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错过了她
  

  贺臣风与颜雅真的孩子。

  邓允心下明显一震,仿佛也看到了贺臣风与曲染的未来果真是在她进监牢的那一刻画上了句点。

  可是,汤可晴的看法却是不一样的,“你看吧,就算颜雅真生了孩子又能怎样啊,人家不可能母凭子贵让贺臣风喜欢她,毕竟一开始贺臣风就不爱她。”

  “如果有一天,贺臣风自己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曲染为了她什么都做了的时候,你觉得贺臣风还会因为一个孩子跟颜雅真凑合一起么,不会的,邓允,你死了那条心,你和曲染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还是乖乖的让给贺臣风比较好。”

  毕竟,谁都明白贺臣风的性子,只有他不想要的东西,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就好比曲染,这是他不要的,不是他得不到的。

  有时候说真话往往会让人心下很难受,邓允此刻难受的当然不是自己“没机会”,他和曲染只是朋友的关系,并非是汤可晴所谓的爱慕和暗恋的情感,可是,他不想曲染再和贺臣风在一起兜兜转转,辛苦难受了。

  邓允直接打断,“就算贺臣风回头找曲染,我也要阻止曲染斩断对贺臣风的感情,明明就是不合适的,非要撞得头破血流还不肯收手。”

  在邓允的眼里,若不是因为曲染认识了贺臣风,或许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的。

  汤可晴戏谑,懒得搭理,倍感这男人是不自量力了。

  只是,反倒在和邓允讨论有关于曲染事情的时候,这才让汤可晴发现,自己这些年其实真的很离谱的,早就不应该这样对曲染的,毕竟曲染这些年所承受的折磨和负罪感远远是超乎他们想象之外的。

  ……

  曲染此刻是被单宇阳暂时的安置在单宇阳以前的旧公寓里,原本在监狱里想好的,规划好的美好未来,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泼了一盆冷水,浇灭得悄无声息了。

  可是在曲染冷静下来的时候,要她承认孩子已经死了的事实,她是不会承认的,与其说是不想承认,倒不如说是害怕面对事实。

  或许,只有抱着一颗念想林月琴在说谎,她的孩子其实并没有死,有着这样的想法,她才能活下来。

  曲染耳畔是“滴答”强势的雨声肆虐而来,风雨声呼啸的强度就好比曲染之前内心深处掀起的狂风巨浪,难以承受,但是却不得不撑下来。

  她那么辛苦的在监狱里坚持下来,说到底就是为了孩子,这一刻也依然要为了孩子坚持下去,直到把孩子找出来,查出真相为止。

  邓允和汤可晴两人一同来单宇阳的旧公寓里见曲染,虽然汤可晴也知道单宇阳这些年帮了曲染不少,但始终还是不认同这个男人。

  站在单宇阳的旧公寓门口,汤可晴便忍不住碎嘴,“单宇阳你个贱男是什么意思啊,把人给打一顿伤个遍体鳞伤之后,再给颗糖吃吗?”

  “喂,你小声点说话,要是让单总听到了多不好意思。”邓允相较于汤可晴自然是更通人情,更加心思细腻的为别人着想。

  “干嘛不好意思啊,你现在又不是他助理了!我觉得啊,单宇阳就是报应,那时候没有遭报应只是时候没到罢了,你看没了曲染在他身边,他们单家的事业是明显的走下坡路了。”

  要不走下坡路的话,单宇阳怎么可能把公司搬到海外去发展?

  汤可晴说着这些,单宇阳已经不知不觉伫立在她的身后,的确,她说得是没有错。

  “以前是曲染旺夫,让我们单家财源广进,是我错过了她。”单宇阳低沉的言语里有不少哀戚和遗憾。

  汤可晴虽然和曲染的心结还有些没有解开,但是单宇阳这个男人就算是态度有所改变,却不能磨灭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以前也同样是个渣渣男,不要以为这次帮了曲染就是个好男人,可以抹去他所有的过失。

  “你只是错过这么简单吗,你他妈就是始作俑者,当初如果不是你的话,曲染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吗!你难道忘记了,当初是你出轨的呀,你去爱上了那个狐狸精叫什么潇潇来着?”

