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她是罪有应得!

第一百九十一章 她是罪有应得!

  贺臣风从来没想过他奶奶会如此猝不及防的消失,这简直就是无法接受的事实。

  尤其是贺安康,先是自己的儿子贺瑾航的离开,这会儿连苏文柳也紧随而去,这滔天沉痛的打击,令他痛不欲生,即便是驰骋商场的领袖人物,可贺安康在这个时候却是前所未有的悲观低落。

  贺家就算再有钱又有什么用,在面对生死的时候竟然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贺臣风面色冷鸷,阴霾滚滚的神情里倾注了浓郁的愤怒与悲伤,他由始至终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尤其还是曲染造成的……

  “老李,查清楚了没!确定是曲染?”

  纵然是到了这一刻,贺臣风明明心下对曲染有不少憎恨与埋怨之意,甚至若真是曲染所为,这一股恨意必然会更加的强盛。

  可是……

  仿佛贺臣风的潜意识里就是认定曲染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或者其中会有什么误会吧。

  只是从证人李管家的言辞里,是那样百分百的肯定,就是曲染干的,“少爷,难道老李的话你都不相信吗,这么多年来,我跟在老夫人身边,老夫人对我不薄,我怎么可能连拿她的事情开玩笑。”

  他不会的。

  “我就是看到了曲染要回车上,准备逃走,这个女人太狠心了,如果不是她的话,老夫人说不定就有得救,说不定……就不会死啊。”

  老李管家替苏文柳感到十分的冤枉,言辞里全是对曲染的怨恨,也有满满的自责,“都是我不好,那天我就不应该陪她去见曲染的,谁知她们两人吵了起来,曲染这小贱人埋怨在心,肯定就是在找法子要伤害老夫人……”

  “对不起……对不起……”李管家自责连连,悲痛欲绝的神情里似乎一切都是真的。

  贺臣风心底也歇斯底里的疼,面露狰狞之色,甚至,他多想这件事情是误会,但随即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证据也同样指向曲染的。

  在那一刻,贺臣风掌心里的手机差点儿捏个粉碎,满心的愤慨也油然而生,这个时候在一旁的颜雅真也是不管贺臣风心情如何,添油加醋的,就是要在这一次把曲染给彻底的玩死。

  敢跟她颜雅真抢男人,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臣风,曲染这回太过分了,不管是什么理由,肇事逃逸,不顾奶奶的生死就是卑鄙无耻,你不能心软,绝不能因为她是你爱的人,就手软放过她,否则,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奶奶!”

  颜雅真义愤填膺的,仿佛也能从贺臣风的面容上看到他此刻的左右为难,就算是失去苏文柳苦不堪言,但是要把曲染亲手的送进监狱,甚至是找律师想尽一切办法的加重她的刑罚,这些……他可能很难做到吧。

  “贺臣风……贺臣风……你等等,你要去哪里,跟我说句话啊。”

  此时此刻奶奶躺在这儿,他却步伐沉沉的离开,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尤其贺臣风在刚做完移植手术不久,身体显然还没有复原,这个时候外出肯定是不合适的。

  只是贺臣风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曲染,就算所有的人证物证都指向曲染,但是贺臣风要她一句话,只要她说不是,那就不是。

  起码就算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贺臣风仍旧是信赖她的。

  ——

  这个时候在警察局里的曲染,是被警员强行的逼迫认罪,但她的性子依然还是执拗,绝不妥协。

  她强烈要求见曲灵,一定要跟曲灵对峙才行。

  曲灵虽然不乐意见到她,但在警方传达意思的情况下,也只能不情不愿的来了,可她即便是来了警局,却态度异常的恶劣,不耐烦的口吻到了极点,“喂……搞什么啊,干嘛要见我啊,别把你身上的晦气传给我!你已经把我给害得够惨了!”

  曲灵始终没能回国外念书,始终也没能在最后一年领到留学毕业证,她始终是记恨于心的,甚至曲染从小到大就有得天独厚的优越感,她一直就是特别的嫉妒她,妒忌她,尤其曲荣山最爱的女儿就是曲染,难免让曲灵心底不怨恨。

  “是你吧,曲灵,我很确定就是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你他妈的为什么要嫁祸于我,明明就是你撞死贺老太太的……”被关进监狱的曲染,此刻情绪是格外的激动,甚至隔着玻璃就要对曲灵动手。

  要知道,这次要是她被冤枉坐牢的话,曲染简直无法想象以后在监狱的日子……

  “卧槽!你什么意思啊,你自己撞死了人赖给我啊!你坐牢是活该的!我告诉你,曲染,别说是坐牢,你就算是判个无期徒刑,判个死刑也是活该的。”

