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助她虐渣女
  

  钟健的话语简直把颜佳佳给气得当场要砸人了,可是跟这个男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几乎是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见曲染不说话,他又开始叨叨的不快了,“妈的,不说话,就代表是真的去找鸭了?”

  不爽。

  这一刻的钟健是不爽到了极点,堵着曲染的路,就是不肯让她闷着头忽略他,“喂,老子跟你说话,你哑巴了啊,你知不知道老子头上的伤是谁弄的!”

  一想到头上这个伤,钟健就火气腾腾的,恨不能立马找她的麻烦。

  可是曲染却在这个时候也同样火大,大力的推搡钟健,“干什么啊,想对我耍流氓是吧,你知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啊?嗯?”

  她也是气势汹汹的,丝毫无所畏惧,仿佛反而眼前的男人成了她的出气筒,想要将心底所有的不痛快全部发泄出来,“我告诉你,别说是砸你一下,我这样坐过牢的女人绝对是豁出去什么都可以干的,你要是再来骚扰我,我会杀了你的。”

  曲染瞪凸的双眸里凝聚了浓郁的火焰,仿佛是真的很生气,也很讨厌钟健这样的纠缠不清。

  被推了一把的钟健,微微怔愣的看向她,良久还是维持着被推搡的举动,好半响才有反应,不悦的耸耸肩,依然还是吊儿郎当的神情,“了不起啊你!你当老子没见过女人啊!怕你啊。”

  “不怕你就试试看,你头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曲染的呛声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的,恍如现在的她,连曲染自己都没有点儿不敢相信。

  自从出狱后,她满身的怒气火焰,好像是看谁都不顺眼,浑身上下被仇恨,被愤怒给占据,不管是谁,她都不想给面子,也不会惧怕。

  毕竟,在曲染的世界里,最阴暗的时候莫过于就是在监狱里那段时间,那样悲戚绝望,深深的陷入了悲伤里。

  可是曲染却低估了钟健的“不知羞耻”,越是听着曲染如此凶巴巴,恶狠狠的话语,越是饶有兴趣的打量她,倍感这个女人好像挺有趣的,甚至是越来越有趣了,“还想砸我是吧,你不会有机会的!”

  来自于钟健面容上的神情,相较于刚才的愤怒狠戾,此刻多了好几分的柔和,随即牵起了曲染的手,“跟我走,以后我只给你机会爱我。”

  此时此刻的钟健是很坚定的,以后一定要追到这个女人,毕竟,这个女人就是那样的有特色,似乎就是那样能轻易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曲染被他的行为给惊讶到,被钟健牵起胳膊的瞬间,她是很吃惊的,好半响才有反应,“你做什么呀,我都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

  她怎么可能跟钟健这样的贱男人混在一起?

  可是她的话却被钟健打断,“不是要报复吗,你应该想要报复曲灵和你后妈的吧,不如跟我在一起吧,让我助你一臂之力虐死你那个后妈和渣妹!”

  钟健这会儿是好整以暇那般的提出建议,只是,这一秒曲染被他的提议给怔住了,恍如丝毫没料到钟健会知道这样,他明明是曲灵的男朋友,竟然让她去报复曲灵。

  瞬间,曲染的思绪是混乱四起,眸光也是定定的落向钟健,原本只是以为这个男人就是个混混,可现在看来好像并非如此。

  “嗯?没兴趣?”钟健挑眉,其实不管是诘问的口吻,还是他挑眉的神色,处处彰显着他的笃定,似乎心下是百分百的肯定曲染一定会感兴趣。

  曲染的确是有些傻眼的,这个钟健……一时间令她有些无言以对。

  “不要这样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光知道你的这些事,我连你更加私密的事情都知道。”

  钟健双手环胸,目光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曲染,从上至下,一瞬不瞬的火热视线里全是浓浓的兴趣,可他越是这样的眸光,越让曲染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

  “什么啊?”

  曲染后退,忽然间有些心慌慌的,防备着他。

  他会知道她什么私密的事,曲染其实也有点不相信。

  “我连你穿多大尺寸的内衣裤都是一清二楚的,你要不要考考我啊?”

  钟健这话是异常的得瑟,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是难以抑制的愉悦,好像刚才全部的怒焰和火气已经被全然的掐灭了。

  “神经病。”

  当真是她见过最恶劣的神经病。

  钟健却一点也不介意她的咒骂,仿佛也已经习

  <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惯了曲染的这个态度,尤其当曲染脸红的时候,钟健似乎更加雀跃了,“脸红了,瞧,你脸都红了!”