  汤可晴原本就要找单宇阳算账的,只是当时她和曲染的关系够铁,曲染极力的制止她不要去闹单宇阳,当时她只能听曲染,可现在,汤可晴完全没有要忍着了,就那样很劈头盖脸的要替当年曲染出一口恶气。

  邓允早知道汤可晴如此喜欢挑事,仿佛自从贺瑾航离开之后,所有的人对她而言都是敌人,所有的人都是跟她敌对的,“好了啦,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的,要不是单总的话,曲染肯定没那么快的出狱……”

  “所以说你最窝囊了,曲染这些年的苦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不出轨的话,曲染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机会遇到贺臣风啊。”

  汤可晴直言不讳的呵斥邓允,邓允也是拿这个女人很无奈的,万般的无奈,“喂,要不要这么直接?能不能给点面子啊。”

  单宇阳也沉默,他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引起,就像汤可晴所说的,他也遭到了报应,良久,单宇阳神情是沉重的,沉甸甸的透不过气,“进去看看曲染吧,你的原谅和劝阻,或许能让她振作起来。”

  汤可晴尽管能来这儿,就已经说明原谅曲染了,但是还轮不到单宇阳说这话,“这是我和曲染姐妹之间的事,你给我一边去,我警告你,别打曲染的主意,如果你是想要和曲染复婚,想要和她重新开始的话,门儿都没有。”

  “……”邓允已是无言以对了,悍然的紧扼住汤可晴的手,抱歉的对单宇阳说,“单总,对不起,我先带她进去看看曲染。”

  之前曲染在监狱服刑的时候,邓允倒是隔三差五的去探望她的情况,而汤可晴却因为贺瑾航的缘故,整整四年的时间没有见过曲染,仿佛那样的恨意是恨之入骨的,仿佛是滔天的憎恨霸占着她全身上下,这一辈子都不能原谅曲染了。

  可她愿意妥协,愿意来这儿便说明终于打开心扉了,而汤可晴也以为自己是打开心扉了,可是,当四年后再次见到曲染的时候。

  此时此刻的曲染是那样浑身上下充满了悲戚,充满了哀伤,恍如生活在阴暗的地狱里似的,至少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好,整个人黯淡无光,颓废到好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即便是这些年在监狱里,曲染是多么的渴望与汤可晴之间的友谊能够得到修补,甚至也会想到等出狱后不管是多么的艰难都要求得汤可晴的原谅,甚至还会想到往后的重要任务就是要替汤可晴找到幸福,毕竟,这有可能是唯一能为汤可晴所做的,也是唯一能为贺瑾航所做的。

  曾经以为只要真的有阴阳两隔,贺瑾航地下有知的话,也应该会被汤可晴的深情给感动吧,毕竟四年的青春,汤可晴是耗费在他的身上了,这些年一直是忘不掉贺瑾航的。

  而贺瑾航那样的人,定然也是不舍得有女人为他执迷不悟,默默的付出。

  可是,曲染却知道现在一切都化为了泡影,都是空想了。

  曲染的世界在失去女儿的刹那是彻底的天昏地暗了,当见到汤可晴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眸光睥向汤可晴时,她一如四年前的模样,也依然还是以前的性子,说话口无遮拦,甚至汤可晴上前狠狠地揪紧了曲染的胳膊,“喂,要死啦,见到我没一点反应,这是什么意思!”

  “汤可晴,说话能不能别这样带刺啊,这话是我问你才对,你什么意思呢,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和你一起来了。”

  邓允没料到汤可晴依然还是这样的态度,急忙的制止她,原以为她可以劝曲染,至少能拂去曲染心底的伤痛,可没料到汤可晴这恶劣态度简直就是要把人给逼死的势头。

  就算邓允严肃以对,不满她的态度,汤可晴却依然还是凶神恶煞的样儿,“我说话带刺怎么了,对,我就是夹枪带棒的啦,喂,你给我起来,曲染,你给我赶紧起来。”

  “快点,曲染,你有什么资格颓废啊,你告诉我,你把贺瑾航害死之后,你说你这个人还有什么资格哭丧着一张脸,起来,给我起来。”

  汤可晴悍然有力的上前紧攫曲染的胳膊,大力撕扯,她看起来就是那样无比的撒泼,邓允没有比这一刻更加懊恼惧怕的,原以为汤可晴对她的原谅能让曲染的心情好一点,可没想到反而是变本加厉的,“你走……”

  只是邓允的话还没说完,汤可晴便打断了,“这是我和曲染之间的事情,如果我们还想要回到从前的关系,我们之间的心结,怨恨,不满,必须在这一次彻底的解决,否则,我和曲染永远不可能好起来。”

  汤可晴不是开玩笑的,但越是这样正儿八经的神情,越是让人忐忑不安,尤其汤可晴还是很坚决的态度,“你跟我来!”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