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二百章 新仇旧恨一起上
  

  在曲染失去女儿,几乎是失去所有的时候,汤可晴的原谅,她的开导无疑是渐渐地让曲染意识到,现在的她除了振作没有第二种办法。

  毕竟,她的确是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在害死了贺瑾航之后,她就必须去弥补,想尽一切办法的去弥补他生前留下的遗憾,否则就算死了也没资格去见他的。

  贺瑾航离开之后,她是第一次来贺瑾航的墓园,若不是在汤可晴的带领下,她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足够的勇气来见他的。

  汤可晴在真正原谅了她之后,她依然还是一心一意的为曲染,“就算这几年来,单宇阳帮了你不少,但我还是不愿意你和他在一起,你们不适合,单宇阳那样的也不是安于室的人,所以放弃吧,当朋友就好。”

  “我和单宇阳……我没想过要复婚的。”这是曲染很真实的想法。

  “没有最好,万一……”万一有一天贺臣风发现了一切,说不定他们还是有缘分的。

  可是,贺臣风这家伙也让汤可晴对他很不满,话语及时的打住,“工作的事情,你别发愁,去我们家公司工作吧,从最底层做起,我给你推荐。”

  “可晴……我想自己试试看,虽然我有案底,很多公司不可能要我这样的人,但我还是想要自己先努力看看,总不可能每次都让你们帮我。”

  这些年,她给身边的人添了不少麻烦。

  或许,曲染说得也有一定道理,尤其汤可晴认识曲染那么多年知道她的性子,给她走后门只会增加她的压力,不想让曲染有任何包袱,还是只能她自己坚强勇敢的去面对所有的事情。

  汤可晴也始终没有提及贺臣风的现状,仿佛所有的人在曲染面前,“贺臣风”这三个字成了最大的禁忌。

  而其实对于贺臣风而言,“曲染”才是他生活里最大的忌讳,这些年几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及曲染。

  慕天翊此刻与贺臣风聚在一起,虽然也不愿在他面前提及曲染,可是自从曲染坐牢之后,贺臣风的世界也好像是倾塌了似的,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样的阳光盛世,充满了邪魅喜悦之情。

  至少慕天翊所知道的是,贺臣风与曲染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他认识贺臣风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今天你生日呢,不在家里和老婆孩子一起过,跑出来跟我约在酒吧里喝闷酒,你以为颜雅真是个好惹的苗啊!”

  颜雅真这个女人,颜家的掌上明珠,以前认识她的时候觉得还不错,可是自从和贺臣风在一起之后,这女人的脾气也不敢恭维的。

  贺臣风则不愿意提起所谓的“老婆孩子”,“和我喝酒的时候,能不能别提她们,生日又不是什么大事,别大惊小怪。”

  经过四年时间的洗礼,贺臣风面容一如从前的俊逸好看,仿佛依然还是如从前般的洒脱,但这样的洒脱至少在慕天翊眼里看来就是多了好几分沉重感。

  “臣风,这些年不待见颜雅真,还是因为忘不了曲染吧。”

  其实,从慕天翊嘴里问出口的刹那,他的心中就有了答案,若不是因为忘不了曲染的话,他现在也不至于那么难过。

  听闻“曲染”两个字,即刻贺臣风的心底就好像是被狠狠的重击了,顿然间滔天的疼痛漫天而来,压制在胸口,有那么一瞬间是无法呼吸的。

  “没事提她干什么。”他终是喃喃的开口,不咸不淡的语气,仿佛就是用这样云淡风轻的口吻以掩藏内心的激动。

  “听说她出狱了,提前出狱的。”慕天翊也像是被撞邪了似的,今天总是不经意间提及曲染。

  贺臣风则似乎是不愿意听到有关她的事的,可偏生关于曲染的人,曲染的事又总是在他耳畔回绕。

  慕天翊继续说,“在里面表现很不错减刑了,她的前夫单宇阳也帮了不少忙,大概是有意要复婚吧。”

  不然,单宇阳那样的人,又怎么可能那样积极的为曲染的事情奔走。

  再次的,贺臣风心里头是忽上忽下的蹦跳,极度的不安分了,哪怕这样的不安分是与曲染有关,却直接选择忽略,“跟你喝酒没意思,唠唠叨叨的,先走了。”

  语毕,贺臣风起身,却在不远处听到了骚动,而这骚动却是他不愿意见到的人引起的。

  曲染这个时候是来酒吧里找曲灵的,她始终不相信女儿因为先天性心脏病离开的消息,要找曲灵算账的同时,更是想要从曲灵这儿得到一些相关消息,毕竟,曲灵就算再厉害,也没有林月琴那样的老奸巨猾,说不定能从她身上挖到一点讯息。

  “对不起,女士,我们这儿是不允许非贵宾会员进入的,请您先办理贵宾会员再入内。”

  此时此刻有酒吧工作人员阻挠曲染不可以进入酒吧内部,但曲染这个时候正是急于找到曲灵,不管是什么规定,她今天非要进去里面,“我只是找人,找到了我就立马出来,请你通融一下。”

  她一个女人难道还能在这儿闹出什么大事来啊,尤其这是谁规定的该死的贵宾制度,在这种一次消费至少得在五万以上的鬼地方,她开得起贵宾卡?

