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九十章 不合作,死路一条!
  这样的场景是曲染从来没有料想过的,甚至想都不敢想,怎么可能是她。

  “放手,我叫你们放手啊,你们抓错人了,有你们这么办事的么,事情还没查清楚就把人带走。”

  曲染试图为自己辩解,跟她没关系的,她不能就这么被误会了。

  “不是我撞的,我说了不是我。”

  “是谁亲眼看到是我撞的,不是我做的,相信我,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有监控对吧,回警局看了监控就知道肯定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

  ……

  曲染一个人像是在唱着独角戏那般的自言自语,没有人理会她,更没有人会相信曲染所说的是实话,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认定是曲染所为。

  甚至苏文柳的佣人更是一口就咬定是曲染撞人逃逸的,尤其曲染和苏文柳在白天的时候因为“离开”的问题,发生过激烈的口角,所以就很容易被人当做是报复的行为,被认定这是曲染在报复苏文柳。

  曲染被警方带走后,此刻的林月琴和曲灵母女两个是面面相觑的惊讶,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最后矛头指向了曲染。

  可是她们刚才有听到“监控”的事,如果一旦监控的事情曝光,那么就轮到曲灵了。

  林月琴是立马有了反应,“不行……我得跟你颜叔叔再打个电话,这件事情既然认定是曲染就让她去坐牢好了,这是她欠我们的,这么多年,她也该偿还我了。”

  她低沉又叨叨的语声里其实是不乏害怕的,毕竟这件事情只是暂且的弄错了,要是警方调查清楚的话,恐怕立马就是换曲灵难堪了。

  电话拨过去的时候,颜达明欢雀的声音传来,“月琴,我正要给你电话报告好消息,原来我还以为这件事情肯定很难,没想到事情立马变得简单了,你知道管这件事情的人是谁么?”

  颜达明笑得得意洋洋,算计的心理旺盛,但此刻的林月琴倒是没有他那样的好心情,即便是一把年龄了,说话依然还是娇嗔不已,“是谁啊,你明知道我都快急死了,你还故意给我卖关子,怎么回事呀,怎么警方会把曲染抓走,这……”

  这要是能一抓到底,让曲染牢底坐穿的话,林月琴便会拍手称好,但如此雀跃的心情又不能在颜达明面前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给曲灵找到替罪羔羊不是很好么,尤其这一次不能怪我们,要怪就怪之前曲染得罪过罗美,罗美的弟弟被贺臣风打断几条肋骨后,在医院里躺了好久到现在还没痊愈,尤其罗美弟弟也被罢免了职务,你说这次罗美会不会好生的对待曲染?”

  这前因后果的,一看就知道罗美定然会狠戾无情的报复曲染,就怕抓不到曲染的把柄,只要曲染有一点点差池,这一次曲染是死定了。

  林月琴有那么几秒的思维停止,虽然是有点不可置信,但总算是……好像可以让曲灵平安无事的。

  想到这里,林月琴也很自然而然的想起了一件事,“可是监控……监控里曲灵她要是曝光的话……”

  “放心吧,罗美比我们更加希望曲染死得难看,这一次,曲染逃不了的,监控一定会动手脚,罗美这么做也算是替你报仇雪恨了。”颜达明很清楚林月琴如今对曲染的憎恨与怨气,定然是不会让她好过的。

  曲灵在一旁听得战战兢兢的,心忽上忽下的,恍如即便是林月琴挂断了电话,也难以相信自己这一次真的能转危为安。

  耳边,是林月琴的斥责,“臭丫头,这次多亏你颜叔叔帮忙,下一回你要是再敢惹事的话,老娘宰了你。”

  “听清楚了没啊!”林月琴其实在面对曲灵和曲英杰这儿女的时候也是倍感无力的。

  曲灵倒是表面功夫挺不错,连连道歉,也连连道谢,“对不起,妈,给你添麻烦了,谢谢,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可能脱险,以后绝对不会有下次了,你放心吧。”

  曲灵此时更是盘算着,要真是让曲染进了监狱,以后曲染肯定是完蛋了,彻底完蛋。

  ……

  的确,这个时候的曲染是那样的无助又惊恐,越是被带入警局审讯,她被强行逼迫供认罪行的时候,既是滔天的愤怒,又是深深的惧怕,“不要问我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贺老太太的佣人误会我了,我怎么可能撞贺臣风的奶奶。”

  不可能的。

  就算在有些问题上是责备苏文柳的绝情绝义,但这不构成她要走上犯罪的道路伤害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苏文柳。

  “警察先生,我是被冤枉的,相信我,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被误会了,我要看监控,监控一定可以还我一个清白的。”

  曲染到这一刻也没有将罪责指向曲灵,毕竟她也只是猜测,没有亲眼见到曲灵撞向贺臣风奶奶。

  只是,曲染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警员已经火大无比的调出了监控,“你要看监控是吧,好,我让你看个够本,看你怎么解释!”