  曲灵是得意洋洋的神色,眼底不乏幸灾乐祸,一向算是顺风顺水的曲染,原来也有跌落谷底的时候,真是痛快到了极致。

  以前就算曲染和单宇阳离婚,即便是失婚的她也没有这样的悲凉可怜,毕竟,她总是那样的招桃花,桃花运势格外的强势,像贺臣风,贺瑾航这样出众的男人在她身边不断的围绕,供她挑选。

  “你……所以你承认是你做的对吧,就是你撞了人,可是曲灵,就算撞了人,如果不是你没良心的逃走,或许贺老太太就不会死。”

  也许,只要争取抢救的时间,悲剧就不会发生。

  曲灵自然是不会承认的,“你知道贺老太太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游荡吗,都是你,全都是因为你造的孽,你让她失去了她最疼爱的孙子,贺瑾航的离开对她打击不小,她就是去找贺瑾航才会发生车祸的。”

  从曲灵的口中提及“贺瑾航”的名字时,这三个字沉甸甸的砸向了曲染心底,霎时剧烈的疼痛漫天而来。

  “要不是你的话,贺瑾航怎么可能死呢!贺瑾航不死的话,贺老太太也不会深更半夜失去心智那般的出来找贺瑾航,她也不会死的,这一切的悲剧就是你造成的,可是你呢,你却没脸没皮的在这儿为自己辩解。”

  曲灵的言辞里激将意味很深,瞧不起的姿态凝视着曲染,仿佛打心底里觉得曲染就是个厚颜无耻的女人。

  ……

  听闻曲灵这话,曲染当然知道曲灵的用意是什么,何不就是明显的要让她乖乖认罪。

  只是她不能,她现在的情况从头至脚的都不允许她替曲灵顶罪。

  “不……曲灵……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曲染面色泛白,虚弱的声音里好像是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你以为你可以让我服刑吗,我现在就算承认,警察也不会抓我的,凡事讲究证据,人证物证都证明是你肇事逃逸,你认命吧,曲染,你就认命的在牢里蹲着吧,这样或许才能减轻你一点罪行,否则,贺瑾航就算是化成厉鬼也不会原谅你。”

  由始至终,曲灵是兴风作浪的提及贺瑾航,她很狡猾明知道曲染因为贺瑾航的事情负罪感很深,毕竟,贺瑾航的在世和离开都是悄无声息的。

  活着的时候,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离开的时候,是不能被公开的秘密。

  毕竟,贺臣风救下来了,贺家的人不能同时失去他们两个,尤其贺臣风那样性格刚烈,自尊心又强烈的人,若是知道他的性命是被贺瑾航救下来的,是在牺牲了贺瑾航之后,他才能活着的话,贺臣风定然也是活不下去的。

  因此,贺瑾航的离开始终是被恪守的秘密,而就算有些人知道这个实情的,也不敢多嘴,至少是不敢得罪贺大家族的人。

  “我要是你,就在里面好生待着赎罪吧,不管是贺臣风,贺瑾航,还是贺老太太,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不要试图把责任推给任何人。”

  曲灵得言辞锋锐,字字句句就是要让曲染明白,她这一回是逃无可逃了,不管是证据,还是她的良心,都不应该逃开这一次的惩罚。

  曲染顷刻间泪流满面,恍如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愤怒已然化为浓郁的悲伤,心底溢满了难受,却也在曲灵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曲染歇斯底里起来,“你给我站住,不要走……我不会那样做的,就算惩罚我,就算我活该,可是我……”

  她不能坐牢的。

  曲染情绪愈发激动,狱警也介入了,狠戾的吩咐,“给我坐下。”

  “不要走,我不会认罪的,你给我站住,我知道就是你做的!”

  悲戚又伤痛的声音久久地在监狱里缭绕,曲染眼底全是伤心欲绝,身上的力量在一点一滴的褐去,好像已经抽干了全部的力气,在这一刻就是要让她命毙而亡。

  曲染的情绪在终于归向平静的时候,面如死灰好像彻底的没了生气活力,其实,曲灵的话或多或少也是真话吧,她这样丧心病狂的害死了贺瑾航之后,的确是应得到惩罚的。

  “对不起……贺瑾航,对不起……”

  “老夫人,我对不起你。”

  她愧对的人很多,曲染内心沉甸甸的窒息,脸上染满了苦涩的笑,笑自己的卑劣,更笑自己的愚蠢,甚至,也是认命的笑。

  以前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总能找到解决办法,可这一次,她必死无疑吧,没有人救得了她,而她的状况就算是被救下了可能也没意义的,毕竟能活下来的时间是未知数,无法预估。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