  “抱歉,这不符合规矩,我们是不会让你进去的,请回吧。”工作人员很坚持,这边是高规格的酒吧,自然有着不可挑衅的规定。

  曲染则是迫不及待要把曲灵给拎出来,这些天来,自从出狱后,她就一直在找曲灵,终于有了一点点线索,得知这儿是她经常出入的地方,曲染在这儿蹲点很久却始终没见到人影有些迫不及待的要见她。

  “女士,如果你执意在这儿闹事的话,不好意思,我只能报警了。”工作人员威严的言语准备吓唬她,可在经历了坐牢之后的她,已经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吓到她的,在监狱里苦苦熬过来的日子,便是她坚强的基础。

  尤其,曲染在抬眸之际正巧瞅见曲灵的身影,虽然过去了四年的时间,曲灵也明显比以前更加的成熟妩媚,但她那样傲娇又得意忘形的神色,曲染是一眼便能辨认出来,“曲灵,曲灵,等等……”

  曲染太过激动,以至于工作人员猝不及防的就被她给推开,曲染直接入内。

  在终于见到曲灵的刹那,她好像看到了希望,就算以前是替曲灵坐牢,但是只要曲灵能够说出她女儿的下落,她一定不会找她麻烦的。

  “曲灵,你告诉我,思思在哪里,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我求你告诉我……”这一刻的曲灵就那样防不胜防的被曲染给揪紧了胳膊,曲染对待曲灵的态度是不同于之前林月琴的。

  纵然曲染心下是有不少怨恨的,但为了孩子,为了能够与思思早点相见,为了那一点点可能的希望,她是愿意放下仇恨的,只要曲灵告诉她孩子在哪。

  见到曲染的刹那,曲灵是很震惊的,难以言喻的震惊之色,虽然之前电话里也听林月琴说了曲染的情况,知道她提前出狱了,却没料到她竟然这么快速的找到她了。

  曲灵这一刻是既慌乱,又心虚,“你干嘛啊,一回来就找我麻烦,我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思思的,别来打扰我。”

  即使在四年前,若不是她惹了这一摊事情出来,曲染至少不会到要去坐牢的地步,可是显然四年过去了,曲灵这个死丫头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悔改之意。

  “曲灵,你肯定是知道的,你把思思还给我。”到这个时候,曲染仍旧还是很好口气的说话,若是她的低声下气能够换来曲灵的告诉真相,只要能见上曲思思,一切委屈都不是委屈。

  曲灵心下惊慌意乱的,但态度愈发的恶劣了,“妈的,你神经病吧,一出狱就来惹我,再不滚我叫保安了。”

  “曲灵,你是非要这样对吧,当年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你心知肚明啊。”

  好几年了,明明是曲灵做错了,可她依然还是没有任何悔改之意,不但如此,甚至令曲染最难受的竟是曲灵对她没有一丝丝的歉意。

  曲灵如今平安无事的,尤其曲染牢都做了,证据也被毁了,她还怕什么,“什么心知肚明啊,你倒是说清楚,什么叫做我心知肚明了,我只明白你撞死了贺臣风的奶奶,你不但没有一点点同情心还肇事逃逸,真有你的啊,够不要脸的啊。”

  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曲灵是已经厚颜无耻到无可救药了,曲染也明白从她这儿也同样是没办法找到有关于思思的下落,她由始至终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做错过。

  曲染心下暴烈的愤怒,手握成拳的瞬间,松开,又握紧,反复几次后,强忍的怒火终究是爆发了,“你不说是吧。”

  不说就挨揍吧。

  这些年,其实在监狱里的时候,曲染不是没有想过出狱之后与曲灵的见面,甚至脑海中想过无数次要将这个小贱人暴揍一百八十遍的愤慨,没想到,她和曲灵终究是要怒目以对的。

  顷刻间传来曲灵尖锐惊叫的声音,随后酒吧里的工作人员也前来制止,这一次工作人员身后有了三五几个保安跟上前来维持秩序,眼看着就是要把曲染给撵走……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