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连重新开始的机会也没有
  

  “妈妈……”

  “我妈来了,快点让开。”

  贺欣的称呼声里全是欣喜得意之声,仿佛瞬间有了人给她撑腰,她可是什么都不怕了。

  原本曲染想着来了家长正好能跟她父母说说这个行为,然而,令曲染万万没料到的则是回头的瞬间,颜雅真的面容趋近而来,越来越近的身影令曲染有那么瞬间的慌神。

  以为自己是看错了,或者一定是弄错了,这个孩子应该不是贺臣风与颜雅真的吧,可是,伴随着贺欣极为悍然有力的推开他们,直奔颜雅真的刹那,曲染的心下是莫名的惊慌意乱了。

  之前听汤可晴说起过颜雅真和贺臣风的事,也听说过的确是有个孩子的,只是没料到原来这个嚣张跋扈,满身都是傲娇气质的贺欣竟然就是他们的孩子。

  颜雅真同样是有些震惊会在这儿遇到曲染,多年后与曲染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况下。

  曲英杰也是惊讶,虽然同样知道这些年贺臣风有了别的女人,但是这个孩子似乎是被隐瞒的,至少外界很多人不知道贺臣风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竟然有了个孩子。

  这样见面的场景或多或少是有些尴尬,又有些窘境的,至少气氛是很沉重,然而也是幸好贺欣打破了沉默,“妈妈,这两个穷人家好讨厌,居然让我道歉,我做错什么了要跟他们道歉啊,不要脸。”

  贺欣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尤其在确定自己有了颜雅真这个坚强后盾,她说话更加的不留情面。

  李婷婷此时也是讨厌贺欣这样欺负她的爸爸,“贺欣,你太过分了,难怪班上的同学不喜欢你,你真的让人很讨厌,以后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

  虽然李婷婷也很清楚自己家里的情况肯定是不能与贺欣家里相比的,可是她说他们家是穷人家,甚至还极度的鄙视,这让李婷婷没办法原谅她。

  可贺欣一股脑儿的揣着满满的怒气,她也是不会嘴巴上饶人的,“哼……可恶,你想找架打吗?”

  贺欣竟然还很横行霸道的撸起了袖管,“欠揍的死丫头。”

  只是还不等贺欣动手,曲英杰已经阻挠在了她的跟前,适时地扼住了她的手腕,“小朋友,你适可而止吧,我们就算是穷人家,人穷志不穷,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数落我们,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我女儿,我饶不了你。”

  曲英杰也是在这一刻在确定贺欣是颜雅真和贺臣风的女儿时,他很本能的带着不少敌意。

  贺欣的手腕被扼紧,她是又怒又燥又很委屈,尤其颜雅真好像是没有任何反应那般的任由着她被这些人欺负,贺欣的难受也很自然的腾起。

  “妈妈,他欺负我。”

  颜雅真此时是陷入了惊愕当中,好半响没有回过神,尤其身边的曲染那样盯着她的眼神,意味深长,是难以言喻的眸光。

  这会儿被贺欣唤了好几声,颜雅真才有了反应,上前悍然有力的推开曲英杰,“你干什么啊,不要脸的东西,我的女儿是你能碰的!”

  在震惊之后的颜雅真原本所有的难缠全然在这儿暴露了出来,“我警告你们,不要靠近我的女儿!不然,我会要你们好看。”

  “还有你,你跟我来。”颜雅真的跋扈横行依然不减,尤其在面对曲染的时候,她仿佛就是要以高人一等的身份把曲染给狠狠的踩在脚底。

  曲染被点到名的时候,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她还没找颜雅真的麻烦,她居然就来势汹汹了。

  而曲染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让人给欺负了,“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有时间要跟我说话,不如抽点时间教好你的孩子。”

  曲染的眸光落向贺欣的时候,明明是个长得格外好看的小家伙,却被颜雅真给教养得这样,目中无人,肆无忌惮的,甚至还很不可理喻。

  “你说什么,我的孩子怎样关你什么事,我是想要给你警告,你给我最好老实点,如果你出狱后还琢磨着要怎么算计我和贺臣风的婚姻,琢磨着要从我手里怎么抢走贺臣风,我就算和你拼到底,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就你和贺瑾航那点事情,你还想打贺臣风的主意吗,你真很不要脸啊。”颜雅真分明就是太急了,心急了所以看起来就是那样的迫不及待要找曲染摊牌,哪怕明知道这么多年不见,第一次见面就说这些话,真的很不合适,也似乎让颜雅真暴露了什么。

