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至于跟一个孩子过不去
  

  林月琴的这两个字犹如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疯狂的在曲染心底肆虐成灾的开始作祟了,“你说什么!”

  她不信。

  她也没有听到。

  曲染在这个时候是是万分的抵触这个说法,她一定是在骗她的,林月琴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说过半句真话,一定是在说谎。

  单宇阳也是相当的震惊,不敢置信,“你非要让我动手你才肯说实话?”

  他不想打女人。

  毕竟,单宇阳很清楚自己本来婚内出轨形象就已经受损了,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弄出个打女人的恶名。

  林月琴这个时候是惊恐不已,“不,不是的,我没有说谎,我也很难过,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该跟曲染说还是不说才好,那时候我想过的,想去监狱找曲染……”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什么都不听,我告诉你,我什么都不会听你的,快点把我的女儿交出来,不然我饶不了你。”

  同归于尽吧。

  此刻曲染的态度是非常悍然的,她也失去控制了,就是要和林月琴同归于尽的势头,若是她女儿死了的话,曲染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不是林月琴死,就是她亡,绝对已经不能忍受这样的欺骗了……

  “曲染,对不起……原谅我……不,我不求你原谅,但是求你谅解我,我也是好心的。”林月琴不断的解释。

  曲染却是一个字也听不进的动手了,她其实从来都不想和林月琴这样撕破脸的互斗,但是林月琴欺人太甚,“把我的女人交出来,你听到没,立马把女儿还给我,不然你死定了。”

  她是很坚决的态度,眼神里迸射而来的凶神恶煞尽是骇然的精芒,连在一旁的单宇阳也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来自于曲染的崩溃。

  她明明就是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精神全然的崩溃了,却还在拼命的逞强,拼命的坚强,说到底就是因为不想相信,也不能去相信。

  “曲染,曲染……住手……”单宇阳更是没料到曲染闹腾起来也是格外的凶悍勇猛,全然的豁出去。

  曲染此刻是听不进任何人的话语,脑海中只有“死亡”两个字眼在紧紧的围绕,挥之不去,她的女儿怎么可能死的,在监狱里的时候那样艰难的生下她,孩子也是坚强无比的活下来了,怎么在这会儿却离开了。

  曲染是一个字也不相信,只是就算不相信,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在福利院得知是林月琴抚养了她孩子的时候,其实她就有很强烈的预感孩子一定会出事的,可是当亲耳听到孩子出事了,尤其是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让人无法接受,曲染彻底疯狂了。

  来自于曲染掌心下的力量是一次比一次重,明明在让林月琴疼得同时,她也很疼,只是这一股疼意远远比不上她心中的痛楚,滔天的憎恨令她无法放手,纵然是单宇阳在一旁制止,曲染也是失控得无法阻挠。

  林月琴传来求饶声,“曲染,你住手,我求你住手,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孩子的死跟我没关系啊,这孩子天生心脏病,医生说了能出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真的跟我没关系,曲染,我也是好心的,想好好的教育她,带她在身边好好的照顾着,弥补我对你的亏欠,可是,可是谁知道她会生这样的病。”

  林月琴一边闪躲,一边解释。

  纵然是听到了林月琴的解释,曲染却始终不会认定这是正的,“思思不可能有心脏病,不可能,你该死的还不给我说实话是吧,你把我女儿藏哪里了,你一定是把孩子给我藏起来了。”

  林月琴嚎啕大哭起来,既是被曲染纠缠得恐慌吓出来得害怕,又是想要借此抽身。

  “单宇阳,救救我,听我解释,我就算再坏也不至于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啊,曲染,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对你孩子做出任何卑鄙无耻的事情,我把她当成自己亲孙女一样的对待……”

  “可是谁知道这孩子命太薄了,这么一个小孩子怎么会得病……”林月琴哭诉着,言辞好像全是认真,全是哀戚。

  然而曲染却不愿意相信,终于开始恢复一点点冷静意识的曲染,她是不相信的,“你说谎……你骗我……我女儿没有病的,她明明健健康康的……”

  无力了。

  这一刻的曲染就好像是抽空了身上所有的力量,那般力量是来势汹汹的霸占着她的全身上下。

  单宇阳逼迫林月琴,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孩子是在哪家医院去世的,你要是敢说谎,我拧断你的胳膊。”