  他打趣的道,看起来既是轻松的,又是兴奋的。

  “红你个球,给我滚远点,不要靠近我。”曲染刻意的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还不知道钟健这个混蛋竟然已经恶劣无耻到这个地步了。

  可是这个家伙看似是混混,其实偶尔还是很正经的,此刻是很坚定无比的握紧了她的手,“我跟你说真心话呢,跟了我,以后吃香喝辣,保管你满意,这么好的待遇你不要,一定会后悔的。”

  钟健强行的要与曲染十指相扣,这一刻那样大的力道里掌心紧紧相握,俨然就是老夫老妻似的,可谁知道曲染和他前后只不过是见过两次罢了。

  “喂……你烦不烦啊。”曲染快要被这个男人给缠得抓狂了。

  “卧槽,我花美男一个,你说我烦,你找死啊!你说,离婚了还住在前夫的公寓里,你几个意思啊,难道是离婚不离床啊!”

  妈的,原本只是一句很随口的话,可是这话却在钟健说出口之后,格外的暧昧撩人。

  “去你的离婚不离床,脑子想些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就算是和单宇阳结婚的时候,他们也没同过床,更何况是离了婚,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可是,此刻的钟健却不会听她的,胳膊大力的拉扯,“我不管你以前有没有,总之,现在起和我在一起,跟我一起住,我给你安顿一间好的!”

  他傲气逼人,也骄傲十足,说出的言辞不管曲染答不答应,就是那样横行霸道的决定一切,或许以前的贺臣风是霸道的,可是现在的钟健,跟他比起来是有远远过之不及的霸道,外加无理取闹,仿佛他就是天皇老子,决定了一切。

  曲染已经快被他缠疯了,却根本不容她有任何抗拒的机会,钟健便已经二话不说的牵着她上车,可他们两人都没料到这个时候曲灵会来找麻烦,毕竟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在蹲点式的监督他们。

  躲在角落里的曲灵已经忍无可忍了,原本明明知道若是就这么闹过去的话,钟健会更加的痛恨她,可是,她已经忍到了极致,再也不能原谅曲染这个该死的继续诱惑钟健了。

  “贱人,今天我跟你拼了,你是存心要跟我抢男人是么,好啊,我让你知道跟我曲灵抢男人的下场。”

  曲灵是猝不及防,突如其来的找茬,歇斯底里的气势那样火光四溅的犹如快要被点燃了起来,不过钟健倒是眼明手快的阻挡了她,“疯了吧你,从哪里窜出来的啊!”

  倍感这个女人就好像是“守株待兔”的待在这儿待很久了,甚至连钟健也倍感曲染的住处已经不安全了。

  “健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被这个女人骗了?你知不知道她有多恶心恶劣!只要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先是跟单宇阳离婚后,跟了贺臣风,她差点儿就把贺臣风给害死,还有贺瑾航,你知道吧,贺瑾航已经被她给害死了,害死了别人的人,亏她还有脸面活着,健哥,你要是跟她在一起的话,一定会被害死的。”

  曲灵一股脑儿的数着曲染的罪状,就是一心一意的想着能让钟健知道这个女人的恶劣可耻。

  可是却被钟健反而怒斥,“说够了没,说够了就给我滚蛋!立马滚蛋!”

  他的模样凶神恶煞的带着强烈的警告意味,尤其看向曲灵的眼神,大有要将她给剁了的愤怒。

  “健哥,我说得都是实话,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问问她自己伤害了多少人,害死了多少人,你跟她在一起的话,也会跟着遭殃的。”曲灵即便是面对钟健的斥责,依然还是很固执的说个不停,她越是如此,便愈发的惹来钟健的火大。

  “你要动手是吧。”她一定是想惹他动手的,“我告诉你,在我这儿可没有不打女人的说法,你要是继续在这儿碍我眼,我就不客气了。”

  他若是没记错的话,他已经命令下属送分手费给她了,数目肯定是不少的,可是这会儿对他死缠烂打的,难道是嫌分手费少了?

  敢嫌他钟健给的分手费少了的女人,恐怕曲灵是第一个,而曲染则是第一个敢肆无忌惮挑衅他,肆无忌惮辱骂他的人,这姐妹花真是够呛的。

  而钟健的话还没说完,没想到曲染的行为却让他们震惊了……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