”

  刚才还好端端的,可是,一眨眼功夫在四下无人的情况下曲染变脸翻书还快,“没错,我钟健是可以给你利用,可他妈的,我不能被你耍知道么!在我不想分手之前,你给我老实点待身边。”

  说着,钟健好像是宣誓所有权似的拽紧了她的胳膊下一秒,强行的扯着曲染和他一起看向后视镜,“看到没,老子和你多般配,老子这么帅的美男能牺牲和你在一起,你该开心才是。”

  钟健脸的邪肆,曲染脸的僵硬,形成了鲜明的对,只是曲染望向镜的刹那,忍不住心底发笑,这男人一定有眼疾吧,不然为什么这么瞎,他们两个人哪点般配了。

  只是,如果他真的能替她报仇雪恨,曲染也是愿意在一起的。

  忽然间,曲染甩去了刚才的僵硬,继续一本正经的,“真的要试试看么,不过我有要求。”

  虽然曲染也知道自己没资格跟钟健谈要求,毕竟好像刚才钟健恶狠狠的话语,他能看她,应该是要偷笑的,毕竟曲染很清楚她这么个坐过牢的女人能得到有钱人家公子哥的喜欢是多么不容易的事,也只有钟健这家伙口味独特,虽然他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但也是口味很有特色的。

  听闻,钟健挑眉,敢跟他提要求?

  好吧,看在有这么一点点姿色的份,让她提。

  钟健指尖挑逗着她的下颚,脸角笑容不少,“说吧,有什么要求,房子,车子,珠宝,你可以选,我喜欢女人自己估价。”

  不管是房子也好,车子也好,珠宝也好,他钟健都出得起,尤其曲染这个女人先不管是什么身份,也不管她以前和多少男人厮混过,但现在钟健很确定自己对这个女人是相当的感兴趣。

  “不管是房子,车子,还是珠宝,我没那个价值,我只有两个要求。”曲染也是很直接爽快的回答,一本正经的神情里让钟健倍感这不是在谈交易,她更像是在断头台似的。

  “第一,交往可以,床不可能。”

  “第二,帮我报复曲灵和林月琴,我要她们付出代价。”

  曲染很坚定,虽然也知道这个要求很可笑,甚至是有点自不量力,其实曲染的潜意识里很明确,若是钟健不答应的话,他肯定不会再提交往的事。

  可钟健果然对这个要求倍感可笑,灿烂明艳的笑容令这个男人的五官好像更加的好看迷人了,“卧槽,你倒是挺绝的啊!”

  “绝,你不要惹我,我是这样的人,你要是敢侵犯我,我会拼命的!所以不要妄想碰我。”曲染很坚决,甚至眼底是很血腥泛滥的因子。

  “卧槽,你以为你是天仙啊!死曲染,你很欠揍啊。”钟健说得那可是直言不讳,一点儿也不留情面,或许是讽刺意味十足,但算是,也是不带刺儿的讽刺。

  尤其,钟健还是对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的,“第二个要求,老子是无条件答应你!至于第一个,我一定会让你主动爬我的床。”

  他有信心,绝对的信心。

  听到这里,曲染便忍不住发笑,直觉这个男人太过自大骄傲了,她要是会爬床的话,跟他姓。

  “那一言为定。”说着,曲染继续作势开车门,准备下车。

  钟健却依然还是扼紧了曲染的手腕,“说吧,不想和我床,还是因为贺臣风吗?”

  听闻,曲染有些震惊的回视他,简直倍感这个男人好像是神通似的,什么都知道。

  与曲染对视的时候,钟健得意,“不要吃惊,千万不要吃惊,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对你任何事情都知道吗,包括你的情史贺臣风,不过,为他这样守身如玉值不值啊!人家可没领你情,现在他妻女在旁,其乐融融啊,轮不到你了,你死心吧。”

  算贺臣风不是这样的想法,钟健也不想给曲染继续奢想的机会,最好是趁早断了她的念头。

  “谁说我要为他守身如玉了,我没那么高尚。”说完之后,曲染愕然发现自己好像挺心虚的,至少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仿佛除了贺臣风这个男人之外,她一时半会间还真是接纳不了其他人。

  当然,若是贺臣风的话,她现在也同样接纳不了。

  “不守身如玉的话,你怕什么啊,走,敢不敢跟我去开房啊。”

  钟健嚷嚷着,虽然不是真心要和她一起去开房的,只是呛她,可是说完之后,钟健才愕然发现对于这个女人果然是有很强烈的欲望,哪怕只是说说而已,他竟然会有蠢蠢欲动悍然来袭。

  “神经病,不要闹了。”曲染甩开他的手,她的确是没做好准备的。

  “闹什么闹啊,我是认真的。”

  他越是这样,曲染越不怕,仿佛越觉得钟健是在开玩笑。

  “好吧,暂时不去也行,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甜甜蜜蜜酒店去。”说着,钟健继续嚷嚷。

  “今晚放你一马!暂时让你住在这,明天给你安排住的,搬点高档的家具进去。”钟健漫不经心的。

  曲染倒也听着,若是能够搬出单宇阳的住处,何尝不是个好办法,她不能伤害单宇阳,也不能给单宇阳希望了,而这个钟健,这家伙一看是个心理很强悍的家伙,大概算是被利用了,被分了也是无所谓的吧。

  毕竟,曲灵是最好的例子,曲灵和钟健在一起,钟健是说分了分了,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曲染倒是听话了,沉默着。

  “车,我送你回去。”原本是要带她出去兜兜风,玩玩的。

  曲染不太乐意。

  “快点来,老子暂时不会吃你,既然答应你的,老子会做到。”

  他钟健又不是人渣。

  曲染掠唇,不屑,“喂,还有一个要求,不要动不动老子老子的,你这么高大的,我要怎么跟你谈恋爱啊!改改口气,我不喜欢爆粗的男人。”

  曲染的话音刚落,钟健死性不改,“擦!你要求可真多啊,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还不许爆粗,我钟健活了二十几年随心所欲惯了,谈恋爱原来真是挺麻烦的啊。”

  他显然是被束缚了,只是这样的束缚却是甜蜜的束缚,下一秒钟健看向她的眼神不一样了,“我也一个要求,以后我亲你的时候,不许叫停,不许抗拒,配合我。”

  说着,钟健的唇已经欺压她的,横行霸道的啃噬。

  本书来自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