  单宇阳揪紧了她的胳膊,再次凶悍无比来袭,眼神里也是泛着浓郁的血腥味,难怪曲染是那样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连他这个对贺臣风充满了敌意的人,在听到这样的事情时,心情也是异常难受的,甚至单宇阳也会责备自己当初的“袖手旁观”。

  既然连曲染都救了,他为什么不把曲染的孩子带去国外生活。

  也许这样一来,曲染的孩子就可能不会出这样的意外死亡,毕竟,这个时候尽管是只能选择相信林月琴,可是心下却有太多的疑惑与奢望,总是想着这孩子应该不是离世了吧。

  林月琴连忙泪眼朦胧的回答,“在世美医院过世的,他们也开具了死亡证明,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当时救治的医生,医生尽力了,可是孩子没有等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就过世了。”

  从林月琴的口中听到“心脏移植”的话语时,顿然间令曲染心上发颤。

  以前贺臣风也做过移植手术,可是和贺臣风做移植手术换来的代价,是让贺瑾航失去了性命,难道这是报应吗!可报应不应该报在孩子身上的。

  顿然间,曲染身上的力气被抽光了,空空荡荡的疼,“我一个字也不信,你最好把我的女儿交出来,不然你就等死吧。”

  曲染神情里全是消极的难受。

  “染染,我真的没有做任何伤害孩子的事情,我发誓……”

  林月琴一本正经的,但是曲染却永远不会再信任她,甚至在再次对视林月琴的视线时,她潜藏的力气再次爆发了,大力的扑向林月琴,“真的死了吗?我的孩子真被你丧心病狂弄死了吗……”

  林月琴是毫无招架之力,而单宇阳也没有料到曲染竟是再次悍猛突袭,当然也是可以理解曲染心思的,任何人听到这样的消息都很难受,更何况她是孩子的妈妈。

  “曲染,我……尽力了,我已经尽力的救她,当时只要能有合适的心脏救她,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也愿意的呀。”由始至终林月琴是委屈的,很无辜,也很无奈。

  只是,曲染认识林月琴那么多年,她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她不相信她的为人,“既然这样,那就给我孩子陪葬吧!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一定很痛苦很孤单,一起走吧,一起去陪她。”

  曲染所谓的“同归于尽”显然不是说说而已,她的孩子都死了,她还畏惧什么,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啊……曲染……好痛……你放开我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好心好意照顾她,你却反倒来怪我!要不是我把她给接回来,她死得更快,也不想想孤儿院里的生活是多么恶劣……”

  林月琴反击,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委曲求全求饶着她原谅,这会儿亦是同样凶神恶煞的怒怼曲染。

  “我宁愿她待在恶劣的环境里,我宁愿她安安静静的,哪怕是辛苦的留在那儿,也不要你这样假心假意!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死。”

  所以,她一定要让林月琴陪葬。

  曲染不是冲动,此刻就是有那样浓烈的恨意与憎意就要让林月琴付出代价。

  单宇阳强行将曲染和林月琴给分开,虽然痛恨林月琴但这个时候,再不让林月琴离开的话,曲染指不定真的会做出丧心病的事情来。

  “曲染……别这样……曲染,说不定事情并非如此的,你先冷静。”单宇阳大力的扭紧曲染胳膊,可是曲染却是在绝望的时候力大无穷,那样的力量明摆着就是连死都无所畏惧的,丝毫不害怕。

  曲染被单宇阳强行揽入怀中,阻挠她一切疯狂行径的时候,曲染的歇斯底里,以及内心的沉重与悲伤泛滥成灾的要将她给彻底的淹没。

  她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或许在来之前会想到因为林月琴与曲灵母女两个的恶毒,思思有可能会受不少委屈,可现在不是受委屈这么简单,竟然是直接的离开了,那样毫无预警的,令曲染防不胜防的离开了她。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算我造了孽,就算我做错了事,但是不应该由孩子来承担啊,不应该的,该死的贱人,我要杀了她,我要去杀了她,我的孩子一定是被她弄死的,我不相信有心脏病,一个字也不相信。”

  曲染泪流满面,在单宇阳面前是抓狂肆虐了,恣意的痛楚漫过身子每一个角落,活像她快要在痛苦的洪流里窒息而亡。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