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容许一直吃亏
  

  “无所谓,你就恨吧。”

  汤可晴步伐一步一步的后退,没了歇斯底里,情绪归于低沉压抑,但却好像更有想法了。

  她明摆着就是要去找曲染的,若是汤可晴去见曲染,贺瑾航可以想到,其实这也是他所不能阻挠的,就好像现在汤可晴不能阻挠他去给贺臣风做捐肝手术那样,是同样的道理。

  “汤可晴……”贺瑾航拢眉,眉心之间有不少担心。

  此时的汤可晴无话可说了,后退的步伐到最后转身离开,贺瑾航这才意识到情况其实也是很严重的,毕竟,汤可晴这个女人当真不是讲道理的,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撒泼耍赖到了极致。

  贺瑾航这会儿给曲染打电话,曲染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

  曲染则是在重症病房里陪伴着贺臣风,昏迷不醒的贺臣风与上一次曲染见到的他相比,明显气色更加不好了,她的指尖轻轻地拂过贺臣风消瘦的脸颊,“脸瘦了不少呢,我一直以为像贺七你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有生病住院的时候。”

  至少,这样凝重的气氛,甚至是面对死亡的沉重,是一点儿也不适合贺臣风的,可令曲染没料到的却是贺臣风竟然为了她差点儿丢了性命。

  “虽然发生了意外,可是以后不能生病出事了……”

  贺臣风一定不知道她有多担心,而这样的担心,贺臣风可能以后一辈子都没机会清楚曲染的心意了。

  “不要再出事了,手术后,快点好起来。”

  曲染守在他的身边,一个人嘀嘀咕咕的,低低的言语里有太多的不舍和期盼,仿佛就算将来她必须和贺瑾航在一起,但是只要贺臣风平安无事就好了。

  尤其,曲染能想象到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她自己本身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数。

  “贺臣风,你知道么,其实我想过的,在我快要死之前,还能遇见你,还能和你有一段感情的交集,我是幸运的,否则,就这么离开的话,我真的很不值,也会感到遗憾的。”

  然而现在就算离开,也无怨无悔,没有遗憾了。

  曲染此刻分明是有千言万语要和贺臣风说的,可却总是情绪难以控制那般的会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言辞也有点儿语无伦次,到最后曲染索性一个字也不说,轻轻地抚摸着贺臣风的脸蛋,微凉的触感传来,也令曲染心下的不舍和难受充斥到最大。

  但到最后她能做的就是默默的祈祷他的手术能顺顺利利的进行,他平平安安的。

  只是,纵然贺瑾航愿意给贺臣风做捐肝手术了,但一切都不是那么的顺利,就算贺瑾航的决定不可能受任何人的影响,可想要那么顺顺利利的进行也不是容易的事,总有小插曲紧绕而来。

  尤其汤可晴拼死拼命的阻挠,看起来就是无理取闹,但却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曲染的心理负担,罪恶感仿佛是横行肆虐的占据着她全身上下。

  汤可晴不管不顾来到贺臣风的病房,非要让曲染给一个说法不可,“你跟我出来,我保证不弄死你。”

  这一刻,汤可晴说话的态度已经是很凶悍了,口气恶劣至极,尤其是乌云密布般的周遭气氛是格外的让人呼吸凝窒。

  “可晴。”曲染明白汤可晴要说什么,一定是为了贺瑾航而来,曲染也做好了准备,无论汤可晴说什么,无论汤可晴斥责也好,辱骂也好,她都不会动摇自己的决定。

  汤可晴满面怒红,“不要叫我,你连叫我名字都不配,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惹贺瑾航,不可以因为贺臣风的原因就牺牲贺瑾航,你果然是比我想象中还要卑鄙无耻,自私自利。”

  “你是为了一个贺臣风,良知都没了吗!”汤可晴紧握成拳,眼看着就要开揍了,但还是有些顾虑的,亲眼见到曲染哭得红肿的双眼,脸色看起来也不好,她肯定是很担心贺臣风的,但不能因为贺臣风的生死安危就牺牲别人。

  曲染低头,这个时候是说什么都没用的,好像无论怎么解释也都是理亏的,毕竟不知廉耻的去求贺瑾航做捐肝手术的人是她,最终让贺瑾航改变坚定主意的人也是她,她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尤其,这个时候的曲染还不认为这一次的手术会有什么意外,虽然是愧对了贺瑾航,对他很不公平,可是曲染却在心下肯定以后一定会用有限的生命去报答他今天的付出。

  汤可晴见曲染不说话,恼怒加剧,“说话啊,我叫你说话,每次别一副楚楚可怜好像很委屈无辜的样子,你就是用这样的眼神骗贺瑾航,博取他的同情心的吧。”

  贺瑾航也是,为什么眼瞎到这个程度,明知道曲染是“不安好心”的,却还心甘情愿的答应。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其他办法,明明清楚这是不对的,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贺臣风死。”

  曲染终于开口说话了,言辞已经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充满了悲戚凄凉,眼泪在面庞上拼命的流淌,泪水狂肆的汹涌,却丝毫不能疏解她内心的沉痛。

  汤可晴纵然是曲染那么多年的朋友,在这个份上,却是很不理解曲染的,“你以为贺瑾航只要牺牲区区一个肝脏而已就可以让贺臣风活下来,既然在你心里是这么容易简单的事情,你他妈的为什么不自己去捐啊,为什么要让别人去做伤害身体的事。”

  “我真的没有你这个朋友,曲染,我这一辈子做得最眼瞎的事情就是认识你这么一个烂人,别怪我没提醒你,就算是用闹的,我也不会让贺瑾航跟你在一起,更不会让贺瑾航去做这样的蠢事。”

  “无论贺瑾航这个男人目前是什么态度,到最后他一定是我的男人,我不容许我的男人一直吃亏被人占便宜,他在贺家所受到的委屈够多了,就让贺臣风去死吧,一切都是他应得的,要怪就怪他自己摊上你这么一个烂货。”

  一字一句间,尽是汤可晴对曲染的憎恨,对她不满到了极致,字句里尽是羞辱又绝情的味道,曲染却只能一一承受着,字字句句狠戾又悲痛的缭绕在曲染耳畔。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