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打消这个念头吧!
  

  曲染背脊抵挡着墙壁,无力的往下滑,腹中传来的疼痛令她既是束手无策的慌乱,又是有不知名的情愫掀起,若是她能救贺臣风的话,似乎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然而,心里满满的负罪感与难受混乱的交织,虽然曲灵和林月琴的前来骚扰不足以影响到她的心情,可是原本就很凌乱痛苦的心思犹如厚茧般深深的束缚她。

  门外的敲门声响彻,曲染原以为是曲英杰回头,亦或是曲灵和林月琴又回头来找她茬儿了,本是想要怒目以对,无情的呵斥他们,可却没料到的是开门的瞬间,竟然是贺瑾航。

  分明上一秒他还在医院的,曲染有些震惊的凝视贺瑾航,眸光里有不少惊愕。

  可是贺瑾航这一刻的脸色并非好,“我不是给你订了机票,让你立马去那边做相关检查吗,曲染,你到底还想不想活命!”

  她这样的态度,明摆着就是想要自我放弃的。

  贺瑾航质问的口吻不好,尤其投向曲染的眼神更是坚毅又逼迫的,他越是逼迫的眼神,令曲染越是无从开口,心乱成一团,甚至也有无数不该有的念想滋生,竟然在这一刻也是万般的渴望着贺瑾航能够帮帮贺臣风。

  “贺臣风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操心,曲染,你以为,你要是处于贺臣风这样的情况,有谁会管你!”

  贺瑾航是很笃定的言辞,说得很直接,就是要让曲染清醒一点,这个时候的她并不适合为别人的事情担心害怕,“我要是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下来,曲染,别胡思乱想了。”

  贺瑾航眼底写满了关心,尤其目视到曲染脸上的苍白无力,她看起来很虚弱,也看起来毫无生气可言,彻底不再是以前活蹦乱跳,生活积极向上的曲染了。

  曲染眉心深锁,“学长……如果贺臣风有事的话……”

  曲染没想过自己会如此的窝囊,可现在所有的事实却是,她似乎就是那样的懦弱无能,仿佛没有贺臣风的话,她也可能活不下去的。

  “曲染,今天在医院的时候,我见到你了。”岳巧莲跪在他跟前苦苦恳求的时候,其实那时他有注意到了躲在角落里的曲染。

  听闻,曲染脸色难堪,支支吾吾的想要解释,却最后一个字眼也说不出口。

  “你也和岳巧莲他们一个想法吧,希望我给贺臣风做配型检查,或者到最后给他肝脏移植。”贺瑾航的言语低沉了不少,但越是如此低低沉沉的语声里却是倾注了太多太多的自嘲与难受。

  尤其伴随着曲染的沉默,她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认了,原来当真如他所想的,一模一样——曲染也是希望他去做配对检查的。

  只是,曲染不像岳巧莲他们那样,她无从开口,也开不了口。

  当贺瑾航提及这事的时候,曲染心上犹如有千军万马踩踏而过,恍如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趁势提起这个事,可曲染还没机会开口,贺瑾航便是断然的拒绝了,“不可能的,曲染,你也打消这个念头吧。”

  “学长……”曲染微微轻启着泛白的唇,但贺瑾航却不愿意从曲染口中听到那楚楚可怜的恳求。

  “你会觉得我是无情无义,硬朗狠毒的人,可是,不管你怎么想我,怎么看我,我不可能救贺臣风的,这些年来,我在贺家所承受的,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之外。”

  这么多年来,即便明明是贺安康的儿子,却不可以被承认,更不可以光明正大的以贺家人自称,说到底就是嫌弃他是个私生子。

  可是当年,若不是岳巧莲横刀夺爱,若不是他母亲家庭背景没有岳巧莲大,若不是贺安康太过懦弱无能,连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都保护不了的话,这一切的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

  这些事情也在贺瑾航的心里根深蒂固的凝结成了深深的仇恨,是那样的憎恨贺臣风,痛恨贺家的每一个人,包括苏文柳,包括贺安康。

  “你跟我走吧,我送你去英国,贺臣风的死活跟你没关系,他死或者活,这一辈子你都不可能进贺家的门,你和贺臣风注定是没有缘分,不可能走到一起。”

  贺瑾航了解岳巧莲和苏文柳的性子,是不会承认曲染这样没背景,没后台,甚至一无所有的女人成为他们贺家一份子的,尤其曲染的病情也是完全的未知数,能活多久,或者病情会不会转移,都是未知数,任何人都不能预料到的。

  这也是贺瑾航最担心的,目前看似曲染的身体状况还能勉强的支撑,甚至往后多少年里她的情况不会转好,也不会恶化,若是能够平稳的发展,也算是庆幸的。

  曲染却再次的拒绝了贺瑾航的提议,也仿佛是刻意的要与贺瑾航划清界限,拉开距离那般的后退了几步,迎向贺瑾航的眼神里似乎隐隐约约有不少埋怨,明明是不应该对贺瑾航有任何情愫滋生的,尤其是像此刻的埋怨,更加不应该有。

  可是,曲染却很清楚自己现在是心知肚明的在迁怒贺瑾航,甚至某种程度上,也在逼着贺瑾航妥协,“不,学长,我不会去英国治疗的,我和贺臣风是一起的,他活,我活,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我或许帮不上忙,但我能做的就是陪在他的身边。”

  起码,不能一走了之的丢下贺臣风在这儿不管。

  贺瑾航也被曲染天真的想法给惹得火气蔓延,“你是在逼我是吧。”

  “我不敢,也没有资格。”她不能可耻的因为贺瑾航对她有一点点喜欢,就逼着贺瑾航去做伤害身体的事情,毕竟若是配对成功,肝脏移植手术定然也会给贺瑾航的身体带来一定的影响。

  “曲染,如果你的事情,我就算是拼了命也会保你周全,但那个人是贺臣风,是我一直仇视憎恨的对象,我不可能去帮他的。”

  贺瑾航原本前来是要让曲染离开赶快去英国接受治疗的,可是没料到竟然会为了贺臣风的事情闹得如此不愉快,尤其曲染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撕心裂肺的痛。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