  警员对于曲染长时间的不认罪,甚至是浪费了他们不少宝贵的时间,让这儿的工作人员开始不耐烦了,对曲染的态度也是格外的恶劣粗暴。

  曲染才顾不上这些,却一定要还自己一个清白,但这个清白在亲眼见到被动过手脚的监控时,很难置信原本应该同样出现在相同路面段的曲灵竟然在监控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可是那晚,她明明见过曲灵开车慌慌张张的经过那条道路的,“不……不是真的……你们在作假,你们一定是对监控动了手脚对吧,我没有啊,根本就不会去撞贺老太太……”

  “你闭嘴,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我告诉你,曲染,你要是不乖乖的认罪,不坦白从宽,你一定死得最难看!法律是不会允许像你这样杀人不眨眼的混蛋活着的。”

  此刻的警员是凌厉又暴怒的警告着曲染。

  只是曲染是什么都顾不上,“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我要跟贺老太太说个清楚明白,我要和她对质,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造成的,至少我不会开车伤害她啊。”

  她也是急于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急于要让人知道她并没有说谎骗人。

  然而,这回却不得不提醒曲染是必死无疑了,坐牢也坐定了,起码目前所有的罪状都是指向她的。

  警员冷哼,显然曲染还是搞不清楚状况,“你以为贺老太太还有机会跟你一起玩这些对质的玩意,贺老太太抢救无效,当场就呼吸衰竭死亡,她目前正送回贺家。”

  “……”曲染顷刻间咬口无言,无言以对了。

  似乎曲染也没料想到贺老太太竟然真的出事了,以为贺家的实力定然会让贺老太太抢救过来,可没料到最终还是失去了她。

  办案的警员也是敷衍了事,人证物证俱在,曲染就算是想要逃也永远逃不了了,“快点给我签字摁手印,要是再不配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警员显然是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耐心,只是曲染却傻傻愣愣的神情,一如之前在那儿震惊见到是贺老太太的面容那样,她现在就是目瞪口呆的的看着对方警员,恍如就像是在跟她开一场巨大的玩笑话。

  “快点给我签啊,不然真的有你好看。”

  对方逼迫意味很深。

  可是曲染全然被这个消息给震慑到,原以为贺臣风的奶奶就算是有心脏病,但这样的病情还不足以让她立马死亡,然而曲灵这次的车祸却是轻易的夺走了贺老太太的生命。

  不会的。

  曲染的心底掀起了无数个问号,甚至到这一刻无法接受贺臣风奶奶去世的消息,毕竟贺臣风奶奶看起来就好像是精神抖擞,状态极佳的人,但却就是这样一个精神奕奕的人,却在哗然间消失殆尽了。

  “我叫你说话,摁手印,你耳聋了么!”他已经足够大声了,大力攫住了曲染的胳膊,丝毫没有因为曲染是女儿身就很特殊的照顾她,甚至因为有上头的吩咐,明确规定即便一定要严惩她。

  “不……”曲染摇头,别说是签字,这个时候她是什么不都不可能承认的。

  “要是不合作,你就只有死路一条,给我立马把事情的原委说个明白清楚。”警员凌厉以对。

  “你今天就算是问我百遍,千遍,我也无法回答你,我没有撞人,我没有,这监控一定是动了手脚的。”曲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觉得事情有蹊跷,大有蹊跷。

  警员扼住了曲染的胳膊,“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么?好,我成全你,你不认罪也行,到时候交给检方,不判死刑也要让你在里面待上一辈子,牢底坐穿。”

  曲染则似乎是什么都听不见了,自动的,全然的,被屏蔽在耳边,也无法承受这个事实,可是比曲染更加无法承受这个事实的则是贺家上下的人。

  贺臣风心情本来就足够的压抑失落,原本也足够的愤怒,却没想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仿佛没个停休的,尤其这件事情还轻易的牵扯到了他的奶奶……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