  曲染则始终是很淡定的神态,甚至面对颜雅真略显歇斯底里的面庞,让曲染不得不去讥笑她,而曲染也不会忘记当初被送进监狱的时候,少不了颜雅真在背后动手脚,毕竟,她的被犯罪监控视频是被颜雅真父亲动了手脚的,这笔账,她记在心底,铭记在心。

  曲英杰也为曲染打抱不平,问,“喂,你想怎样啊,你有本事就栓牢贺臣风,别在这儿瞎哔哔的。”

  “你!”颜雅真气恼,似乎也忘记了目前曲染有曲英杰在身边,他们人多势众,明显就是她占据了上风,“了不起是吧,不就是一个搬运工在我面前很了不起啊你。”

  “够了,颜雅真,我不找你麻烦已经很好了,你还打算像以前一样欺负我吗!我警告你,我不欠你的,你少拿你那套来对付我。”曲染双眸里已经是跳动着火花,张牙舞爪的蔓延。

  曲染也是被欺负够了,今天的事情明明就是颜雅真和她女儿不对,却反倒是被她们母女两个反咬一口,“你这样警告我,我会很轻易的联想到这些年来你和贺臣风过得并不好对吧,如果你们很恩爱的话,你就不会在这儿挑衅我!说到底,就算是你生了孩子,你也依然还是没能抓住贺臣风的心吗?”

  曲染这话算是说到颜雅真的心坎上了,正中下怀,更加的恼火,原本不满曲染这么一个坐过牢的女人还敢在她面前呛声。

  可是这个时候的贺欣已经超级不耐烦,也不喜欢听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快点走啦,少跟他们一帮穷人家废话,回去告诉我爸,让我爸收拾他们。”

  贺欣这话是标准富家千金小姐的范儿,拿自己家里的权势压人。

  颜雅真原本还想要和曲染“斗”到底,可是,贺欣的催促让她不得不要离开走人,离开时还不忘是“收拾”曲染的眼神。

  曲染的目光则是久久地定在颜雅真和贺欣母女两个的背后,思绪万千的交杂,就算这一刻少了贺臣风,可是看到颜雅真和她的孩子仿佛就可以想象到一家三口幸福的画面。

  就算刚才她故意酸颜雅真,可是她跟颜雅真比起来,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毫无疑问的其实她与贺瑾航都是牺牲者,牺牲了那么多之后却最后是一场空,而曲染倍感自己最可悲的则是,她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

  她一个劳改犯四处受别人的排挤,连找个工作都是艰难的,其实刚才也是自不量力了,逞口舌之快,实际上,她拿什么东西跟人家比?

  “曲染……”

  曲英杰低唤着她的名字。

  良久,曲染才回神,有些难色的面对曲英杰,“我刚才……好像有点说得过火了,其实不就是一个孩子,我们干嘛要跟孩子过不去呢。”

  她或许是带着有色眼镜在看贺欣吧,因为是颜雅真所生的,因为是颜雅真的女儿,所以格外的有偏见有偏执。

  曲英杰倒不喜欢这样的曲染,“你刚才做得很好,就是要这样做,受了这么多委屈,不能继续老实任由着他们欺负了。”

  李婷婷是一直默默不吭声的在一旁看着所有的一切,也有些遗憾,叹息的说道,“哎,贺欣好可怜,她妈更可怜,明明长得那么漂亮,可是贺欣爸爸却不喜欢她,也不知道贺欣爸爸是怎么想的。”

  颜雅真的颜值也是很高的,高挑的身材,极度有气质的面容,或许看上有点儿大女人的气势,但其实算是长得很不错的。

  曲染听着,和曲英杰都忍不住惊讶,没想到不仅仅是贺欣成熟,现在小孩子一个个跟人精似的。

  “爸爸,这是谁呀,该不会是爸爸的……”

  小孩子有时候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可是这会儿曲英杰倒是接话接得快速,活像早就预料到了李婷婷会有猜疑,“是爸爸的姐姐,爸爸唯一的亲人。”

  曲英杰或许还有曲灵和林月琴一直护着,但是这些年来林月琴和曲灵的行为早已经是让曲英杰对她们失望透顶,仿佛在曲英杰心底也已经跟她们划清了界限。

  而曲染的确是她唯一的亲人,曲染倒也是很亲昵的和李婷婷打招呼,只是李婷婷倍感这等架势好像是不对劲,难道真的就如贺欣所说的,他不是她的亲爸爸吗?

  李婷婷此刻疑惑不已,忍不住还是要询问,“爸爸,你真的是我的亲爸爸吗?我的爸爸不是强歼犯吗?”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